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苦當吃補 | 詹宇 — vocus

100公里有多遠?大約是台北到苗栗的距離,21歲暑假打工時,我每天騎著偉士牌機車要跑這樣的里程,因為我不想再被「三振出局」!

大學暑假,乖小孩那有不打工?大一暑假,我特別挑了苦力型的隨車送貨員,送整箱飲料等重物,當時想著這不會是我將來的職業,就當作體驗來做,但只做了十天就撐不下去,不擅粗活的我吃不下這個苦。

大二暑假,再看報紙應徵了只要動動嘴的銷售員,公司安排工讀生到各據點,對著流動人群展示推銷吊扇。兩三週內我只賣出一台,同梯業績倒數第一,老闆叫我走路。這個工不苦,但我沒得吃。

我不敢閒著,馬上再找到清潔工作,老闆帶著我和另一名大學男生,三人一組到林口長庚醫院,他承包院內病房走廊等公共區域的清潔。經過兩週,老闆要我先(無薪)休息,應該是體貼我的辛勞吧,但一週後,我閒慌了,問老闆休息到何時?他才告訴我:「請你是來做事,不是當監工,你太散漫,不用再來了!」他只留那一位男生繼續跟他做,我不認為自己有偷懶,但老闆說了算。我竟然,連續被解雇,兩次!知恥近乎勇,我隨即再挑不好做的活──機車快遞員,我決心這次不要再被三振,一定要得分,要做到讓老闆稱讚!

那是我剛取得機車駕照的第二年,行車里程經驗值大概不到一百公里。只有上下班時進公司打卡,其餘八小時幾乎都在大街小巷飛奔,接送完成一件,立即電話詢問公司下一個案子的地點,到場才知道貨品的真面貌,小到一份公文袋,大到半個人高的物品。既然是「快遞」,對於時間,老闆是有看錶,客戶是有要求的,每件都由不得慢慢來。

酷熱的夏天,飛馳的青春,這次我很認真。

每天的里程數都大約一百公里,上班都像上演一天「玩命快遞」,大小車陣要會鑽,行人窟窿要會閃,物品掉了可就慘,安全就交給老天幫忙看。開學前我離職了,績效優異,老闆公開嘉許我,希望以後再來做,這25天,這點小苦我終於有吃完。這一點點社會經驗告訴我:「做事,務必要認真!」

蔡淇華老師:「認真,認了才會成真!」

聯考前的長期備戰,和諸如這些經驗,似乎只是我成年套餐前的白開水,畢業後的預官役期像是開胃菜,婚後撐起六口家庭才是主菜。如果沒喝過白開水,前菜會更苦澀,如果沒有那道前菜,主菜我可能吞不下去。


我們不是虎爸虎媽,但是孩子從小吃飯時,媽媽就配好份量,煮甚麼吃甚麼,沒得挑嘴,人生的滋味也是苦辣酸甜都得嚐。不想吃也得自己吃完才能離開座位。但下次想吃甚麼,可以預約喔。

不要怕讓孩子吃苦,去品嘗這些味道,找對調味料,苦盡才會甘來。孩子吃得下苦,就當吃補,吃不下苦,老天也無助。不過,也不能一昧吃苦,補過頭身心也會頂不住;選擇所愛、愛所選擇,工作或人生才能幸福快樂。

當孩子吵鬧無法安靜,父母餵他手機看;當兄弟姊妹搶玩具,就各買一套才公平;當孩子興起某才藝,學到一半就放棄;當孩子有挫敗或不順,父母急著幫他處理‧‧‧‧‧‧ 這些看起來都是給小孩過多愛護或順從,是否該節制他的欲望,要他自己面對問題,堅持一個學習。孩子遇到挫折時,父母若說:「沒關係,慢慢來,這個不行換別的。」這是在支持他軟弱的部分;不妨改成:「你能堅持到這裡很好了,想想是怎麼做到的?如何才能撐得更久?」試試加強他的正面經驗。

兩兄弟的玩具我們幾乎都只買一樣,讓他們學習去分享。孩子想要甚麼,我和太太都會先了解只是他想要或真需要,若只是想要通常不會給;若是有需要,也不會馬上答應,會再看看他需要的強度是否夠支撐他會珍惜這項需要。

「教婦初來,教兒嬰孩」,教養無法速成,我們花很多時間引領孩子探索自我,學習負責,我的孩子也有許多缺點,教養的路上需要不斷地轉彎與配速。

父母無法選擇生出甚麼樣的孩子,
但可決定如何教養。


感謝天下雜誌《換日線》,刊登於2018/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