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中之線,沉眠八十載的歸鄉路

雪羊
雪羊
16
2020-02-23
|閱讀時間 ‧ 約 12 分鐘
「中之線」這個名字,你或許感到很陌生,它是一條承載著布農族命運的道路。
比起「八通關古道」、「錐麓古道」這些名聞遐邇,甚至成為觀光勝地的歷史遺跡,中之線這條沿郡大溪而建的日本警備道路,低調隱居在西巒大山與東巒大山之間的幽谷之中,為世人所淡忘。它位於丹大林道南方,貫串了布農族「卓、卡、丹、巒、郡」五大社群中之「丹社群」、「巒社群」與「郡社群」部落,從1940年族人們因日本的集團移住政策而完全搬離此地起算,埋沒荒煙蔓草間已將滿80個年頭。
記得第一次看見它,是在現已絕版的《台灣高山全覽圖:東郡山彙》中。那時我才剛開始登山,翻閱這種資訊量極為豐富的紙本地圖時,就像打開新世界的窗。「郡大溪警備道」的長長紅色虛線,就標注在百岳東巒大山的山腳,還有「無雙社」這種可以讓年輕人燃起小宇宙的地名,於是看了地圖背面特別企劃「中之線警備道路」介紹後,「中之線」這三個字,就在我的腦海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與想一探究竟的小小願望。
《消逝的中之線:探尋布農巒郡舊社》書影
說來有趣,對山友們而言,「中之線」這三個字或許陌生,但「無雙社」這個中之線上的部落,可就是資深山友們無人不曉的完百必經之路了:它就位於百岳最困難的路線「南三段-丹大東郡橫斷」的西端,是幾乎每一個完成百岳的山友,必定會造訪的布農舊社。我也有幸在2017年底完成了這個小夢,造訪了嚮往已久的無雙社。
然而,關於無雙社的資料,網路上根本付之闕如,無論我如何搜尋「中之線」、「無雙社」,跑出來的全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資訊,讓當時想整理回憶、寫下終於見到無雙社感動的我,無以描述我們所借宿一宿的三層石砌大平台,究竟曾經是什麼、有著怎麼樣的故事。只能在回憶錄上用貧乏的淺薄知識,打上「疑似蕃童教育所遺址」幾個字,在心中留下了小小的懸案。
「中之線」在一般人所能企及的知識管道中,一直是一片虛無的空白,連岳界也甚少有隊伍走訪;唯有透過搜集並分析史料、田野調查才能拼湊出其樣貌,因此成為了我心中很想認識,卻不得其門而入的山區。
直到2019年,台中教育大學鄭安睎老師集他二十來年研究的大成,終於出版了《消逝的中之線:探尋布農巒郡舊社》一書,才讓這條貫串布農族故鄉的路,從檔案櫃的斷簡殘篇之間,走入了我們所生活的現代世界,與族人們、山友們的心中。
無雙社之無雙駐在所遺址,三層駁坎與甬道
「原來,無雙社的原名叫『Imusu』,當年我們一行人所睡的,正是無雙駐在所的遺址!!而且,無雙社是根本沒有蕃童教育所這種設施的,最近的在北方一點的『馬西塔隆』社!」
老天!幸好當年沒有一口咬定這個遺跡是什麼,不然真的留下天大的笑話。我彷彿可以看見我發表那則回憶錄時,安睎老師隔著螢幕抱著肚子大笑的樣子。
這本書不只填補了我心中的空白,更解答了我長年以來對信義望鄉一帶布農族人們究竟來自於哪些舊部落的疑問。書中不只是史料的整理與考究,也對布農族巒社群與郡社群的過去與遷徙,有著十分詳盡的解析。一頁接一頁翻閱,搭配隨書附贈的地圖,郡大溪畔的一個個舊部落不再只是饒口的地名,時光飛快的倒轉,讓那個部落雞犬相聞的年代躍然眼前,我則沈浸在歷史的現場之中。
書一共分為四個部分:
  1. 布農族巒社群與郡社群的部落現況、名稱考據、集團移住歷史
  2. 1898年4月下旬《林杞埔撫墾署員濁水溪蕃探險實況報告》中譯版
  3. 山區道路的形成與其間的設施解說
  4. 1998年以來,鄭安睎老師所率領與參與的十次調查隊登山紀錄與影像
從整理各種古文獻中提到的布農族舊社開始,作者慢慢將我們領進布農族的世界之中。這個章節解說了舊社的名字與現況,試圖在讀者心中建立起中之線沿線部落的景象,並解釋了1934年開始的集團移住政策是如何打造久美、望鄉、人和等部落的今貌,郡大溪流域的舊社究竟移住何方、是如何移住,也好讓下一個章節的探險報告能更加具象化。
原來,人倫林道的「人倫」,是布農族語「Landun」的音譯,是山胡椒的意思!原來,無雙社的祖先被移住到了「楠仔腳萬」,也就是今天的久美部落啊!
第一章已經有好多的原來,世界所見的一切不再理所當然,而出現了連結古今的脈絡,我看待陳有蘭溪河谷的眼光也自此有了改變。
布農郡社群移住地今貌,左為久美(原:楠仔腳萬),中央為羅娜(原:羅羅那)
第二章讀起來非常有趣,是日本人的真實故事,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日本官方對郡大溪的探險活動。可以跟著當年探險隊的腳步,51人浩浩蕩蕩從竹山羌仔寮出發,經過大水堀(鹿谷麒麟潭)翻越鳳凰山稜線到楠仔腳萬(久美望鄉),再沿著和社、東埔爬上郡大山後,下底郡大溪,沿溪一路拜訪馬西塔隆、郡大、巒大等社,最後翻過治茆山附近的稜脈,從濁水溪經集集返回竹山(林杞埔)。
原來,只要是布農族人居住的地方,因為開墾的關係常常會是一片童山濯濯。原來,東埔上郡大山根本不是什麼新路,居然是1898年大隊人馬探險時所走的路!
從日本人的角度看這一趟旅程,有種睥睨之感,台灣人是土人,原住民是蕃人。雖然細細描述了沿途所見的景物與布農族人們當時的生活,是很珍貴的史料,但依然能感受到帝國主義帶來的文化優越感,散發在穿越時空的字裡行間。比如說教布農族人們唱君之代(日本國歌),比如說每到一個部落就要放幻燈片宣揚一下大日本帝國的國威,形容著布農族人們見到新奇事物的感動神情。
第三章是關於郡大與巒大溪流域的道路系統、官方作為與各種建設介紹,一步步說明布農族是如何被納入現代的國家系統之中,以及日本建設的今昔。
「中之線」這一條路,在此終於有了詳細的敘述:始建於1916年(大正5年),以部落原有的社路為基礎,一段一段修建,直到1929年(昭和4年)才全線完工,全長約67公里。主線成南北走向,從集集拔子庄道路(關門古道)的加年端社(Qanituan)開始,經過望鞍、伊巴厚、郡大、無雙等社後,通過無雙吊橋,沿郡大山腹緩升抵達八通關越道路的觀高駐在所。沿途有不少駐在所,建物今日幾已不存,經過的眾多丹、巒、郡社群的舊部落,皆有保存完好的家屋遺址,是布農族人們最重要的故鄉。
原來,巒安堂那次山腰上的疑似林道是古道!原來,有好多平地的駐在所今天都繼續當警察局!原來,平地的蕃童教育所今天也還是學校!
雙龍林道往停機坪會接上人倫道路,有一段延山腰開鑿,仍保有檜木橋供登山者行走。經過時我從沒想過,這一條路已經一百年了,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最讓我驚異的是,原來2020年的一開始,我就在不知不覺間走了一段中之線的支線:「人倫道路」。這條路的起點是人倫社,終點在望鞍社,經過治茆西巒最低鞍,總長約23公里,是進入巒、郡社群傳統領域的捷徑。其實只要有走過雙龍林道到巒安堂的朋友,就走過這條古道的一部分了:離開雙龍林道經過一段陡峭爬升後,很快會接到一條平坦但路幅不太寬的明顯「林道」,那便是中之線系統的人倫道路。書讀至此,又解開我心中的一大謎團!對於熱衷山中遺跡的我來說,心中是澎湃洶湧啊!
最後一個章節,是鄭安睎老師從1998年到2019年間十趟調查隊伍的出隊紀錄,配有地圖搭配生動的文字與照片,讓讀者好像跟著他一起在郡大溪流域踏查,一步步摸索出中之線與沿途舊社原本的樣貌。
看著看著,腳也癢了起來,爬山的意義當然不只摸山頭,但能挖掘時光的遺寶,賦予旅程超越個人的意義,帶著眾人的記憶歸來,真的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呢!我尤其被望鞍社上東巒大山的那趟旅程所吸引,原來那條稜線真的有人走,還是林文安(百岳發起人)走過的路!有幸再訪東巒的話,我一定要從這裡進出,最好順路泡個伊巴厚溫泉。
又一個夢的種子,就這樣落入了心的沃土之中,等待萌芽之時。
寬大的人倫道路旁,躺著野狼機車的殘骸,不知道是從哪騎上來的
《消逝的中之線:探尋布農巒郡舊社》解開了我心中一連串的謎團,讓我對山的認知更加清晰,並叫得出土地原本的名字、知道他們的根在何方。「豁然開朗」,是我讀完這本書的感受,好多個「原來」敲開了通往真實世界的大門,讓認知不再虛假,而東巒大山、信義望鄉一帶的景物,看起來再也不一樣了。回首那段建立在虛假想像之上的文字,如今看起來是可愛又好笑。
時間、土地、與族群的脈絡,就此連結了起來,並遠至大分、霧鹿、內本鹿:它們都是從中之線的郡社群往南遷徙建立的新部落。中之線縱貫布農族領域的核心,是一條通往Maiasang(老家)的路。透過瞭解它,我們也能同時了解布農,了解台灣。
儘管這本書對一般人而言,因為資訊量過於龐大、要記的名詞實在太多又拗口,看起來會很累人;但我們只需要靜下心來,花上幾天的時間好好研讀,就能讓郡、巒社群的遷移歷程在我們眼前重現,讓我們更接近真相。相較作者付出的辛勞,真是輕鬆太多了;想到這裡,心中滿是感謝。
但也因為要靜下心、打開Google邊讀邊查、甚至配上中研院臺灣百年歷史地圖比對,才能將書中所提的事物融會貫通,所以我才一直到了出版的隔年,才有機會和大家分享這麼一本讀後讓我收穫豐盛,並打開我眼界的好書。
2017年底的無雙社
閱畢,我為此書封底的那句話所打動:
為前山及後山的Bunun留下回家的路
「道路」承載的不只是人的移動,更是族群的日常與文化,沿著道路所發生的一切故事,就像它本身的意象般淵遠流長。唯有找到從何而來的路,人才有辦法尋得自己的根,找到值得驕傲的過往與價值;而不是在看似理所當然的現下漂泊的活著,活在他人給予的認知牢籠、或者表面所賦予的假象之中。
1940年,中之線讓布農族巒社群與郡社群離開了自己的Maiasang,它是一條離家的路,撕裂了族人與土地的連結。此後近50年間,只有獵人與林務局在此活動,路漸漸模糊,吊橋一座座毀壞,石板屋一幢幢傾頹,離世界越來越遠。1987年,由興大法商登山社吳澄寬老師等人隨嚮導伍玉銧從無雙社走到三分所,成為岳界首次中之線踏勘隊伍。往後又過了十年,1998年,政大登山社的隊伍才完成了岳界第二次的全程探勘,當年二十來歲的鄭安睎即是隊員之一。他在同年認識了當年初探的吳澄寬老師,兩人因中之線相談甚歡,吳老師即鼓勵他出版中之線相關著作,鄭安睎當場就允諾了。這個承諾,在二十年後的2019年開花結果,成為了《消逝的中之線:探尋布農巒郡舊社》。
這本書,承載著布農巒郡舊社的變遷與過往,忠實呈現日本時代山區歷史的發展樣貌,讓往後世代的台灣人都能快速地吸收這樣系統化、梳理過的完整資訊,認識屬於這片山林的真實故事,不必活在疑問與猜測之中。
對布農族而言,中之線牽起的這段緣份結出了這個果實,讓尋根的路又更加清晰明亮,孩子對於Maiasang的想像,已不再只是祖父母的口說傳聞,而是躍然紙上的生動故事與影像,甚至是可以按圖索驥回到故土的「山的那一邊」。
八十年後的今天,中之線仍是一條路; 這一回,它成為了回家的路,指引著Bunun,回到屬於自己的那一個Maiasang。
---
對山岳、原住民的歷史有興趣的朋友,不妨Follow安睎老師的出版系列粉專:山岳記事Mountain Note,可以收到他們的第一手消息,後續還有一系列出版計劃喔!當然,我也都會寫心得文和大家分享的啦~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雪羊
雪羊
專注用影像與文字,將山中故事帶回人間的報導者,期許自己成為一位稱職的山岳作家。自2013年首次登上玉山開始,登山生涯邁入第8年,走過97座百岳、許多中級山縱走與海外大山之餘,也常為山中不平之事發聲、平時致力登山教育,期待更多台灣人加入守護山林、珍惜文化與環境的行列。


16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16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