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長篇小說《尋龗手記:有關星辰的祕密》-3

2019/06/19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在純瀚離開辦公室以後,我起身伸展一下肢體,然後站在窗邊飲盡最後半杯茶。轉身要找淑欣來收拾的時候,腦海裡突然出現另一張女人面孔。那是一年前成和生巧合接下的委託。
女人是個模特兒。去年我參加純瑩的大學畢業典禮,在她學校裡的便利商店旁邊,見到有人在看美妝雜誌。我一眼見到雜誌內頁上她的臉孔,愣了好久。然後我走進店裡,取下架上另外一本雜誌。店員帶著一種難以形容的表情幫我結帳。
我買下雜誌沒有什麼特別原因,單純因為她的長相神似星辰。兩人都是帶著白人血統的混血兒,輪廓的某些特徵也很相似。但因為整體比例上不同,我的星辰看起來不染凡塵,這個女人則像是在夜裡神出鬼沒的貓咪。
我想雜誌用她的臉孔來當妝容示範,應該可以說是詐欺行為吧。那張臉那樣優美特出,不論上什麼妝都會好看的。
那天晚上跟和生吃飯,拿出雜誌給他看,他說今天白天才剛見到這位大美女。
大美女走進和生服務的房屋仲介分店,說她要委託仲介說服房東租屋給她。聽起來簡單或許反而讓人感到不單純,其他人還在猶疑的時候,和生就衝第一個接下委託。
後來他花了大概一個月,去說服住在日本的房東,把一個舊舊的頂樓加蓋小屋租給她。除此之外,因為這個月期間常聯絡,他還和她成了朋友。
儘管我沒打算追她,但和生很愛跟我談到她。他總叫她「小黑」,大美女明明很白皙,綽號是因為她姓黑。黑莎。和生顯然也很愛跟自己女友談到「小黑」,三個月後就被女友提分手,真是咎由自取。
和生說小黑告訴他不少房屋情報,不知道都怎麼來的,他懷疑她根本就有超能力。一般人如果這樣說只不過是開玩笑,但和生有幾分認真。在龔族長大,會這樣想蠻合理。
和生知道她住在什麼地方,又不知怎麼以為我想追她,所以本來想告訴我。他告訴我區域,但我阻止他告訴我地址,那該是她的隱私。
我納悶為什麼這時腦海閃現她的臉孔。在那次見到她的雜誌照片之後,過了一陣子,我就不再主動想起她。這時突然想起她,是什麼原因呢?我尚未有任何預感,這算是什麼類型的提醒嗎?或許將來才會知道。
我走出辦公室,告訴淑欣我要去用餐,公司今天沒有大事,所以我不會回來。辦公室裡的聯絡員們都很開心,那些訂飲料、點心進行下午茶的未來,像某種草原上的小花一樣開成一片。
他們最喜歡我說「公司今天沒有大事」,因為整個世界都越來越急躁無序。從外面進來的突發狀況聯絡,總像是躲過我預知雷達的軍機,發生時已經近在眼前。他們雖然坐在舒適的辦公室裡,但是壓力很大,隨時都可能要進入「戰鬥狀態」。把進來的消息火速扼要整理給我,讓我預測並且發出指令。
而過去我說「今天沒有大事」時,從來沒有發生過意外。不僅他們信任,我也很信任自己這個預測。只要我說出這句話,表示他們今天雖然人還在上班,但是終於能獲得一個精神上的假日。這個辦公室從不鬧空城,一直都有人員輪班。雖然我自己永遠準備接到來自夜班的聯絡,但我常努力找出一些時段,讓大家能精神放假。
我帶著微笑離開。看到辦公室裡的女性們心情好,我心情也好。自從答應星辰要對女生好,我逐漸能夠體會到這些好處。
五、六年前,我剛大學畢業時,辦公室裡的氣氛沒那麼好。倒不是指工作的氛圍方面,而是不論男女,大家對我有一點不放心。那時我有很多「女友」,大概某幾個聯絡員碰巧撞見了約會,彼此八卦核對一下,竟然是不同女人,於是大家有了疑慮。儘管他們仍然盡心工作,但是看我的眼神總是帶著遲疑,好像在說「我們族長居然是這種人,這樣不大好吧」。
我那時並不怎麼在意這種眼神,但我不可能不理會星辰的要求。要對女生好,當然不可能同時和多個交往,就算她們無視我戴在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也一樣。我當時雖然有胸膛卻沒有心,和那些女孩子交往,其實半點愛也沒有。那樣就算只有一個,也不算是對她好,所以我全分手了。
突然提分手,預期中會發生的氣憤、哭泣、質問、怒罵、冷言冷語,每一樣都沒有少,但是結束以後沒有人糾纏不休。我從來不給任何虛空的承諾,不開些空頭支票哄騙人。她們和我在一起,第一件要知道的事,就是總有一天會分手。
我認為正因為我遵守和星辰的約定,所以把他找回來的願望,雖然一直都沒實現,但是希望也一直沒有消失。近幾年來我一直獨身,甚至生活可以說很無趣,像為星辰守寡。但是對於一切,我心甘情願。反正我沒有什麼時間感,除了親人過世、他的失蹤,還有他兩次短暫從異世界來與我相見,像是圖釘釘在地圖上,成為我時間的地標,其他時候我永遠只活在「今天」。
今天疊加在昨天,也是明天,同時活在所有時間裡的感覺很奇妙,但這是我的工作特質。有時我會思索如果一九九一年,我讓他迎向他當時的未來,那現在又會怎樣?只有在這種時候,我會突然意識到原來已經過去那麼久了。每次想到,都得把年份往上加,今年已經到了七月,滿十三年了。
當時我難道不能和他一起去夏威夷嗎?除了把他留在臺北,沒有其他更好的做法嗎?而我又為什麼沒有預見到把他留在臺北的後果?
要是我能去異世界見他,那該多好?今天、昨天、明天可以重疊在一起,這個世界難道不可以等於那個世界?但是已經發生兩次的奇蹟,沒有再多來一次。星辰穿越世界界線的天賦,從來未經訓練,不能依憑自己的意願而行。而他沒有從異世界來見我,我就不知道去什麼地方找他。那讓我覺得自己所在的世界,是那麼渺小。胸懷天下有何難?因為它根本就不大。
在我和女友們分手以後,辦公室的女性們,似乎覺得我浪子回頭,對我特別好。男性們看著我的眼神,似乎也多了更多信任。但實際上,根本不是什麼回頭,我甚至覺得一部分的我,浪遊去了更遠的地方,留在星辰描述的那個異世界。
他說在那裡遇到一種膚色白皙、身體會發出淡淡光芒的人形種族。還有膚色黝黑、長著巨大翅膀,習慣全身赤裸的人形生物。另有一種本體是石頭,卻能以全白人形樣貌示人的存在體。在星辰口中,那些「石頭」有意識,但我難以接受他歸類那是生物。讓我們疑惑的是,那些黑天使,還有那種石頭示現的人形,都長著我的樣貌。
龔族擁有的古籍上只有寥寥記載,認為擁有穿越世界界線天賦的族人,其往來的異世界,和夢有關。後代注釋頗有互相矛盾之處,但古籍上完全沒有提到那些奇特的人形種族,也沒有提到發光的人。這讓我感到事有蹊蹺,但若和夢有關,我想或許那些人形樣貌,都是源於他思念我的投射。我又想是否異世界有多個,但這無從調查起。
幫我進行這神秘任務的研究員傑森,本來只想暫時待在龔族研究部,一有更好機會就離開臺灣小島,回去歐美大舞台。沒想到就在他考慮跳槽的前夕,接到我給的任務。本來如果他要走,我也不會阻攔,但他自己倒對星辰的謎上了癮,一直留到現在。從研究員變成組長,從一句中文也不會說,到現在可以全中文跟龔族小孩子解釋研究。
傑森聽我轉述過星辰說的那些,但他有他自己的異想。他想,那說不定不是「異世界」,只是「異星球」罷了。那個球大概是某種超先進科技,克服了目前人類還沒辦法解決的一切問題,可以在一瞬間把人傳送到遠方。
當然,我把金屬球交給他研究了。但是引述他的中文形容,「那球不想理他」。那球也不想理我。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大致說來是寫小說、創作音樂,偶爾寫詩。常記得夢所以常寫夢,偶爾也幫自己解夢。也分享些生活與療癒的散文隨筆,偶爾有些神秘學相關的文章。小說《尋龗手記:有關星辰的祕密》 https://reurl.cc/QWmby5 及詩集《冬風》 https://reurl.cc/zroNxV 電子書,歡迎購買。
龔尋龗來自一個古老家族,是現任的族長。這個家族從古至今,持續不懈尋找已不存在的古代神靈。他擁有卓越的預知能力,是用少年時代沉重的教訓,作為動力磨練自己而換來。年少時輕率的行為,造成他的情人駱星辰失蹤,並且改變了另外幾人的人生。尋人的任務,多年來一直沒有進展,直到他遇上一個特別的女人……(已完結)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