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尋龗手記:有關星辰的祕密》-1

2019/06/12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早上進我的辦公室,在電腦上看完所有新增報告,並一一批示回覆。過了一兩小時,正想休息喝杯茶,我察覺外面大辦公室有些動靜。
我的個人辦公室隔音非常好,只要關上窗就能隔絕馬路上的車流聲,對門外的大辦公室也是。多年前交接職務時,前輩龔清桐或許是想讓所有人體認到新氣象,要我更改辦公室的家具和裝潢,但最後我只改了門、加強隔音。
大辦公室裡的員工過半是女性,從事工作型態雖然只是坐在辦公桌前,一旦面臨突發狀況時壓力卻很大。即使空閒時她們彼此聊聊天,我也一點都不介意。但在我青少年時期,很不喜歡聽到有人對我品頭論足,即使總是讚賞我「長得真好」也一樣,所以我就把門換了。
辦公環境的寧靜程度提高,對我發揮能力工作很有幫助。我喜歡空調運作時非常細微的,近乎不存在的,從風口葉片擦過的聲響。當我待在辦公室裡,大多數時候只有那和電腦的散熱風扇聲伴著我。休息時,即使我播放音樂來放鬆心情,也不會干擾到外頭。
話說回來,有那麼好的隔音,所以我並非聽到外面聲響。是我一直等著發生的事情就快要來了,所以這陣子特別留心。像是從皮膚寒毛的顫動察覺似的,我感知到有一種不一樣的騷動。不應該說是聲音,而更像是一種氛圍瀰漫。
門上被敲了幾下,部門的接待員紀淑欣依照我向來的要求,自行開門進入。「族長,抱歉打擾你工作,紅華他們家……押著純瀚來,想請你審一下。你現在有空嗎?」
我點頭,淑欣出去,比我預期的還要久,等了幾分鐘,門才又打開。尹純瀚四肢著地,頭也垂低低的,從門口爬進來。他和我只能算是遠親,但我小時候稱他表哥。他後面跟著他母親龔紅華、他外公外婆,還有他母親所有目前待在臺北的同輩。更後面是和純瀚同樣正在放暑假的弟弟妹妹。
全放下工作來這裡,他們那一支家族看來非常重視這件事。但要他跪著爬進來,我覺得還是有點太過頭。族長的確是地位崇高,但現在時代已經不一樣了。
長輩們呈上一份文件,開始報告我多年前早知道會發生,也希望發生的事情:純瀚不好好念博士班,居然偷偷把家族歷史和家族事業寫成一本書,而且還查詢網路發表管道和出版社資訊。他抱著公布秘密的企圖,真是大不應該!我們家出了這種人,真是讓我們痛心疾首!我們監督不周,幸好純怡發現了這件事,事情還沒洩漏出去給外人知道。請族長裁決如何處分純瀚這不成材的廢物!
大致上是這樣。
長輩們講得慷慨激昂,我在他們開始自責自己的時候,就走神了。純瀚被大辦公桌遮住,我輪流看著你一言、我一語,氣到像是有可能當場中風或心臟病發的長輩們,想看是否有人真的會在這裡倒下。他們的高可能性未來裡面都沒有,很好。
辦公室終於安靜下來,我又花了一點時間觀看那三個表弟妹。純瑩去英國讀服裝設計的那個未來,像是故障的燈泡一明一滅。她拿不定主意,大概還不能想像不服從媽媽的期望,去追求自己的夢想。
從小就不時有點小狡猾的純昊,未來倒是一直都很單純。他正在等研究船進港,但是據我所知研究船似乎會遲歸。他不必當兵,趁大學畢業這時候,每天到處晃盪玩耍。今天沒出去,跟著家族來辦公室,長輩們每個都眉頭打結,他卻不知為何看起來有點興奮。
純怡,她一直是他們一家孩子裡最怪的,但是我喜歡她。她的才能是目前家族在場者裡面最高的,而才能高到那種地步的人,通常行事標準都和一般社會成規沒有必然關係。擁有她耿直的忠心,是龔族的幸運。我目前只看到她有可能不會完成大學學業,但那對我和家族來說無妨,因為學校已經不能教給她東西了。如果她真的不稀罕拿畢業證書,到時候我要記得開導她母親。
我依然看不見純瀚,但我想他在辦公桌前方,應該動都不敢動。見到他被這樣對待,我有些不以為然,但我不想輕忽對待長輩們的心情。他們一輩子都謹遵族規,守著秘密,為家族奉獻。發現純瀚做的事,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打擊。
「我看看他寫了什麼,會花點時間。你們大家先到會議室去休息,純瀚留下。」
憂憤不已的長輩們離開。門關上以後,我用對講機要淑欣招待他們,又要了一壺茶。
桌上那份文件,依他們報告,是昨天晚上列印出來的。一整晚不知道被多少人傳閱過,他們說不定還帶著怒氣摔過多次,現在文件最前後兩部分的紙角都凹折了,頂端長尾夾旁的紙邊也出現裂痕。最前和最後幾頁破落淒慘,不過還能閱讀。但是,這麼厚一份文件,大概除了寫作者純瀚,還有舉發者純怡以外,沒有人真的從頭到尾讀過吧。
茶來以後,我要純瀚去沙發上坐著。他直起身子,頭和肩終於從桌緣前方露出來,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不想管他的反應,自顧自的讀那份文件。多年前,他曾經在自己不知情的狀況下,造成我的星辰失蹤。那件事比我接下現在這份工作,更大程度地改變了我的人生。
事情過去已經十幾年,我不時仍然會感到憤恨,但多半是不能原諒那時在場的自己。如果當時不這樣,如果當時不那樣。如果我那時沒懷抱一種得意洋洋的心情,輕忽大意,那麼純瀚就算做了什麼,也任何意外都不會發生。
某個程度上我還是清楚,我把一部分對無能為力改變過去的悔恨,轉嫁到他身上。他不曉得我已知道,他和整件事情的關係。但我想從其他線索,他推論不在場的自己,可能涉及事件其中。從事情發生以後,他越來越質疑自己,後來他的天賦能力就隱藏了起來。
我在意外事件發生那時,發現他的未來出現了明確的分岔點。如果我說出事情的真相,那麼他當時正待在家的父親的狂怒,足以讓他此生都必須依靠輪椅行動。如果我隱瞞,他的鬱悶和自我質疑會讓他喪失能力。但是有個特別的東西,一本書,在那些鬱悶的未來裡,讓我難以忽視,並且感到很疑惑。
我當時已經明白,任何決定的影響隨時都互動變化。對一般人來說,如果因此對自己的所有行為綁手綁腳,要不就是在自我矮化,要不就是自我膨脹。因為沒有人能知道命運的真實運轉,所以沒有人需要瞻前顧後,過度擔心自己的任何一個小小決定,會影響其他人的人生。當然會影響的,但其他人也有自己的意志。
而我,還有和我同樣擁有預知能力的前輩,我們對「決定」的概念和常人不大一樣。我們必須把別人的改變,也納入我們的決策當中。擁有我們的能力,又身在我們的職務上,有著明確任務,這些人的每一個重大未來分岔點,都是我們一張關鍵骨牌。誠然骨牌前進過程可以有各種花樣變化,但我們要確認那些花樣不會歪斜,使能量的傳遞斷裂中止。
我曾經被前輩這樣教導。但見到純瀚的未來分岔點那時,意外事件才剛發生,我的情緒由至喜轉為至悲,衝擊太大。我整個人陷在悲傷空虛之中,難以思考。我沒有力氣做什麼衡量,只是沒有完整說出真相。。
當時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樣行動。後來向前輩諮詢,她說那是直覺,我們並不完全靠頭腦的運算做事。她安慰我的悲傷,要我更相信自己的直覺。她說種種思考是為了熟練選擇的技術,但是這樣的直覺,是把大量的評估和選擇在一瞬間完成。
她還說有另外一種直覺,不是一種超快速的反應,而是知覺,像是聆聽的方式。聆聽從不可見者,我們所有的祖先以及精靈的耳語,有時甚至可能是神靈。然而我們的能力比起祖先都太過薄弱,如果有幸,神靈的話語或許一生能聽到一次。那大概就像是彗星,神靈永遠都在,但不是每個預知者,都能正好遇到它發出光芒。
起先聽前輩提到耳語,我半信半疑。後來我逐漸認為,祖先與精靈或許真存在於所有人身邊,或許他們滿懷善意也等著被傾聽。少年時,我常突然起意,假日下午提早離開辦公室,搭車到淡水去看夕陽。長大以後,晚上開車到宜蘭去投宿,看第二天的日出。不用特地關心氣象,我總是能看到很美的日升日落,那讓我相信有什麼在跟我報信。
出海口的水波,和海灘的濤聲不一樣。但是不論怎樣,在海邊坐上兩個小時,就能讓我平靜下來。那讓我能再度堅定自己,繼續前進。撿拾拼湊線索,把失蹤的人與失落的心找回來。
工作上總是必須不斷評估,讓族人平安進行各自的任務。但在我自己的尋人任務上,很多時候,直覺超越評估,引領我選擇路途。有些時候,路途來到曠野,無目標漫遊。又有些時候,指引來到峭壁,視野開闊但卻前方無路。
而直覺最早給我的這條路,有關純瀚,不是路,是等待。
手上這本文件,是等待的盡頭。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大致說來是寫小說、創作音樂,偶爾寫詩。常記得夢所以常寫夢,偶爾也幫自己解夢。也分享些生活與療癒的散文隨筆,偶爾有些神秘學相關的文章。小說《尋龗手記:有關星辰的祕密》 https://reurl.cc/QWmby5 及詩集《冬風》 https://reurl.cc/zroNxV 電子書,歡迎購買。
龔尋龗來自一個古老家族,是現任的族長。這個家族從古至今,持續不懈尋找已不存在的古代神靈。他擁有卓越的預知能力,是用少年時代沉重的教訓,作為動力磨練自己而換來。年少時輕率的行為,造成他的情人駱星辰失蹤,並且改變了另外幾人的人生。尋人的任務,多年來一直沒有進展,直到他遇上一個特別的女人……(已完結)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