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yY
ecyY
2018-10-24|閱讀時間 ‧ 約 9 分鐘
0收藏
分享

沙中線紅磡站工程削鐵事件的四方論點

沙中線紅磡站工程削鐵事故的調查委員會聆訊已有最少四方陳詞,包括總承建商禮頓、分判商盈發地基、港鐵和政府的法律代表。綜合他們的四方論點,初步發現與我在8月24日的分析吻合[1],當中與各方就屋宇署的作業備考 PNAP ADM-19 [Building Approval Process],第18段註明有關輕微修改毋須預先入則批准的附件G的理解不同,而引起在未獲批准前擅自更改設計的原因。
禮頓的法律代表指出:
『禮頓在施工期間已知道有些層板及路軌通風的原先設計需要改善,加上禮頓認為螺絲帽不是用得越多越好,因此禮頓之後更改連續牆鋼筋設計時,已經知會了港鐵,並於2015年7月將相關資料提交予屋宇署,屋宇署亦已同意相關更改。』[2]
換言之,禮頓承認曾更改連續牆鋼筋的設計,但認該更改已知會港鐵,並獲屋宇署同意。然而,由於負責向屋宇署申請批准的對口單位應為港鐵,因此禮頓所指的已獲屋宇署同意只屬禮頓的理解,並沒有提供批准證明。
分判商盈發地基的代表指
『2015年中,該公司準備為5幅連續牆落石屎時,總承建商禮頓分別透過電郵及施工手稿,要求盈發將連續牆的石屎高度降至較低水平,與原設計明顯不同,盈發最後亦有按禮頓要求施工。』[3]
分判商證實禮頓曾向分判商要求更改連續牆設計,而分判商有根據該更改施工。
港鐵代表表示
『由於當時時間緊逼,港鐵誤用未經修訂、舊版本的圖則去撰寫 6 月提交予政府的報告,其實港鐵在禮頓施工前已同意設計修訂。根據港鐵在2013年3月獲屋宇署接納的原設計,紅磡站的東西線層板,本來設計是兩面螺絲頭分別安裝在連續牆的兩面,螺絲頭會和安裝在層板內的鋼筋連接,每個螺絲頭的間距為150毫米。後來工程承建商為了在連續牆中間加裝灌漿導管,於是就將設計改為以打橫的鋼筋,貫穿層板及連續牆的左右兩邊,而有關方案亦同樣在2017年獲屋宇署接納。而現時連續牆竣工的實際情況,則是先削去連續牆的頂部大約 400 至 500 毫米,再改為以兩層連續的鋼筋貫穿層板兩邊,無需使用到任何螺絲頭。』[4]
圖1 顯示更改前後的連續牆切面圖
圖1 連續牆設計更改 [4]
聆訊中確認該連續牆設計有最少三份設計圖,第一份原設計圖則在2013年獲屋宇署批准,但第二份和第三份圖則的批准情況有很多不同的理解,甚至港鐵的法律代表的陳詞中也有點矛盾 (可能是報導問題)。因為上一段明確提到『有關方案亦同樣在2017年獲屋宇署接納』,但下一段又指『禮頓未有就最新施工方案,提交過正式施工建議書。』似乎顯示所謂已獲屋宇署接納的更改只是第二份設計,而非第三份設計。而由於港鐵認為第三份設計的更改不涉及結構安全和完整性,因此根據ADM-19的APP G規定,可豁免預先批准的要求。而港鐵在2018年6月撰寫報告時所用的圖則仍是第二份圖則,並承認是出錯,陳詞如下:
『由於月台層板工程至今未竣工,港鐵亦不認為改動涉及東西線層板的結構安全和完整性,因此禮頓未有就最新施工方案,提交過正式施工建議書。但他強調,最新無需使用螺絲頭的施工方案,實為更接近本來在2013年已獲屋宇署批准圖則的施工原意。他強調,港鐵在今年6月撰寫報告時忘記了這個改動,在報告中出錯,是非常不幸的事情(unfortunate),但港鐵無誤導或欺詐任何人的意圖。』[4]
政府的代表所提供的資料進一步確認上述理解:
『港鐵2015年曾替禮頓呈交臨時挖掘及加固工程的申請,該申請附有一份設計報告,該報告內施工程序(construction sequence)的部分中,有3句指出月台層板及連續牆會有永久改動,亦有指會削走連續牆頂部。屋宇署當時有批准臨時工程的申請,但就永久改動的部分有要求港鐵要提交更多資料,但一直未有收到對方資料。』[5]
換言之,第三份圖則可再分為臨時工程的申請部份和永久改動的申請部份。如果臨時工程所指屬建築物(規劃)規例第50-52條的Temporary Building,申請情況可參考作業備考 PNAP APP-50。[6] 一般指一些用作短期裝置的構築物,如臨時支撐構件等。
如果我的理解正確,該永久改動部份是從未獲得屋宇署批准的,那麼最後要確定的是究竟這永久改動部份是否ADM-19 APP G 豁免預先申請批准的工程。政府的法律代表提出,由於連續牆屬地基工程,不屬豁免工程:
『在一份內部指引中,港鐵的確就某些工程的改動可豁免向屋宇署申請,包括上層建築(superstructure)。惟許說月台層板和連續牆都屬地基工程,任何改動都要在施工前取得屋宇署批准。』[5]
雖然聆訊沒有提到該份內部指引是否與ADM-19 APP G 相同,但上面提及的內容與作業備考的內容相同。換言之,政府認為港鐵實質上未有獲得屋宇署就第三份圖則中永久改動部份的改動批准,而有關的改動屬不能豁免的地基工程,反駁了港鐵代表所指工程更改不涉及結構安全,可以豁免預先批准的講法!

[1] 姚松炎 (2018) 沙中線工程懷疑虛假文書事件引發工程師憂慮刑事責任,8月24日。https://sosreader.com/n/@ecyY/5b7fa9f3fd897800015dcc85
[2] 立場新聞 (2018) 禮頓指剪鋼筋指控無證據 質疑中科潘焯鴻為報復非可靠證人,10月22日。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E6%B2%99%E4%B8%AD%E7%B6%AB%E7%A0%94%E8%A8%8A-%E7%A6%AE%E9%A0%93%E6%8C%87%E5%89%AA%E9%8B%BC%E7%AD%8B%E6%8C%87%E6%8E%A7%E7%84%A1%E8%AD%89%E6%93%9A-%E8%B3%AA%E7%96%91%E4%B8%AD%E7%A7%91%E6%BD%98%E7%84%AF%E9%B4%BB%E7%82%BA%E5%A0%B1%E5%BE%A9%E9%9D%9E%E5%8F%AF%E9%9D%A0%E8%AD%89%E4%BA%BA/?fbclid=IwAR1MbNBB7n21CGXYWC4f_m43gVZQAqHldypFBi905ACtRXeIY6cXY9YMrd8
[3] 蘋果日報 (2018) 公開聆訊今展開 分判商爆禮頓要求降低石屎連續牆高度,10月22日。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1022/58821260?fbclid=IwAR3wSyySGeMvjHa4CgQBq6X4ycr76BVRczJBv94CsQUehO3zvZKmLaiEOTE
[4] 立場新聞 (2018) 港鐵與禮頓一致 同指中科潘焯鴻說法完全虛構,10月23日。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E7%A0%94%E8%A8%8A%E7%AC%AC%E4%BA%8C%E5%A4%A9-%E6%B8%AF%E9%90%B5%E8%88%87%E7%A6%AE%E9%A0%93%E4%B8%80%E8%87%B4-%E5%90%8C%E6%8C%87%E4%B8%AD%E7%A7%91%E6%BD%98%E7%84%AF%E9%B4%BB%E8%AA%AA%E6%B3%95%E5%AE%8C%E5%85%A8%E8%99%9B%E6%A7%8B/?fbclid=IwAR3bgiFMwdxxOjIg4vL8NMAZ5KDfOnCssUNVpc_0YT_G5W9bUWge9zE4NKA
[5] 明報 (2018) 前後3設計 屋署稱沒收到現月台施工圖則 禮頓稱獲准削牆 政府否認 港鐵:不知,10月24日。https://m.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1024/s00002/1540319464617?fbclid=IwAR11fiXJfYBhJ5wUla3M2hATavqOBL6xg8G9At3KE_ALs0gj1lhixgca7Vs
[6] BD (1994) PNAP APP-50,Temporary Buildings - Building (Planning) Regulations 50-52,Buildings Department, HKSAR 。https://www.bd.gov.hk/english/documents/pnap/APP/APP050.pdf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香港工程事故頻生,造假和貪污事件不時發生,工業意外數字遠高於世界先進經濟體,此專題追蹤事故及分析成因。
    編輯精選專題
    0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0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