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嬌自作孽

盧斯達
盧斯達
本文發佈於 已獨不回
0
2017-05-03
|閱讀時間 ‧ 約 3 分鐘
張愛玲那個年代,已經是「先讀到愛情小說,後知道愛」。潛移默化,比起真實更要真實。如果你投入去看志明和春嬌,你只會成為這兩個可憐的芸芸眾生的代表。你未真正衰老,你已經開始練習衰老。這個衰老的故事,其實我們給自己的陷阱。一個長不大、不成熟而格局小的男人,加上一個沒有安全感而怕老的女人,兜兜轉轉拖拖拉拉。
也許在我們感知到自己的本質之前,我們就已接受了這種陳舊而衰老的男女本質論,而人生好像就必須如此。男女之間的衝突主旋律,就是幼稚vs批判幼稚。
其實女人也何嘗成熟。女人的幼稚,是害怕衰老,而要幼稚的男人解決她的不安全感。要你對她好,要你表現出住家男人的穩定,要你買樓,要你結婚,當他做不到,不會一下子反檯,但是心裡已經委屈,然後倒數著自己如今廿幾歲,還有幾多年就三張野(三十歲),將自己賣出去的期限滴答滴答的倒數著。
男人的弱點如果是心態上不肯長大,女人的弱點也許是想要這個肉慾而幼稚的種族,去做她的庇護者、依靠者;當他改變不了,她就覺得沒有安全感,而墮入一個無間輪迴——因為所有男人就是這樣的,別的也是同樣,所以她要留下來,一邊抱怨一邊等待;或者一邊抱怨一邊要求改善,做出很多的最後通諜。
這種不安全感是來自哪裡?說到底不是來自男人,而是女人自身(當然你也可以說一切都是父權社會的錯)。但這些問題,男人往往也要一起面對,而且甚至覺得是自己的問題。我改變不了,一定是我的問題。大家也一起進入了父權式的自我虐待。一邊要改變自己的天性,一邊就將自己的人生問題——找尋幸福——推卸給男人。
其實男人不一定幼稚,女人不一定任性,人生不是戲劇,它更殘酷;如果大方向如此不滿意,就應該分手。春嬌應該去找一個成家立室的男人(像徐崢在片中演的北京男Sam),而不應嫌人家「沒有感覺」,當你回去的時候,就不要嫌志明這個那個——如果長不大是那麼不好。
還是春嬌和女人都盡是傲嬌,口裡說不,但享受痛苦的煎熬。但說穿了,只是女人又想要這又想要那的任性。
這種戲歷久不衰,也許是因為女人的確如此未老先衰。令我想起整整十年前的《每當變幻時》,又是楊千樺,她飾演一個出身街市(菜市場)的中女(中產階級女性),最後愛上了賣魚的陳奕迅,但是愛上一個街市佬(市場攤販),她過不了自己那一關,拖拉很久都難以決定。
也許楊千樺在電影界的受歡迎,是她真的演活了女人自己攞黎的掙扎(自己攞黎的=自己找來的)。說到底,就是對人生和選擇欠缺覺悟,怕癢怕痛但又總會有一兩個男人哄回來,於是她又不用自己面對問題。衰老,那麼衰老。
三四十幾歲還熱愛潮牌,或者在廣東話訪問裡面撚一些奇怪英文單詞,大概比較容易改善,而女人的問題深沉很多。當我們覺得春嬌這個角色「好中」的時候,其實已經是認同這個互相推卸人生責任的關係迴圈。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盧斯達
盧斯達
盧斯達,筆名,香港人,一九九O年出生。病態的寫作和閱讀者。比較多人認識是作為政治評論者,本科是歷史系,興趣是前現代的日本。近距離觀察香港本土派和獨派的形成。某程度的存在主義者。
本文發佈於
已獨不回
作為信仰自由和獨立的人,在老大哥復辟和回歸的年代,我們值得擁有更多不受單一金主控制的獨立評論。我的寫作計劃,是我對沒有評論的時代的回應。


0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0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