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願星球不會老去

2020/01/23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飛船緩慢地在星球間穿梭,羅爾曼像是在窺視飛船外的景色,卻又顯得漫不經心。我想那並非我突然找他出來的緣故,而是他自己對於很多事情都不感到興趣,除了人與病患之外的都很難吸引住他的目光。他就像是宇宙的一部分,既是真實,卻也讓人感到虛無。
「我們就快到了。」我指著前方閃爍的指示牌說道,挪威爾酒館就在前方,一直到酒館前的小行星上都能看到明顯的裝飾,就像是刻意的想把人引導到哪裡,便是這間酒館的特色之一。
「你知道我不會喝酒的。」羅爾曼抱怨著,雖然我與他認識許久,但卻不了解他私底下的生活。很多時候我都幻想著他並沒有一個真實存在的家,或他跟本沒有固定居所的想法,他在某個病患的星球上居住,然後又前往下一個星球,就像是一個流浪的人。
「放心好了,我們不是來買醉的。」我說道,雖然我本來是想找托塔斯,我有些在意多德朗提起的事情,但沒見到倫格爾讓我有些煩躁,更別說托塔斯的年紀還不適合聊到太多大人的話題。
當我們步入挪威爾酒館,很快就注意到潘達利的身影,他就坐在酒館最裡面的位子像我們揮動著雙手。「這裡呢!」他喊到。很多時候我都會約人來到這裡,放下彼此的身分、過去,僅只是為了聽上一首歌,或是抱怨上幾句。
「你就是諾維茲經常提起到的心理醫生吧,我是潘達利,很高興你沒有讓它變成一個瘋子。」潘達利對諾維茲說道,而諾維茲也點了點頭回答道:「你看起來沒有像諾維茲形容的那麼可怕,我是羅爾曼,請相信我是真的希望他變成瘋子的。」兩人很愉快的笑道。
「你們兩個人真是夠了,別把我當成今天的話題。」我阻止了兩人,並讓自己坐到靠內的座位上。
「那我來說一個最近發生的事情好了。」潘達利說道,隨即他將話題引導到一個看似遙遠,卻又並非陌生的地方。有的時候我會很羨慕像他一樣的人,能輕鬆自在的聊起不同的話題,在這些對話的內容中,彷彿還藏了一些什麼。
酒吧裡環繞著輕快的旋律,我已經都想不起來自己年輕時是否也曾有過類似的回憶,我試著從大腦的記憶體中尋找出類似或相關的人物與名稱,卻只有碎散成雜訊的程式編碼。或許終有一天我會將自己遺忘,就跟我的好友倫格爾一樣,偶爾還會清醒過來,但大多數的時候,只是無意識的活著。
夜空睡去了,妳披上銀河編織成的披風
離開陌生的星球,與陪伴妳多年的舊相片
妳拉動的行李噠喀噠響,想起了一直沒去的那場旅行
與曾經渴望自由與戀愛的自己
當這首歌開始唱的時候,我們一同望向舞台唱歌唱的人,我不知道他們想到了什麼,我依稀地回憶起我與妻子剛認識的時候,模糊而陌生的。我們彼此的眼神流離,就像是迷失在宇宙裡的小行星。我們沒有喝酒,卻像是喝醉般在自己的回憶裡跌跌撞撞。
當我們再次回過神的時候,已經不在挪威爾的酒館內,我們像是孩子般的躲在行星的陰暗處,一邊向外窺視,一邊調整著投影裝置,確保有飛船經過時能產生我們想要的效果。
「你總是這樣嚇人的嗎?」潘達利說道,他顯得不想要這麼做,卻又想按下啟動的開關。
「是啊。」我說道,雖然很多時候並為了嚇人,期待著即將發生的事情,那便是有意思之處。有時候我會帶倫格爾過來,有時是與托塔斯,但多半的時候我都是一個人,當沒有飛船經過的時候,我便會眺望遠方星海的變化。
「雖然你經常提起,但我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我可不希望自己在駕駛飛船時被這種東西嚇到。」羅爾曼注視著前方的星海,他像是在觀察著是否有飛船靠近,又像是在凝視著什麼。
「其實沒有那麼恐怖。」我聳肩,以我自己的經歷來說,通常飛船上的人都還來不及注意到發生什麼,就已經飛快的開了過去。僅只有少數的時候,我會成功嚇到那些想要把飛船放慢,欣賞宇宙風景的人。
「我想很快我們就會知道發生什麼。」潘達利示意前方駛來的飛船,我們都安靜下來,理想狀況是飛船經過前按下開關,這樣才不會錯過最佳的時機。潘達利看上去有些緊張,他似乎在計算著恰好的時機,我本來想給他一些幫助,但在我們還沒來得及反應時他已經按下開關。
投影的影像太快出現,使得飛船快速地往旁邊閃了過去,潘達利為此感到有些不滿。他又接連的試了很多次,但都沒有成功,這還是我第一次知道他原來也有不拿手的事情。我想強忍著笑意,卻沒留意到會遭遇到的危險。
「小心。」羅爾曼喊道,緊接著我感受到飛船快速的掠過我的眼前,原來是因為影像投射在快速駛過的飛船,使得飛船因為閃躲而過於偏離,幸好飛船上的自動偵測裝置在最後發生作用,不然我們三個人差點都要被撞得粉碎。
「我放棄了。」潘達利說道,他顯得心有餘悸,又有些失望。他想將啟動裝置給羅爾曼,但羅爾曼卻搖了搖頭說道:「我並不想這麼做。」不過潘達利並沒有放棄,他就想要找到跟他一樣不擅長使用這裝置的人,他將啟動投影裝置的開關放在羅爾曼面前,說道:「就試一次。」
羅爾曼看向我,他似乎希望我能說些什麼,但我只是假裝自己沒注意到。或許有多半是我覺得這樣很有趣,一個是見過不少作者,對許多事情都能輕鬆應對的編輯,另一個則是不論遇到什麼樣的人對他咆哮、踢打都能平心應對的心理醫生,現在兩人像十多歲的孩子一樣。
羅爾曼最後還是被潘達利說服,他一邊等待飛船的經過,一邊仍然被潘達利要求要怎麼做才能把握最好的時機。羅爾曼顯然沒有潘達利著急,他等待數艘飛船經過後,選擇在一個在航行速度與距離都剛好的飛船按下開關。只見投影很精準地出現在那艘飛船的旁邊,那是一個巨大又絢麗的影像,我能感受到那艘飛船裡的人看見這一幕的震撼。
「不可能的,那只是你運氣好。」潘達利顯得有些不甘心,他再次拿回羅爾曼手中的開關,「你們看好了,這麼簡單的事情我也可以做到。」他不服氣的說道,其實我一直以為他並沒有這麼強硬的時候,因為多半他都表現的柔軟,或許是我們交情深的緣故,也可能是他在剛才的酒吧裡喝了些小酒,使得他大腦的程式不受控制。
當潘達利試著模仿羅爾曼抓住一些時機,我本以為不會發生什麼超出我所想的事情,但很快我注意到投射出來的影像時已經晚了。潘達利似乎選錯了按鍵,影像將我們所能見的範圍都變得幽黑,我們就像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宇宙之中,隨即有許多扭曲的光影在四處閃爍,伴隨著奇怪的噪音。
「快,關掉它。」羅爾曼喊道,「我試過了但沒有用。」潘達利顯得有些慌張,誰也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投影裝置又出現問題。
光影與詭異的音效持續到附近巡視星球,與飛船安全的警察找到我們時,才停止下來,我們既狼狽又像是做了一場噩夢般的,聽著警員的訓話。儘管我們已經不再是孩子,但在那個瞬間,我們就像是回到了十多歲做壞事被抓到的年紀。我們低著頭,立正站直,一邊給彼此使眼色。我想警員看到我們也相當無奈,他們一邊斟酌著要用什麼話語表達才好,一邊核對著我們的身份。
幸好潘達利認識一些警員,在遊說幾句後,他們便將我們放了。等他們離去後我們互相看著彼此,想要笑又笑不出來,保持著一種微妙與尷尬的氛圍。但我想他們會有好一段時間,不會想要再經歷一次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羽尚愛
羽尚愛
目前累積短篇小說創作數百篇,出版過航向星海列車一書。善於類型、寫實的小說寫作。著有《航向星海的列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