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紀錄】宇宙系統迭代工程師I|上篇

私密發佈閱讀時間約 34 分鐘
Photo Credit: Paweł Czerwiński / Unsplash
催眠執行時間:2020 August
⚠️ 本篇資料為遠距催眠協作過程的錄音逐字稿,其中包含挑戰目前人類集體意識認知和科學歷史的知識,我們歡迎有興趣/準備好的人以開放心態自行斟酌閱讀,從中提取對你有所啟發的部分,並放下令你困惑或尚無法接受的部分。
🤝 本次的催眠案主是目前正在美國就讀 MFA 的視覺藝術家新朋友I,在與她協作探索的過程中,我們獲得了宇宙現況的一手知識、對未來地球演化的預言(大約三到五十年內),並奇妙地相互核對某些我們各自私下知道的事情(在事先尚未深入了解彼此、也幾乎沒告訴旁人的情況下),也預期我們日後會是理想的合作盟友。若你受到這份資訊吸引,或許能在其中尋獲你正在追索的真知。
以下用代號簡稱對談人。
(Z:我,催眠師/I:新朋友,催眠案主)

(一)返回靈魂原生星球後再度嚆矢

Z:可以跟我說說妳看到的這些星星嗎?
I:有一顆白色的。
Z:妳為什麼特別注意到那一顆白色的星星?
I:因為祂看起來明顯是白色的、比較大。
Z:那你知道為什麼妳現在在這裡嗎?
I:不知道,但是我感到我可以打開並進去這顆白色的星星。
Z:那我們試試看把祂打開、進去好嗎?
I:好。
Z:進去之後妳看到了什麼?
I:我要經過一個很長很長、像是岩石或水晶做成的橋。進去之後,我要再繼續往前。
Z:現在只有妳一個人在行進嗎?
I:我感覺到很遠的地方有人,可是我還不知道他們是誰。
Z:妳現在是什麼形態的生命?妳能夠看到你自己嗎?
I:我可以看到我好像有身體,但是這個身體比我現在(人類)的身體還要再高、再瘦一點。
Z:是什麼樣顏色的?
I:是藍色的。
Z:妳有性別嗎?
I:感覺應該是男生。
Z:好,我們繼續往前走。過橋之後,妳有看到些什麼嗎?描述一下妳現在抵達的這個地方。
I:我感受到這個地方的重力跟地球不太一樣。在這個地方的時候,我感受到有透明的能量把(身體)保護起來,有點像是太空衣、把自己的身體往外延伸的感覺,可是同時又感覺其實自己的身體並不是那麼巨大的,而這層膜可以一直向外延伸。
Z:妳現在身旁有其他人/存有嗎?
I:我看到在橋的盡頭有個像是宮殿(的地方),然後有一男一女(站在那裡),感覺像是父親和母親的角色。...... 我在往前走的時候,發現我的身體(哭泣聲)我沒有腳,但我有長長的尾巴,很像是蛇或魚一樣,可是在往前走的時候,可以感受到這個(環境的)重力很像是水壓或是類似的東西,可是身體卻又可以往前移動。
Z:妳能更精細地跟我說這個往前移動的感覺是什麼樣子的嗎?妳有一個行走的感覺嗎,還是其實比較像是游水或漂移?
I:我覺得很像是漂移的感覺。不是在地上走的感覺,很像是用飄的。我到了他們(父母)面前後,我又變得像小孩的樣子。原本進去的時候,我比較像是成人的姿態,但我到他們面前時,我變得好小好小。
Z:那妳還是之前那個成人的形象嗎?
I:我感受不到我的樣子,我感受不到我的身體,我感到我像個光點一樣。雖然感受不到自己的身體、覺得自己很小,卻又同時知道自己是存在的。他們(那兩位像是父母的存有)在看我的時候,感覺像是在捧著很珍貴的東西,我在他們手上變得越來越小,可是他們還是很珍視我。可以跟他們對話嗎?
Z:可以~
I:他們問我,之前消失到哪裡去了?
Z:那妳怎麼回答他們?
I:我跟他們說,跑到地球玩。(哭泣聲)好像很久沒看到他們的感覺。
Z:他們也很想念妳,是吧?
I:可是他們好像是想讓我出去玩的。
Z:所以對他們來講,妳離開的時間,好像也沒有很久?
I:就是他們好像知道我會出去玩,他們也不害怕我會不見。

(二)星系晶柵/阿卡莎資料庫的生成與運作

Z:好的,了解。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呢?
I:他們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在這個國度裡面,雖然我(現在)感覺很像是在水裡,但其實在這個國度地下還有很深的水潭,然後他們說要帶我去那裡看。
Z:所以妳正要進入的這個宮殿的門,它比較像這個國度的入口嗎?
I:我覺得有點像是一個地標。(進入門之後)現在看到一個白色的雕像,像是兩個翅膀的天使,但我看不出來它是不是人形 ...... 就感覺不是人形,但有長翅膀的東西。
Z:所以這個雕像是在妳父母帶妳去到的同一個場域嗎?
I:感覺不是在同一個地方。
Z:所以它是在中間地帶或途中看到的雕像嗎?還是妳現在置身的場域,不是用這樣子(十方對應的相位)來理解時空的?
I:它看起來不像是在星球或什麼(特定的)地理位置上,但是它感覺是很多地方,這個雕像漂浮在一個很像大陸的上空,但這個大陸(我)很明顯知道它不是存在於一個星球上的東西,這個大陸像是由雲朵構成,中間有一個凹下去的點,那個凹下去的點像是一個巨大的水潭,而這個雕像就漂浮在這個水潭的上面。
Z:這個水潭算是妳們的一個聖地嗎?
I:它有點像是一個入口,而且在這個水潭的另外一側可以到其他地方。
Z:OK,那現在是妳的爸爸媽媽跟著妳對不對?
I:他們想要叫我自己進去。
Z:那妳知道妳現在為什麼被帶到這個水潭嗎?
I:他們只是我其中待過的一個地方。應該說,他們帶我到這個水潭,是為了讓我從這個水潭再進到其它地方。這個水潭應該是很多人都會去使用的一個入口,因為它很大,但是我猜 ...... 我不確定,但我覺得那個上面的雕像有特殊的用意。...... 在進入這些入口的時候,要轉換形態。
Z:所以妳現在是在一個要轉換形態的情況嗎?
I:對,因為我的身體在經過這些地方的時候,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Z:妳能跟我描述一下是什麼樣的感覺嗎?
I:我在原本那顆白色的星球、我爸爸媽媽在的地方的時候,我感受到很像在水裡,感受不到自己的身體,變成光點在水裡面前進,周圍有很大的泡泡把自己包住;但是在這個地方,我感受到我的身體好像要被整個翻過來或扭轉成不一樣的東西。
Z:在這個轉換的過程中,妳有特定的身體感嗎?它會痛嗎,或它就是個自然轉換的歷程?
I:其實不會痛,但因為跟原本的形態不一樣,所以必須要去適應它。
Z:妳能跟我描述轉換後的新形態嗎?
I:有點像是一條白色的光線。
Z:妳知道為什麼現在要轉換成這樣的形態嗎?是為了要去到哪裡,或有什麼樣的任務嗎?
I:因為下一個地點很遠。有點像是光束一樣,進去之後就可以一直前進。
Z:妳知道妳現在錨定的目的地在哪裡嗎?
I:太陽。
Z:是我們(地球所在)太陽系的太陽嗎?
I:我不確定,但應該是一個很像太陽的東西。
Z:好,那現在我們準備去太陽?
I:(行進中)進去了。我們進到太陽旁邊。
Z:妳能跟我描述這個太陽看起來的樣子嗎?例如溫度、身體或視覺上的感受,或形態、意念上的感受。
I:太陽祂雖然看起來是一顆球體,但祂其實不是一顆球體。我進到(太陽裡面)之後,我感覺可以跟著祂的能量律動,這個律動的形狀有點像無限符號,我是一條光束,跟著祂旋轉。
Z:在這個跟著太陽律動的過程,妳有什麼樣的感覺嗎?
I:感覺我以前是從這邊分離出來的。我可以把我自己的能量和祂的能量協調,祂也能再提供我其它能量,像是我們在彼此交換自己的那種感覺。(快轉到交換歷程的結束)從太陽分離出來之後,是全身赤裸的,像是亞當、夏娃的那種狀態,我感到我們就是夏娃(和亞當),是初始姿態。我不知道怎麼形容,但腦海裡馬上浮現的就是亞當和夏娃。
Z:請跟我描述這個初始姿態。妳現在轉換成了一種人形,還是一種意識和能量的感受?
I:祂其實是一股能量,這個能量一直再變換,像是能變換成文字或符號。
Z:現在這個初始狀態,是為了什麼在作準備嗎?還是妳就只是是這個狀態。
I:下一次的爆炸。像是大爆發一樣,會有新的東西出現。
Z:那你們現在是不是有很多光子和離子正在準備下一次的大爆炸?
I:對。然後這個初始形態很可愛,大家都像在跳舞一樣。(笑聲)每個都動得很快。
Z:妳正在一個高速振動的狀態。那現在發生了什麼事呢?
I:這些初始狀態爆發後的光子,我們全都會合而為一。我們從那裡(指太陽)分離之後,我們進行了多次的大爆發,像在跳舞一樣(笑聲)最後我們會回到原本的樣子,然後 ......(聲音變小)消失。但其實不是消失,有點像是變成另外一種 ......(沉默)
Z:還是說它轉換到另一種存在的維度去了?
I:我不知道怎麼形容。
Z:我們可以把這個消失理解為身體感的消失嗎?
I:其實也不是存在的消失,而是原本那個樣子不見了,但我還是能感到即便我們融合在一起之後,我們還是在那裡,但看起來像消失一樣。
Z:所以其實妳們在大爆炸之後,這個融合的形態有點像是不再在那裡了,但是你們仍然是在那裡的,或你們比較像是意識上的,只是妳沒有具體的形象?
I:我們變得像是鏡子一樣的東西,可以開始 ......
Z:就是像鏡子一樣能量,有反射和投射的特性嗎?
I:對,我們有這個功用。
Z:妳知道為什麼現在變成這樣鏡子似的嗎?
I:它其實有保護的作用。
Z:它是為了什麼用途而有這樣的功能嗎?
I:保護資料庫。
Z:保護什麼樣的資料庫,保護的手法是怎樣的?
I:祂們之所以建構資料庫,是為了要永續。
Z:你們現在是一起建構出這個資料庫嗎?
I:我們現在就是資料庫。
Z:這個資料庫是為了什麼目的被創建跟組織而成的呢?祂儲存什麼樣的資料?
I:感受到是很空白的東西,但又感受到 ......
Z:我們可以理解為現在是還沒有記錄資料的狀態嗎?
I:我覺得是還在生成。
Z:所以其實是同時在生成和記錄,就是反映跟保護現在正在生成的資料,是嗎?
I:對。
Z:現在生成的這些資料,妳覺得是什麼樣的資料呢?
I:我覺得有點像是架構。
Z:什麼樣的架構?是物質實相的架構嗎?
I:不是。有點像是所有東西的運作原理。
Z:所以可以說是宇宙法則的架構嗎?
I:類似。應該是,因為祂很複雜,複雜到 ......
Z:你們必須一起完成這個架構是嗎?
I:應該說,祂一直在不斷地 ......
Z:演變?
I:對,祂一直在不斷地演變。但是祂非常完美,完美到沒有破綻。然後這個演變,也不是像什麼大爆炸或類似這種很簡單的東西就可以理解的,就是祂可以同時是所有東西,也可以同時不是。
Z:我可以理解為祢們現在正在轉譯跟儲存神的語言嗎?
I:我覺得這個工作是在把所有東西 ...... 不對,我覺得這個工作不能單單用「轉譯」來解釋。
Z:這個工作的過程有祢們自己本身的參與嗎?還是祢們就只是做一個儲存的動作?呃,「動作」這個用詞可能沒那麼精準,妳可以用更精準的,目前妳所能表達的、直覺所知道的字彙。
I:我覺得就是「生命」。
Z:我可以簡單理解為妳現在的工作是在記錄演化的 ...... 祂一方面是歷程,但另一方面祂又同時是全部一起存在,對不對?
I:對,但是 ...... 但是現在我不知道怎麼解釋這個東西(笑聲)我覺得我沒辦法用現在用的語言去解釋,但是這個東西不單純是像你剛剛講的,記錄演化或什麼的,祂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祂不是用這種就能解釋的事情,祂也不是所謂的記錄,而是祂就是在發生,祂沒有什麼記錄或不記錄的問題,祂就是在發生,祂就是一直在持續的東西,祂沒有所謂記錄或不記錄的問題。
Photo Credit: Paweł Czerwiński / Unsplash

(三)釋放原生家庭女性業力

I:(重回催眠狀態)我想要回家。
Z:好,那我們回去。
I:我要回到我出生地的家。
Z:(等待)現在回出生地了嗎?
I:嗯。
Z:妳現在看到什麼呢?
I:看到我阿公,跟我家的狗。
Z:阿公在做什麼?
I:我阿公在門口問我,回去幹嘛(笑聲)
Z:(笑)好,OK。妳現在發生了什麼事呢?
I:我回到家會先彈鋼琴。(彈鋼琴中)然後我要吃點零食,待在我家裡。
Z:現在是家人都在嗎?
I:因為是下午,所以爸爸媽媽還沒下班。
Z:今天的天氣怎麼樣?
I:還不錯。
Z:是什麼季節呢?
I:是夏天。
Z:妳現在有什麼樣的感覺?
I:我覺得很溫暖,就是 …… 想到奶奶還沒有死掉的時候。阿嬤已經過世了。
Z:想到阿嬤的時候有什麼樣的感覺?
I:覺得她還比較像我的後輩的感覺,但那種感覺不是 …… 我覺得很對不起阿嬤,就覺得好像沒有好好照顧她。因為阿嬤跟阿公關係不好,小時候會覺得阿公阿嬤很煩,可是現在一想就會覺得 ……
Z:很辛苦。
I:對。
Z:好,那現在我們快轉一下,來到一個特殊的時間點,跟我說說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
I:國小的時候有一次忘了帶東西,因為我家在學校隔壁,所以每次只要忘了帶東西,我只要去圍牆旁邊大喊一下,然後阿公阿嬤就會拿東西給我。小時候以為阿公阿嬤關係不好,因為他們兩個都不講話,可是那一天回去的時候,看到他們(一起)幫我找東西的時候,其實感覺很溫暖。
Z:妳覺得阿公阿嬤是相愛的嗎?
I:我覺得他們的相愛不是我們這樣所謂戀愛的相愛,他們在一起心裡還是有把對方當家人,但是 ……
Z:不知道怎麼表達跟相處。
I:其實我一直都覺得如果我的阿公阿嬤可以相處得更好,那麼我的阿公阿嬤就會對我的媽媽更好,這個家裡會變得更幸福。但是因為我的原生家庭,爸爸那邊跟媽媽這邊,我看到的都是女性受苦的樣貌比較多,所以我下意識會去想要壓抑這個東西,就是我覺得當女生很可憐,我的姑姑也是很辛苦,然後我的外婆跟我媽媽跟阿嬤也是都 …… 我看到的都是比男生還要辛苦的樣子,因為傳統的家庭觀念讓她們那樣,所以我一直有很大的原因這麼討厭自己身為一個女生是因為這個。
Z:好的。(重新校頻)現在跟我說說,新發生了些什麼呢?
I:我看到我媽懷孕的時候。應該是懷我的時候。
Z:媽媽看起來怎麼樣?
I:很不舒服。……(哭聲)我覺得她都騙我!她都騙我說,我是一個很好帶的小孩,可是其實沒有 …… 她都說我小時候很乖,但其實我沒有,她都說她生我的時候很順利,但其實沒有欸,她在生我的時候,因為胎盤沾黏,我們家有遺傳體質就是因為胎盤沾黏,所以妳必須要在生小孩的時候,生完小孩把胎盤拿出來。第一胎就是我。她生出來之後,我又常常因為莫名的原因哭鬧,然後讓她很辛苦,就是讓她被爺爺奶奶罵說,為什麼小朋友都帶不好。可是我長大後又常覺得說,我已經做得很好啦,就是我都很努力唸書(考取前段學府),然後妳又常說我少一根筋,很麻煩,又說生我的時候什麼很順利,生小孩一點都不辛苦,就是她都故意把這種苦都不跟我們講,一個人這樣子默默地 ……
Z:嗯,很心疼媽媽哦。
I:對。然後我覺得(哭聲)就是很不捨啦。她常跟我們說,我們也是她從天上帶下來的,可是為什麼一樣是從天上下來,卻要她來照顧我們,她要那麼辛苦 …… 有時候就會覺得說,為什麼如果(哭聲)對啊。

(四)高等種族遺跡及海豚的由來

Z:好,沒關係。了解了。我們先到這邊。(重新校頻)那現在我們可不可以快轉一下,我們到下一個重要的時間點,或下一個重要的時空場域,請告訴我,妳現在看到了什麼。
I:像是在森林裡面。
Z:在森林,怎麼樣的森林呢?
I:有很高的樹。
Z:比較像是針葉林嗎?還是?
I:檜木 …… 我不知道欸,但是很高很高的樹。
Z:很高很高 …… 很濃密的森林,是嗎?
I:對。
Z:妳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形態呢?
I:我現在是一隻鳥在樹上。
Z:妳現在能夠知道妳是什麼樣的鳥嗎?
I:小小的一隻 ……
Z:開心嗎?
I:還不錯!
Z:妳有同伴跟家人跟妳在一起嗎?還是妳就自己一個?
I:我只有看到我自己一個。
Z:那現在妳在這裡,算是妳的家嗎?
I:沒有,我只是飛到那裡,停到樹上。
Z:喔,所以妳就是飛到一個妳想要飛到的地方。那我們在這邊,妳轉頭張望一下,妳有沒有看到什麼吸引妳的事情?
I:我看到獵人之類的。
Z:獵人是來補獵妳們的嗎?(沉默)還是妳不知道?
I:他們好像在找東西。
Z:妳在看他們有找到什麼嗎?或他們的動向?
I:可以飛去看看。
Z:好,那我們飛過去看好嗎?
I:(飛行中)
Z:現在看到什麼呢?
I:看到一個 …… 奇怪的東西欸。
Z:什麼奇怪的東西啊?
I:它有點像是地底的墓穴,但是 …… 就是很奇怪!因為很多人都 …… 有一對一對的人跑來這裡。
Z:他們是專程為這個而來?
I:他們就是 …… 在看,有點像是要考古還是幹嘛的。(觀察)有點像是地底城市。
Z:喔好。那我們現在能進入到這個地下墓穴去看看嗎?
I:好,可以,我試試看。(飛入)
Z:妳現在看到什麼呢?
I:往下看裡面有一些小金字塔跟石雕,那些石雕比較都是動物的樣子。
Z:它們存在這裡很久了嗎,妳覺得?
I:看不出來,但應該不是這個時代的事情。
Z:所以現在這些人類是考古學家的團隊嗎?還是盜墓的?
I:我可以感受到這裡面有人心懷不軌,他們有人進來之後表情不一樣。
Z:妳會怕嗎?
I:有一點點。
Z:好,沒關係。我們就跟他們保持一個妳覺得安全的距離。
I:這些東西有點像是遠古的科技,因為它跟我理解到的都長得不一樣,它形狀長得很奇怪。
Z:它是地球上的物質元素跟媒材所構成的嗎?還是它可能來自於地球之外的其他星球?
I:我看到黑色的岩石,但不知道是什麼岩石。看起來是石雕,但其實都不是石頭做的。
Z:嗯,反正那就是一個感覺很堅固的東西?
I:對,很堅固,又很巨大,而且是在地底!
Z:那妳在這邊有找到比較像是人類生活過的痕跡嗎?
I:沒有!也不是可以被盜墓的東西,因為也沒有珠寶。我覺得它有點像是一個用來做 …… 有點像「動力室」。
Z:喔好。我們剛才看到它其實有很多像是動物的雕像,是不是?
I:對。但是我感受到這個東西不是拿來儲存,它不是拿來存放也不是墓穴,有點像是可以發動什麼東西。
Z:它比較像是一個「陣」嗎?
I:有陣的樣子。
Z:可以理解為它比較像是一個能量校準或大型啟動點嗎?
I:對!而且是在地下。
Z:嗯。那我們稍微快轉一下,跟我說現在發生了什麼比較特殊的事情?
I:那個動力室是拿來轉換整個大型的行星的形態。應該說,那個動力室可以拿來轉換整個行星的能量和形態。
Z:喔好~我們現在是在地球上嗎?
I:沒有,我們現在又是在另一個地方,這個地方比地球還要大。
Z:所以我們現在是在一個體積和規模比地球大的星球,而且它是一個有實體形態的星球。
I:對!
Z:那這個動力室、這個星球比較像是祖先留下來的嗎?還是它是一個天外來客留下來的?
I:那個動力室跟這個星球很奇怪!很奇怪!就是我原本在那個地方看到,是從地球進去的。這個動力室在地底,我原本進去那個地方是從地球進去的。
Z:所以妳原本是從地球的森林進去,但是到了動力室之後,妳在另外一個星球上,是嗎?
I:對。
Z:所以說我們經過了一個地底的通道,到了另外一個星球?
I:我覺得可以這樣理解,但好像其實不是這樣,我不知道剛剛是怎麼旅行過來的。
Z:沒有關係,好的。現在他們有要使用這個動力室嗎?還是?
I:這個動力室,就是這個星球裡面原本的祖先啊,長得很巨大,但是他們的樣子不是實體的樣子,有點像是一團巨大的煙。
Z:就是密度相對來講比較高維,有一個形體,但它不是固態、沒有那麼重,對不對?
I:對,沒有那麼重。沒有固態的樣子,沒有肉體的樣子,但是我可以感受到他們有這樣的祖先在這個星球上。
Z:他們比較像是一個風或光磁影的形態,是嗎?
I:他們很聰明。就是非常地 …… 有點像是建築師。他們非常~非常地注重細節!然後很聰明,聰明到什麼東西都蓋得出來。
Z:哇,了解。那現在這個星球怎麼樣了呢?
I:他們 …… 把這個星球玩壞了。應該說他們當初蓋動力室的目的是為了要把這個星球提升到另外一個等級,但失敗了。
Z:是因為他們太依賴科技之類的嗎?或者是有一些野心的膨脹?妳知道原因嗎?
I:(沉思)其實他們人口很少,沒有想像中那麼多,在這(星球毀滅)之中損失了很多人。
Z:所以這些人他們曾經建立過非常輝煌的文明是嗎?
I:對,但他們最主要還是蠻想守護那顆星球的。
Z:他們是生來就誕生在這個星球,還是從其它地方找到這個星球呢?
I:沒有,他們原本就生在那個地方,所以我才會說他們是祖先。
Z:所以他們是跟這個星球共生長的,但是他們毀掉了這顆星球?
I:他們很難過,他們現在很痛苦,心都像糾結在一塊,很痛苦。他們後來都分散到其它地方去,其實他們在其它地方變得非常低調。
Z:喔,了解。所以這個星球毀滅後,這裡的原生種族、剩下的倖存者分散到其它星球去了,然後在其它星球變得非常低調,是嗎?
I:對,其實他們有一部分也有在地球上。
Z:所以他們正在地球這裡,比較是化為人身嗎?
I:沒有欸,他們現在不是人,他們是動物。他們像海豚!
Z:妳知道他們怎麼過來的嗎?
I:有人幫他們。
Z:是其它星球或星際聯邦的嗎?
I:對,應該是,有人幫助他們,因為他們知道其實他們不壞,他們只是做錯了一些決定,但是他們是一個蠻聰明的種族,而且他們一直有在研究怎麼樣讓這個能量可以更協調。
Z:他們現在還在做這樣的工作嗎?
I:他們一部分的人在地球上,但是他們後來 …… 因為他們原本人很少,所以他們現在變得希望能夠 …… 應該說他們希望有一個群體,有一個群體的感覺,就是比以前好(多)一點。然後他們蠻喜歡人類的。其實他們在很早很早的時候,有來看過地球好幾次,也有送過人類一些禮物。
Z:妳知道是什麼樣的禮物嗎?
I:比方說像是地圖類的東西啊,星系間的地圖之類的,祂們都有給過。
Z:喔~所以說有給過像是時空的地圖,或者這個宇宙的一些知識結構上的東西。
I:對,像是星座之間的地圖啊,或是什麼類似的東西,祂們有給過。
Z:所以一開始祂們也算是其中一個送給人類禮物的種族?
I:對。
Photo Credit: Paweł Czerwiński / Unsplash

(五)地球誕生、校準與更新工程

Z:那接下來妳能看到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I:我現在在中國的遠古時代,就是女媧的那個時代。
Z:現在的上古時代,那個場景長得怎麼樣?
I:呃,一片混沌,就像一團雲或霧的感覺。然後突然有閃電了。有了一道閃電之後,突然長出一棵很巨大的樹。
Z:妳現在能看到妳有特定的形體嗎?還是妳現在是意識狀態?
I:不是,我現在是 …… 就像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一樣,在這邊飄著。
Z:有其它的存在跟妳一起嗎?還是就只有妳一個?
I:嗯,每次妳問的時候,我就可以把他們叫過來。
Z:啊?所以是 ……
I:通常都只有我一個,但妳只要問,我就可以問他們要不要過來。
Z:喔~了解。所以其實都有其它算是夥伴,然後我們有沒有意識到的問題 ……
I:對,應該說他們其實留給我一個很大的空間,但是如果妳問他們要不要過來,他們會過來。
Z:我們是否可以簡單理解為,這些好朋友,妳們是一個各自獨立、非常自由,然後彼此都有很大的空間的狀態。
I:對。
Z:那現在妳們在這邊做什麼呢?
I:我們在觀察。
Z:觀察什麼?
I:去看這地球最原本的樣子是長怎麼樣。
Z:所以你們是來考據的嗎?
I:我們被安排任務來看的。
Z:這個任務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I:這是必經過程。
Z:所以你們是從其它地方過來對吧?
I:對。
Z:好的,請跟我說說妳現在看到了些什麼。
I:地球剛出生的時候很不穩定。祂必須要依靠一些 …… 其實有很多其它行星的能量必須來幫忙,太陽就是其中一個,太陽也是。我們在這邊做的工作是觀察,其實還有另一部分人,祂們要做的工作是導引能量。祂們在導引能量的時候,其實就是在把周圍其它行星的能量重新協調。每個星球出生的時候,大概都會有類似的狀況。在導引能量的時候,周圍會有一個屏障。
Z:怎麼樣的屏障?是把祂們的存在跟地球隔開嗎?
I:也不是,是因為一個星球的誕辰,需要整個星系來幫助祂完成。
Z:沒錯。
I:這個所謂的屏障,就像是我們以為的銀河系,祂其實就是一種屏障,雖然說過了那個階段之後,我們是可以跟其它星系接觸的,但是以這樣一個星系作為屏障,就是那時候行星誕生必須要使用的方式之一。這其實是一個很讓人感到興奮的過程,因為一個行星的誕生,全宇宙的人都會來看。不論這些人來看有什麼目的,其實有一大部分人都單純是因為期待和好奇,因為 ……
Z:就像小嬰兒誕生,大家都會來看看,欸,發生什麼事情。
I:對,就是很可愛。所以即便這個小嬰兒,難帶,還是可愛!
Z:(笑聲)
I:那在看地球的時候,發生了一宗蠻嚴重的事。
Z:發生什麼事?
I:這件事情噢,差點導致整個太陽系的軌道都不見。會發生這件事情的原因,其實是因為那時候宇宙剛好在更新。這有點像是說 …… 這個感覺,不知道怎麼講。
Z:是不是就像是一個公司的伺服器,它在做大改寫和更新的時候,如果你這時候加入了某些新的代碼,就是它在 processing 的這個過程,你突然去干預了這個過程的話,它可能就會變成一個不穩定的因素,然後就可能讓這個更新的過程出現 bug?
I:對!所以才會有月亮。
Z:喔~月亮其實是不是用來作為一個穩定器的?
I:就是你看現在有衛星啊,基本上因為你沒辦法確保你在更新的時候,不會有其它事情發生,那保護的方法之一就是設置衛星或重新調整軌道,但重新調整軌道其實很耗費能量,設置衛星是最快的方法,所以那時候在看的時候,同時啊,大家都知道這個可能會有問題,其實就在邊產生(塑造)月亮出來。大家其實都以為衛星就是在旁邊,其實不是,衛星跟它所屬的主要行星,祂們中間有很明顯的一股能量是(用來)校準的,那這個校準的能量線,一般可能是我們沒有觀察到的東西,但這個校準能量線可以讓它在軌道上維持非常運作(良好),同時可以做到能量交換。
Z:了解。其實我們所知月球是一個人工星球,這個人工是指祂本來可能不在一個宇宙原生的狀態所設置的東西,是這樣子嗎?
I:可以這麼講,但你要說人工也不能這麼說,因為 …… 這宇宙裡面所有東西,如果你要這樣講,全部都是人工,也全都不是人工。
Z:嗯好。那我們現在需要知道設置的工作,是由哪些星球或哪些種族所完成的嗎?
I:其實你們不用知道,因為對於這些協助的人來講,祂們不想要讓別人知道,因為對祂們來講,這其實就是一件不怎麼樣的事情,這對祂們就是舉手之勞而已,所以你要感謝祂們什麼的,對祂們來說沒有什麼影響,祂們還是會繼續去觀察(星球的誕生)。當然祂們也有一些人願意去說出自己的名字,或許祂們已經正在講了,但這其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Z:好的,了解。因為我們可能會想要跟願意接受這些資訊的朋友們去分享相關知識,所以做這樣的詢問。接下來讓我們再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I:然後物質實相(的設計)是為了要讓地球在軌道上穩定地運作。
Z:所以說這個架構的設置,是為了要讓地球在這個軌道上更穩定,對嗎?
I:對。它其實是幫助大家好好抓住這個架構,在移動的時候才不會整個散掉。但很多人都覺得這個有問題,物質實相現在之所以有這個問題,是因為它還沒有被更新。所以大家會想說這種東西怎麼還繼續存在,其實我們在看的時候,我們也早就知道這個東西有問題,但是我們還是知道它要等到時間到的時候,我們才能把它更新掉。那這個更新可能是三十到五十年之內的事情。
Z:是指我和 I 現在合作,未來的三十到五十年之間嗎?
I:對,妳們之中兩個人可以活著看到這件事情。但是這跟妳們所謂科幻小說裡面講的更新可能不太一樣,它可能不是妳們理解的那種方式,可是我可以保證,妳們絕對會體驗到很不一樣的東西。
Z:為什麼會提到我們之中,兩個會有其中一個看到,那另外一個是先離開了嗎?還是她可能參與到其它架構裡面去?
I:如果就(地球)生命死亡,妳可以先離開理解這件事情。但是因為三十到五十年,換算成妳們的歲數,也差不多可以理解(步入人類老年)。那個時候的地球,可能人口會比現在更少。
Z:所以這段期間,可能會有大量地球上的死亡,是嗎?
I:因為要轉換這個物質實相的更新,你必須要先捨棄掉一些累贅,過多的累贅、這負荷會讓(地球)沒辦法完成這個更新,因為這個密度不符合,以目前人口密度來講,不符合完成這個更新所需要的規格。人口死亡,你可以理解為我們把在系統裡面過多的無用程式碼刪掉。那你要說這些程式碼沒有用嗎?祂們在當初被寫出來的時候有一定的作用,但是祂必須在是時候退場。
Z:但其實其它離開地球的靈魂應該也會到其它更適合祂們的地方安置,是吧?可能轉世到其它的地方去,或者回到源頭。
I:對。它其實不是一件讓人感到難過的事,只是它是必須要被發生的。
Z:了解。但人類在情感上(對死亡)還是有一些感傷,是吧?
I:就很笨啊。
Z:(大笑)好。就是我們理解一下人類目前還是會這樣。
I:就其實這是你們的武器,但也是你們的致命傷。
Z:情感嗎?
I:對。你們可以用這個東西做很多的事情,你們的情緒可以激發出很多能量,但是其實這些能量可能又會被別人利用(在毀滅性的方向)。

(六)揚升的真諦及地球系統更新

Z:好。那接下來,讓我們快轉一下,到下一個重要的時間點。可以跟我說說現在看到什麼嗎?
I:看到宇宙在凹陷。有點像是在過濾東西。這個過濾的過程要花很長時間。
Z:妳要不要跟我描述一下這個過濾的過程,它運作的方式跟它的質地嗎?
I:有點像是一個巨大的漏斗,像是蟲洞或量子力場,中間凹陷下去的地方會有東西一直往內掉,就是一直在往內掉、在過濾。
Z:喔,有點像是地球沙漠,有時候會有那個漏下去的東西(流沙)。
I:對,就一直往下掉、一直往下掉 …… 其實這個過濾,就是我們所謂升級的過程,用視覺化的表現就比較可以理解,因為就像一個東西往其它維度邁進的感覺。
Z:揚升的過程嗎?
I:對,這個過程很像,但是你們講的揚昇好像是往上,但就視覺上的理解來講,其實是一直往深處、一直往下掉的感覺。
Z:應該可以說,如果有一個內外的分別,它其實是往核心去,對不對?
I:對,它會一直往內、往內,進去好幾層之後,就是一直往下掉。
Z:它其實比較像是回家、回歸源頭的一個過程或通道?
I:這個通道很長,沒辦法用你們現在的時間概念來理解。進去的時候,你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死亡。
Z:嗯,死亡才能去做到這樣的轉換,對不對?
I:對,你要先把那些殼啊什麼的都丟掉,因為進去這個地方是一個密度非常大,但質量必須要非常小才能經過。
Z:人類的身體是不可能通過的。
I:不行。所以像剛剛變成光束也是一種方式。光束當然是最快的,變成光束的話,你可以最快進到這些地方,但是在這旅行過程之中,它有點像是這個通道其實不是完全密閉的,它還有其它的孔洞。
Z:那我們可以在比較像是意識維度空間中改變向位,直接用折疊或是切換到其它的位置去嗎?
I:你是說直接用意識把自己 project 到那個地方嗎?
Z:對。
I:投射是一種方式,但我這邊說的是透過不同密度的擠壓把你送到那個地方。你在經過這個地方的時候,這個隧道裡面,有點像是很多孔洞的,每個孔洞之間都會有不同的密度互相拉扯,每個人變換成不同的光束,就會因為不同的密度和壓力進到其它時間/世界裡面去。但並不是每個人變成光束的狀態,他的速度就會很快,那取決於他過往的經歷跟他對於死亡這件事情的覺悟有多高。如果他接受死亡 ……
Z:他其實轉化會更快,對不對?
I:對,他的速度會更快。
Z:例如說我們現在作為地球人,他還活著的時候,如果有好好的修行,他應該速度是很快的,對不對?
I:但是你們講的修行,其實是一件很沒有意義的事情,它其實是一個太教條的東西。在我們語言理解上,它是很教條的東西,但對我們來說,它並不是那麼教條的東西。
Z:它其實應該是生命自然發展的一個過程,但我們現在把它限縮、用「靈修」這樣的概念把它框架住。
I:對,其實說真的,你一出生就是在靈修了,因為你一出生就有靈,那不就是在靈修嗎?
Z:對,沒錯,好像你要刻意作某些事情才能到哪。
I:其實不用,只是說你怎麼在物質實相之間,找到你應該歸屬的平衡。所以你們在講靈修的時候,我們覺得很困惑的是為什麼要靈修?因為你平常就在修啦!那感覺是你們用你們的語言在規劃出、轉譯源頭的信息,但那其實儀失掉了很多資訊。在這個轉譯的過程中,你們最常遺失掉的就是,你們覺得源頭只有一個 ……
Z:祂其實有很多個。
I:應該說祂不是單一可以被形容的東西,但在你們語言上就是只有比較二元性的解釋方式。其實「一」……
Z:對,我知道祢在說什麼。
I:對我們來講,祂不是像「一」這麼簡單的東西。
Z:是,而且祂還在持續地擴張和演化,或者又會收束。
I:祂隨時隨地都是不一樣的。對我們來講,我們要記得的就是我們 ……
Z:我們都來自那裡。
I:對,我們都記得,這個東西不一樣,但我們並不感到害怕。
Z:因為現在的地球,整體的頻率狀態或是物質實相的結構已經漸漸有在更新了,但因為我們現在還是有忘卻帷幕的設置,所以會有這個 bug。
I:這有點像你們的角色系統還沒被更新,你們的 NPC 還沒有被更新到最新版本。你們想說跟著 NPC 行動,可是 NPC 還沒被更新。
Z:(笑聲)
I:雖然說 NPC 還是作了很好的引導工作,但是 NPC 還沒有被更新嘛,所以就會有些開放式地圖你走不到。
Z:嗯,有些隱藏關卡你也走不到,對不對?
I:對,而且 NPC 也不知道。
Z:所以需要特定的門戶、特定的 NPC。
I:對。除非有人開後門。但現在(地球)就是這樣,因為全部都在更新,你不可能說要求大家全部一次更新,就是同步嘛,但在其它地方可以做到這樣的事情,前提是其它地方的集體意識已經達到那樣的狀態,他們之間已經能把彼此的能量都校準得非常好,但是地球能量還是處於比較不協調的狀態。
Z:現在我們地球已經分裂成好幾個版本了嘛,以集體意識來講也是,不只是個人平行實相的關係,祂可能目前處理的方式就是這樣子,是嗎?
I:一分為二其實你可以理解的話,就是「拷貝」,在更新的時候我們總要作個備份嘛。更新完之後,不適合的東西方在備份上,適合的東西放在新的版本上。
Z:所以現在你們是在負責更新地球的這個項目嗎?
I:我們原本在作的不只有更新這件事,我們作的還有包括開發,其實 I 她自己也知道,她之前就是在作開發這件事情,我之前在夢中就有讓她看到。
Z:開發什麼東西?
I:其實就是開發整個系統。
Z:是指地球的新系統嗎?
I:不只噢,是指整個跨維度之間,祢們這些靈魂要去哪裡的系統。我之前讓她看到,有點像是她在開發時空機器的樣子,時空機器就是最好的詮釋方式,後來我也再讓她看了一次。
Z:是。
I:其實作為開發者,最為人詬病的就是我們常常無法像真正的玩家一樣,去體驗這個程式的精髓。
Z:但現在祢們有她這個載具,一方面也可作實際的測試,對不對?
I:她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測試者,我已經跟她講過很多次了,她都不聽。
Z:啊,沒關係,我們現在可以讓她聽到。

有興趣/需求體驗遠距催眠,或想了解這項服務的朋友,歡迎來訪。👣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原《重構命運:地球開悟遊戲指南》電子書 - 付費訂閱讀者限定 線上交流空間 ♦ 預約私人靈性諮詢 請至官方Instagram私訊 或 來信至[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