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書籍藝術為標竿的圖畫書作家李蘇西(中)

0
2021-04-22
|閱讀時間 ‧ 約 6 分鐘
文/張靜宜
李蘇西(이수지, Suzy Lee 1974-)
畢業於首爾大學美術系,從事插畫工作一段時間後,前往英國坎伯威爾藝術學院學習書籍藝術,李蘇西的圖畫書創作以「書籍藝術」為標竿,進行一系列無文字圖畫書的視覺實驗,巧妙的佈局與運用書籍裝幀的限制,探索出一條想像的邊界線—書溝(gutter),玩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圖畫書閱讀。以下介紹四部探索書籍邊界之作品:《愛麗絲幻遊奇境》(Alice in Wonderland)、《鏡子》、《海浪》、《影子》

書籍藝術的新元素:書溝

李蘇西至為關切書籍的物理性和關於書籍製做的技術,書籍的裝訂即是將眾多書頁集合在一起,形成頁與頁交錯的摺疊空間,這核心技術向來為人忽略,在後來的創作中,即《鏡子》、《海浪》、《影子》這三部作品(圖6)中李蘇西將其提升為創作的核心要素。以「書溝」這個裝訂處,作為「書籍的邊界」,進行「實境」與「虛幻」變化的遊戲,以此來說故事。
李蘇西隨後並出版了創作筆記:《李蘇西的圖畫書—現實與幻想的邊界,圖畫書三部曲》(以下簡稱《創作自述三部曲》以免與三部圖畫書作品合稱的「三部曲」混淆),《創作自述三部曲》是她的創作秘笈,透過此書,作者一一說明這三部圖畫書的靈感、共通點、與創作過程。
圖6 《鏡子》《海浪》《影子》三部曲
三部作品裡獲得2008年紐約最佳圖畫書獎的《海浪》知名度最高,迄今已賣出14個國家的版權。《鏡子》是三部以書溝為焦點的書籍中最早被創作出來的作品(參見表1),但也是能見度較低的一部作品。其實,《鏡子》對李蘇西的書溝創作實驗有著不可小看的影響力。

對稱與迷惑—《鏡子》

李蘇西表示她在《愛麗絲幻遊奇境》中安排那對雙胞胎兄弟時,想到了一個鏡像。她覺得這個點子不錯,應該把它變成一本書,這算是個實驗,她想看看當它變成一本書之後的感覺如何。她以速寫加上電腦處理,短短一星期的時間就
完成了《鏡子》這本書。雖然此書的完成時間很短,但是整個過程卻是嚴謹的。如此快速,是因為有了篤定的構思與單純的技法。
《鏡子》、《海浪》、《影子》三本書各有一個主色調。《鏡子》的主色為橘色。作者認為橘色和黑色放在一起會給人一種不安的感覺,《鏡子》正想傳遞一種不安與騷動感。
《鏡子》描述,空白的書頁右下角坐著一位孤單的小女孩。翻頁後,左側原本空白的位置,竟然出現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小女孩(圖7),就像照鏡子一樣。這是一本書,哪來的鏡子呢?「所謂鏡子的空間製造是來自讀者心中。所以讀者得假想:書的邊緣和中軸線(書溝)構成一面鏡子。」這是第一層的幻想,如果讀者無法和創作者產生此默契,接下來的故事就無法成立。
主角從驚訝、不安、害怕,到後來好奇、扮鬼臉、探測、確認對方友善與否,種種行為完全「相稱」的顯現在「鏡子」(畫面)上。確認對方存在與友善後,開始有了更多的互動,「兩個小女孩」樂得手舞足蹈,故事來到高潮:主角和鏡像人物互相靠近,愈來愈近、愈來愈近…就在她們倆碰觸到彼此的瞬間,迸出一大片斑斕絢麗的色彩,下一頁,她們被吸入書籍的裝訂線裡,那裡到底是哪裡呢?應該不是鏡子的背面吧!故事進行至此,所有圖片「幾乎都是對稱的」。雖然作者在電腦繪圖時已做了微調,讓對稱的畫面有細微的差異,但這不容易察覺。影像進入書溝之後,作者以一個空白的跨頁,留給讀者思考。
繼續翻頁,兩個孩子的影像從書籍中軸線悄悄地舞動浮現,緩慢、優雅。中軸線的功能與魅力,在此已被充分地凸顯,表示那是一處奇幻空間,這是第二層的幻想。「通過鏡子後出來,究竟會發生什麼變化?」剛浮現的畫面,沒什麼異樣,兩側依然如「照鏡子般」。但接下來,右側小女孩的動作明顯出現了不對稱。我們回頭看看首頁,初登場時小女孩是從右頁出現的,但是從鏡子出來後,右側的小女孩成了模仿者,讀者可從她老是慢半拍的動作窺知一二,從鏡子出來後,她們倆的位置是否對調了?
右側小女慢半拍的肢體動作,大大的激怒了左側的小女孩,因為左側的小女孩每次發完怒,都不見對方馬上回應,得等到下一秒(下一頁),右側的小女孩才會反應出方才發怒的影像,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生氣都在下一秒,反射回來。故事前半段「對稱」的影像,令人歡愉,故事後半段「不對稱」的影像讓人迷惑、生氣。終於,左側小女孩止不住自己的怒氣,朝書溝一推,令人驚訝的是,一面往後傾倒的鏡子,和一臉同她一樣錯愕的鏡像,鏡子後退、摔碎。
故事結束了,有個孩子孤單地坐在圖畫書的「左下角」(方出場時,坐在右下角)這和初登場的那個孩子是同一個嗎?剛才跟她一起遊戲那個女孩是她自己?
《鏡子》這部作品,無文字,沒有半點「道德教訓」,不具「知識性」,加上「怪異」的空間遊戲,也許太「前衛」了,這部實驗性很強的作品2003年於義大利發行後,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直到李蘇西的《海浪》在國際獎項中大放異彩後,舊作《鏡子》才被當成新作般熱捧,並且很快速地賣出六個國家的版權。這有趣的現象連作者都說,也許是出版者從中發現「有趣的連結」。
《鏡子》顛覆了鏡子的常理,對我們熟悉的、相信的世界提出懷疑。在《鏡子》的封底,作者仿作了一幅馬格利特的《禁止複製》(圖8),此書正如馬格利特的畫作精神,一切都開放解讀。
圖7(左)書頁右下角有一位孤單獨坐的小女孩。翻頁後,左側原本空白的位置,竟然出現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小女孩。 圖8(右)《鏡子》封底

張靜宜: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碩士,目前博士進修中。碩士論文《韓國圖畫書發展考察初探》獲教育部論文優良獎。學術興趣為韓國兒童文學、民間故事、圖畫書藝術。「當老虎抽菸斗的時候」圖畫書研究專欄作者。


● Copyright ©童里文創生活事業社版權所有,禁止擅自節錄,如欲分享,請完整轉貼並註明來源出處●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0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