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惠如
黃惠如
2021-04-27|閱讀時間 ‧ 約 4 分鐘
4收藏
分享

工作的目的不就是努力工作嗎?記得你是誰,別讓工作等於你

「如果沒有忙到喘不過氣,我就不覺得自己有努力工作,」「Reboot.io」主管教練領導力發展公司執行長科隆納(Jerry Colonna)長期輔導創業家的領導力,他的新客戶維多(Victor)尋求他的幫助。一開始,維多說擔心錢所以必須努力工作,等到教練服務即將邁入尾聲,開始討論工作之外的事,提到女友抱怨從沒好好見他一面,關係岌岌可危。
科隆納問,是什麼東西把你整晚綁在辦公桌前?維多咆哮,「我怕呀,如果我沒有忙到喘不過氣,我就不覺得自己有努力工作。」
科隆納在《讓你的脆弱,成就你的強大》指出,我們一直努力工作,設法跑得比魔鬼快,往往因為人們傾向用工作來證明自己的意義,把工作和自我定位合併檢視之故。我們會這樣告訴自己,「除非我有工作,否則我一無是處」,「我做不到,所以我那麼弱」,我們以為我做的事代表我這個人。
因此,我們愈做愈多,愈做愈快,忙到喘不過氣,代表我的工作很重要,所以我很重要,值得被尊重、肯定。
而且,拼死拼活工作又被包裝成追尋夢想。追尋比自己更遠大的事,超越自我侷限、推動進步,這不是媒體上創業家、運動員、音樂家……一直被讚揚的事。
大膽追尋、努力追求卓越並沒有錯,只是直到有一天,身體警告你,或精神狀況刺激你,你問自己「為什麼我需要讓自己心力交瘁至此?」
為什麼?我們怕。我們怕不努力工作無法養活一家大小,孩子不能完成學業,自己老了之後晚景淒涼;我們怕,沒有一份體面的工作,父母在鄰居親戚間無法抬頭體面;我們怕,沒有工作無法得到尊重,這份尊重來自父母、家人、外界眼光的尊重;我們怕,不工作其實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恐懼感、羞愧感、迷惑感,甚至優越感纏繞其中,這些感覺創造了現在身不由己的自己。
事實上,你並不代表你的工作。少了你,就業網站馬上增加一個員缺,沒多久另一個人會替補。萬一你生病了,公司頂多派人看你一、兩次,照顧你的是家人。並非公司無情,而是組織終要往前走的,不會為任何人停留。而且,其實沒有太久以後,10年、20年或更再久一點,你終究會退休,你不再是名片上的你。
有一天,當你不再有截稿日期、行程、活動、壓力、責任,沒有任何原因叫你起床時,你的存在是什麼?
工作圖一個生存之道,而不是塑造生命。暢銷書《跟錢好好相處》作者魯賓(Vicki Robin)認為,正職工作只有一個功能,就是獲得薪水,這是工作和金錢的真正連結,其他都是附加的,有很好,沒有也應該。
魯賓指出,我們真正的問題並不是對工作期待太高,而是將工作與薪資混淆在一起,工作帶來成就感、啟發、認可、成長都很好,只不過如果這些滿足感來自其他層面會不會滿足感更高?
我們應該重新定義「工作」,工作應該被視為任何有生產力的活動,不管有沒有薪水,而上班只是眾多工作之一。
例如,你是否是個好鄰居?鄰居太太臨時有急事,是否願意幫忙看一下小孩。你是否是個好公民?願意去小學當導護媽媽、或當社區清潔志工。你是否是個好家人,吃飽飯願意站起來洗碗、願意倒垃圾、遛狗、刷馬桶。
這些工作都無償,但都應該被視為「工作」的一種,而這些工作能擴大我們的人生關照面,追尋意義,強化和他人的連結,幫助我們成為一個好人。
我們依舊工作,但不是被恐懼綑綁著工作,記得你是誰,別讓工作等於你。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黃惠如
黃惠如
編輯精選專題

4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4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