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口總和生育率跌至新低

REDBRIC
REDBRIC
本文發佈於EYT政經分析
1
2021-06-02
|閱讀時間 ‧ 約 8 分鐘
最近熱門話題離不開生育,香港在後疫症時期,不但出現人口萎縮 (姚,2021,2020),即使結婚人數和生育率亦跌至低點,可能反映不少人決定「唔結婚、唔生仔」的新時代?
回顧過去半個世紀,結婚人數有上有落,不足為奇,大抵與經濟和對未來前景有關,譬如亞洲金融風暴後負資產恐懼症形成近幾十年的一次結婚數目低谷(圖1紅線),在2000年只有30,900對新人結婚,打破了自1974年以來的記錄新低,而年度跌幅最深的年份為1997年的-15.7%,由37,600宗減少至31,700宗。及後經濟回升,結婚數目亦由低位回升至2012年的近年新高60,500宗,而年度升幅較大的一年為2006年,達+17%。誠然,嫁娶還需擇日,吉年與流年均可能影響結婚數目,但2020年結婚數目的下跌實在是觸目驚心!初步預測的年度跌幅為36.4%!是自1972年以來的最大跌幅,全年只有28,200對(臨時數字)新人結婚,亦是自1973年以來的最低點;疫情限聚,影響嫁娶,結不了婚,會否影響生育?
圖1 香港生育率及結婚數目,1971 - 2020。資料:香港統計處 https://www.censtatd.gov.hk/en/web_table.html?id=3
自從科技成功令生育成為大部份父母的可控計劃後,香港的總和生育率 (fertility rate) 就一路走低,雖然這是世界趨勢,但香港的生育率之低已成國際前列。根據世銀(2021)資料,香港在2019年的總和生育率已是世界上最低生育率的經濟體之一,只有1,051,比新加坡的1,140還要低;但圖1藍色線顯示2020年香港的總和生育率竟然進一步跌至869 (臨時數字),不但打破了過去五十年的最低記錄,更打破了年度跌幅的記錄,比2003年SARS時的總和生育率(901)還要低。似乎兩夫婦在家時間多了也不一定增加生育率,但懷胎需十個月,2020年的生育率也與2019年的生育決定有關。
關於導致低生育率的原因過去已有不少研究,譬如Stone (2018) 的樓價與生育理論十分有趣,其中如房屋尺數與生育率的正相關(圖3)對香港人來說最有共鳴,圖中香港一點位於最左下方,呈現屋小-生育低的極端例子。其他有關樓價與生育率的研究甚多 (Liu & Clark, 2017; Yi & Zhang, 2010),其中Yi & Zhang (2010)是就香港生育率的研究,結果發現:『每1%的樓價上升導致0.45%的總和生育率下降,...這意味著樓價上升可解釋了65%關於過去四十年香港生育率下降的原因。』(翻譯,原文如下:)
"It is found that a 1% increase in HP is significantly related to a 0.45% decrease in total fertility rates (TFRs), which is robust in sensitivity tests with an alternative model specification and alternative measures of TFRs. This implies that high HP inflation can account for about 65% of the fertility decrease in Hong Kong in the past four decades." Yi & Zhang (2010, Abstract)
圖3 房屋面積與總和生育率的關係。資料:Stone (2018)
但今次疫情期間的超低生育率可能與避免入院和前景不明朗等因素有關,但未見有相關研究結果,待證。然而,若把圖1中的近23年數據放大,似乎結婚數目的變化與總和生育率的變化有頗類似的圖形,正相關系數達至78.7%,圖5為兩者的擴散圖;這與圖1中的前半段時期有頗明顯的差別。可能當結婚和生育都變成重大經濟負擔和長遠幸福的考慮,兩者的變化自然更受政經前景所影響。
圖4 香港生育率及結婚數目,1997 - 2020。資料:香港統計處 https://www.censtatd.gov.hk/en/web_table.html?id=3
圖5 香港生育率及結婚數目擴散圖,1997 - 2020。資料:香港統計處 https://www.censtatd.gov.hk/en/web_table.html?id=3
執筆時,香港疫情尚未完全消退,2021年已過了差不多半年,限聚和防疫措施仍然實施,這可能意味著2021年的結婚數目和生育率同樣會在低位橫行,長遠而言這將對人口老化和人口金字塔的結構性經濟帶來不容忽視的影響。
參考:
Lyman Stone (2018) Higher Rent, Fewer Babies? Housing Costs and Fertility Decline, https://ifstudies.org/blog/higher-rent-fewer-babies-housing-costs-and-fertility-decline
Yi, J. & Zhang, J. (2010) The Effect of House Price on Fertility: Evidence from Hong Kong, Economic Inquiry, 48(3):635-650. https://doi.org/10.1111/j.1465-7295.2009.00213.x
世銀 World Bank(2021) Fertility rate, total (births per woman), retrieved on June 2 from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P.DYN.TFRT.IN
姚松炎 (2020) 後疫症經濟6 - 人口萎縮,方格子,8月25日。https://vocus.cc/article/5f445e19fd89780001c66938
姚松炎 (2021) 香港人口二十年,方格子,2月22日。https://vocus.cc/eyanalysispoliecon/603366a5fd897800012beacd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REDBRIC
    REDBRIC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and building research and information centre 房產發展研究中心
    本文發佈於
    EYT政經分析
    分析政治與經濟形勢,探討政治局勢與貨幣戰、貿易戰的關係。


    1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1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