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前哥倫布時代的中美洲文化?

2018/12/29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如果要更深入的理解馬雅文化,那麼就一定要連同墨西哥谷地一起理解。
上面這句話,可能有人以為是哪個馬雅研究者說的。實際上是我在這次2018年,墨西哥之旅的一點體悟。大使我長久以來研究馬雅文化,但是對於周遭鄰近地區的非馬雅文化卻只知皮毛。在12月有個機會,可以跟知名的馬雅銘文學者David Stuart一起去墨西哥城一帶旅遊兼考察,讓我突破眼界,收穫良多。

過去我們再討論中美洲的古文化,常常把時間、空間、不同文化全部弄成鐵板一塊,或是強調之間有承繼關係,也有強調彼此之間是沒有關聯的。無論如何,這些說法都過度簡化了中美洲文化發展的樣子。如果簡化是為了讓我們更容易瞭解,但是當簡化會造成我們錯誤的認知時,我們勢必要修改我們簡化的架構。怎樣的簡化才是適合臺灣理解馬雅文化的途徑呢?
回台灣之後,我很想寫一篇關於從文化間的交流來理解馬雅文化、或是整個中美洲文化的文章。這是一個巨大的議題,我沒有把握能夠處理的很好。但是,我想總是要跨出第一步,如果這篇文章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歡迎留言討論。
本文可能會討論到的時空資訊:提奧蒂華甘(橘色)、馬雅(綠色)、托爾特克(黃色)、阿茲特克(紫色)

中南美洲不只有「三大古文明」

在台灣對於中南美洲古代文化的理解中,最著名的一句話就是「中南美洲有三大古文明:馬雅、印加、阿茲特克」。這個三大古文明的說法與歐亞非大陸的四大古文明,可說是相互輝映,形成我們理解古代中南美洲的一個架構。
不過,我們單從上面這張地圖就可以發現,中美洲的情況可能就非常複雜,要詮釋這樣的情形,可能不是「三大古文明」可以應付的。
我們可以把這張地圖分成兩個部分來看。第一個當然是深綠色的馬雅世界(不是民進黨),這邊可能相對單純。另一邊是墨西哥谷地,這邊比較複雜。我們可以看到,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強勢文化,按照時間順序排列,分別是提奧蒂華甘(200 B.C~700 A.D)、托爾特克(A.D 900~1100)、阿茲特克(1400~1521)。
不過,我們要避免進入另一個「X大古文明的陷阱」,需要理解到這些只是當時的強勢文化,在不同區域還有不同的區域文化。例如在墨西哥瓦哈卡(Oaxaca)谷地的米茲臺客(Mixtec)或是在阿茲特克西方的塔拉斯卡(Tarascan)等文化。而這些不同的文化,絕對不能等同於附近或同時的強勢文化。他們擁有自己的獨特性,當然也有相同性。
從考古與文獻證據來看,墨西哥谷地與馬雅地區的交流與關係,是變動與持續的。在馬雅文化的前古典期、古典期、後古典期,我們都可以看到墨西哥中部不同文化與他們的交流。
  • 關於馬雅文化發展的大概分期,讀者可以參考這篇。

不同時期馬雅地區的「外國勢力」

畢竟我們是「馬雅國駐台辦事處」,所以先以馬雅為主體,看看到底外國勢力對於馬雅地區有哪些影響。
上面這張圖片是最經典的「外國勢力」影響馬雅文化的圖像。在圖像裡,我們可以看到商人與戰士從右邊,一個充滿提奧帝華甘風格建築的地區,向左邊行走。商人與戰士抵達一個具有馬雅風格的建築物。象徵著他們抵達馬雅地區。

征服馬雅城邦的提奧蒂華甘

過去,我們馬雅研究者認為提奧蒂華甘與馬雅地區,可能主要是貿易或是合作關係;當然也有衝突關係的看法,但無論是哪種觀點,都沒有確切的證據可以證明。直到後來,我們透過對於銘文的解讀,讓我們理解西元378年,提奧蒂華甘以軍事行動征服了提卡爾;另一方面,提奧蒂華甘的影響似乎遍佈整個馬雅地區。這才讓我們知道,或許提奧帝華甘與馬雅之間的關係,更多是強制性的。
大使剛從提奧蒂華甘回來。身為去過提卡爾、也去過提奧蒂華甘的旅人,一到提奧帝華甘馬上能回憶並感受到那股雄偉的氣勢。
提奧帝華甘無疑是當時中美洲巨大的太陽,任何的光芒相較於他都黯然失色。或許當時前往提奧蒂華甘的馬雅人,會覺得自己的城邦如同鄉下吧。所以,馬雅諸城邦與王國,對於提奧蒂華甘的軍事力量是無力抵抗的。
當然,如同恆星總有一天會死亡一樣,提奧蒂華甘無可避免的走向衰弱。大約在西元七世紀左右,提奧帝華甘對於馬雅諸城邦已經不具有絕對的影響力了。而具體的原因,至今還不明。

出現馬雅人聚落、仍然神秘的王國

或許我們可以問一個問題:「難道影響只會是單向的嗎?馬雅有沒有影響提奧蒂華甘呢?」根據這趟考察,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難回答。理論上,馬雅應該也有影響提奧的部分。不過,我沒有看到太多可以證明的實際證據。
提奧帝華甘是個非常奇怪的城市,建立城市的人群、原因、時間,至今都不明。統治者的世系也至今不明,僅有從馬雅銘文中得知的幾位統治者。同時,提奧蒂華甘沒有像馬雅一樣使用文字(雖然我們覺得有些圖案可能是字符,但是承載的訊息量遠差於馬雅),但是卻維繫了這麼巨大的城市國家。
今年,考古學家在遺址的其中一個廣場,發現了一個馬雅菁英的墓葬,這個可能代表有些馬雅人是居住在城中的。而會不會有文化交流,理論上有。總之,這些只是提奧蒂華甘與馬雅關係的一點觀察,我們還有很多問題必須解決,也有很多的新問題陸續被提出來、等待研究。

古典終結期到後古典早期的移動與交流

古典終結期到後古典早期,是另一個中美洲人群移動與交流的重要時期!相較於前面古典期早期的交流,這段時間的交流與移動更加複雜,資料也有許多不清楚的地方。
古典終結期約略是西元900~1000年之間,在這個時期,盛極一時的古典馬雅文化走向衰弱。如同我們知道的,大城市被遺棄,雨林重新接管了一切,縱然研究者已經有一整套比較系統性的解釋,但也不能完全澄清我們對於馬雅古典期衰弱的疑問。
土拉戰士神廟的戰士雕像,與奇琴伊札的雕像風格非常類似
大約在這個時候,墨西哥谷地周圍的托爾特克人(Toltec)崛起,他們開始離開墨西哥谷地,四處移動。他們從墨西哥谷地的土拉城(Tula),抵達了奇琴伊札。
各位讀者重新看一下第一張地圖,就可以知道兩者之間的距離有多麽遙遠!托爾特克人可能離開了他們的家鄉,到了猶加敦半島上,與普克馬雅人(Puuc mayan)、伊札馬雅人(Itza mayan)一起建立了奇琴伊札城。

從墨西哥谷地深入尤加敦半島的托爾特克

很多考古學家想要弄清楚托爾特克人與奇琴伊札建立之間的關係,實際的狀況究竟為何?他們問了很多問題,托爾特克人或是伊札人征服了奇琴伊札嗎?誰先到了奇琴伊札,是托爾特克人還是普克馬雅人呢?文獻傳說中的Topiltzin Quetzalcoatl是否真有其人呢?這些問題都相當困難,也耗費了許多研究者的美好青春。
早期研究者提出的論點是,托爾特克人在西元978年征服了馬雅,並且將馬雅城市奇琴伊札建造成一個托爾特克的城市。同時,他們也認為托爾特克人引入了戰爭與人祭儀式還有與蛇神信仰。顯而易見地,這些說法根基在馬雅人是「愛好和平的天文宅男」這樣的概念下。因此,「托爾特克征服馬雅說」便遭到後代學者的挑戰。
土拉的戰士浮雕
後來,眾學者提出許多說法,去修正或是推翻托爾特克入侵說。他們認為兩者之間可能是齊頭並進的發展,最後托爾特克人的文化影響了馬雅人。也有人認為土拉曾經想要模仿奇琴伊札,馬雅人的文化也影響了托爾特克人等等,這些說法爭論不休,沒有定論。
而在大使這次出使墨西哥之前,讀了Micheal Smith 的一篇文章,他提到:
But many of these are not useful questions. As phrased, most are unanswerable, and spending time pondering them will not advance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Mesoamerican past. We need to abandon some of these questions and transform others into useful scholarly research topics.
就讓大使給大家翻譯翻譯!
Smith認為我們花費許多時間討論這些重要問題,不過這些重要問題卻是無用的問題。為什麼無用呢?因為這些問題依照目前的資料是無法回答的,目前我們對於土拉與奇琴伊札的資料,還不足以進行解答。或許我們應該重新審視我們有什麼資料,去問一些目前我們能夠解決的問題,這才能做出有效的研究。

文化融合、並存的奇琴伊札城

所以,從上面這個學者的意見可以知道,關於土拉與奇琴伊札的問題,至今還有太多不明確的地方。不過,我們至少可以確定:土拉與奇琴伊札一定有所關聯。
在古典終結期時,可怕的衰弱席捲馬雅低地(Lowland),使得興盛一時的古典期諸王國崩解。這個時候奇琴伊扎城控制了新的貿易路線,逐漸興盛了起來。考古學家分析城中文物的風格,發現與土拉的托爾特克人應該有密切的關係。但兩者的距離非常遙遠,這讓考古學家難以理解。
更細緻的考古文獻則顯示,後古典期的托爾特克因素並不是突然發生的!奇琴伊札的發展有馬雅元素與托爾特克元素,兩者在九世紀早期,都存在於奇琴伊札內。我們可以看到奇琴伊札的建築是托爾特克樣式的,但是也包含著馬雅式的風格;從陶器來看,托爾特克風格陶器與馬雅風格的陶器,同時存在於古典終結期時代的奇琴伊札。
過去,我們會直接說「托爾特克人征服馬雅」,不過,就像前面提奧蒂華甘與馬雅世界的關係一樣,實際情形永遠比我們想像的更複雜且多元。
根據一個修正過的觀點,我們不把托爾特克當成唯一的核心。我們可以看到奇琴伊札的建築物將馬雅樣式與非馬雅樣式融合,形成一個泛中美洲模式。甚至奇琴伊札人還使用象形文字(不過沒有古典馬雅頻繁),使我得以們知道一位重要的「馬雅籍」統治者K'ak'upakal(意思是「火是他的盾牌」)

阿茲特克與馬雅

到了西元15世紀,阿茲特克人在經歷三城同盟與一連串的征服後,已經成為中美洲新的「超新星」。如同他們的前輩提奧蒂華甘與托爾特克一樣,阿茲特克人依然與馬雅地區有所交流。
當時,猶加敦半島地區經歷了一場衰弱與戰爭,後古典晚期最強大的城邦王國馬雅潘(Mayapan)崩解,不同的貴族家族統治他們自己的城市,在古典期曾經繁榮的低地區,也重新出現一些規模比較小的城市。而在南部的高地區,基切馬雅人(K'iche mayan)也建造了他們的王國。他們的王都位於山區,易守難攻,並且利用沿太平洋岸肥沃的土地,種植可可豆。
阿茲特克人透過征服,建立了強大的帝國,不過他們始終沒有「全面入侵」馬雅地區。根據一些資料,他們為了爭奪可可豆的種植地,與基切馬雅王國發生戰爭,阿茲特克人控制了現在的恰帕斯地區(Chiapas)。在高地、低地、猶加敦地區的城市,我們都可以看到馬雅人正在模仿阿茲特克人的建築與藝術樣貌,墨西哥中部的文化再度進入馬雅地區。
阿茲特克人龐大的帝國,帶來龐大的消費力,也因此,推展了十五世紀馬雅地區的貿易動能。阿茲特克人透過貢賦,控制被征服或是被打敗的王國。商業的推廣、軍事力量的延伸,使得在西班牙人征服前夕,阿茲特克人的影響無所不在。阿茲特克語已經成為當時商業、港口地區的共用語。
巨大的阿茲特克神祇雕刻
綜觀整個中美洲地區的文化發展,我們可以知道馬雅人雖然也扮演重要的角色,不過,墨西哥中部如同一顆閃耀的巨大恆星,在各個時期都深刻的影響著馬雅地區。
無論提奧蒂華甘、托爾特克、阿茲特克或馬雅本身,他們都不是封閉的文化,他們彼此之間有征服、有交流、有模仿,呈現一個相當多元複雜的情景。這也是學者需要持續研究的一個現象,所以因為很重要,要說第二次:
如果要更深入的理解馬雅文化,那麼就一定要連同墨西哥谷地一起理解!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4,727 字、2 則留言,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一個滯留臺灣,有著臺灣血統、馬雅認同、印度外表的馬雅國駐臺大使。是的!我就是臺灣馬雅文化唯一品牌,全亞洲最大的馬雅線上客服,PTT八卦版的馬雅人Mayaman。
透過「馬雅重生 Online」計畫,我將分享馬雅文化的真實樣貌、介紹正確的知識。希望透過集合公眾的力量,凝聚研究馬雅文化的能量,發展「馬雅學」,讓臺灣成為馬雅文化在亞洲的第一把交椅,也讓馬雅真正重生。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