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2019/07/18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最近看了迪士尼的阿拉丁與玩具總動員4,有種重溫兒時的感覺;特別是阿拉丁保留了許多卡通版本的經典片段,看影片總有種暖暖的感覺。玩具總動員不知不覺拍攝到第四集了,看電影前仔細回想前三部曲,可以講出第一集與第三集的劇情,卻怎麼也想不起第二集演了什麼,連對電影有異常記憶力的哥哥都想不起來,真有種奇怪的感覺。近期看著獅子王的預告,想到兒時每天至少要看一遍獅子王的卡通,有時甚至一天看上三遍,劇情台詞根本堪稱熟稔,即使當年還沒有上學,一幕又一幕的場景至今如深烙在腦中,難以忘懷。還記得當年爸媽帶我們去了電影院,電影入場送了獅子王的貼紙,是長方形大大的一張,一整張上面好像有個八小張貼紙嗎?記不太清楚了,我記得我還小心翼翼的把貼紙一張一張撕下來,貼在我現在早已消失的貼紙蒐集冊裡。
長大,丟掉了好多東西,貼紙蒐集冊是其一,最令我不解的是我從小到大的獎狀與獎牌的資料夾消失了。厚厚一本的資料夾,有各式各樣的獎狀;校內的、全市的、全國的。我最驕傲的大概是小學一二年級那張進步獎獎狀,記得拿到獎狀時我得意洋洋地跑回家跟媽媽說我得獎了,媽媽問我得什麼獎,我說是進步獎,媽媽笑了。媽媽問我怎麼得進步獎的,我說老師說這次考試全班進步最多的前三名才有喔!
難怪媽媽會笑,我拿進步獎的前一次考試,成績到底有多麼慘不忍睹,才能拿到下一次的進步獎呢?不過我只有一張進步獎獎狀,上面印著一些當年我還看不太懂得獎狀文字;學校設計獎狀真該幫一二年級的小朋友寫上注音,但我猜如果當時寫了注音,我可能又不喜歡這張獎狀了。
真想把我的進步獎獎狀找出來,我記得我沒有丟掉我的獎狀,獎狀都跑去哪兒了呢?
我很喜歡收房間,整理東西時總會想起一些什麼,想一想又可以決定留下或拋棄一些什麼,且這個留下或是拋棄,絕對不可逆。我常常在丟東西時思索一陣,畢業紀念冊已經全數被我捨棄,這些同學們手寫的祝福曾經被我留下多時,每次翻閱都有不同的回憶湧現。但我終究把這些丟進了垃圾桶,維持聯繫的朋友依然維持聯繫,而斷訊的同學又何必留下他們的字跡與祝福?我甚至連他們的臉孔跟名字都對不上了。我丟掉了簽滿同學名字筆跡的制服,就連有自己喜歡作家簽名在上面的高中制服也丟了;當時作家來學校演講,排了好久的隊才發現身邊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可以給對方簽名,就讓作家直接簽在我穿的制服上面,回家還勒令爸媽不准碰這件制服,包含不准清洗。結果長大後的幾年,毫不吝惜的,就把這件制服給丟進垃圾桶。
但我還是留下了些什麼,讓我未來每次整理房間時都可以再重溫一次回憶;有著你字跡的原子筆桿、幾張卡片與字條、那些特別的日子你們送的禮物、手作的細碎、打靶的靶紙……
一些我不用看到,也會在心裡想到的那些時刻。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思瑀
思瑀
單純喜歡書寫;文章不定時更新,隨興而寫,隨興而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