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總有一天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 基督宗教相關,內容、經驗與制度請全都當架空的就好。

五個麻雀不是賣二分銀子嗎?但在上帝面前,一個也不忘記;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  (路12:6-7)
真的嗎?
如果他從來沒有發現過自己的心意,那就好了。
◇   ◇   ◇
『你相信聖誕老公公嗎?』
手機螢幕亮起,彈出一則訊息。少年抬眼看向訊息主人,螢幕光將對方下顎照得一片光亮。
『你是以傳道人還是牧區小組長的身分問我這個問題?』
『我是以「我」的身分問你這個問題。』訊息回傳得很快,少年感覺到對方的肩隨著輕笑一聳一聳的,『所以,你相信聖誕老公公嗎?』
『耶穌基督?』
Z大笑,手指在螢幕上飛快舞動,『準備開始啦。PPT記得用第二版的,剛傳到桌面了。』
噢,少年癟下嘴,他早該想到的。
這禮拜沒有緊急重印週小報、沒有加印單張,那肯定就是臨時更新簡報檔了。
沒想到自己竟然只顧著聊天。他懊惱地想著,不成句的咕噥堆到嘴邊只剩悶聲。
這個人老是這樣,總愛在上臺前幾小時、或前幾分鐘才更改講道主題,弄得他手忙腳亂。
──但是這樣也好,牧師們會在快結束時才察覺他的內容太過「前衛」。
創意堂嘛,講點有意思的東西。Z每次都這麼回答,那笑容總是很耀眼。
Z的志向定得早,十五歲立志成為傳道人,二十歲時便成為實習傳道,未來更打算進神學院繼續接受裝備。用大人的說法,那是「蒙主呼召」。
這都是從教會其他弟兄聽來的,他不覺得有哪間神學院願意收Z這種反骨派的學生,也許Z想當傳道人,純粹是想挑戰傳統。誰知道呢。
不過他很喜歡聽他的堂,這倒是真的。
Z的內容精采、觀點新穎,而且不會有時不時像在做Vocal測試的激動呼喊,他不用被嚇得老是想扯掉助聽器。在成為服事同工前,他也會像教會其他年輕人一樣,月公告貼出來時就默默記下Z講創意堂的日期,當週早早進場卡位。
Z在臺上與其說在佈道,更像是與聽眾聊天,互動之間帶出與傳統講道不一樣的思維,有時候是家庭,有時候是戀愛,但他特別喜歡聽Z講如何面對自我的議題,比如今天。
講道結束,燈控將照明熄了大半,會堂的笑聲也漸漸收斂,Z留給大家一小段安靜的時間,而後輕輕開口做結束禱告。
他的聲音很好聽,和其他被助聽器扭曲過的聲響完全不一樣,方允恩跟著閉上眼,腦裏第一個浮現的卻是Z的臉,不知道這時候想起他是褻瀆對方多一點,還是褻瀆神多一些。
「……願我們都有卸下偽裝的勇氣,在主裏找到並誠實面對自己,走出最真實的自我。禱告奉告主耶穌的名求,」
阿們。
方允恩吁了一口氣,舞臺燈大概又亮了,眼皮後的世界被照得一片通紅,他在敬拜團隊下第一個音之前拿掉耳朵掛著的小東西,將按歌詞的工作交給另一位同工,自己收拾收拾便往空的小教室去。
他四歲離開育幼院,話都還說不好,全新的生活就已轟轟烈烈展開。主日、讀經、靈修、團契、同工事奉,十一年來日子過得比誰都還「屬靈」,卻一天比一天更加迷惘。
他配得神的愛嗎?如果他的神真的愛他,又怎麼會讓他變得如此?
褲子後方的口袋震了又震,方允恩趴在桌上沉沉做了幾次深呼吸,拿出手機一看,上頭仍是逗他的訊息。
『所以啊,你相信聖誕老公公嗎?』
他實在不懂他在堅持什麼,猶豫了會,決定忽視對方的話。
『今天我爸沒念你嗎?』
『沒有。』眨眼間訊息就進來了,『應該是今天講得太好,豐哥和張姊同時放過我耶。你在3A嗎?我去找你。』
還沒來得及打個不字,教室門已經被推開。
方允恩見Z雙唇掀了掀,他一個字也沒聽到,急急從包裏摸出讓他與世界重新接軌的道具。
『你說什麼?』方允恩做了嘴型,沒出聲。
「說你沒開燈,還有怎麼又隨便把助聽器拿下來,聽力退化會更嚴重的。」
『我天生全聾。』他賭氣似地頂了回去。
「只是接近,」Z看著他,伸手蓋住方允恩接著要打字的螢幕,目光是少見的嚴厲,「接近全聾。豐哥說過,貼近一點、大聲一點你還是能聽得見的,別讓最後那點聽力也消失,好嗎?」
Z說到後來放軟了語氣,甚至捏了捏方允恩的手,少年愣愣地點點頭,隨即有些緊張地掙脫Z退至桌角,拿起手機迅速敲著:『所以你來幹嘛?』
「來問你相不相信聖誕老公公啊。」Z拉開椅子坐下,笑聲悶在胸膛再透過助聽器傳來,形成一種獨特的聲響。
少年皺著眉,對話框裏的字打了又刪,最後只剩少少四個字:『這不好笑。』
「哎,」Z將椅子挪得更近一些,「沒跟你開玩笑。你知道好孩子每年平安夜都會收到聖誕老公公的祝福,還有一份他為你準備的禮物嗎?」
少年在心裏嘆了口氣,放下手機調整坐姿,準備當個好聽眾。
聖誕節是基督徒慶祝基督道成肉身的日子,而非期待一位世人杜撰的聖誕老人四處分送禮物。方牧師,他的養父,肯定會這麼說的吧。
『聖誕節是帶來盼望與喜樂的節日。』
結果螢幕再度亮了。少年不解地望向低頭打字的Z,只好又抓回自己的手機。
笑臉貼圖下方接著一句話,『聖誕老公公會送出好孩子最想要的禮物。』
『他怎麼知道人家想要什麼?』少年忍不住吐槽。
『好孩子有許願啊。』
『聖誕老人又不會知道。』
『願望寫在襪子裏,聖誕老公公過來就會看到了。』
他回了一個點點點的貼圖。『你當我是五歲小朋友?』
『我想要你來當我的聖誕老公公。』
這回點點點的表情是真的跑到他臉上了。少年看著Z逐漸揚起嘴角,長睫毛下方的眼睛彎得像會勾人。
「然後我也作你的聖誕老公公。」Z說,舉起手機搖了搖,「說好了,紀錄為證哦。」
方允恩一時間覺得腦袋發熱,丟下東西人就跑了。
教會頂樓的花棚外飄著細雨,方允恩吸了吸鼻子,仔細將吃完的甜點包裝盒摺好。
限定版巧克力卡士達泡芙,這是他今年的聖誕禮物。在他逃離教室後Z追了出來,將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準備好的襪子塞給他,方允恩掙扎了很久,最後寫下想吃點心的願望,小心翼翼地放回襪子裏。
但Z的紙條卻是空的,除了一個笑臉,上頭什麼也沒有。方允恩將紅綠相間的襪子舉到Z面前,眼神明顯在問為什麼。
Z只是笑笑,「我的願望已經達成啦,謝囉,聖誕老公公。」
方允恩困惑地望著對方,原本平舉的手臂降了不少,Z忽然開口問道:「還記得上個月芬姊主持的主日內容嗎,你怎麼看?」
來了。少年心中大凜。他藏在心裏那麼久的事,還是被發現了嗎?
方允恩收回手,聖誕襪在手裏被擰成麻花。
手機會有訊息紀錄,方允恩想起Z說過的話,遲疑了一會兒,轉而拿出筆記本攤在桌上。
『林前 6:9-10,「你們豈不知……」』一筆一畫寫得很慢很慢,比打字慢得多,Z卻出手制止他繼續寫下去。
「沒事了,我隨便問問而已。」Z朝他扯出一笑,「好冷喔,我們下樓去吧?今天摩利亞有煮紅豆湯哦。」
方允恩怔怔點頭,不敢多加揣測對方不太自然的微笑是什麼意思,胡亂將東西塞回背包,有些慌亂地拉開逃生門,在Z之前奔下階梯。
當天晚上方允恩抄了一夜的經書。
淚水打糊了字跡那便換過一張,直到《聖經》教誨完完好好排列在紙上,一張張落成一大疊,他的雙眼又腫又澀,整隻手臂顫抖不已。
「我會悔改。」
在那之後他申請了服事轉調,一般堂主日內容雖乏味,卻教他無比心安,他也再不上創意堂了,彷彿只要與Z離得遠遠的,他的信仰就不會動搖,他可以將踏入泥濘的腳抽回,向主懺悔、求主洗淨他的罪過。只要他誠心禱告。
然而隔年聖誕,Z依舊沒事一般又拿襪子來找他,方允恩只猶豫了一瞬間,最後慚愧地拎著Z的空襪子換得一顆蒙布朗,心裏對自己的不堅定感到失望不已。
頂樓花棚布滿了人工裝飾,黃白燈泡串穿梭其間,一閃一閃地像無數顆小眼睛。
Z走在前頭,方允恩只能看那背影搖搖晃晃,一會兒撈撈槲寄生的果子,一會兒又扯扯燈泡邊的小葉子,所以當對方說了句生日快樂時,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
「我去問了之前那間育幼院,我們一起查過,你確實是平安夜出生的孩子。」Z轉頭回來,笑得比聖誕裝飾還燦爛。「雖然晚了一天,生日快樂。」
那個當下,他丟下對方倉皇跑走了。
沒去問為什麼要查他的生日,也沒問為什麼今年還是不許願。
床頭櫃旁的手抄紙,一疊一疊積累成三大落。
十七歲,少年的身形總算長開,再上到頂樓時竟覺得花棚像矮了不少。
今年的聖誕禮物是一片歐培拉。濃郁的巧克力醬與咖啡糖漿應該要巧妙融合出苦甜相間的滋味,他卻只嘗到苦澀。
Z的襪子裏依舊什麼也沒寫,只笑著和他說與第一年一模一樣的話。
他到底幫他達成什麼願望了?陪著玩幼稚的聖誕老人遊戲嗎?這一切差不多也該結束了吧。
「我聽豐哥說你想換教會,這是真的嗎?」
方允恩輕輕點頭。
「等一等,一年……再一年,」Z忽然有些慌了,「明年你就可以領受堅振禮了,到時候我……」
他又搖搖頭。
不。
堅振禮的意義在於收回父母過去代為承諾的信仰見證,他將以成年人的身分親自與信仰重新確立連結、宣告信心,並活出神喜悅的生命。
可是,不,他做不到。只要和Z在同個教會服事,他就沒有得救的一天。
聽見Z在後方嘆了口氣,但方允恩只是攥緊拳,不願也不敢退縮。他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的。
「允恩,我、」
方允恩搖頭搖得果斷,直接打斷了Z想說的話,踩著大步在對方伸手攬住他之前甩上頂樓的門。不久後,手機響起震動,背叛似地讓Z的對話視窗占據整個螢幕,他過了好一陣子才輕輕點開。
『我希望你能至少來聽我講過一堂再走。你什麼時候來,我什麼時候講。』
他痛恨自己的軟弱。
但卻不知是恨自己不夠堅強,沒有在隔年一月速戰速決,聽了他想說什麼就離開;又或是恨自己太過膽小,拖拖沓沓地一直到十二月才有勇氣走進他的講座。
平安夜前最後一個主日,按常理應該全世界的教會都在談論盼望、降生、赦罪與祝福,Z偏偏和大家談了信仰,談了自我與愛,也談了接納和救贖。
Z在他身上的目光自始至終沒有移開過。他知道那都是說給他聽的。
週報夾頁上的字像熾鐵般烙上心頭,方允恩顫著手拿掉助聽器,縮進自己的世界裏無聲哭泣。
愛我的,我也愛他;懇切尋求我的,必尋得見。 (箴言 8:17)

「上帝如此造你,也愛這樣的你。」──教宗方濟各,2018年5月。
今年的花棚依舊繽紛熱鬧。
方允恩將自己藏在頂樓一隅,直到Z提著聖誕襪上前擁住他。
「『上帝如此造你,也愛這樣的你。』我希望你聽見這句話,這是我今年許的願。」
Z貼得很近,方允恩是親耳聽見的,Z在他耳邊複誦相同的話,一次又一次,而後他逐漸軟下腳,在對方懷裏泣不成聲。
他只是需要一個人告訴他,他是可以被愛的。
領他走出徬徨的暴風雨,替他解開面對信仰和自我認同的痛苦與掙扎,堅定地告訴他,他真的是可以被愛的,如此足矣。
後來Z說,他其實沒有進神學院的打算。他也許比方允恩更早發現自己的性向,同樣也經歷過信仰與自我衝突的風暴,最終在一次國際交流的讀經營中找到出口。
最原始《聖經》是以希伯來文和希臘文撰寫,後來被轉譯為多國語言,而語言是流動的,希臘文轉拉丁文,拉丁文譯為英文,又從英文轉成中文,多次重新翻譯下自然在某些詞彙與語句上和原文產生分歧。
「古有十字軍東征、獵巫、蓄奴,這些都是當時教會錯誤詮釋《聖經》的結果。」Z輕撫著方允恩細軟的頭髮,又替他攏了攏肩上的毯子。
「《聖經》的撰寫環境早在好幾世紀之前,現在許多現象和觀念是過去無法解釋或想像的,我想,我們既然活在當下,應該學習《聖經》的精神,多過拘泥於字面上的解釋。
「我十五歲立志成為傳道人從來就不是為了廣傳福音,只是希望能與更多人聊聊,在神學的精神和基礎上,重新詮釋《聖經》的意思,看這些想法是我一廂情願的錯誤解讀,或是大家其實也有差不多的疑惑,我們一起找出解答。」
毯子下的手動了動,舉出一支手機:『我爸可能會殺了你。』
「他不會。」Z彎起笑,「他會接受的。總有一天,世人的心胸會更加寬廣,願意接受愛的每一種樣子。」
「總有一天。」
「嗯,總有一天。」
方允恩依偎在他懷裏,輕輕地蹭了蹭,Z卻忽然把他整個人舉起來,「等一下,剛才是你的聲音嗎?你用說的?原來你會講話?」
方允恩被對方的反應逗得咯咯笑,直到Z捉著他開始搔癢才小聲求饒,坦承道聽力障礙只影響到發音學習,他不是不會講話,一直用寫用打的純粹為了清楚表達而已。
Z賭氣說今年沒有聖誕禮物了,他只是笑得更加開懷。
他想要的,已經快要有了。
也許路還很長,但總有一天會的。
[註]
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做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  (林前 6:9-10)
此為教會常用以指責同性戀的經文之一,關於「親男色」的部分可以參考google,原文字義和現在的解釋其實差得有點遠。

"If a person is gay and seeks God and has good will, who am I to judge?" ──Pope Francis, July 2013.
內文教宗講的那句話也是真的。
覺得教宗站在那樣的立場能夠講出這些話實在很了不起,試著寫點東西紀念當時的感動,以及從教會裏到離開教會,我所看見的掙扎。其實寫完之後很猶豫要不要發,除了題材,包過這次的故事內容我自己也覺得不是太滿意,可是寫都寫了,嗯……就當作個挑戰好了,大概這樣吧。
雖然晚了,還是祝大家聖誕快樂:)
願世界之於所有的愛都能溫柔以待。
謝謝看到這裏的你。如果你也喜歡我的文字,可以幫我點5下Like,簡單行動,支持我繼續寫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4會員
47內容數
生活的雜七雜八、東寫西寫、貓貓,什麼什麼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Napping 的其他內容
夏雨,和你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夏雨之三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噗、咚。唰──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偷偷地、偷偷地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L., 1753,豌豆花(上)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L., 1753,豌豆花(下)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91
你的善良總有一天會開花結果:Webtoon《淵的信件》HYEON A CHO 因為罷凌而轉學的筱莉,在接下來的學校似乎過的也不好,此時她發現了自己桌子下藏了一封「給轉學生的信件」。這封信讓筱莉重新認識了這所校園,重新感受到像是有朋友在身邊的感覺,而這封信也引領著筱莉去尋找一封接著一封的信,知道了寫下信的人的名字是「皓淵」,更認識了也認識皓淵的第一個真正的朋友 - 桐瞬...
Thumbnail
2021-04-02
3
總有一天會再去到日本的如果問我旅居日本這一年最印象深刻的是什麼,可能會因為回憶太多太滿而難以回答吧。 如果被問到最喜歡哪個地方,我想我會因為太愛日本的每個角落而難以取捨。
Thumbnail
2020-12-17
0
繪本:總有一天你會懂:從0到100歲,該學會的人生大事,都在這些生活的小事裡了人生走到今天,你學到了什麼? 我學到...... 面對,放下,擁有。 面對自己的缺陷,面對不喜歡的自己,面對害怕的自己,放下放得下的自己,擁有部分喜歡的自己跟還放不下的自己。 這些大事小事,那些開心悲傷痛苦,都造就了現在自己,或許我很糟也還學不會喜歡現在的自己,但是至少先面對了。
《做工的人》:總有一天,你能喊出自己的名字你知道你每天住的房子,和橋梁高鐵捷運等交通設施,是怎麼來的嗎?《做工的人》劇中所描繪的,就是在高度分工的現代社會裡,我們可能都未曾留意、卻是在每個方面都跟生活密不可分的:勞工。當然它不可能代表「所有」勞工,因為能被納進這個詞彙的職業太多;但劇中角色的心境和辛酸,肯定是許多勞工的共通之處。
Thumbnail
2020-06-13
3
「總有一天忘記你」 人人都擔心的失智症   我們總會擔心自己會不會失去現有的一切,其中不免包括我們所有美好的回憶。人們對於失智的恐懼不僅僅是擔心生活上的不便或功能的衰退,更擔心有那麼一天身旁的親人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這樣一個進程緩慢的疾病,我們是否能夠改變我們生活習慣和對疾病的認知來讓疾病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呢? 
Thumbnail
2019-10-12
1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91
你的善良總有一天會開花結果:Webtoon《淵的信件》HYEON A CHO 因為罷凌而轉學的筱莉,在接下來的學校似乎過的也不好,此時她發現了自己桌子下藏了一封「給轉學生的信件」。這封信讓筱莉重新認識了這所校園,重新感受到像是有朋友在身邊的感覺,而這封信也引領著筱莉去尋找一封接著一封的信,知道了寫下信的人的名字是「皓淵」,更認識了也認識皓淵的第一個真正的朋友 - 桐瞬...
Thumbnail
2021-04-02
3
總有一天會再去到日本的如果問我旅居日本這一年最印象深刻的是什麼,可能會因為回憶太多太滿而難以回答吧。 如果被問到最喜歡哪個地方,我想我會因為太愛日本的每個角落而難以取捨。
Thumbnail
2020-12-17
0
繪本:總有一天你會懂:從0到100歲,該學會的人生大事,都在這些生活的小事裡了人生走到今天,你學到了什麼? 我學到...... 面對,放下,擁有。 面對自己的缺陷,面對不喜歡的自己,面對害怕的自己,放下放得下的自己,擁有部分喜歡的自己跟還放不下的自己。 這些大事小事,那些開心悲傷痛苦,都造就了現在自己,或許我很糟也還學不會喜歡現在的自己,但是至少先面對了。
《做工的人》:總有一天,你能喊出自己的名字你知道你每天住的房子,和橋梁高鐵捷運等交通設施,是怎麼來的嗎?《做工的人》劇中所描繪的,就是在高度分工的現代社會裡,我們可能都未曾留意、卻是在每個方面都跟生活密不可分的:勞工。當然它不可能代表「所有」勞工,因為能被納進這個詞彙的職業太多;但劇中角色的心境和辛酸,肯定是許多勞工的共通之處。
Thumbnail
2020-06-13
3
「總有一天忘記你」 人人都擔心的失智症   我們總會擔心自己會不會失去現有的一切,其中不免包括我們所有美好的回憶。人們對於失智的恐懼不僅僅是擔心生活上的不便或功能的衰退,更擔心有那麼一天身旁的親人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這樣一個進程緩慢的疾病,我們是否能夠改變我們生活習慣和對疾病的認知來讓疾病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呢? 
Thumbnail
2019-10-1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