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如果有新冰箱,簽收前請先確認溫度

2021/02/01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我走出工作室,癱在沙發上,轉開電視讓它恢復工作狀態,聆聽著樓下街道不時傳來的重低音演奏曲,一直以來我對於新聞不是很有興趣,那是因為近年媒體所塑造的『世界』像是一個『集中複合體』,這對於學習來說或許很好,但它就像釘在腦中的Memo紙,不時幫你覆寫那些你不可能改變的過去、現在、甚至是未來。因此我轉開新聞並不是真的要看什麼新聞,我只是想讓安靜的屋子裡頭加上一些穩定的頻率,我反而讓自己抽離在一個特別的空間,像是漂浮在空中,脫身於肉體,將精神宣洩而出,直到剎那靈光而過。
突然之間,電話響起,是我的包裹到了。送貨來的大哥看起來十分和藹可親,他請我簽收包裹。我上個禮拜從1111訂了一個S牌的冰箱。接著我引導他應該將這冰箱怎麼透過玄關旁的窄道,並且透過陽台的路徑,直接搬運到廚房外的連通門,再藉由這個門將冰箱緩緩地推入室內。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是一個我重要的客戶。
他們正籌備著最新的電影劇本,
需要我幫忙review一些需要在N串流平台上線的「眉角」。
我很想跟他們說可以自行研究日本與韓國人最近幾季上線的熱門影片。
「你聽過殭屍嗎?」小戴冷不防地丟了一個名詞給我。
「什麼?」
我講的『什麼』或許聽起來像是對客戶的質疑,
實際上我的腦子已經開始失去運轉功能。殭屍?這是在搞笑嗎?
「你有過的印象應該是電影、電視上的那種吧。」他說。
「所以這是什麼意思?」。
「它們要是認真起來,看起來跟人沒有差別喔。」
小戴用著很冷靜的口吻,告訴我很恐怖的事實。
「你到底在說什麼?」我很難再想什麼台詞了。
「要是乍看之下,絕對能混淆視聽。實際上鬼魂不僅僅只是入侵有主人格的人體,他們也善於利用屍體、軀體。」
「欸,我現在在忙,你們要是劇本擬好了再打過來吧。」我失去耐性。
「我習慣將鬼魂稱為『意念』。總之意念能夠連接腦內的神經網路,迫使它們能夠驅動自己的身軀,達到『運動功能』。為了要能欺騙常人能夠看見的細節,意念可以試著掌控循環系統。當然,這樣的循環系統只會造成意念操作上的困擾,因此要是發生什麼突發狀況,最終他們只會把心思放在操作運動功能上。」小戴完全不理會我的無禮,自顧字地繼續說。
「欸,小戴,你到底在說什麼鬼東西?」
「只要喝一杯水、吃個零食就會原形畢露了呢。至少對於大多數的意念來說,要能全面控制人體的生物機制難度相當高,通常頂多能控制運動神經而已。」
「所以呢?」我低聲地問。我看著搬運冰箱的大哥已經將冰箱定位完畢。
「你應該很聰明的,沈先生。誰從剛剛進門以來都不吃不喝,保持著一種自然性,但仔細思考卻好像有異於常人之處?」
小戴是有在我家裝監視器嗎?
「他媽的,你到底在搞什麼鬼?」我用氣音問小戴:「我的忍耐是上限的。」
「那位剛剛進門的大哥,你請他喝一杯水吧。」
「Motherfucker,是上次在我家開趴的時候嗎?what the fuck?你在監視我?你到底腦袋有什麼毛病。講什麼意念什麼毛東西,幹。」我不客氣地低聲地怒吼。
「小心啊。既然你知道的話。現在可是要保持冷靜呢。」
我仔細回想,那些印入腦中的畫面好像在我眼前打轉。
過去的我從沒遇過眼前的情況,
雖然我是標準的鐵齒,
但是我的雙腳、四肢好像不聽使喚一樣,
是因為我內心嗅到了味道嗎?
是危險還是來自於他身上的味道?
他臉上那奇異的蒼白難道只是意外嗎?
他扭動了僵硬的脖子,
向我這裡瞥來。
「怎麼了嗎?」他問。
「沒……沒事。」我故作鎮定,往客廳另一側瞥去。
「好囉,都弄好囉,這邊請你檢查一下。」男人指著冰箱,拿著說明書跟我說明一些注意事項,而我只是讓自己的耳朵進行自動導航模式,用雙眼與鼻子確認那個寫劇本寫到瘋掉的小戴所提供的瘋狂結論。
我看著他。
牙齒之間不停彼此拍打,
像是在進行節奏音樂,
我不知這是不是它們對我放送的輓歌。
皮膚、外觀、協調性,幾乎都與人類毫無分別。
但是仔細體會就能感覺出來些微的差距。
那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氛圍,
正當我努力回想起我們剛見面的畫面時,
眼前的男人神情突然產生了異樣的扭轉。
他,好像不再掩飾那份衝動。
他,好像不再抵抗內心的低語。
他的神情好像轉為一種怨念的狠毒,
好似將眼前的一切用火焰赤裸地灼燒一般。
「你還好吧……先生……」
我不自覺地向後退步,靠著工作桌桌緣緩慢移動。
「我很好呢。」我很清晰地看見他皮膚異樣的色澤漸層。
「你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是嗎……」

男人的手指輕輕撫過我的工作桌面,
看起來沒有指甲的手指竟在硬度極高的桌面清楚地留下幾道傷痕。
「那沒問題的話,我要走囉……」
我驚訝地往回看著他的瞳孔,
沒錯,再次仔細地觀察之後,就能看見那瞳孔細緻的差異。
他的聲音故作溫柔,但無論是誰都應該可以發覺出他臉色的異樣吧。
「嗯……」我只能再繼續向後退。
「最好不要再動囉。」
眼前的男人好像是對我宣告最後的警告。
好似剛剛的禮貌像是不存在一樣,
彷彿好像在對食物鏈底端的物種進行宣告。
當他的怒吼輕輕地從口中宣瀉出來時,
我感覺自己的全身血液近乎凝結,
時間好像在我的空間裡變成常數一般,
我體會著那萬物細緻的聲響,
每個聲音都好像是開到最大一樣。
我的心跳聲、
房間粉塵飄移的摩擦聲、
我衣服摩擦的聲音、
排水系統定時發出的聲音、
新冰箱定時發出的極細小運轉聲、
外頭小鳥的鳥啼聲、
樹葉隨風飄盪的清脆聲,
以及我內心恐懼的滴答聲。
最後穿過雲霄,直達我心底的驚動,
是我口袋響起的手機鈴聲。
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
「你不接嗎?」男人對我微笑,像是對我的施捨一樣。
「現在不接的話,這輩子會後悔的喔。」
他的聲音就像強大的心態彎曲力場,我的雙腳如同釘在地上一般。
「喂……」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如此顫抖,光是用雙手伸進口袋拾起手機就花了好幾秒鐘,眼前的男人看著我,表露同情的眼光,發出疼愛的光芒。
「沈先生,您好。我這裡是大X貨運。」
「是……」
「您訂的冰箱已經到囉。」
那個男人當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
露出了一種極盡厭惡的表情,
是一種因為過度自信好像錯失機會的後悔表情。
我為什麼會看得這麼仔細呢?
可能是因為生命在這短暫的時間內似乎獲得了展延,
因為這短短幾秒鐘,我才有辦法下定決心這麼做。
這是一個愚蠢的決定。
但卻是我內心認為最正確的選擇。
也幸虧這男人的後悔之心,
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去讓雙腳肌力發揮作用。
只要產生一點點勇氣就好。
只要產生一點點勇氣就好。
「下次簽收前,要先確認溫度喔。」
他說,像是溫暖的提點,他冰冷的右手滑在我的左手上。
「不過好像也沒有下次了。」他輕輕微笑。
我可以感受到他只是輕輕地將我的頭壓下,
接著我就聽見自己倒地的聲音,
以及淒厲的哀嚎。
雖然疼痛在我倒地之後傳達到我的腦中,
我認真地祈禱一切終歸靜止。

這篇短篇小說是我擷取尚未發表的長篇「類超自然」系列之中的「煙洞」一小部份段落改編而成的。
如果喜歡同類型的短篇小說可以參考「亂度的總和」「意念事件」這個分類。若你對「類超自然」有興趣的話可以閱讀以下這些類似作品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老鳳」,是個天橋底下販賣『懸疑』的說書人。 現任基層工程師、業餘小說家。作品風格包裹為驚悚恐怖、懸疑推理的糖衣為主,實際核心描寫內心世界的剖析與玩味,喜於將科學知識融入故事之中。寫作風格從都市、現代、新科技與人之間的視角滲透。
販賣 懸疑、推理、科幻的日常小說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