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舉目所及 03,我就是個凡夫俗子

2020/12/2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一年365天,每天在IG限動連載的雜談(IG帳號「壹肆說」@es_es_say)。
2020/12/15-2020/12/21
光害傷害的不是光,而是人類看見光的能力。只要有光,哪怕只有一點點,在眼睛適應之後,就足以看見物體輪廓,普通程度的人眼都具備這樣的視覺,可是我們怕黑怕死怕危險,點起電力操縱的更亮的光,黑暗因此變得更黑暗。
從此看不見也找不著,那相對微弱卻絕對堅定的光,弄丟指引的方向。如果不知道曾經擁有,不會察覺失去的空白,有得必有失,這是無知的快樂,知足常樂。
先知總是孤寂,不合時宜的煩惱。大聲疾呼奔波走告,得到無動於衷聽而不聞,真心換絕情的戲碼現正熱映中。
世界上少有絕對的正確,少有淺顯易懂的交換法則,關於付出是否肯定會有收獲,各種學說有各種說法,經濟學的角度、心理學的角度、社會學的角度、政治學的角度,各執其詞。
多少付出應該有多少收獲,多少時數應該折合多少現金才符合身而為人的價值,四則運算遇上這樣的命題也束手無策,你拿不到的價碼別人嫌少,你覺得太血汗的價位別人不得不接,懸殊的差距築起哭不倒的長城。
往上的沒這煩惱,往下的沒空煩惱,不上不下懸著的想盡辦法忘掉煩惱,少有人能逃離資本主義的緊箍咒。
大房子、大車子、大戒指、速速前急急如律令,如果真的這樣唸就能辦到,肯定會成為十大受歡迎的居家必備符。
最初的急急如律令是漢代公文常用的結尾語:情勢緊急應如同依照法律命令火速辦理。想不到這律令演變到後來,連鬼神都能驅使,不知道算不算人定勝天。
可是要那麼多做什麼,「頓食不過斤許,床眠不過一丈」,人就這麼大一個,那些十倍、百倍、千倍於己的身外物,拿來當裝飾我都怕被壓死,大概是我沒生在富人家,所以不懂樸實無華且枯燥的快樂。
不懂就不懂吧,也沒損失。
一口三百元的米其林三星食物,一餐一百四十五元的麥當勞,說真的沒有什麼孰對孰錯、誰優誰劣,吃得開心就好。不開心的話,張老師的專線是一九八零,可以參考一下。
然後我就詞窮了,既然這世界追求或不追求都可以,那還寫什麼呢。口腹之欲和著書立傳不都是自我滿足,關起門來不夠,非得攤在眾人眼前,若是沒人品頭論足,縮回殼裡看著後台數據傷神。
說著不是為了點閱率而寫,可是寫了就想要有人看,是要放任矛盾每天互毆,或是該誠實一點,我就是個凡夫俗子,做不到超脫物外。
每天醒來都會羨慕一下別人的才華,這是概略的時間副詞,並不真的是每天,我沒有那麼勤勞。該起床還是要起床,就算多躺幾個小時、睡到中午、睡到下午、睡到晚上、睡到隔天,還是要起床。
無論再怎麼喜歡也沒辦法成為一床棉被,或是一條毯子,或是一隻小海豹。那是多麼奢華的願望,無所事事地躺著(趴著)就能受人喜愛,不過事實是,人類沒有那麼可愛。
「我這麼可愛為什麼要上班」「りしれ供さ小」,想說的話都被印在衣服上,我們就是這麼不討喜又怕冷又沒有毛絨絨的麻煩生物。
年紀漸長才開始學會,在生活裡善待自己,任何忍耐都不要,我們可以溝通可以磨合可以進退可以適應可以包容,可以換句話說換個方案換個行程,但是不要忍耐,一點點都不要。
別成為囂張跋扈自我中心的人,那是心裡厭惡的模樣。也別屏氣吞聲委屈求全,因為全是求不來的,忍耐有兩種可能結局,終被淹沒或是踏落深淵。
到再退就是懸崖之前,給生活呼吸的餘裕,等退無可退才豁然醒悟要前進,逆著大風會很艱辛。
說再多都是多說,世間事講求自己想通,全字上人下王,與其求人不如成王。
成王敗寇,爭奪權勢的贏家禮物附贈著可以書寫歷史的筆,當已經發生的、正在發生的事情成為文字記錄,事實就不再完全真實。最不偏頗的主觀還是主觀,人們右手拿筆、心臟在左邊(或是十分之一及萬分之一的機率相反),傳說的理性中立客觀並不存在。
小孩子有耳無嘴,習以為常的教育方針是從小剝奪話語權的使用(如果你家沒有,那麼恭喜你,長大後不用修補這部分的童年),不去用就不會用,誇誇其談和害怕開口都是常見的初心者狀況,許多人書讀了至少十六年,不曾學過如何說話。

你好,我是壹肆說。如果你喜歡我寫的內容,請在讀後幫我點愛心、追蹤、拍手。 謝謝你,我們下篇文章再會。
245會員
347內容數
用散文寫故事,在閱讀和生活裡拆解見聞。在現實的縫隙書寫真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