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尋龗手記:有關星辰的祕密》-2

2019/06/15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純瀚寫的這份文件,很不容易讀,但很長。我請淑欣幫我補了一次茶,休息了一下,才繼續看。我很想起身在辦公室裡走一走,動一動。但是純瀚應該已經嚇壞了,一直都低著頭直挺挺坐在沙發上。若不是努力想表達自己懺悔而且願意承擔,他已經很久沒有不駝背的時候了。這時沒有必要這樣大動作,增加他的恐懼。
在他十七歲那時,已經過幾年練習,天賦發展良好。大家都以為他的天賦,將來可以投入家族事業之中。他所擁有的隔空移物天賦,在近代龔族的遷移過程裡,有非常大的功勞。但是除了當時因為過勞而脫離家族的那些先人以外,後來沒再有其他同樣天賦的孩子出生。
純瀚是多年後第一個,因為他父親是從那些脫離的族人後代中回歸,帶著遺傳基因。自從他進入青春期,天賦開始顯現,至今族裡沒有出現其他人,所以他曾經是唯一的一個。
他母親原本的興奮與期待,加深了她後來的失望。天賦沉寂以後,純瀚大學聯考沒考好。她要他準備轉學考,但沒有考上,於是她又要他考碩士班,但他也沒考上。他先去服兵役,才又考試,這次終於上了,後來又考上博士班。我想他是能讀書的,但他總說,考上是因為想考的人不多。
我向朋友詢問,知道雖然他沒有如他母親期望,兩年拿到碩士學位,但是對人文科目研究來說,他倒是相對快了。在我閱讀過後,他的碩士論文循族裡的先例,收入文物庫的書冊部。題目表面上看起來和家族事業無關,但是我們永遠不能斷言。即使是預知者,也不能判斷在兩三代以後,會不會突然發現其中的關聯。
我手上正在讀的這份厚文件,寫得則比碩論難讀太多。他似乎打算用小說的形式來處理,但是一次想顧及太多事情,反而顯得主次不分。地名的古今對照方面還行,但對於各王朝的社會文化和官職,卻有太大篇幅說明。這些對龔族活動來說,並非不重要,但寫多了就變成歷史百科,而且還不是一部有趣的百科。
終於讀完以後,我放下文件,看著他思考。他的未來現在落在我手上,隨著我的思索,心眼所見預知影像不斷分裂。我從未見過一個人的未來,有那麼多種可能性,畢竟我是頭一次碰到,有人因為犯族規而被送到我面前。
我觀察著自己的思緒,和那些不斷變動的影像。那很具體讓我體會到,身在我這個位置上,影響能夠伸展多遠多廣,甚至能夠左右一個人的一生。會不會前輩在決定由我繼承族長之前,也看到了我掌握在她手中無數的未來?
等待純瀚這件事情到來已經好久,真正到臨了才發現還有更多細節。但我不氣惱等了超過十年,卻等到這樣一本。從某角度來說,我能等、能不感到氣惱,是因為沒什麼時間感。
越熟練這份工作,就越感覺好像當下是唯一的時間。不,這樣說太簡化,不能算是正確。應該說,所有的未來都和當下結合在一起。我在此刻就是在未來,所以時間變得不重要,對自己欲求、目標和意識的掌握變得重要。
前輩曾經說過類似的話。她的傳授總是很簡要,很多話我都一直記著,隨著年紀和經驗,自己又悟了一次。
如果十六歲那時的我有更多領悟,也許我不會因為一個預知,就急著想要圈住自己心愛的人。那令我恐慌的預知是這樣的:星辰會在夏威夷的日蝕旅遊中,遇到另一個很聊得來的同齡美國男孩。兩人在他回臺北以後,還會繼續通信、通電話。上了大學以後,他利用暑假獨自去美國旅遊,借宿在那男孩子豪華的家,兩人不久就在一起了。
那樣的未來,在當時的預知中如此鮮明。我只想到他會離開我,所以要他爸媽別帶他去夏威夷。預知者要求族人行動,不需要說明理由,所以我順利把他留下,消滅了那個未來。但沒想到後來他還是離開我了,以另外一種突然而完全料想不到的方式。
我其實不能說自己只是個受害者,真正單純受害的人,是失去孩子的父母,以及星辰本人。我和純瀚算是讓事情發生的共犯,只是一個人知情,另外一個則不。但不知情未必比較好過,眼前走上學者訓練之路的純瀚,一身書卷氣,但看起來很苦悶。或許他是因為苦悶才寫下那些,作為消遣?
「純瀚,博士班念得怎樣?」
他立刻回答:「不錯。」但他的表情看起來很茫然,語氣也很猶疑。
這樣有誰會相信嗎?大概只有他母親吧。他母親是好人,但不能接受自己的兒子對家族沒有用處。既然沒辦法指望他的天賦,她想要他進入學術圈裡,為龔族取得資源、發展人脈。太過一頭熱的人,總是會看不見真實,把世界扭曲解讀成他們想像中的樣子。
「不錯?真的嗎?」
「其實……不怎麼樣。」他又說了,我想這用詞比較貼近我看到的他。
「怎樣的不怎麼樣?」
「我其實……」隨著他的欲言又止,我見到來自他自己意願的未來和其他區分開來。有點像是低層雲散開,中間的雲洞露出來。他自己意願所帶來的未來可能性,就像高空的雲那樣稀薄。
「說。」
「我很想休學。」他的聲音很低很輕。「只是不知道怎麼給我媽一個交待。」
他的意願和我能給的未來結合起來,重新整合過後有好些選項,比較快樂的那一半,全都是終止學業。
「那就別念了。」我看著那些未來,他的錯愕讓它們又有些變化。「你先工作還學費。」
他眼睛張得很大。「我媽向族裡支學費?」
我明白他的驚訝。他母親在事業方面很成功,除了將自用住宅換成大屋以外,還在其他好幾個地方置產。她又那麼熱愛賺錢貢獻給族裡,怎麼會拿不出學費?以前在辦事員來問我時,我沒有多問情況,直覺這樣辦也不錯,就准了。他們家裡四兄妹大學以上的學費,都由族裡支出。
多年前的直覺,現在正好讓我行事很方便。但我不想讓他知道我打著什麼主意,只說:「你家裡有四個小孩,媽媽不容易。」
「喔……」他低下頭。
我想是對母親的愧咎感,讓他的未來迅速減少。剩下那些自願未來,大多都讓我不喜歡。我讓我能處置的未來回到眼前,確認自己要的那一個。可以說,我為了想要名正言順安排他,所以一直等著他犯下這個「錯」。
現在已經從未來中選擇完畢,做好決定,可以繼續了。雖然我調動他們不需要解釋理由,但是他母親的情感,我希望能好好照顧。我對星辰有過承諾,答應要對女生好。時間過了越久,當時的情景就越像是一場夢,但答應他的事,我絕對會做到。
「到旁邊站著,我要他們進來了。」我才說完,就見到純瀚的表情變得恐懼。從剛才到現在,他好像不明白我對他懷著善意。但我一向不需要說明理由,現在又剛讀完那一疊文件,頭腦十足疲憊,所以就懶得再多說什麼了。
我要淑欣找那一大家子進辦公室。他們進來時,長輩們臉上的表情都很肅穆,他母親的樣子像是一顆心揪絞扭轉了好多圈。兩個妹妹,純瑩掛著真心擔心的表情,純怡帶著「犯錯就是應該受罰」的理直氣壯,弟弟純昊卻看起來有一點點幸災樂禍的感覺。在周遭的氣氛之下,他當然掩飾了,但我看得出來。
「我判罰純瀚立刻結束學業開始工作,償還至今的博士班學費。至於碩士班以下,因為學位已經拿到,不需要還學費。」我注意著他母親。對兒子太密切的關注,讓她情感上把他當做自己的一部分。我判他,就好像在判她一樣。
「考慮到他有向外人談及龔族的可能性,他的工作範圍必須在龔族事業之內,我會親自監管他。每日工作完畢以後,他要書寫詳細報告,第二天我會向他的工作主管核對。」
我看了站在旁邊的純瀚一眼,他整個人都呆了。我又看回人群,他們似乎仍然忐忑不安,擔心還有更嚴重的責罰。可憐,他們把晚輩的錯誤視為自身忠誠徽章上的汙點,我罰他也像是罰了他們。「以上判罰。如果沒有其他事情,你們就各自回工作或回家。」
大家全都明顯鬆了口氣,只有純昊和純怡,看起來各自為了不同的原因失望,這也得處理一下。「純昊,你向聯絡員查詢研究船何時入港,再確認一下你該做什麼準備。純怡明天來向我報告新軟體的開發狀況。」
看他們表情,如我所想,他們現在以為我輕判他們大哥,是因為我需要並看重他們的才能,而不是因為我不在乎純瀚犯錯。我的確看重他們那一家族所有人的才能,也沒有不在乎純瀚這件事,但不多說幾句,似乎大家都不能安心確認。「現在大家可以走了,幫我要人傳龔族職缺過來。純瀚留下。」
辦公室裡很快又只剩下我們兩人。純瀚看起來很疑惑,嘴巴半開,也許還在猶豫要不要問出口。
「這本小說。」我如他所願,提到剛才完全沒有提的部份。他的表情一變,像是一隻豎起耳朵的德國牧羊犬。「寫得太爛了。」德國牧羊犬的耳朵垂下,變成一隻無辜小狗。「重寫。」小狗重新變成德國牧羊犬,但樣子很焦慮。
「我要你每天交五頁文件,工作報告寫完以後,剩下的頁數用來重寫小說。附帶一提,工作報告最好不要超過一頁。」
「族長……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他看起來竟比先前更不安。
「每天交一頁報告和四頁小說給我,寄到我信箱,明白嗎?」
「您是說,要我繼續寫?」
「重寫。」原來那個版本,千萬不要繼續。與其增改修補,重寫或許才是能拯救那本小說的方法。
「您不罰我嗎?」他現在看起來像站在荒廢十字路口的孤兒。
「我沒罰嗎?」確實對他來說,不繼續讀博士班,也許就像皇恩大赦,但畢竟我剛才還是給了他家族一個交待。難道剛才他不只是看起來呆,而是真的在發呆嗎?這可太過分了。
電腦發出叮的一聲。我打開辦事員傳來的職缺彙整,看了一下,並不滿意。這些工作都會綁死他的時間,而且和我之間的層級距離太遠,有些還加上地理的距離太遠。我想了一下,決定為好哥兒們成和生添一點麻煩。
同樣是龔族成員的成和生,既是我遠親同時又是兒時玩伴。他很熱心,會好好教導同樣也一起長大的純瀚。但因為純瀚有個無法改善的致命缺點,最終他還是會被送回我這裡,到時我就真能任意安置他。我等這一小段時間,相對我一直以來忍耐等待的事情來說,根本無關痛癢。
「和生正在幫我進行一個計畫,你去當他的助理。」我轉向純瀚,他明顯因為聽到熟悉的人而輕鬆起來。「我想你媽大概還留在等候室,她知道以後會很開心的。」
他帶著恍惚神情出去。我把那疊厚文件收進資料袋,標明要送去文物庫收藏。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大致說來是寫小說、創作音樂,偶爾寫詩。常記得夢所以常寫夢,偶爾也幫自己解夢。也分享些生活與療癒的散文隨筆,偶爾有些神秘學相關的文章。小說《尋龗手記:有關星辰的祕密》 https://reurl.cc/QWmby5 及詩集《冬風》 https://reurl.cc/zroNxV 電子書,歡迎購買。
龔尋龗來自一個古老家族,是現任的族長。這個家族從古至今,持續不懈尋找已不存在的古代神靈。他擁有卓越的預知能力,是用少年時代沉重的教訓,作為動力磨練自己而換來。年少時輕率的行為,造成他的情人駱星辰失蹤,並且改變了另外幾人的人生。尋人的任務,多年來一直沒有進展,直到他遇上一個特別的女人……(已完結)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