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詮釋,究竟有沒有對錯?

1
2021-01-23
|閱讀時間 ‧ 約 6 分鐘
Simonetta Vespucci by Piero di Cosimo
昨晚與友人有個有趣且值得思考的對話,讓我又將這個值得思考的想法拾了回來。
即是:詮釋,究竟有沒有對錯?
很多時候,「詮釋」可以是一門學科,但也可能起源於一個想法,他就他所看到的,以及知識所及的想法提出看法,原則上不分對錯,在尚未找到真實可信的資料佐證之前,看法就是一個可能的詮釋。
我與友人曾有機會在同一所私人學院接受過義大利佛羅倫斯導遊培訓課程,由於聚焦於佛羅倫斯這座城市及周邊地區,課程著重於佛羅倫斯城內的大大小小博物館以及館藏,擴及整個佛倫羅斯的歷史與其他地方的關聯,所以在課程中,我們專注的點是這座城市最重要的藝術史意義:文藝復興。
既然說的是「文藝復興」,那必定不能脫離主要成就的家族:梅蒂奇(Famiglia de’Medici)
這就是為什麼友人選擇與我討論這個論點的原因:我們在同樣一個脈絡(接受同樣藝術觀點的教育)能夠馬上理解對方對「詮釋」或「符碼意義」的意義來源(課堂的授課內容)
討論的焦點在於:究竟Piero di Cosimo所畫的Simonetta Vespucci 脖子上那條纏著蛇的項圈,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意思?
在我的看法,蛇代表的,可解釋成誘惑、慾望等等,回溯到聖經的亞當夏娃,因為蛇的引誘而嚐了禁果。蛇的形象,在人的墮落歷程中代表的就是:誘使你衝動的魔鬼,追求慾望的鼓吹者這樣的象徵,也就代表著慾望的本身,而Simonetta Vespucci 在那時候就等同於現在的女神,千人追萬人捧的,她不就是慾望的本身、誘惑的實相嗎?
友人認為的是:她脖子上的蛇,儘管並沒有所謂的首尾相接,但因為項圈是圓形的,所以首尾相接的蛇也是一種符號上的指涉意義,而這樣的符號就是時間之神柯羅諾斯(Crono)的符號,首尾相接的蛇代表的是時間的無限循環,而Simonetta的美已經超越時間,成為一種永恆。
時間之神手中的首尾相接的蛇, Primizie della terra offerte a Saturno 局部,Palazzo Vecchio by Giorgio Varsari
而會激起我們討論的原因是因為,有一本坊間的書,寫關於畫作中的道具(個較喜歡用「物件」稱之),比畫本身的主人翁重要,講到了這幅畫中的Simonetta的指涉意義有三個:
  • 一、作為脖子上纏繞著蛇的女性肖像畫,可以將這個形象與埃及艷后克麗歐佩特拉(Cleopatra)等同,但沒有說明原因。
  • 二、這蛇與所纏繞的項圈若拉直了來看,則是醫藥之神的手杖,代表著「醫學」「醫藥」這個符號,而這個符號對應的是當時的權勢之家「梅蒂奇(Medici)」,而作者認為「Medici」為現代英文「Medecine」的語源,代表著圖畫中的女人與梅蒂奇家族的關係
  • 三、與梅蒂奇家族的關係,講的其實是很隱諱但卻是當時候大家都知道的一件韻事:Simonetta 與梅蒂奇家的老二Giuliano的情人關係。
友人不認同的是:為什麼要選擇一個說法是沒有根據的(第二點)甚至也不是那麼的優雅的詮釋呢(第三點)?
第一點中的「克麗歐佩特拉」形象,古典學派對於畫中女性有:1.裸露的胸部、2.脖頸間的蛇這樣的形象都偏向認為是「克麗歐佩特拉式」的形象;而在文藝復興時期的傳統,畫中人物的膚色白皙到沒有血色,代表的多為人物在繪畫的當時已經逝去,繪畫中的主人Simonetta 在1476年、她風華正茂的22、23歲時逝去,而這幅畫作繪在1480年,已是她去世後的三年後,鑑於Simonetta當時在佛羅倫斯的傳奇程度,這幅畫很大的機率是一種象徵「不朽」「永恆」的美,是以用這樣的歷史人物(克麗歐佩特拉)及蛇的象徵(希望的重生不滅)來作為對一個時代極致美的致敬。
而這點我的詮釋,也是因為作者在書中的「留白」而來的,而這樣的詮釋,用的也是我所學的以及我的自我超譯。
第二點及第三點其實說的是同一件事情,中間的橋樑則是「Medici」等同「Medicine」這一個以語源來說不是那麼正確的關聯,而這正是在導遊培訓課程中極度為教授們詬病的一種「附會」。會說是一種「附會」,說的是這是一個「倒果為因」的說法:因為知道了Simonetta與 Giuliano de’Medici之間的韻事,進而以語源這個說法來指涉符號-- 即「蛇」+「項圈」拉直後的「醫藥」符號 -- 來說明畫中人物的相關事蹟,在我與友人的觀點之中,是一種「積非成是」的結果。
對否?我不能評價,只能說:在我的價值觀及知識體系中,我認為是有道理的。
「優雅詮釋」不見得是每件事情的本質,只是一種角度,或許,Medici這個字的語源真的是與醫藥有關,但我們沒有辦法證明我們所熟知的梅蒂奇家族與醫藥有關,這家族是依靠銀行業起家的,但這種說法,或許因為以訛傳訛而產生,而既已存在,若在導覽的過程當中,有人提出這樣的論調來反駁關於導遊所說的,在我的看法,那也無關對錯,就是一種說法,只是這種說法並不是一種有根據的說法,我稱之為「附會」。
說法可以有千千萬萬種,但學海無涯,我尚不敢說自己知道的那些,就一定是唯一的事實,所以,藝術欣賞及詮釋這種學科,就像是天空中的雲朵一般,在天空飄著的雲,你說像牛,我說像馬,可以說不分對錯的,唯一的差別在於,是不是能找到這種說法的依據罷了。
就跟判刑要講求證據,有證據才能分出對錯,是一個道理。
而藝術品並不只存在歷史意義上的美,還存在每個人欣賞角度中的美啊。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住在米蘭的台灣女子,吃喝黨徒,走跳藝術,平日以作為一名職業博物館、景點導覽度日,閒時讀讀書發發文,喜歡在咖啡廳與義大利人打哈哈聊八卦
分享
1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