闊葉樹
闊葉樹
2021-03-30|閱讀時間 ‧ 約 1 分鐘
2收藏
分享

自轉獨白|66號公路

曠野,岩層露頭,人形仙人掌 沉睡的獸骨等候失意的古生物學家 漫長的過彎,擋風玻璃又抽換布景 在這場夢的起點被遙遠想起以前 66號公路流淌侵蝕的命題

孤絕的路牌,貨運火車上百節車廂 電線起伏奔過電線桿和電線桿 冬日在沉默的矮灌叢沙漠虛擲 旅人那道摺痕久違的光 66號公路親吻追尋的靈魂

小片小片的雲影是神嗎間歇落指 在民謠吉他的長路上按著和弦 後車廂的行李當時空下滿滿的歌詞 留給趕赴謎底的沿途寂寥 66號公路對誰唱33歲的歌

棕櫚,短嘴鴉,來車駛近後遠離 淘金者的淚與星光依然閃爍前方 關於抵達,西部綿延嚴峻的措辭 舊日的路口從不是故事的去向 66號公路通往一千種拓荒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闊葉樹
闊葉樹
常常翻過身去,落地時已站成一棵樹。但世界總是太快,接不住慢慢長的葉子,慢慢掉的花。
編輯精選專題
2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2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