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尋龗手記:有關星辰的祕密》-5

2019/06/26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我手上這本相簿裡,有零星一些爺爺年輕時的照片,其中一張是他站在舊文物庫前面。那是開始跨海大遷移以前,他和舊庫房的合照。舊庫房外表看起來很普通,是刻意而為的,龔族總不想引人注意。
爺爺說那時龔族居地離戰爭還很遠,但是族長,也就是我前輩清桐的父親,還有當時還是少女的清桐,都知道不遷移不行。他們父女倆攤開努力搜羅來的世界地圖尋找下一個據點,龔族的歷史上不是沒有離開過亞洲。
庫房裡的文物數量龐大,爺爺監督所有打包工作,每日向他們報告。族長父女發現以龔族當時的人力還有局勢,即使非常陌生,他們也只能先遷移到臺灣,因為那是讓龔族最不惹人注目的一條路。
遷移走的路線很曲折,在許多地方無法僱車,靠的是尹姓族人當中那些擁有隔空移物能力的人。他們能力非常強悍,但是路途千里迢迢,為了保護文物,他們都被逼到極致。尹姓家長在遷移完成以後,請求族長允許,帶著子孫們脫離了龔族,在臺北另謀他們的未來。
翻閱族人記錄,我發現有個可稱為巧合的現象。在那之前,龔族中從未同時有那麼多隔空移物超能者存在,彷彿這場遷移和脫離是早已註定。
相簿裡還有另外一張大合照,是到臺灣以後,新文物庫落成時拍的。奶奶也在相片中,但當時還沒和爺爺交往。奶奶是父母早逝的孤女,在換了幾份工作以後,進入龔族成立的公司裡。原本以為自己沒定性,不久又會換工作,沒想到卻長久留下來了。
因為她聰慧、可靠又俐落,爺爺暗暗的心儀她。新文物庫啟用不久,他獲得族長允許,能夠試著把奶奶納入龔族,就開始追求奶奶。兩人一起工作,奶奶早知道爺爺人品。他開始送花送卡片,約她出去玩,讓她覺得很新鮮。因為兩人之中,真正知道什麼地方好玩的是她,後來都是她假日帶他到處跑。
記得一次我問奶奶,讓她下定決心選了爺爺的原因是什麼?她想了想,說:「大概是他很木訥實在,一點都不懂花俏,讓我覺得自己很聰明靈巧。」爺爺那時也在一旁,笑瞇的眼睛有很多條深深的魚尾紋,說:「除了讓你喜歡的短處,我還是有長處的,說給小龗聽聽。」
奶奶笑著,臉粉紅起來,雙手摀起臉遮著,但後來還是說了:「在洞房之時,我才知道這呆頭鵝是個猛男啊!」爺爺當時臉上自得的神色,就像他還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
他們像是到老都還在談戀愛,後來我觀察到龔族裡很多夫妻都是這樣,不知道為什麼。我自身當然是龔族裡的特例,但是對照成長過程中遇到的「一般人」,總覺得家族裡這些夫妻也不大尋常。
我和星辰的新婚之夜……反正當時不會有什麼婚禮這種事,所以只要他答應我求婚,那就是我們的新婚之夜。本來我覺得他答應和我結婚,我們就算是結婚了,就像他答應交往,我們就是情侶一樣。但是我們那天半夜到文物庫去玩,見到一個神奇但沒用處的金屬圓圈文物,提醒了我一些事情。
星辰那天頭一次知道我有失眠問題,因為他一直沒發覺,所以感到懊惱。後來我恰巧看到那金屬圈,靈機一動,有意讓他驚奇,換換氣氛。古籍上記載那金屬圈可以由族長命令變化大小,文物入新庫以後的測試,也註解記載屬實。我先前在半夜混文物庫的時候看到資料,但自己還沒試過,半信半疑。
當我們看著那本來大約手環那麼寬的圓圈,聽我口令縮小成指環般大小,在他的驚訝、我的得意中,我才突然想到結婚應該要有戒指。戒指很重要。現在有許多人,為了方便做事而把戒指收起來不戴。但我幼時所見,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他們都一直戴著結婚戒指。
那文物的另一個神奇變化,是隨著族長命令一分為二,而且我的嘗試也同樣奏效。我把其中之一當做戒指給了星辰,自己戴另一個。兩個金屬圈一模一樣,就像我們的對戒,而且比任何對戒都還要關係緊密。
我向他開玩笑說那是外星人的東西。也許真的是,古籍上記載能聽族長命令而變化的「神器」,怎麼不可能?外星指環的說法,讓他一陣嘀咕,但他還是戴上指環,和我牽起手。
那時因失眠而天天半夜在文物庫鬼混,看資料摸文物,我漸漸開始幻想龔族在尋找的龍族,根本就是外星人。我覺得,我們想找回龍族的努力也許根本是徒勞的。
我假想兩個科技比我們高出許多的外星種族,曾經發生戰爭。其中一個驅逐了另外一個,而因為他們的隱蔽技術,或者因為他們的生命形式和人類不同,所以我們根本看不見。
在太陽仍然日日升起落下,月亮仍有陰晴圓缺,雲雨霜雪一樣都不少的情況下,人類能感覺到差別嗎?失去和龍族聯絡的龔族又能如何?千年的追尋,像長河往低處不斷延伸,但海在什麼地方呢?
這些星辰不會有心思去想,如果我說,他會願意聽著。但是我那時不想讓氣氛變得嚴肅,我只和他開開玩笑。我喜歡牽握他的手,戴上「戒指」以後,牽手更令人滿足。
他常做家事但沒經過粗重勞動,大部分時候都無憂無慮。雖然進入青春期了,他手指還是很軟。我們要離開文物庫時,一道聲響引起他注意,尖細的聲音弄得他很焦慮。因為想要尋找聲音的來源,他脫開了我的抓握,獵犬般往文物庫深處奔走。
我找到他時,他在某個架子邊發現一個破爛金屬球。他找到脫落的文物袋,在撿起球同時,突然有強烈光芒。我聽到金屬球掉在地上,中止了那條尖細聲響,而等我雙眼終於恢復視線,星辰已經不見了。
我找了又找,他沒有躲在附近的架子後方,整個庫房不見人影。我要庫房警衛調看監視器錄影,沒有一支能在那強烈光芒中錄下什麼。那顆詭異金屬球,上頭所有的鏽都不見,變得亮麗如新。星辰因為那顆球,因為我的傲慢、粗心大意而消失了。
如果我先看了他的未來,那也許事情就不會發生。也許吧,但前輩說,追悔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是無用的,屬於過去的時間是結晶。我們能夠從各個角度去觀看往事,像繞行巨大的水晶觀看雜質圖樣,唯一能更改的是記憶和意義。她說重要的是從那些事之中,得到未來可用的經驗。
我的經驗就是,如果我還有機會觀看他的未來,我不會再那樣漫不經心。他那樣執著於找到當時那個聲音的來源,和他執著於要去看日蝕,不是一樣的模式嗎?不正代表有某個命運等著他嗎?我卻沒有一點警覺。辦公室二十四小時都有人輪班,我那時卻以為自己離開辦公室就是下班了。現在我只能說,族長是一份全年無休的工作。
我不知道金屬球為何能把星辰變不見,研究部也無法告訴我。但我知道,金屬球發出聲音是因為純瀚。我夜裡在庫房裡閒逛的時候,曾好一陣子因為那聲音而感到困擾。尖細的聲音像是一直騷擾耳後,一直找不到來源,只好與之共處。後來發現,總是在純瀚練習天賦的時候,庫房裡就有那條又高又細的怪聲。不知者無罪,關於星辰的失蹤,我生氣但無法責備他。
身為族長,我不應該親身冒險,但我溜進研究部,把球偷到庫房去。趁金屬球再度發響的時候,伸手觸摸它。然後我發現,我那簡陋的,關於庫房加上外星指環和金屬球一起造成星辰消失的假設,是錯誤的。
其後我翻遍龔族持有的古籍,不管是任何斷簡殘編、破布殘紙,才找到一個可能的假設。很久很久以前,龔族曾有人能夠「旅夢」。在睡眠中,他們的神識能到異世界旅行。能力高度發展者,甚至能夠親身到異世界去。這種天賦已經非常久沒有出現,似乎斷絕了,所以沒有被整理出來放在現代的參考資料中。
我向星辰的爸媽求證他是否具有旅夢者的特徵,而幸也不幸的是,他很可能真的是個旅夢者。星辰進入青春期以後,仍然像個普通孩子,他還很羨慕我和純瀚具有天賦。但現在看來,應該因為他發揮天賦的方式,我們看不出來。
讓他消失而我無法追隨前往的差別,可能就因為他的天賦。我很擔心,如果他去了異世界,他能生存下來嗎?如果他身在異世界,以我們現有的資源,要怎麼把他找回來?
我不想讓他父母先抱著希望再失望,但知道自己兒子可能流落異世界,對任何父母來說都是折磨。於是我向他們坦承,星辰是我的戀人,而我會用盡一切辦法把他找回來,就算用掉一生時間也在所不惜。
他們對交往的事很訝異,只單純訝異而已。我想也許不因為族長的權威,而是因為他們疼愛星辰。接受這個祕密與承諾以後,他們心情安定下來。因為他們就和所有龔族人一樣,幾乎是盲目地信任我。而我,信任自己的天賦。只要練習發展尚未成熟的潛能,讓它更加強大,我相信會從未來預知中,找到可用的線索。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大致說來是寫小說、創作音樂,偶爾寫詩。常記得夢所以常寫夢,偶爾也幫自己解夢。也分享些生活與療癒的散文隨筆,偶爾有些神秘學相關的文章。小說《尋龗手記:有關星辰的祕密》 https://reurl.cc/QWmby5 及詩集《冬風》 https://reurl.cc/zroNxV 電子書,歡迎購買。
龔尋龗來自一個古老家族,是現任的族長。這個家族從古至今,持續不懈尋找已不存在的古代神靈。他擁有卓越的預知能力,是用少年時代沉重的教訓,作為動力磨練自己而換來。年少時輕率的行為,造成他的情人駱星辰失蹤,並且改變了另外幾人的人生。尋人的任務,多年來一直沒有進展,直到他遇上一個特別的女人……(已完結)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