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泛民被捕,只需哀矜勿喜

盧斯達
盧斯達
本文發佈於已獨不回
11
2020-04-18
|閱讀時間 ‧ 約 4 分鐘
警察拘捕一班泛民中堅,當中有李柱銘、黎智英、吳靄儀等等。好說話不輪到我說,新一代要不沒有歷史記憶,不然就記得跟老泛民隔空的新仇舊恨。沒錯他們以前教曉香港人反共、要追求民主和法治,不過到了新一波人出來之後,他們也落手打壓,也到死不接受另一種想法。李柱銘覺得本土派除了梁天琦之外都是鬼、黎智英封殺本土派言論至今、整個泛民與魚蛋事件抗爭者割席等等……都寫在很多人心裡。不過正正因為泛民曾經跟我們割席,我們不跟他們割席,一句幸災樂禍的話都不會說,因為在這一點,喱民起碼要勝過泛民。
不少泛民以前不懂得唇亡齒寒的道理,看見批評自己路線的抗爭者判刑,幾乎是見獵心喜,說過很多難聽話,很多人入了獄還給他們說是鬼;其他人DQ,他們沒反應,連聯署譴責政權都有人反對,生怕被政權視為梁游同路人。現在角色互換,更要哀矜勿喜。泛民當日犯下的永恆錯誤,是以為政權清算年輕人,是因為「支那」二字、或不認同一個中國,不會打到自己,不去表態聲援;現在社會賢達被捕,雖然警察一定對他們客客氣氣,不會痛打,他們有名有姓更不會無故失蹤被發現無可疑,但這只是再一次提醒我們,他們被捕,則其他人更易被捕,而且將遭受更可怕對待。
沒錯,李柱銘被捕出來之後,講的東西也令不少人費解甚至憤怒。他說被捕之後舒服哂,因為多月看到很多年輕人被捕,內心過意不去。有很多人會覺得,明明李柱銘和司徒華他們支持回歸,今日八十幾歲才第一次被捕,怎麼跟還有幾十年的年輕人「一起走民主路」;我的想法是,不只是社會賢達,包括我們,都不應該有一刻是舒服哂。經過很多事之後,我們永遠要懷抱幸存者的guilty繼續奮鬥。香港一大批犧牲者留下的東西,我們無法償還,只能永恆苦澀。畢竟公共事務不是為求自己開心和交代,而是永遠為了其他人一直走下去。
一般黃絲大概不會明白,又會以為有情緒是分化撚,其實只是一種創傷幾年都沒有解決。如果現在有人說,只是社會賢達遊行沒有低調、被捕是給予藉口警察打壓運動,還懷疑被捕者是食人血饅頭吸光環為生意為選舉,那就是仆街冚家鏟;但這就是2016年泛民對梁天琦的說法做法。正因為對那時的世界深痛惡絕、即使官非未必能改變他們的核心思想,但終究還是要視為香港共同體苦難之一。他們有頭有面,不需我們廉價同情。共同體的意思是,即使我不喜歡你,你的受害還是我的受害;即使你曾經甚至現在仍不明白這個道理,你的受害還是我的受害。
只是對比很多人,他們有不少資源,有國際關注,應該能夠照顧好自己;與其擔心他們,不如擔心無名無姓的我們自己。越境擄人、被失蹤被跳樓、上網說話被捕,不知道哪天會臨到,誰人都有可能受害。法治維護者,今天也成了犯法者,但他們還是會不喜歡那些早就維護「犯法者」的人。那又如何,如果這裡是一個想像的共同體,那傷害過我們的人受苦,也不妨礙我們想像自己也同樣受傷害。以上是基於professional courtesy的評語,跟我們個人喜不喜歡他們無關;這是他們經常做不到的。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盧斯達
盧斯達
盧斯達,筆名,香港人,一九九O年出生。病態的寫作和閱讀者。比較多人認識是作為政治評論者,本科是歷史系,興趣是前現代的日本。近距離觀察香港本土派和獨派的形成。某程度的存在主義者。
本文發佈於
已獨不回
作為信仰自由和獨立的人,在老大哥復辟和回歸的年代,我們值得擁有更多不受單一金主控制的獨立評論。我的寫作計劃,是我對沒有評論的時代的回應。


11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11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