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隊購物的同人展是空虛的 ── 2020年臺北 FF36 開拓動漫祭

Hubert
Hubert
本文發佈於 ACG雜談
12
2020-08-25
|閱讀時間 ‧ 約 10 分鐘

前言

  此次為筆者首次參與同人展。起因源自兩個月前約吃飯的兵友,因為 FF36 同人展將在 8 月 22 日於臺北舉辦,兵友於是決定逛展後,順道與筆者及另一位同梯吃飯。筆者心想沒參與過同人展,也需要配合兵友時間吃飯,不如結伴逛展,順便開開眼界。結果兵友在兩個月內都毫無告知的情況下,當天帶著哥哥一同逛展、吃飯,以及後續的逛街,是筆者萬萬想不到的。   言歸正傳,此篇將接續《一個人的動漫展是孤獨的── 2020 ACG博覽會》,聊聊筆者參與同人展的感受。此篇內容大體上:
  • 不會提及展覽的現場活動
  • 無任何養眼、不養眼的 Coser 照片
  • 2020 年 8 月同人展初體驗(視內容以標題區分)
  • 動漫展與同人展的差異
此圖多為同人展內的宣傳物,唯《鬼滅之拳》及其底下4本為 8/22 當日筆者購買的作品。

入場前準備:讀做場刊,想成雜誌

 
  完全狀況外的筆者,當時在網路上找不到同人展的門票購買渠道,直到兵友告知需到便利商店或動漫店鋪購買場刊,才取得門票。當時兵友也細心拍照給筆者觀看場刊封面 。   看著封面,筆者仍然處在狀況外,讀做場刊,卻依舊想成買雜誌就會送門票。直到筆者購買1本 200 元的場刊,並翻閱過內容後才有實際的認知。原來,場刊就是當天參與的各項須知,以及同人與企業攤位的攤位介紹。


2020 年 8 月同人展的排隊情形

 

  汲取動漫展的教訓,筆者當天提早 3 小時到會場等候入場。超乎想像的,7 點抵達會場時,會場外的整隊區已經擠滿排隊人潮,並往會場外的人行道擴展。
 

  同人展開放入場前 1 小時,沿著會場外人行道蜿蜒的排隊人潮,已看不到盡頭。最終甚至隊伍排回人行道的另一端。

  人行道上的排隊隊伍開始往會場外的整隊區移動時,筆者是人行道的排隊隊伍裡第一批從進入整隊區內的。 10 點逐步開放入場,原先僅開放一個進場入口,隨後開放第二個進場入口。然而工作人員卻並非從最先進入整隊區內的排隊人潮分流,而是從整隊區外引入新的排隊隊伍;加上第一個進場入口驗票等程序動作較慢,看著比自己後來者從二號入口快速通過,自己則直到 10:40 才進入會場,筆者的感受是不舒服的。「早排隊卻不能早入場,這樣提早到會場外排隊的意義在哪?」筆者不免會有這樣的想法產生。   也許當時情形並非真如筆者心中所想。然而受限於筆者僅有作為排隊者的視角,無法得知工作人員的安排與規劃。是以從手頭的線索,以及邏輯判斷,得出的結論就是如此。

若用看商業作品的眼光看同人作品,容易降低逛展興致

  作為一名並不熟悉同人圈子的筆者,看到場刊的社團、攤位名可說極為陌生。也因此,逛展的視野也變得狹隘,滿眼望去,盡是《超異域公主連結》、《Fate》、《鬼滅之刃》、《約會大作戰》等在宅圈皆頗具名氣的同人作品。會場內可能擁有不少圈內具知名度,有自有品牌的社團攤舖;然而對於一概不知的筆者而言,也僅能憑藉對於畫工、喜好的第一印象從場刊內挑選。   實際優先到中意的攤位後,由於筆者過於習慣各大出版社質、量(指頁數等)均有把關的作品,不自覺地將同樣標準放到同人展上,便造成筆者下不了手購買各攤位的產品。面對「質差量多」的作品不考慮;「質」不比各出版社差,甚至在這之上,然而「量」卻極低,價格相差無幾的產品有所猶豫;「質」、「量」均佳,價格卻高得嚇人的產品買不下手。   在無喜愛的品牌加成下;考量產品的實用性、自身需求;以及初涉職場,方知曉工作掙錢不易的筆者而言,同人展內的同人攤位質、量不均衡的產品;都造就筆者僅是在會場內走馬看花,增廣見聞。

僅排隊購物的同人展是空虛的

  排隊耗時將近 4 小時。最終隨著兵友打算離場,加上筆者確實已逛完大半攤位,因此便跟著離開。算起來,筆者進入會場也僅約 40 分鐘。唯一的收穫僅有一本認為質量不錯,價位合理的作品,以及四本二手的 18 禁同人本。排隊所虛耗的時間,以及進入會場後不到 1 小時隨即離場,皆造成筆者產生極度的空虛感。同樣的感受也反映在有 4 年逛展經驗的兵友身上。當兵友聽到筆者的感想後,也極為認同這個感受。   另外,當時唯一稍微提振筆者心神的,僅有二手的 18 禁同人本。作為一名紳士,看著原本價位 300 ~500 不等的本子,降到均一價 100 元,才克制不了購買慾望。然而,滿足感也僅限在會場內。當回到家中,拆開封膜,發現內文皆是日文而非中文的失落感,無疑更是加劇筆者的空虛感受。

插曲 ── 兵友在某攤位的不良體驗

  逛完展與兵友閒聊,兵友提起一件攤位失信的事情。兵友在某攤位的網路通鋪上預購一件衣服,該攤位當時宣傳是保證同人展前能拿到衣服;並且宣傳當日穿著衣服到現場,就能拿到神祕小禮。然而不久卻告知因與廠商的溝通不良,有些訂單無法準時到貨。兵友就是受害者之一,活動當日仍舊沒有拿到衣物。兵友將事情緣由告知攤位人員,並給對方看過下單日期是在宣傳活動時間內,對方卻不接受這種形式,堅持須穿著衣服才能領取小禮。   兵友心想不過就是個小禮物,對方堅持不給也就算了。然而筆者作為旁觀者而論,若兵友的閒聊一切屬實,筆者會覺得對方也是位妙人。攤位社團自己內部的問題,且兵友已拿出自己活動前即預購的證明,最終卻仍舊拒絕給予贈品。要求遵守規定的消費者為自己社團的出包買帳,顯然不顧及社團信譽的行為,在筆者眼中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發乎情,止乎禮 ── 欣賞同人展攤位的 Coser 們

 
  作為一名紳士,筆者當天是打算抱著欣賞並不失禮貌的心態,進入會場內欣賞各攤位的 Coser 們。畢竟筆者還從未見識過較為專業的 Cosplayer ,心中總有幾分期待。同時,因為今年 7 月初的 PF32 亞洲動漫創作展,曾發生 Cosplay 的不雅事件,是以同人展在服裝上開始設有規範。筆者也因此持著較為安心的心態進入會場欣賞。   然而結果是讓筆者失望的。一掃而過,會場攤位內的大多 Coser 們在衣著上的選擇,似乎傾向於越暴露越好,頓時讓筆者興致全失。如何在合宜的衣著下,展露自身最為完美的姿態,抑或忠實呈現角色的還原度,才是筆者原先追求的 Cosplay 。因此,了解到自身美學與會場攤位的格格不入時,筆者便自覺地遠離該區塊。
  另外,未實際參與同人展前,筆者是不曉得會場內禁止拍照的;以及進入會場後才知曉,到攤位是可以與 Coser 使用拍立得合照,但會收取 200~400 元不等的費用。這些倒是令筆者感到新鮮,以及增長見聞。

初體驗者適合的同人展體驗方式

  半數以上同人攤位全然不識;外加早排隊未必早入場的可能性;會場內攤位需要再排隊的情形甚少;提早入場優勢也僅有部分攤位限量的神祕贈品,與早到排隊浪費的成本不成正比。   倘若考量這些因素,對於初次參與同人展的人而言,就沒有需要排隊的必要性。等到下午排隊人潮漸緩,抱持著愜意的心態逛逛同人攤位,也許才是最佳的體驗方式。   另外,會場外的整隊區(廣場)有著許多專業、業餘的 Coser 們,穿著喜愛的角色衣著進行活動,抑或和現場人們拍照互動;加上會場內舞台的表演活動,看著底下的粉絲與表演者的互動,這些都是在日常中極為罕見的景象,也應是參與同人展的一大樂趣。可惜當天筆者為了配合兵友的行程,最終只得提前離開,無法參與到更多同人展的樂趣,心中不免有些遺憾。

動漫展 與 同人展 的差異

  為何筆者參與同人展的空虛感極重?其中不免有筆者將參與動漫展的方式,帶入到參與同人展的錯誤心態。同時,筆者認為動漫展與同人展的最大差異,在於排隊入場後,是否仍需要到會場內的各攤位排隊。   當在動漫展有兩家攤位以上的購物需求,排隊將耗費逛展的大半時間。因此,動漫展更多的是如做任務一般,無暇顧及其他的濃厚作業感;取而代之的,是完成任務後看到滿載而歸的戰利品,盈滿胸腔的成就與滿足感。   同樣模式放到同人展,排隊3~4小時,進入會場後卻毋須排隊,眼前各攤位一概不識的茫然感,逛遍會場不用1小時,隨之而來自然就會有股強烈的空虛感。同人展適合的是一種愜意感,信步走訪各攤位,感受現場的熱情;欣賞平時難得一見的 Cosplay ,看著自豪地展現對該角色的喜愛,抑或如何用最少的成本,忠實呈現人物特色;並且會場內外皆有活動表演,這些都是同人展的樂趣所在。   另外,同人展讓筆者印象深刻的另一項差異,在於同人展不像動漫展人手至少一個大提袋。不得不說,動漫展上的提袋或福袋體積越做越大,都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當初筆者逛展極大的困擾;相較之下,同人展可以不用玩人體碰碰車,在會場逛攤位的感受自然就較為舒適。

後記

  那麼文章至此已告一段落。內容上筆者承認肯定有偏頗之處,畢竟筆者身心都早已是台灣角川的形狀了,因此無法客觀評價同人作品;以及出社會後確切體認到「花錢容易,賺錢難」的辛酸,在購買上考量的早已不止於「喜歡就買」而已;若再加上當天配合兵友行程提早離場,各種層面上勢必將造成筆者眼中的同人展是偏狹、不客觀的。   因此,若作為讀者的您有參與過同人展,體驗的感受也與筆者有所不同,並且願意分享交流的話,也歡迎在文章底下留言,或是私訊筆者互相交流想法喔!那麼本篇文章就此結束,感謝您的閱讀!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Hubert
Hubert
文章主要方向,會以任天堂遊戲、平台遊戲、ACG相關作品為主。侷於筆者認知貧乏,外加文筆拙劣,是以文章可視為筆者觀看、體驗後的胡謅亂語。
本文發佈於
ACG雜談
主要為筆者接觸ACGN相關內容時,轉換成文字的具體感受。


12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12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