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Honey

2021/04/1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小時候我的二妹-維,長得比較 Honey(臺灣話長得胖嘟嘟),所以大家都喜歡抱她,她出生一年多的時候,爸爸就去世了,下面還有小她一歲的妹妹,舅公看她可愛,也不認生,就提議要收養她。
一歲多被帶到高雄縣三民鄉,舅婆是原住民,非常疼愛她,三歲多咳嗽感冒,咳到血管都有血絲了,才被叔叔背回屏東麟洛的田中村,媽媽幾乎都要認不出她了,母女對看,媽媽自問:「你是我的孩子嗎?我不相信我的孩子長這個樣子,你有沒有報錯?」妹妹聽不懂媽媽的說的話,只一勁的哭喊:「媽媽!媽媽!」說的是那瑪夏鄉原住民的話。
維不喜歡吃麵,如果我們煮麵,她一定會大哭,所以如果我們要吃麵的時候,必須先留一碗飯給她,維吃飯很慢,她的小學老師告訴媽媽說,維在在美術方面有天賦,缺點吃飯很慢。
高中畢業之後考上商業設計科,學雜費及校外住宿費所費不貲,我帶她當到臺北註冊時,花盡盤纏,只剩下200元,買一張慢車票,火車每一站都停,到了傍晚才回到屏東麟洛 ; 記得那時我已準備放下工作,到高師大進修,正在打工 ,還好之後獲知因維個性乖巧,房東請她當家教,至少補貼了一些生活費。
維唸書時,曾仰賴比較早工作的小妹資助她生活費,每個月她等在小妹公司門口,這是她這一生最覺得丟臉之事,維還告訴我一個故事,她與小妹同租一個房子,不小心將小妹的衣服染紅了,小妹生氣,棉被沒給她,維在陽臺地上坐了一夜,聽她輕描淡寫的訴說,不甚唏噓。
結婚之後有了兩個可愛的女兒,維隨曾經隨妹婿調職搬到新加坡及馬來西亞。有一年暑假,我還帶著孩子及媽媽到新加坡,享受她的泳池豪宅。媽媽也曾跟她到馬來西亞住了一陣子。回臺灣之後,她每一次農曆年回娘家總是會遲到,問清楚了,原來是她一家四口,衣服顏色形式都要搭配齊全才出門。後來比較準時了,我問怎麼了?妹婿説:「現在我們不跟她配了!」
我們都退休之後,我與二妹常常到大安森林公園,維的家吃飯,維會先讓我們坐著,給我們吃點小點心,她很少要我們幫忙,我們坐在半開放式廚房大餐桌,她邊煮飯邊聊天,一道一道送上來,鄉村風格的裝潢,頂級的食材和餐具,堪比餐廳。
維買東西非常的挑剔,喜歡手沖咖啡,有一天她看上了一套精美的長嘴手沖咖啡造型壺,在店門口來回走了好幾次,都捨不得下手,後來成了先生送她的生日禮物。她現在住的房子,玄關十幾年來,吊著一盞普通的白熾燈,我問她,你這個燈,為什麼不選一個比較有情調的玄關燈?她說:「還沒找到合適的。」
多年來,維每週四參加登山,與隊友健走邊學習各種植物,頗有收穫,也交了一些好友,最近她還參加七號公園的太極拳,上個月又有了一個孫女兒,真為她高興。
21會員
124內容數
人生不如意事常十有八九,感謝遇到的貴人,有你-生命更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