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地、偷偷地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鋒面來得突然。雨下了整日。
蘇璟看著窗外絲毫不減的雨勢,煩惱著該怎麼出門。
晚上在市區有一場同學會,這是他畢業後十二年來第一次赴約。也許這些年同學們已經聚過好幾回,可他不在意,當時的他只想離那些玩笑話遠一點。當年蘇璟走得狼狽卻瀟灑,畢業通訊錄一通亂填,不出幾週便隨著家裏搬離臺北,從此與童年切得一乾二淨。
直到去年,蘇璟在藝術節上偶然遇見當年的班導師。
對上眼那時老師看起來有點訝異,但更多的是驚喜,師生輕鬆地聊著近況,加了Facebook又換了IG,和老師道別前,蘇璟隨口約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兌現的「下次和老師吃頓飯」,一頭栽回緊鑼密鼓的巡演行程,幾乎都忘了這個小插曲。
為期兩週的巡演結束後,蘇璟爛在租屋處沙發裏有一下沒一下地滑著手機,點開社群軟體,畫面上方跳出一串「你可能認識的朋友」清單,這才猛然想起Facebook有多雞婆。
張樂樂,1位共同好友。你們是國中同學嗎?
Amy Wong,1位共同好友。你們是國中同學嗎?
蔡伯彥,1位共同好友。你們是國中同學嗎?
……真見鬼。
原以為自己親手斬斷的連結,竟因著不大不小的敘舊,糊里糊塗地又接上線了。
突然間,一個名字隨著學生時代的記憶闖入視線,蘇璟坐直了身,點進對方個人頁面的動作既輕又小心翼翼。
那是一面乾淨到不能再乾淨的塗鴉牆,最新公開貼文還是三年前的抽獎文;大頭貼則是一張高對比的黑白相片,除了寬厚的肩膀與若隱若現的側臉,沒有透露更多的訊息。
蘇璟深吸一口氣,視線離開螢幕,抓著手機在手裏轉了好幾圈,最終還是打開Instagram,搜尋列上輸入幾個英文字,不知怎地,他居然有些慶幸地在清單列中看見一模一樣的大頭貼。
Ian Chang,張聿安。
621 貼文.2.4萬位追蹤者.315 追蹤中。
他吐出憋著的那口氣,朝黑白背影點了下去。
起初蘇璟只是好奇,當時那個為他挺身而出的大男孩如今過得如何,動態一則滑過一則,貼文觸底後螢幕下方浮起透明泡泡,蘇璟愣了好一會,才發現那是應用程式對他窺視行為的一種投降,或者宣告。
沒有更多了,三十六支精選動態,六百二十一則貼文,僅此而已。
蘇璟回頭去翻那些貼文。每一則動態幾乎都有破千的愛心數,底下留言踴躍、互動也熱絡,他一篇一篇細細讀過,恍然間竟有了一起參與這些過去的錯覺。
班長他,果然還是這麼受歡迎。以前是,後來也是,現在大概更是。
當時,沙發上的蘇璟像想到什麼似地頓了頓,隨即大力搖頭,正如現在對著窗戶的蘇璟,試圖把不該有的思緒晃出腦袋。
是好奇,翻遍人家社群網站全是出自好奇,至今仍緊追著每一則新動態也是好奇,對,就只是好奇而已。蘇璟說服自己。
可是為什麼,當老師傳來同學會邀約時,他想也不想地便答應出席?
不帶一絲猶豫,像是為著莫名的期待而迫不及待。他沒敢回答。
「蘇璟!你是蘇璟對嗎?哇,好久不見,畢業之後突然就沒你的消息,這幾年都還好嗎?老師說這次你會來,我們本來還不信,結果你真的來了!」
「是蘇璟耶,真的好久不見了,你看起來沒什麼變!」
「蘇璟嗎?蘇璟、蘇璟,我阿漢啊!」
蘇璟到的還算準時,那時大部分的同學差不多都到齊了。他正等紅燈過馬路,就看見對面一名黃色POLO衫男子朝他揮手,踏上人行道這頭對方便走過來搭上他的肩,旁邊本來各自滑著手機的人也都湧上前,此起彼落的招呼和問候差點掀了騎樓。
老實說蘇璟並不記得誰是誰,但身為表演工作者,他很快地端出最親和的模樣,彎起的笑專業、禮貌而不失距離。
蘇璟從容應答著,卻隱約感到有些不自在。這麼多年過去,他心底深知自己其實已經不在意學生時代的玩笑,可再見到一樣的人,不免還是會想起一些片段,但是他們拉著他,這裏一下、那裏一個,大家都搶著與他話當年,彷彿過去從不存在什麼惡作劇,直到上樓落坐,話題仍繞著他轉。
那種微妙感他說不上來。也許是歲月磨去了稜角,又或是重聚這事本身自帶某種屬性,讓彼此聚焦於喜悅本身,分外珍惜曾共同擁有的時光。他們誰也沒有提起那些不愉快,倒像是只有自己小氣了這麼多年。
蘇璟淡淡地想著,一面回應各種問題,同時試著將話題拋給其他同學,免得難得的同學會成為他的個人見面會。
「蘇璟啊,怎麼了?東張西望的。」趁著侍者上來遞送餐點,老師笑瞇了眼,側頭輕聲問道。
「嗯?沒……沒事,班長呢?他今天會來嗎?」
「喂喂蘇璟你太不夠意思,」黃色POLO衫同學搶著說,伸手在空中虛點,作勢指責,「不記得我們就算了,跟大家聊天還只想著張聿安!」
「──怎麼一來就聽到我的名字,好像有點害羞耶。」
聞聲,蘇璟幾乎是立刻轉過頭,看見張聿安時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張聿安嗓音很沉,和小時候沙啞共鳴中帶點稚氣的聲音不同,也和少數幾支有聲的現實動態影片不一樣,更近,也更真實,蘇璟意識到這點後緊緊抿上唇,腦袋有些發熱。
──真的,那是真的,螢幕之外的張聿安。
張聿安淡藍色的襯衫溼了大半,瀏海分成幾綹黏在額頭上,眉梢和髮頂還殘有一些水珠,像是在大雨中跑過,看上去有點狼狽,但他本人似乎不怎麼在意,隨手撥了撥頭髮,面上還是笑笑的。
「抱歉抱歉,路上出了點小狀況,保險公司接手後我坐計程車趕過來的。我應該沒錯過太多吧?」張聿安拉開桌角的椅子,側身入座,目光剛好與蘇璟對上,「咦?是蘇璟嗎,好久不見!」
蘇璟頓時回過神,慌忙抽了好幾張餐巾紙,起身越過長桌遞給張聿安,卻始終不肯再抬眼迎向對方,「擦、擦一下吧……會感冒。」
「聿安怎麼啦,剛聽你提到保險公司?車禍嗎?」隔壁的同學沒發現蘇璟的緊張,好奇地湊上前詢問,蘇璟也就順勢後退縮回自己位子。
「是對方換車道不小心擦撞到,人沒事、車子也還好,因為趕著過來就先讓保險公司處理了。」張聿安將紙巾翻面反摺,朝頸後按了按,「我車上沒傘,想說一點點路而已,結果計程車司機說這裏不好迴轉……」
一頓飯吃下來蘇璟可以說是心不在焉,時不時飄向張聿安的視線連他自己都管不住。蘇璟幾次藉口離席,逃出鬧哄哄的餐廳,靠在騎樓邊聽著大雨沖刷城市,彷彿只有綿密的淅淅瀝瀝聲才能讓他稍微冷靜。
也許對張聿安來說,當年的見義勇為只是舉手之勞的小事,蘇璟想著,說不定對方早就忘得一乾二淨;只有他,多年後冒失地捉回那份善意,緊緊捂在心口,擅自暖了好久好久。
而那份暖意竟在不知不覺間昇華,成為某種畸形的傾慕。眼前的張聿安他連一點點都不瞭解也不認識,卻能教他驚慌失措至此。
他到底是怎麼了?
蘇璟再一次回到用餐區。
才從樓梯轉過身,遠遠就看見黃色POLO衫同學被大家圍了個半圓,同學手裏拿著餐廳問卷附的鉛筆,筆尖點點紙、又上上下下比劃著,坐在旁邊的格紋長裙同學皺著眉聽得認真,周圍同學們偶爾也附和般輕輕點頭,看上去倒有點像某種算命或占卜場合。
蘇璟在心裏覺得有些好笑,想著越過他們回到自己位子,卻被諮詢完的長裙同學喚住。
「蘇璟,要不要試試看?嘉誠在幫我們看性格,算得滿準的。」
「沒關係,我看你們玩就好,謝謝。」蘇璟笑著婉拒。他一向不信這些。
女同學還想說什麼,反而是黃嘉誠先出聲,「可以一起看女朋友的哦,知道對方是什麼類型的人,以後吵架才不會輸啦!」
同學們一陣哄笑,蘇璟卻愣了愣,轉身再開口時,說出的句子彷彿不是自己的。
「女朋友的話……不然算班長的吧?班長那麼受歡迎,肯定有很多女朋友。」
蘇璟還是笑著,壓下狂跳不已的心臟,面色不改地轉向張聿安,挑起的眉半是邀請、半是挑釁。
「怎麼說得好像我很花心、腳踏多條船……」張聿安笑得赧然,「不過,我這裏還真有一個人想請嘉誠幫我看一下。」
大夥高聲鼓譟,黃嘉誠豪邁提筆,在空白處畫出兩副相同的框架,「就說我們萬人迷張聿安怎麼會沒有對象,來來來,出生年月日,西元的!」
「1993,二月……」
蘇璟在一旁靜靜聽著,垂在身側的手卻不自覺地攥緊衣襬。明明是自己想確認些什麼,心理應該早有準備的,但當對方真的報出兩個生日,一股悵然若失驀地從心底竄上來,像急凍的冰,他猝不及防,笑容僵在臉上,裏頭沒有半分從容自若。
「……所以說,比起安慰,對方會比較需要你的陪伴。你不用說太多話,在旁邊安安靜靜待著就好。」黃嘉誠從填滿數字的框框裏又圈出幾處,「還有啊,這個、和這個,看得出來對方可能是個很理性的人,甚至理性過頭了,我建議啊……」
蘇璟看著張聿安的眉頭時而緊鎖、時而放鬆,彷彿努力思考著,又好像因為想通什麼而有了鬆一口氣的釋然。蘇璟不願錯過張聿安任何一個細微的表情,不曉得是出於什麼心態,就像平常仔細看過張聿安每一則新動態一樣,他只是把那些變化暗自據為己有,悄悄藏於心底。
「班長你這個女友不錯喔,獨立自主又有想法,比我家那個遇到事情只會哭哭啼啼的好多啦!」
「嘿,交往多久啦?上次同學會都沒聽你提起,不夠義氣欸!」同學們相繼出言調侃。
「也不是女朋友啦……」張聿安低下頭,「曖昧對象而已。我也差不多要被判出局了。」
蘇璟微瞠。他聽出他的語帶保留,也暗自希望那是他以為的弦外之音。
蘇璟低低地刻意拉長呼吸,覺得心口好似被注入一道極細的暖流,由外而內,由裏而外,他幾乎能聽見暖流所經之處傳來嗶嗶剝剝的爆破音,面上的僵硬逐漸鬆動,心跳又開始加速。
而後,他捕捉到張聿安那句似是無意的問句,如羽般輕巧,卻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猶豫和擔憂,如果蘇璟沒有這麼細微地觀察張聿安,他肯定不會發現。
「嘉誠,你這個算法……男生跟女生的結果會不一樣嗎?」
像執起冰塊猛地扔進熱水,冰塊劈啪地迸裂崩解,那股暖意瞬間鋪天蓋地而來、相繼蒸騰而上,滾水無聲沸騰,再也藏不住他的悸動。
他是不是、是不是真的有機會?
鋒面來得突然。那些微涼的雨,卻怎麼也澆不進他心頭。

……我又寫了好彆扭的東西。
有點隱晦,希望有成功傳達到那些心境(掩面)
如果你也喜歡我的文字,可以幫我點5下Like,簡單行動,支持我繼續寫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3會員
47內容數
生活的雜七雜八、東寫西寫、貓貓,什麼什麼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Napping 的其他內容
那年,一九四零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我摘了一朵花,送給你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夏雨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夏雨,和你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夏雨之三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噗、咚。唰──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說話是一種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滴滴為何不顧北京偷偷在美國上市?習近平的派系對手和黨內利益集團有充分的理由向滴滴施壓,催促其在美國上市。滴滴的政治支持者也可能在打賭,習近平不會在IPO後對公司採取過於強硬的態度,以免在建黨一百週年之際引起軒然大波。習近平別無選擇,只能對滴滴公司採取強硬措施。習近平也不會允許他的政敵在破壞政權安全的同時,以犧牲他的
Thumbnail
2021-07-20
人生的功課:偷偷回台東台南開到台東,單趟車程就已經非常累,連我一個正常的人都覺得體力無法負荷,他竟然還開回去又開回來!!! 講不聽、講不聽、我實在很無奈,氣到無力。我知道他是為我好,不希望我太累。但他開車就不累嗎?他的個性就是這樣,很固執。
Thumbnail
2021-07-06
老爸偷偷買愛斯康益膳我老爸老媽感情一直都很好,就算現在我已經上大學、他們結婚已經20年了,他們給我的感覺還是跟小情侶一樣,每兩週會安排出遊、每兩個月會安排出國,每天早上會視訊、會噓寒問暖,可謂20年以上的熱戀期呀,真的覺得好厲害! 最近老媽的生日快到了,我在煩惱自己要買甚麼給老媽的時候,老爸竟然說自己今年沒有要準備的意
2021-05-31
週四ㄖ記 #偷偷說  熟悉的訊息欄裡少了熟悉的名字,發現原來連續近21天問候,到底還是成為了一種習慣,這樣的習慣讓人難以形容,是好還是不好。   就像誠品書店定時的每日問候,發現看不到熟悉的問候,原來是會恐慌的,我們竟然是這麼的慣於別人帶給我們的依賴?偶而孩子氣的時候,還會怨懟人們沒有照著自己慣有的步伐,任意地用對學
2021-05-06
前夫偷偷將孩子帶走,聯繫不到孩子該怎麼辦?夫妻雙方在離婚之後,通常監護權會判給孩子的父母其中一人,這也意味著孩子會與有監護權的一方共同生活,然而有些人可能就沒那麼理性,明知道自己沒有監護權,卻趁對方不注意、或是當著對方的面,直接強行將孩子帶走。而通常會這麼做的人,都會把孩子藏起來,不讓監護人找到。而當您遇到這種況時,其實可以先報警請警方
Thumbnail
〈偷偷告訴你 聖誕快樂〉〈偷偷告訴你 聖誕快樂〉 屬於你的溫暖 偷偷的悄悄的 含苞待放著 好想大聲告訴你 你卻都沒發現 我想這樣相信 也想這樣悄悄的對你說 節日快樂 聖誕快樂
Thumbnail
2020-12-25
我會偷偷帶珍奶給你的 — — 關於愛情的模樣關於愛情的模樣或許還不明白,但那份平日裡的問候或許讓人不再較真何謂愛情。僅以此文表達對電火柱的祝福以及多麽替他開心。
Thumbnail
2020-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