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e to Heaven:我是遺物整理師》:因為被人記得,所以他們只是離開並不是消失

緒語
8
2021-05-22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眼睛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只要你記得,就永遠不會消失。
《Move to Heaven:我是遺物整理師》整部劇扣著生與死,讓我們看到那些消逝生命的背後故事,而挖掘出這些細節並完成已逝之人心願的正是這些遺物整理師。
圍繞在生與死的故事通常最容易感動人,實際上能夠觸動觀眾內心的不是死亡的事實,而是逝去之人留下的那些故事,也就是當人與人分別之際,那些記憶與想傳達之事傳達出去之時。
故事描述一個名為「天堂移居」的遺物整理公司,員工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患有亞斯伯格症的男主角韓可魯和他的爸爸韓靜佑,住在可魯隔壁的女生時不時也會來幫忙。他們的工作就是接受委託,幫助那些過世的人整理房間與遺物,並將重要物品轉交給相關的人,他們稱這份工作是「幫那些人做最後一次搬家」。
在第一個事件,是一個邊準備考試邊打工的學生,在一次工傷意外中身亡,可魯他們接受了委託並來到他的房間,在整理房間之前,慣例都要脫帽,說出整理人的姓名,並且說要幫你搬最後一次家,如此沈重的儀式感令人驚訝。
他們不僅僅是整理房間,透過死者留下的筆記、手機、各種文件與物品,可魯能夠推敲出死者生前的生活與內心,他們知道了這是一個辛苦被壓榨的人,面對不合理的工作還是咬牙忍受,最後因為工傷去世,家屬被埋在鼓裡差點就被公司的說法騙了。
可魯他們就像拼圖般的,透過微小的細節拼湊出死者生前的模樣,並把死者的一些未完成的心願或是來不及傳達的話,正確的傳達給他們希望傾訴的人。這時候才知道,這不單單是個整理遺物的故事,而是伴隨著生死間的轉換,與過往記憶的遞送。
《我是遺物整理師》透過單元劇的方式讓我們看到了死者的人生,其中題材相當多元,包含無良企業、同性愛、孤獨老人、送養棄嬰等等的社會議題。透過一次又一次的遺物整理,讓我們看到一幕又一幕的社會悲劇,儘管感到無力,卻在可魯的努力之下感受到一絲暖陽。
其中有兩集特別令人印象深刻。
因為跟別人不一樣
第五集的同性愛,是一對不被社會接受的戀人,因為家庭壓力與社會目光而分開,最後卻是天人永隔再也牽不起彼此的手。其中,遺物裡有一份信令人動容:
「認識你後,我第一次開始期待明天,為了你,我想成為比昨天的我更有勇氣的人,我再也不會畏畏縮縮的,我到死前,都不會放開你的手。我,視你為一輩子的伴侶,會永遠珍惜並愛著你,其實一見到你就想說這句話,抱歉拖了這麼久,我愛你。」
不管是異性與同性,這份愛的本質都不會因為性別而改變,有時候的放手是無可奈何,不知道該如何下去,而第五集這對戀人的放手則是因為他們跟別人不一樣。
「可魯不說話被同學嘲笑的時候,可魯上課時說太多話導致不能再上學的時候,爸爸都說沒關係,爸爸說可魯不是錯了,只是跟其他人不一樣,因為我們沒有做錯事,所以不需要感到丟臉。」
《我是遺物整理師》許多集數的死者境遇剛好都能夠映射可魯的過往,這集對應著可魯的狀態,因為可魯也是一個不一樣的人,無關對錯,僅僅是不一樣而已。
第六集的老夫妻的故事也令人動容,得知自己活不了多久的老夫妻,度過了最後愉快的時光後決定一起赴死。可魯在他們的房子發現一個隱藏的小花園,花園中種植的植物包含著一個又一個不同的花,翠菊的花語是「珍貴的回憶」、白鶴宇的花語是「無微不至的愛」、香龍血樹的花語是「信守諾言」、鵝掌藤的花語是「幸運與愛情」,這個花室裡的花展現著夫妻兩對世界與彼此的愛,在人生最後的時光中,彼此靠在一起欣賞夕陽下熠熠生輝的小花園。
對於死亡,我們總是會有些隱晦與閃躲,《我是遺物整理師》豪不避諱的攤開死亡的面貌,透過這些遺物揭曉人生百態,劇中有個特點在於,不到最後你無法知道真相是什麼,他丟出許多線索,這些線索引導的方向可能很表面,而觀眾隨著可魯的步伐總能在最後反轉整個真相,看到深層的含意。
「人會死三次,第一次是在他停止呼吸的時候,從生物學上說他死了,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第二次是在他下葬的時候,人們來參加他的葬禮,懷念他的過往和人生,然後在社會上他死了,活著的世界裡不再會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後一個記得他的人把他忘記的時候,那時候他才能算是真正的死了,永遠的死了。」
可魯無法拯救人的前兩次死亡,但他們努力避免讓這些死者經歷第三次的死亡,透過留下來的各種線索拼成一副拼圖,延續了他們的生命。我們永遠不知道死亡什麼時候會到來,如果有一個能在死亡後幫你搬最後一次家,幫你整理最後的人生,鄭重的收在一個黃色箱子裡,轉交給那些對你來說最重要的人,如此的話,那份後知後覺的遺憾或許也會跟著煙消雲散吧。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緒語
緒語
甚麼都看甚麼都讀,甚麼都會一點,看似技多不壓身,但實際上是個雜而不精的人。


8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8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