3 個步驟從主動變被動:日文助動詞「れる」與「迷惑の受け身」

2021/03/0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あの泥棒が財布を盗んだ。
這是一個在文法教材的世界中很容易出現的事件,從字面上我們很容易可以想像出一個小偷,也就是事件主角,「偷」了一個錢包的畫面。
在「れる」出現之前的原事件。指示詞與時態為求簡潔予以省略。
想像我們把攝影機轉對準那個運氣不好錢包失蹤的可憐人,請他用受害人自己的角度來敘述這個事件的時候,中文裡我們很快會聯想到「被」這個字。語句裡「被」字的登場,意味著故事將由受到影響的角度述說,文法上稱「被動句」:我錢包被小偷偷走了
同樣的,日文當中的助動詞「れる」也具有這種扭轉畫面焦點的能力,當「れる」緊跟在動詞後方出現時,也同樣意味著故事正在以被動的角度述說著
今天我們發揮想像力來玩玩文字遊戲,想像「泥棒が財布を盗んだ」加上「れる」之後這個助動詞會怎麼造成文面上的變化,透過3個步驟將敘事由主動轉換為被動
1. 首先,當「れる」進入一個事件的之後,首先便會展開一個新的事件領域,這個事件將以「被」的觀點出發,但又必須保留原本事件中的角色(方框內為原事件)。
れる出現後讓事件產生不同的詮釋。
2. 之後,「れる」會如先前所說把新事件的焦點,也就是主角,保留給被舊事給「影響的對象」。
れる將主角的位置保留給「受到事件影響的對象」。
3. 為了決定誰可以搶到這個空缺,れる會接著比對新舊事件當中的角色被事件影響的角色一致時,れる可以將角色統合到新的語句中,並且以「が」來標示為事件的主角。同時因為一個語句只能有一個主角領銜原語句當中的主角只好降格被「に」標示作為事件的起點的角色存在。
「 事件影響的對象」可以是動作的直接對象「を格」,因受到統合後成為新的主角。
3.1. 又或者,整件事情以「被害者」作為新的主角粉末登場,原語句當中的主角降格成為事件的起點的角色,而沒有受到特別注目的「被偷物」留在原本的事件當中,受到「を」的標示維持著「被偷物」的角色。題外話,像這句這種自己現身說法的句子(主詞就是講話的人),主詞常常可以省略:泥棒に財布を盗まれた。
「 事件影響的對象」也可以是事件的受害者,成為新的角色進到語句裡。
上面 3.1 當中的用法與日文特殊的「受害的被動句(迷惑の受け身)」其實是類似的概念,受害的被動句的形成也同樣可以拆解成同樣的 3 個步驟。由於原事件當中並沒有「受到影響的角色(を格)」,受到事件影響的新主詞只可能是新加入的「苦主」,也就是因事件而蒙受損失的角色。
重為「私が子供に泣かれる」的三個步驟。
以上就是作者想中「れる」將主動變成被動的 3 個步驟。
此外,關於許多日文「受害的被動句」的用法,大家很容易可以發現在中英文都不成立
小孩哭了。
我被小孩哭了。(X)
A child cried.
I was cried by a child.(X)
大家在看了主動變被動3 個步驟之後,有沒有覺得這種獨特的「受害的被動句」,似乎跟「れる」在上述與動詞句融合的過程中所產生的「受影響的角色」這個空缺有關呢
因為產生了這樣的空缺,除了原事件中直接受到動作影響的角色(錢包)可以成為主角之外,也同時保留了同時受到事件影響的「受害的角色」(我)進入成為事件的主角的彈性,再加上日文語言特性上著重共感的特性(請參考:關注起點的英文,著重共感的日文),或許就此造就了日文此種相當獨特的用法
不過在沒有經過相當的驗證之前不妨把這篇的說法當成作者大開腦洞的產物,為學習日文過程增添一些趣味的想像吧。
嚐一口語言學
嚐一口語言學
分享日常語言熟悉又陌生的小秘密。作者目前旅居東京,語言學圈外學習者,神經生理學博士,新藥研發人員。下班時間多半在研究日文,以及觀察家中幼兒如何在多語系日常中習得語言,於令和3年已取得日語教師資格。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