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町電視台裡養的一隻土撥鼠
雨町電視台裡養的一隻土撥鼠
2020-10-05|閱讀時間 ‧ 約 11 分鐘
2收藏
分享

韓劇|非常校護檔案:用可愛征服非日常

以《熔爐》、《屍速列車》活躍於韓國電影圈的女星鄭裕美,自2018年與李光洙合作電視劇《Live》之後便鮮少出現在小螢幕上,2020年再度回歸與男星南柱赫共演Netflix網路劇《非常校護檔案》。
儘管長度只有六集,但有趣的世界觀與人物設定,再加上小說原著作者擔綱編劇,將原本分散的劇情重新融合、貫串,甚至加入新元素讓故事深度加倍,讓這齣異色小品劇也獲得不少關注。
擔綱女主角的鄭裕美不用說,選片眼光精準又很有勇氣接演,光是《熔爐》、《82年生的金智英》就能看出她標準很高,這也是我願意收看這齣戲的原因之一;南柱赫則是我從《舉重妖精金福珠》一路追到現在,雖然之前的作品表現普普,但他2019年在《如此耀眼》中韓志旼、金惠子同台飆戲,表現超群成功洗刷演技負評,與鄭裕美的合作也成功為話題與宣傳增色不少。
本作雖然是奇幻與靈異題材(還討論了新興宗教),但整體不走驚悚或是社會寫實風格,而是用可愛和古怪去包裝世界醜陋的真相,讓整齣戲變成一部可愛的冒險故事。觀眾看完後會不由得愛上這些果凍和拿著玩具刀除靈的怪老師,我認為這是整齣戲最難能可貴的地方。
奇怪而繽紛的Jelly世界
「靠,怎麼這麼多!」
「有個只有我能看見的,另一個世界。」 「或許我生下就註定要偷偷幫助別人。」
若要提果凍的起源,就得從擁有天賦的女主角安恩英說起。從小就能看見另一個世界的她,老早就知道這世界存在著各式各樣的意念與欲望,而這些東西在她的眼中長得就像「果凍」,既黏膩,又隨處可見,一不小心就會增殖甚至變成怪物。
身懷能力的恩英,表面上在私立高中做著保健老師的工作,私底下則拿著玩具刀和BB彈手槍消滅學校裡滋生過度的果凍,是學校檯面下的保護者。
上述的設定讓這齣戲看起來擁有一副喜劇的輪廓,但實際上本劇的風格更偏向古怪,編導刻意使用一種詭異又奇妙的運鏡去敘述故事,同時在事件背後植入幕後黑手的設定,讓整個故事看起來單純,卻又有一絲詭譎,就像是恩英從眼裡望出去的世界一樣,雖然混亂但似乎又有點可愛。
這齣戲裡大家都很奇怪,有身懷奇功卻有些悚人的保健教師、明知危險又好奇心過剩的學校繼承人,還有不時會在學校出狀況的學生,以及暗中蠢蠢欲動的第三勢力——這些奇怪的人們與七彩的「果凍」在故事中並沒有被刻意去除善惡,相反的,他們在鏡頭裡盡情展現自己原本的樣子,共同演奏出一首詭譎又美麗的奇幻圓舞曲。
只有一種面向的世界是很偽善的,只有奇怪,才讓人更顯加可愛。
「噁心吧。」 「是挺噁心的,但我很喜歡。」 「......那就是我喔。」
劇中還提到了很多次「이상한」(奇怪),常看韓劇的人應該對這個詞不陌生,這是安恩英和男主角洪仁杓討厭自己的原因,也是學生討厭同儕、社會排擠異類的原因。
因為不了解,因為和自己不一樣,所以會害怕,所以會不喜歡。
劇中,安恩英和洪仁杓都有自卑情節,尤其是洪仁杓,他雖然貴為學校和財團繼承人,但身體行動不便而不敢和恩英有下一步進展。劇中他與小學同學黃佳音重逢時,黃佳英告訴他自己腰不好,仁杓笑了,笑得非常開心——因為對他來說,黃佳音是一個不會讓他感到自卑的對象。
但他心裡,其實一直都更喜歡相處很久,宛如戰友的恩英,在恩英遞出辭職信、不跟他聯絡的那段時間裡,或許也讓仁杓更深刻地感受到孤獨與失去恩英的痛苦,所以當最後一集他在恩英的鐵櫃前若無其事地接受了真實的她時,解開的不僅是恩英心中的矛盾,也解開了他自己一直以來的糾結。
他們都花了很多時間和力氣,從討厭自己,再到試圖成為平凡,最後接受自己的怪異,過程雖然辛苦,但他們最終仍擁抱了這樣不完美卻又可愛的自己和對方。
「比起平凡,我更喜歡奇怪。」
仁杓告訴恩英,別討厭自己的獨特,而這也成了全劇中我最喜歡的台詞,我想也是這齣戲一直想要告訴大家的。奇怪又怎麼樣呢?反正我很喜歡啊。
路燈下的金江善
「安恩英,我是江善。」 「一年三班金江善?」
第五集出現的金江善應該讓許多人都印象深刻。
作者在小說中以《路燈下的金江善》一篇,揭露了恩英手拿玩具刀對付果凍的秘密,而在此之前,作者從不輕易透露恩英的背景,就好像擁有這樣的能力和責任使她與生俱來就該去做這樣的事情。
直到恩英國中時期的朋友金江善站在路燈下與她相認,我們才得以一窺她的過去。學生時期的恩英,因為陰沉的個性和奇怪的舉動常被同學們排擠、欺負,江善則因家庭狀況成為同儕間又懼又厭的存在,兩個受傷的人因緣際會成了同桌,也成了共享秘密和溫暖的夥伴。
「妳別讓自己受傷,要愉快地面對自己的問題」
江善的一句話打開了恩英人生的轉捩點,至此,她從一個陰沉的陰陽眼少女,搖身一變成為冒險漫畫般的女主角。她頂著不夠可愛的短髮,穿著莫名奇妙的白袍,還拿著一把異常可愛的武器奮力向前。
比起有爺爺在保護的仁杓,江善更是一個更令人心疼的角色。他很溫柔,儘管被大家討厭,心中仍舊保有最柔軟的地方,可惜他改變了恩英,恩英卻無法成為他的轉折,饒是能見到果凍的恩英,面對逝去的人依舊無能為力,只能流著眼淚替他送別。
《路燈下的金江善》是一個悲傷的故事,慶幸的是本應瞬間來到的悲傷卻因恩英的天賦而被延遲。或許在一般人的眼裡,江善在起重機倒下的瞬間早已死亡,但對江善來說,能在生命中遇見恩英,並在消失的最後一刻微笑與她道別,或許是一件悲傷卻十分幸運的事情,而那肯定也是恩英少數感謝自己天賦的時刻——
因為這樣,她才能向摯友道別。
安全的幸福:韓國新興宗教的隱喻
劉台午這個選角超好!因為是國外留學回來的,他英文口音超好聽還超溜,超喜!
「你們最終只落得一輩子戰鬥,窮困潦倒,然後死去。」 「根本沒有人知道你們為什麼而戰。」
我認為整齣戲最驚喜的地方,肯定是編劇拉進了一條關於新興宗教的故事線。
新興宗教「安全的幸福」作為在原著完全沒有痕跡,但在戲劇中被充分作為主軸的敏感題材,我認為編劇運用得相當得宜。這條線除了增加主角與配角之間的衝突之外,也微妙地隱喻了目前韓國被新興宗教侵蝕的現況。
2020年肺炎疫情大肆蔓延,多數與中國頻繁接觸的國家都不能倖免,其中也包括韓國,但這個身為疫情前已擁有MERS防疫經驗的東北亞國家,交出的成績單卻似乎不盡理想。雖然比起日本龜速又溫吞的作法已好上許多,大爆發之後也成功穩住各地疫情,但2月中旬爆發的「大邱新天地教會社區感染」仍成為韓國政府防疫史上的一大污點。
新興宗教全世界都有,每天都騎著腳踏車在街上傳教的摩門教、台灣獨有,穿著招牌紫衣、到處吸收教友的妙禪,甚至有引發《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的日本奧姆真理教,與因有許多演藝圈教友而出名的幸福科學等等。
這些教會的作為與亂象有大有小,但在韓國的新興教會卻已是社會亂源的等級。除了近期捅出的防疫漏洞,許多韓劇與電影也不停影射這些宗教所造成的社會現象與問題,文學與影視作品也不停揭露教會壯大的祕密——都是靠著勾結政商名流,或是趁機鑽入人們心中最脆弱的地方,致使教徒只能依賴教會。
雖然本作因為故事的風格,不去刻意強調新興宗教所造成的社會亂象,反而還安排了女主角直搗黃龍的爽快劇情,不過編劇利用「果凍」、宗教與人類心靈之間互相依存而不可分離之關係,在有限的篇幅中創造了非常符合題材的主線,豐富了人物關係與故事的完整度,可以說是非常傑出的一手。

延伸閱讀/換日線:韓國氾濫的新興宗教
一個故事,兩種體驗
「打敗怪物,拯救學校,然後去吃午餐。」 「我是,保健教師安恩英。」
而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或許不是南柱赫和鄭裕美差了11歲,而是本劇的編劇鄭世朗最為人所知的身份其實是韓國的文學作家,而這,是她第一次編寫電視劇劇本。
作者身兼編劇是戲劇圈內的一招險棋,因為有些人寫得了故事卻不一定寫得了劇本,而有些故事只適合給了解戲劇的人改編。原著固然是最了解這個故事的人,用得好故事當然更添風貌,但要是用不好,一個難得的改編IP反而會毀在最了解故事的人手上,讓人更覺可惜——萬幸,鄭世朗屬於第一種。
身為韓國新銳作家之一,鄭世朗的作品擅長在共通的世界觀中以人物為主軸,寫出多篇小說構築出整個故事的樣貌,而原著《保健教師安恩英》也不例外。看過小說的人就知道,其實戲劇已經還原八成左右的劇情與人物,就算沒有獨立戲份,也會盡可能讓人物出現在劇情中。
原著內容鬆散,時間線也拉得很長,與其說是故事,不如說是恩英細如流水的感情生活,用文字閱讀可以平平淡淡卻嚐之有味,但若是畫面呈現毫無波瀾,那可就沒人買單了。為此作者才設計出新興宗教《安全的幸福》,甚至改寫了學校和日光消毒的立場,將幾個書中輕描淡寫的角色拉上關聯性並賦予任務和衝突,讓可愛的校園日常風景出現主軸,瞬間化身成有血有肉的人性群像劇。
另外,應該有滿多人關心鴨子在戲裡有什麼意義,或是恩英和洪杓到底是什麼關係,而這是小說才有的完整故事和彩蛋,在此就不多透露,推薦喜歡這齣戲的人把小說也一併補完。
小說風格很療癒,不像戲劇有點詭異,敘述流暢,文字使用簡單卻很深刻,讀了並不會很有負擔。劇中不少角色(蕾狄、韓亞凜老師,還有一個完全沒出現的朴大興老師)也都有篇幅,只是因為故事跟安恩英和學校並沒有太多關聯,所以被刪減了戲份。
南柱赫再次證明「我其實滿會演戲的喔」,粉絲感動。
我一直都特別喜歡這種帶點奇幻設定,情節走向卻溫暖的小故事,在這個異色的幻想世界中,每個角色都擁有與眾不同的地方,「奇怪」在這裡並不是反義詞。
你可能是行動不便但渾身充滿力量的漢文教師,可能是拿著玩具刀閒晃的陰陽眼保健老師,或者是和同學牽手走在一起的女同性戀,更甚至有可能會是惟恐天下不亂的混混學生,但不管如何,那都是你。每個人最終都該接受自己的奇異,你會明白,你不特別,卻又是那樣不同——每個人都是有些平凡卻又如此特別的你自己

※ 同場加映
「保健 保健教師 你認識我嗎 我是安恩英」 「Jelly Jelly Jelly Jelly」 「是校護 我們逃跑吧 我們會死的 快點逃走吧」
最後放兩個可愛的BGM給大家聞香一下,這齣戲能有這麼適合又莫名其妙的怪怪氛圍的肯定有這兩首歌的功勞,真的weird得剛剛好!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雖然不會畫畫,好險還看得懂國文歷史,長大後改看小說漫畫、電視電影,沉迷於故事角色和台詞文字不可自拔。不認為只有陽春白雪才能稱作文學,期望平易近人的故事和文字都能被看見。 自我認同是一隻在用愛發電星球長住的土撥鼠,致力於使用文字推廣優秀作品,有著下筆犀利而內心長存悸動與柔軟的遠大志向。
編輯精選專題

2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2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