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獨不回
盧斯達
盧斯達
2019-03-29|閱讀時間 ‧ 約 7 分鐘
9收藏
分享

韓國瑜與談韓「資格論」

國民黨高雄市長韓國瑜訪問深港澳地區,一律進中聯辦或統戰機構「拜訪」,獲最高規格接待。中聯辦行程,據說事前沒有報備於台灣政府。
除了韓粉亢奮、輿論鞭韃,中共機關喉舌亦為韓國瑜護航,認為批評韓國瑜的人,只是民進黨或者台獨港獨份子「見不得『一國兩制』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香港也有韓粉,但身位比台灣的韓粉尷尬得多。
當年大家都反對民主黨入中聯辦,固然這肯定了西環治港,他們傾出來的東西,又是一個倒退的爛方案。連李永達這類民主黨老坑,現在都突然阿嬌上身,說他們好傻好天真,信錯中共,以此解套當年的出賣和變節。
既然反對民主黨入中聯辦矮化香港,出賣民主,韓國瑜入中聯辦,又怎麼不是矮化「一國兩制」呢?其實韓的問題比起民主黨還嚴重,因為「一國兩制」本來就是腐爛中的死屍,民主黨再矮化它,都只是還原真面目;韓國瑜卻是接受中聯辦招撫,接收那些政治訂單,將本來活活的高雄拖入「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也為整個台灣開了一條喪屍化通路。他是想將「一國兩制」的影響範圍擴大。
香港在政制上就是中共決定一切,民主黨自己拿了私利,又給中國一個方便,但香港的事,1997年的時候還不決定了嗎?但韓國瑜的影響更大。如果反對民主黨入中聯辦,就沒理由不反對韓國瑜入去。

在公在私 香港人都要說話

在公,中國和韓國瑜的苟合,用香港做龜婆,固然侮辱香港。雖然韓國瑜沒有義務顧及香港人的感受,不過那就看到他所謂的「交朋友」只是交中共的朋友,與香港商界和一般人無關。既然大家反對「一國兩制」,認定《基本法》是垃圾,則「一國兩制」又多一個試點,中國的勢力又擴張了,港人出聲批判韓國瑜入中聯辦,是心懷本土利益、仰望普世民主,兼不順服帝國的自由人的最低消費。
台灣人不明就裡,未受中國管治,傻傻的人多,香港人最低限度就要警告警告再警告。香港人評論這事,既有資格,也是義務。
中華民國若被「地方包圍中央」的外交統戰術肢解,2300萬人落入恐怖統治,美國失去第一島鏈、日本失去生死航線,東亞局勢失去平衡,是整個東亞也是整個世界的事。中華帝國擴張,世界哪個地方可以獨善其身?在私,台灣有很多港僑,他們移民避秦,現在秦又來了,而且是堂堂正正借助島內的民主體制做,叫這些一再遇秦的人情何以堪?

評論的資格

有人胡言亂語說非台灣人就沒資格討論台灣時事,首先如果這邏輯成立,則世上所有「國際新聞」和「國際時事」都可以收檔,因為大家都沒有資格。香港人亦不要再一天到晚妄議中國時事,因為香港和中國之間隔了一條深圳邊界,淘寶也當你們是「境外用家」。
再者,韓國瑜借「來香港拼訂單」,實質卻入中聯辦以身餵毒,將台灣拖入「一國兩制」的模式之中,那同樣就是香港的事。說資格論,只是傻傻看不清事情本質,或者因為心懷大中國,而對於香港淪為政治龜婆都毫無羞恥和忿怒。

高雄人會用選舉表態?

至於說到韓國瑜的問題,高雄人民自然會用選票決定,這也是另一個資格歪論。那麼以同樣邏輯,泛民主派議會抗爭無能、街頭衝突割席,但我們都不是他的選民,則恐怕也是沒有評論資格了?民主黨2010年進入中聯辦,2012年選舉,由8個議席跌到只剩6個,但還有6個,同樣是非建制派第一大黨,以選票論,是不是說相當部份的香港人用選票接受了民主黨的行為?
如果一切只是投票,則大家的報紙、電台、網媒,一樣全部收檔,因為一切事情最終都會有選舉清算,大家浪費筆力和口水在幹甚麼。一件事是不是有選民支持就代表正確到不能面對異議?普京都有很多選票支持,是不是?

民進黨和泛民如何如何?

又有論指,民進黨如何如何、泛民又如何如何,魯迅說,外國也有,又稱臭蟲論。即是其他人投中,所以韓國瑜也可以?何況台灣政治人物來香港,一向都是見特首,沒有進過中聯辦密談。至今他們談了甚麼,沒人會知道。國民黨以前的親中,韓國瑜跟他們也完全是不同的超凡檔次。

中華民國在,韓國瑜無法賣台?

最後,韓粉說中華民國還好好的,韓國瑜想「賣台」也不那麼容易,台灣有民主﹗平時這些老練、甚至有時陰謀論的朋友,在這個節骨眼又突然阿嬌上身。如果真是民主必勝、有主權就贏,那麼歐洲為何搞到一街中資、通街間諜?為甚麼澳洲高呼被「紅色滲透」?為甚麼美國這種巨無霸現在也要改變對中政策?
抱持「民主必勝論」的人,還活在蘇聯瓦解冷戰剛完的時代。世界各地現在的情況根本告訴大家,民主反而是民主國家的弱點,專制政權就是透過民主制度、開放社會的弱點來滲透和改造敵國。

本地韓粉的尷尬

台灣韓粉可以一心求國共合作,一齊發大財,最多就說他們短視,認為出賣主權換來的利益可以有命享。但本地韓粉就慘了,發現沒甚麼人認同韓導,他們就睜大眼睛說,「你怎麼這樣憑空污人清白……」
「什麼清白?我前天親眼看見韓國瑜入中聯辦,為一國兩制背書。」韓粉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韓總入中聯辦不能算賣台……賣台!……孫中山信徒的事,能算投共?」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蚵仔煎專家」,什麼「泛民也很仆街」之類,引得眾人都鬨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說到底,本地韓粉不無值得體諒之處。就好像「民主回歸派」奉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正朔,幻想中國大陸會自由化,興高采烈地支持民主回歸,後來局勢越來越差,承諾全部跳票,無解方,力氣只有痛斥本土主義和港獨,因為愛國是幾十年的信仰,沒有轉變的餘地,有也只是當綽頭,這是大中華;
韓粉奉中華民國為正朔,痛斥台獨以及不符大中國敘述的人,幻想著韓國瑜做總統救世,一切就會「撥亂反正」,這同樣是大中華。也就是在這兩班人眼中,香港是沒有地位的,說到底只是一個給他們「復故國」的基地。就好像泛民也只當香港是一個輻射中國民主、搞中國民運的避風塘。係呀泛民好仆街,但大中華的何止泛民?在座各位又如何?

韓很理性 但粉絲不是

一百年來,全世界很多政治勢力來避難、來宣傳、來做槓桿操作,香港這地方,一雙玉臂千人枕,都是命運使而,但日子久了,有些人漸漸當了這關係是老奉,老奉就肯定不會有互相尊重。
韓很理性,他是東亞政治所碩士,論文談的就是「一國兩制」,他當然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但他的粉絲卻視他為希望,為他編做「策略性親中」的神話。我一點也不陌生,因為民主黨的粉絲當年也編過這一樣的策略論,去為自己鍾情的東西說項。
韓粉自己擁韓,其他人反對「一國兩制」,好好的本來河水不犯井水,但就是有人將城市論壇的台下搬出來,大道理講不出,不斷訴諸資格論阻止其他人發聲,更悲哀是連決定個人立場都要仰望他人,爭相說著自己也不太相信的話,連表達立場都要試水溫。胡適說的,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從來不是一幫奴才建成的。奴才固然不配有國家,就算是意外地得到了,也會很快失去。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已獨不回
已獨不回
作為信仰自由和獨立的人,在老大哥復辟和回歸的年代,我們值得擁有更多不受單一金主控制的獨立評論。我的寫作計劃,是我對沒有評論的時代的回應。
編輯精選專題

9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9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