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尋龗手記:有關星辰的祕密》-7

2019/07/0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舊家客廳架上,有個從別處移來的盒子。
昨天清潔婦完成工作以後,告訴我奶奶的衣櫃背板裂開,有些東西落在衣櫃後面。她拾起來見到是些舊照片,所以擦乾淨找了個盒子裝著,跟相簿放在一起。
我把相簿收好,拿下那不小的紙盒。紙盒很舊,但除了褪色以外,保存完好,甚至沒有什麼磨損。清潔婦說這是從衣櫃裡拿出來的盒子,找到時整個翻開傾斜了。裡面還有些照片,她想大概那些落在衣櫃後面的照片,本來也該在這盒子裡。
打開盒蓋,我一眼就見到兒童時期的星辰對著我笑。那張照片的背景是海邊,好多小孩和大人,一一辨認,全都是龔族。我不記得這裡面的星辰,但我記得這是什麼活動。那是星辰的父母帶他回臺北定居不久,我爸媽邀集了和生那一支族人,還有純瀚、建邦兩個尹家,剛遷居臺北的星辰一家,大家一起在假日到野柳去。那天天氣不好,但我們回程在白沙灣停下來一陣子,這張照片的背景就是白沙灣。
我細細看,在背景裡找到幾乎所有小孩,但沒有我,也沒有純瀚。我沒有什麼特別的記憶,小時候出去玩就只是玩,盡情的玩,最後留下的記憶就只有「玩得很開心」一句總結。大舉出遊本身卻是特別的,畢竟許多長輩都常出國工作,尤其純瀚的父親。
看著照片,一個預感闖入腦袋中,我打手機給純瀚父親,要他取消最近回臺灣的行程,改派別人。胸懷天下就只是這麼回事,我手機裡有非常多重要的人的號碼,或他們最近的人的號碼。預感隨時會來。
眼光落回照片上,我突然想起來了。這張照片是我拍的,媽媽站在我身旁,在海浪聲音中,彎身在我耳邊,輕聲告訴我要怎麼把人拍好。純瀚在旁邊排隊,想要下一個用相機,他大聲說:「星辰真的好可愛喔!」但我想那時的星辰,中文應該還不很好,說不定沒有完全聽懂。
我把照片拿起來放在一邊。人事已非,為了這種回憶而生氣是不智的。但我還是想不起那趟遊玩裡,和星辰有關的其他事。
盒子裡不只有那次出遊的照片,也有每次家族聚會的照片,但是都零零散散。我不知奶奶為什麼要特別把這些照片收集在一起。
奶奶是個樂天的人,沒有寫日記隨筆的習慣。我把整盒照片帶離老家。
晚上我跟成和生約了吃飯,他來我家,報告他的青年旅館計畫進度,又順便說了一下今天和純瀚會面的狀況。我把新試出來口味的義大利麵端上桌,他吃一口,問:「純瀚為什麼休學?我看他媽媽跟我說話的樣子總覺得怪,好像我是什麼民族救星、世紀偉人。」
「他把龔族的事寫成小說。」我說。
他睜大眼睛愣了一下,問:「他投稿去出版社嗎?還是發表在報紙上、網路上?」
「都沒有。」
「那和休學有什麼關係?」
「這件事被他家長輩們發現,他們全氣炸了。今天早上押著他來辦公室,好像是要我砍他的頭似的。」我說:「反正他念書也念得很悶,還考慮休學,我乾脆就要他休學工作還學費。」
成和生又默默吃了幾口,然後說:「你身為族長,會不會太縱容我們了?要開醫美中心的、要開英式茶館的、要開青年旅館的、不想念書的,你都當做自己的命令給出去。」
「你說這話的立場難道不矛盾嗎?」我問。
「你把我們開業當做投資,這部份我是相信的,畢竟要是完全不能為龔族賺到錢,你大概也不會出資。」成和生放下餐具。「但是純瀚這件事,怎麼看就是縱容吧?」
「他要還的博士班學費可不少。」我說:「況且,如果讀書讀得悶到去寫小說,大概學術研究也不是他該走的路,我想找出他的用途。」
「你這樣說的話,我一定會好好教他。我只是擔心,你這個決定,會不會讓長輩們心裡有疑慮。」成和生再度拿起餐具。「他媽媽的態度,看起來好像覺得他是僥倖才沒有受重罰。當母親的當然很高興,可是其他家的長輩如果知道,不知會怎麼想。」
「如果有人對我發出質疑,我會處理。」我說:「你為我擔心到食不知味,我倒是挺高興的。」
「喔。」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真不該糟蹋你的手藝。」
「說說看你覺得這食譜怎樣,我就原諒你。」我說。
「你這手藝,來當族長真是埋沒了。」他說。
「少拍馬屁。」
「我說真的,我覺得很好吃。」他說:「我不敢讓我媽知道我跟你約吃飯,是要吃你做的飯。要是她知道了,大概會先訓我一頓,再開始逼我做一桌回報你,但我那個程度的技術,怎麼回報得了啊?」
我微笑問:「你會做菜?我一直不知道。」
「你不會要我做給你吃吧?」他抬高眉毛。「我是願意啦,但你真的要吃嗎?」
「和家人住在一起的單身漢,會煮菜已經很令人訝異了,我會好好珍惜品嚐的。」我說。
「你說真的?」他看起來臉都要綠了。
「開玩笑的。」我笑出來。
他看起來大大鬆了一口氣。
「跟我說小黑的事吧。」我說:「今天突然想到她。」
成和生雙眼一亮。「你現在想追她了嗎?」
「沒有,既然想到她就問一下,如此而已。」我說。
「我快要離職了,要找小黑一起吃個飯,一起來如何?」他說。
「不了。」我問:「你辭職,那小黑怎麼辦?」
「她好像還有其他工作。我不大清楚,只知道她後來不當模特兒,在家工作,已經蠻久了。」他說。
「在家工作,但是給你很多情報?」我問。
「所以我說她說不定有超能力。」成和生笑得很開心。「你去追她,就可以弄清楚了。」
「我弄清楚的是,如果不想結婚,最好身邊不要有女伴,不然長輩們一人問一句就把人煩死了。」我說。
「我媽昨天還真勸過我,好好弄旅館的事,不要讓你太操勞,沒時間交女朋友。」
「就算她不知道旅館是你負責,兒子忙到沒時間交女朋友,就沒關係嗎?」
「她的兒子太多了,大概忘記我分手的事了。」和生說:「再說,只要你單身,每個沒交女朋友的男孩子,都拿你當藉口頂嘴。我看每個媽媽大概都希望你趕快結婚。」
「我從來沒聽說過什麼藉口的事情。」
「當然啊,你是族長,沒人會來跟你抱怨這個。」他笑了一下,說:「你以前一定也沒聽過那一家媽媽,跟你抱怨小孩不去補習班。」
「為什麼這跟我有關係?」
「你以前晚上不想進辦公室的時候,不是常常找人和你出去嗎?」
「然後呢?」
「也有不想去補習班上課的人,就說族長找他出去。」他說:「因為家長不敢來找族長對質。」
「原來我這麼好用,我就不問是誰了,那現在又是什麼類型的擋箭牌?」
「爸爸媽媽他們不懂年輕人,也不知道時代不一樣了,只要問『路上女生那麼多,怎麼可能交不到女朋友』之類的問題,大家就會回答『族長也沒有女朋友』。」
我笑出來。「如果大家壓力很大,我最好繼續擋在前面。」
和生也笑了一下,然後說:「但小黑是個好女孩,又漂亮,你實在至少應該跟她見個面。」
「我和她沒什麼交集,還是別刻意了,有緣就會見到面。」我說。
「你們之間的交集不就是我嗎?」
「你的好意熱心,我感激心領了。」我說。
「我不只好意,還很認真。」他說:「小黑現在沒有男朋友。」
「你說說看,『路上女生那麼多,怎麼可能交不到女朋友』?」我問。
「你女人緣太好,也許不會像我們感覺那麼明顯。現在女生的學歷高,工作能力也很強,找男朋友眼光也高。」他說:「而且現在的生活比以前豐富,下班以後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女孩子就算單身也未必就想交男朋友。」
我點點頭。
「可是你是黃金單身漢啊!」他聲音拉高。
「下班以後可以做的事情很多。」
「拜託你,不要讓我的仲介職涯最後留下遺憾。」
「好吧。」
第二天下午,純怡來公司,在部門會議室裡跟我報告。我們用的回報軟體是她寫的,但她討厭寫報告,喜歡直接跟我說。技術的部份我不懂,但是只要我聽著,她就講得很開心。
她離開以後,我接到成和生打來手機,說黑莎沒興趣跟我見面。
「你給我一張照片好嗎?」他說:「如果有照片,我不相信她還會拒絕。」
「拒絕的確有點可惜,但我的自尊心一點事也沒有。」我說。
「是我的自尊心受傷。」他說。「拜託你。」
「好吧,五分鐘以後收信。」我說。
我找了一下,訝異發現最接近現在的一張照片,是學士照。我懷著一種錯愕又感到有趣的心情,把照片寄給成和生。半小時以後他再度打我手機,一接通就哀號。
「小黑居然生氣了!」他說:「我一講到要寄照片給她,她就說不用,然後掛我電話。她平時明明人那麼好!」
我聽著微笑起來。「很有意思。」
「但我實在沒想到你會給我學士照,我快忘了你有這麼清純的樣子。」他說。
我看著仍然展開在螢幕上的那張照片。「是啊,這張照片保留了我墮落前的最後一刻。」
「是我用詞不當,我的意思是說你現在更帥,男人味爆表。」
「好了,去工作吧。」
結束通訊以後,我收拾好電腦,走出辦公室。就算墮落過,也可以再度飛昇,但看到這張照片,令我想起一些墮落以外的事。
我很需要出去走走,所以今天最好沒有大事。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大致說來是寫小說、創作音樂,偶爾寫詩。常記得夢所以常寫夢,偶爾也幫自己解夢。也分享些生活與療癒的散文隨筆,偶爾有些神秘學相關的文章。小說《尋龗手記:有關星辰的祕密》 https://reurl.cc/QWmby5 及詩集《冬風》 https://reurl.cc/zroNxV 電子書,歡迎購買。
龔尋龗來自一個古老家族,是現任的族長。這個家族從古至今,持續不懈尋找已不存在的古代神靈。他擁有卓越的預知能力,是用少年時代沉重的教訓,作為動力磨練自己而換來。年少時輕率的行為,造成他的情人駱星辰失蹤,並且改變了另外幾人的人生。尋人的任務,多年來一直沒有進展,直到他遇上一個特別的女人……(已完結)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