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誌即時(20161025): PTT嘲女信仰的結構

3
2016-10-25
|閱讀時間 ‧ 約 13 分鐘
最近PTT的「仇女信仰」引起了較高層次的公共討論,不再是死肥宅的內部笑話。但我認為PTT上的並非「仇女」,這些人也不是女權主義者所說的「厭女」,只能算是「嘲女」,遮掩身份或躲起來時,會嘲諷女人兩句,但如果真有女性「垂憐」,這些男性還是會乖乖貼上去。
許多人期待我來大戰鄉民的領頭羊「蘇美」,但我要戰的不只是他,我要戰的是這種「嘲女信仰」,而且要先戰信徒,因為有病的不是蘇美,而是把他講的話當真理的人。這些人其實也是社會弱勢,但似乎不賞點巴掌,他們是醒不過來的。
因為我知道有些鄉民有閱讀困難,所以我將本文重點先整理在前面:
1.嘲女信徒就是愛被虐的M。
2.叫他們剪雞當女人也不要。
3.蘇美別連李豔秋都不如。
為了讓大家有點精神,就從個會賞巴掌的正妹開始談。下圖就是正妹橋本奈奈未

橋本是日本偶像團體乃木坂46的成員,日前宣布退休啦!二十三歲就宣布退休,決定變成凡人,實在很可惜,日本歌迷界也是一片哀嚎。
她有個小故事。有次橋本和其他乃木坂46團員一起到她的故鄉北海道辦活動,橋本的弟弟來機場接機,看到姊姊和其他團員,橋本弟就在那站著嘿嘿傻笑。
而橋本奈奈未直走上前,迎面就賞老弟一巴掌,罵:「笑什麼?」所有團員大驚,但橋本老弟還是在那嘿嘿笑。
透過這個故事,橋本就建立了S(虐人)的形象,而他老弟,當然就算是個M屬性(被虐)了。
SM你懂吧,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旁人看來驚訝,但兩個人都爽得很。
橋本的形象這麼S,也還有大量的粉絲吃這一套,這些粉絲當然也是M屬性了,專程去握手會給橋本虐。
啊?為什麼要講到橋本呢?
因為「嘲女教徒」主要也都是M。他們並不如外表那麼具有攻擊性(S形象),真的S男,看到女的就吃了,哪裡會講那麼多鬼話。這些教徒不只M,根本就是超M,日本人說的斗M。
兩個理由。
第一,說穿了,嘲女教徒,其實都想像「有錢人」或「洋人」一樣,可以「吃」得到「母豬」(嘲女教徒以此指放縱情欲享樂的女性),又不用負責。
別否認了。
這些人會如此關注「母豬」,就是因為他們也想「吃」。他們許多人吃飽閒著,明明未婚妻連根毛都沒有,也在那擔心會成為「母豬」改過遷善之後,負責「回收」(娶這些女人回家)的「工具人」。阿這不就代表他們想吃母豬?
這就是想太多。但他們又想得很爽。
如果不想「吃」,那看到蘇美戰神的文章,反應會是笑笑就算了,因為他的文字確實逗趣,但好笑歸好笑,也沒啥進一步的營養。如果要把到正常一點的妹,這種思維沒啥幫助。
而嘲女教徒之所不可自拔,就是因為想吃,又吃不到,或可能吃到,又想嫌,不敢在現實中徹底展現,於是就在PTT的有限版面上徹底成為「基本教義派」。
女人如果真有那麼「ㄐ」,那就別碰,不就得了?啊這些人就是懶教賤,就算知道自己會被作賤到,也想吃一下。如果沒有M屬性做為基底,那會有這麼白痴的判斷力?
對普通非M屬性的男性來說,不喜歡這種女人,就是不喜歡,別接觸就好,不會硬要「受」。不過 M屬性的人,就是會自動佔據一個牲畜的位置。
蘇美和另一個教宗obov愛談個人經驗,我也談一下個人經驗。我看過無數滿口「母豬」等嘲女詞彙的男性,真碰到女人,或擁有女友,就會變得超M。任憑女友打罵凌虐,也一個屁字都不敢回。
女性如果發現自己男人是嘲女教徒,不妨直接朝他腳小趾用力踩下去。
他一定會:「幹!很痛耶!你在幹嘛?」
妳就回:「因為我爽!你爽嗎?」
他若是M,就會回:「……爽。」
因為他想上妳呀!所以怎樣都能忍,怎樣都能爽。這就是M,北鼻,這就是欠人蹂躪的M。
第二,這種壓抑與滿足的模式,讓他們陷入兩種欲望的循環思維,不可自拔。
他們的滿足有兩個彼此之間互補的模式,會產生內在循環而增強。不管嘲女教徒是否真有女伴,這種幻想建構的滿足都可以成立。
第一模式,是透過辱罵品性有問題的「母豬」來獲得滿足。第二模式,是透過幻想也有機會吃得到「母豬」來獲得滿足。第二模式又會強化第一模式的想像,因為幻想自己能佔有「母豬」,就更有資格對「母豬」開罵。
仔細一想,這種邏輯不就是大無敵?坐著冥想就能進入高潮境界,也無怪乎教徒認為教宗們的邏輯無人可破。
就算都是在幻想,也可以產生很高的內在價值,而透過「教徒們」之間的討論,還可以讓這種內在價值取得客觀性,甚至增強。
若有女友,或有機會有女友,這種循環模式還會往不同的方向擴張:這從他們擔心(想像中的)女友開始閱讀女權文章,擔心婚後是否要驗小孩DNA,都可以看得出來。
整體來講,就是一群 M族人,又愛M,又不甘於M,看到教宗要他們S,就覺得自己獲得救贖之道了,但實際上只是越來越M,M到出現被害妄想。一開始只是弱者,接著變成受害者,最後只怕變成病人。
覺得當男人很苦?那把雞雞剪掉當女生呀!把雞雞剪掉就不用當兵不用買房買車吃飯付錢呀!為什麼不剪掉!
「嗯~不要啦!雞雞很好用耶!(因為雞雞可以用來幹女森,很爽)」
啊只用雞雞思考,這不就超容易被虐?這不就超M?
但這些教徒之所以會這樣思考,是因為「教宗」蘇美戰神或obov這母豬教主所營造的「性別世界觀」存在邏輯謬誤。那這些教宗的錯誤在哪?
看到品性有問題的人,不論是男人女人,都該批判,而批判就該針對具體行為批判。你就挑明某甲的本次行為到底錯在哪就好,不用牽涉到某乙,因為任兩個人的行為模式差距可能很小,道德評價卻有天差地別。
不懂?那就想想讓座的細膩之處。一樣都是起身讓座給孕婦,評價可能天差地別。為什麼?一個是真的孕婦,另一個只是胖子,你眼殘看錯了。
而嘲女教徒卻想主張道德的簡單化,就用蘇美拿來當擋箭牌的聖旨為例好了:「男女吃飯各自付錢。」這原則乍看不錯,但這是不可破的天條嘛?
當然不是。為什麼?
有讀書就懂啦!還是要讀書啦!戰學歷意義不大,要戰就戰讀書啦!想談基本的做人道理,幹那就要懂倫理學呀!有讀過倫理學就知道,拿著死板道德規範當天條,說是天經地義,會有什麼問題?
會有什麼問題?不知道?幹,就叫你讀書了。
拿著一條死板的道德規則當天條,就是迷信道德手段,通常是倫理學中的義務論者。義務論者最大的缺點,就是道德自我沉迷,死守自己認為是天經地義的特定道德規約,然後自以為聖人,自爽得很咧,但卻可能替社會帶來旁大的負面效果。
ㄟ,誰好像就是這種風格哦?
說約會男女各自付錢,當然通常很好,但用屁眼想也知道,「有時」不適用。有時林北就是懶得拆開來算,有時林北這邊幫你付,你在其他地方還,有時林北就是爽,永遠不用還。
重點是林北爽。感情這種事,兩個人內在默契決定,怎麼付錢,只要能提升雙方火熱程度,那就他媽都是對的。懂不懂?
幹,沒談過戀愛的可能不懂,這邊也只能使出相信我之術了。
此外,這些教宗卻經常把個案擴大解釋為通案,或是甲案中某女行為有爭議,就以乙案中母豬來諷喻。表面上,教宗們仍可以堅持是評論個案,但這仍是直接把對方建構成一個社群,假設她們有共通的價值標準和行為模式。
這就可能犯下稻草人謬誤。人家不是這樣想,你卻設定對方一定這樣想。這不就佛教傳說中的「他心通」?教宗有修練過哦?
要批判群體(政黨、某些宗教信徒),那就要真有一個具共同想像與價值的群體,但所謂的「母豬們」,更像是一組行為模式,而不是個健全的社群,因為這些有道德爭議的女人,多數是單兵作戰,才能各顯本事。她們如果有共通價值標準,那可能也是基本的欲望:性欲和財欲。
但相對來說,嘲女教徒就更像是宗教信仰了,而且「教宗們」一直隱身,並不需要出面負責,而是由信徒承擔責任。如果信徒引用教義,而在現實人生中出了大包,教宗大可說自己只是開玩笑,誰叫你要信的。
像教徒推崇蘇美戰神有高強度的邏輯,他本人則在被質疑之後,認為自己只是美食部落客的美學欣賞角度,不應用邏輯來框架他的說法。阿幹,這不就一個move拋棄了尊奉他為邏輯真神的信徒?
這不只是小問題,這正是整個嘲女信仰的問題之所在。這些教宗只是出來搞笑的,看看笑笑即可, 就像看吳宗憲的白痴節目,笑笑就好,還把他的言論當成一回事來信仰,那就不妙了。
若把教宗的「個人體驗」當成一種價值體系,還組成社群,就會陷入社會適應的困境。原來已經很M的人,萬一被教宗拋棄,那就更糟糕了,可能會惱羞而陷入更深的負面情緒,甚至成為真正的仇女。
有些公共知識份子的確和我討論過,這種做法已是道德錯誤,依照我過去的風格,是應該當下就「天誅」、「絕交」的。但我個人對於言辭搞笑有種偏好,我很尊重這種技藝,所以遲遲沒有動作。這好像變成我的不對哦?
我也不認為出面約戰是可行模式,因為做搞笑藝人,當然可以真人不露相,就看成是種嘲諷藝術的表現形式。但他應該告知大家這是種表演,請以美學角度體驗,而不是當成道德真理。
那教宗們有這樣做嗎?好像沒有,至少之前沒有。他們也在玩跳格子遊戲:被質疑時,跳回來說這是個人美學,出擊時,則說是為了道德堅持。
說真的啦,我也覺得這些教宗言談頗好笑,但這好笑的前提就是不能當真。他們採用標準的故事行銷,把男人的垃圾話包裝成單口相聲的格局,算是黃色笑話的加強版,有他的本事,也有他的風險。
比較麻煩的是,這些教宗現在要開始承擔風險,這是因為他們踩入公共論述的領域,打到真正的公共論述者。外界開始正面回擊,他們也居然一臉正經的回應,這就是我說的「裝學者」。
在公共論述領域,我們是打著自己本名、真實身份行走,為什麼?只有這樣才能建構言論公信力。沒有涉及公共利益的言論能飄在空氣中,一切意見都需要連結回個人的生命脈絡,才能產生真正的意義。
也因為我們在政治或社會議題中,是肉身在接對手的刀槍,所以我們的戰力和耐受力,並不只表面看來那麼簡單。我再強調一次,你們這些教宗要跨過來,沒有露真身,是永遠戰不贏我們的。專心在自己熟悉的領域發揮就好。
其實面對於公共論域的專業者質疑,外行人最好的回應方式,我已在對李豔秋的部份提過了,就是徹底的無視,等對手出包了,再去追咬。我一講,李豔秋就懂,那教宗們懂嗎?好像不懂捏,這不就連李豔秋都不如?
「無視批判?這不是逃避嗎?」
不太算是,而是優雅的拒絕成為公共論述的一部份,回到老巢,以專業行動表態自己屬於搞笑的領域。一旦想要進行公共議題論辯,就離開自己擅長的部份,走到危險的範圍裡,也必須面對自己不擅長的事。
我在PTT參與相關討論的唯一一篇文章,就提到教宗的主場是PTT,而我在意的是錢。我為什麼要講到這個話題呢?要討錢嗎?我把這文章發在《渣誌》的免費部分,阿不就自打臉?那為什麼要講錢?
我的意思其實是,在公共論述領域,我是PRO,教宗們只是業餘,這樣打不公平。教宗在文字搞笑的領域是PRO,那就專注吧。蘇美這個ID的價值如果會歸零,不會是因為論辯輸了,而是不再好笑。
但因為一步踏錯,走出了自己的劍圍,現在要回去搞笑,自然會辛苦得多,他必須面對自己招來的道德質疑,在搞笑的過程中消化掉。這沒辦法,這就是必須付出的風險。
至於那些M教徒,也只能透過刺激,讓他們慢慢醒過來,認清自己的真實性向,就是大師父說的「面對M、接受M、處理M、放下M 」。
本篇字數已經太多了,就讓大家再看一張正妹渡邉理佐的照片。

她也超S的,M男們有沒有感覺眼神對到時,心臟漏了一拍。真要M,就乖乖當畜牲,別在那不要不要的。你就是畜牲,畜牲不會講話,意見這麼多幹嘛。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我是人渣文本周偉航,我要做一個超小型媒體「渣誌」,渣誌不是新聞評論媒體,而是以深入論述為主的知識性媒體。你可以視它為具有網路版與紙本的一人雜誌社,我預計每年推出50-60篇左右的網路版文章,以及2期紙本雜誌書。
本文發佈於
各位鄉親父老大家好,我是人渣文本,我要做一個超小型媒體,你可以視它為具有網路版與紙本的一人雜誌社,所有文字內容都由我產出。新年度我推出50-60篇左右的網路版文章,以及2期紙本雜誌書。網路版渣誌將以「系列文」探究倫理學、宗教,運動與政治議題,而紙本渣誌則以一期一主題的方式整理個人的相關想法,你可以將之視為「議題專書」。因此渣誌不是新聞評論媒體,而是以深入論述為主的知識性媒體。


3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