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杜拜║杜拜封城記–宗教信仰與防疫觀念的拉扯

2020/05/2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Eid Mubarak !!
穆斯林一年中最重要的月份 – 齋戒月(Ramadan),在5月23日告一個段落,杜拜展開為期三天的「開齋節 Eid Al-Fitr」,象徵齋月的結束。穆斯林到清真寺禱告,互相拜訪問候,並和家人朋友一起吃開齋宴。
想起去年的開齋節,公司部門全體一起吃開齋宴,而今年卻因為疫情的影響,只能各自在家和同事們視訊問候祝福。

∥伊斯蘭齋戒月 × 放鬆人員移動限制

在四月末時,為了迎接穆斯林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 ﹣伊斯蘭齋月,杜拜政府解封部分禁令,解除24小時禁出令,改為晚上十點至早上六點的宵禁,更准許部分商場營業,但規定商家容客率不可超過百分之三十,且遵守社交距離原則。
雖然明白齋戒月在穆斯林心中的意義,相當於是台灣的農曆新年期間,有許多活動及信仰習俗需要遵守,但在全球疫情如此嚴峻之下,對於防疫政策的放鬆,真讓人感到擔心與憂愁。
齋戒月期間,杜拜的確診人數不斷攀升,原本同事還抱持著樂觀的態度,覺得或許月底情況會好轉,但深知穆斯林對於信仰的虔誠,我抱持著觀望的態度,並預感中東地區的疫情高峰應該是開齋節過後,其實就像台灣的清明節連假,大家對於連假過後的疫情爆發潮預測一樣。
(Source: Worldometer)

∥伊斯蘭信仰習俗 × 疫情防疫

在中東地區,伊斯蘭的國度,宗教信仰已經深入穆斯林的生活及日常習慣,從每日的五次禮拜、不食用豬肉、女性身著黑色長袍及蒙面和時常掛在嘴邊的祝福語等,可以明顯的感受到信仰已經成為了穆斯林生活的一部分。
即便現今許多伊斯蘭國家已經實施政教分離,不再以可蘭經為國家最高憲法,但信仰思想已經影響人民的生活已久,儘管現在疫情嚴峻,政府一而再的發布限令與宣傳正確的防疫觀念,但其悠遠已久的生活習慣,不是政府的一道禁令便可以輕易地去改變的。
齋戒月期間,穆斯林每日在天未亮前進行封齋飯後,從日出到日落期間禁止飲食及親密接觸等生理活動,直到日落與家人或朋友一起在家或清真寺裡禱告、吃開齋飯,而且許多公司或學校,在齋戒月期間會選擇一天宴請員工開齋飯,有點像是台灣的尾牙,另外,為了因應齋戒作息,許多商家也會延長營業時間或調整至晚上營業 。
對於穆斯林而言,教際關係的重要性遠高於血緣與民族,形成了穆斯林強烈的團結觀念,此緣由應該和宗教發源地有關,沙漠地區的氣候及環境苛刻,古蘭經中亦強調人與人之間須團結得以生存,伊斯蘭的多妻制,也是因為環境因素,讓身強體壯的男子保護及支持相對弱小的女性。因此,群眾一起祈福禱告和其他相關團體集會,在穆斯林眼中是再平常不過的畫面,如今卻因為疫情的關係,而多有限制,這讓穆斯林們一時無法改變維持已久的習慣。
也因為團體集會的觀念,從齋月開始,杜拜的確診病例不斷攀升,儘管杜拜政府下令規定封齋飯及開齋飯的聚集人數不可超過10人以上,以避免感染風險,但還是阻擋不了肺炎的感染人數上升。
除了在齋月期間,因每日開齋及封齋的群體禱告習俗增加了疫情傳播的風險之外,在24小時禁出令未解除期間,曾有一名伊斯蘭男子致電詢問杜拜警察,他是否需要申請出入移動批准往來於他的兩位妻子的住處之間,很多人看到這則新聞,都覺得很有趣,但如果深入探討,可以明白這位男子的重視並非沒有原因。
伊斯蘭教義規定穆斯林男子可以一夫多妻制,最多可以迎娶四位妻子,丈夫必須公平對待每一位妻子,如果無法履行到這個原則,那麼只能擁有一位妻子。因為以公平至上為原則,每位妻子擁有的東西及丈夫的時間都是公平相等,所以不難想像,為何這位男子會致電警察詢問這個問題。
雖然是疫情期間,杜拜全城禁出令之下的一個有趣的插曲,但也因此了解到宗教信仰在這國度的重要程度,雖然阿聯酋雖然不是以伊斯蘭教義為政治及法律基礎的神權國家,但也並非完全世俗化的國家,而是以伊斯蘭教為國教,在生活及文化思想深受宗教經典的影響。
∥從台灣的角度 × 信仰與物質生活的共同進步
剛到杜拜工作時,常常會不自覺地拿台灣宗教信仰的虔誠與狂熱程度與當地的穆斯林信仰比較,但後來發現信仰的模式截然不同,許多方面也無法比擬。
雖然台灣的社會也深受宗教影響,廟宇鄰立,祭典廟會及神明遶境的活動貫穿一整年,但以宗教信仰強度而言,道教及佛教的思想是相對柔和的信仰,不論是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即強調信仰他們所主張的「神」可以獲得救贖,反之,墮落或下地獄,把生命的意義歸類成一個二元論的選擇。
道教與佛教,不排斥其他信仰的存在,並認為只要是向善發展的指引皆可追尋,所供奉的經典也較於強調精神思想層面,少有對於現實生活中的習慣規定及一些絕對主義的思想理論,這是與其他宗教非常不同的地方。舉例來說,伊斯蘭教、基督教和天主教的經典中都有對於婚姻制度的規定,多妻制或一夫一妻制,結婚與離婚限制等,但佛教與道教則未有這方面的涉及,因此如果我們以各個宗教的經典為以基準來思考,其實佛教與道教更像是哲學思想理論的學派而非宗教。
回到台灣社會的角度去看信仰,我們為了因應社會的多元化及思想進步,在許多細節上展現了信仰模式的與時俱進,例如尊重素食主義,祭拜牲禮三鮮改為素三鮮; 動保意識的抬頭,神豬比賽逐漸沒落,環保提倡,廟宇開始限制焚燒金紙等。除此之外,信仰模式也跟上了網路生活的發展,許多廟宇推出參拜線上化,人們不需親身抵達現場,線上問事和安太歲等。
∥信仰與科學 × 共存與分離
我不禁回想起幾年前去牛津大學的赫特福德學院見朋友,當時他在學院禮拜堂裡,只好在禮拜堂外等待他們祈禱結束,聽著裡面傳出的聖歌吟唱聲,我突然浮現一個有趣的問題 ﹣「科學的理性思考與宗教信仰的神創論,不衝突嗎?」。朋友剛好是生物化學的研究生,所以我把這個問題拋給他,他聽完後笑了笑並回答道:「科學是現實生活,而信仰是心靈生活。」
科學所理解的是現實物質觀察,透過科學我們了解生命的起源和構造,並有限地控制生命; 宗教所理解的是不可見的精神存在,透過宗教信仰,人們可以尋找到心靈及精神層面的安定,並逐漸了解生命的意義,看似可以分割的兩者,其實是相互共存的狀態。
當科學與信仰有衝突的時候,或許我們都應該回到問題的原點,透過問題的本質去作出。如今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中,信仰與防疫,你又會如何選擇呢?
【本文同步發佈於拉娜小姐個人網站
如果您喜歡我的文章,請按個Like!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壹柒
壹柒
跌跌撞撞來到了阿拉伯世界,從Hello到Marhaba,有時候自己恍然間也會覺得人生真是一萬個想不到。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