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潭 - 三版 - 第二章-6

2021/06/03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他不得不地鬆開緊抱著地雙手。
  此刻,兩人臉的距離很近,近到連鼻子都快撞在一起的距離。他們倆互相凝視著對方。
  她害羞了,他更害羞。
  「呵呵!阿詩,走了。」這時,鐘直開口。
  這次,換鐘詩從喉嚨發出不滿的聲音,藉此抗議了。
  她聽了更感動,這下,她終於知道內心那異樣感覺是什麼了,那是喜歡。
  於是,她在他面前笑開,輕輕親了他紅嫩的嘴唇一下,再趁著他整個人都當機的時候,轉身,跑開。邊跑,她邊笑。
  她就這樣跑回家。
  一直到不見她的身影,他這才回過神,嘻嘻地傻笑了起來。
  「爹爹,品月她剛剛親我欸……」說完,他又開始傻笑,傻笑完,他伸出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他在回味,在回味那感受、那觸感。
  「我知道。」
  在仙境裡看著的道德天尊又崩潰了,不過這次,祂有克制,因為祂沒有忘記自己對靈寶天尊和元始天尊的承諾。
  雖然心很痛,但是祂真的越哭越小聲。最後,祂止住哭泣,但同時,這股心痛,也變成了內傷。
  唉!只好回去再好好用術法替自己療傷了。祂心想。
  於是,祂擦了擦眼淚,步離此處。
  品月回到家後,一股勁的傻笑,持續地傻笑,不停地傻笑,還因為太開心、沉浸在自己世界,連宋青問她話,她都沒聽到。直到他拍拍她的頭,又問了她話,她才回答。
  「我跟小詩詩親親了!」說完,她繼續傻笑。
  「嗯!」他先是驚訝了一會,才露出微笑,點頭,回。
  接著,他心裡失落,低落了起來。都說,女兒是爹爹的前世情人。
  他無聲地嘆了口氣,彎下腰,緊緊抱住坐在小木椅上的品月。品月笑得更開心了,也回抱住他。
  他這才露出笑容。
  這時,紀靈從飯房說了句話。
  「吃飯了。」
  「好!」品月答應完,轉頭對宋青說:「爹爹,吃飯了,我們走吧!」說完,她從椅子上站起來,對他伸出自己的左手。
  他笑笑,伸出自己的右手,牽住她的。
  「娘,我們來了。」
  「好。」
  這次,那位愛穿黃袍,也總穿黃袍的道德天尊只是眼眶濕潤,過了許久,祂才流下淚。
  身穿藍袍的元始天尊拍了拍祂的背,祂重重地吸了吸鼻子。
  靈寶天尊則嘆了口氣,隨後說了一句話。
  「兄弟,辛苦祢了。」
  「嗚……嗚……」邊哭,祂邊點了點頭。
  傍晚,鍾詩家裡。
  用完晚膳後,鍾詩坐在自己房間內的床沿,再次回味品月雙唇的觸感、溫度。而後,他開始對她魂牽夢縈。
  等到想她想到覺得很累了,他就往後倒,進入夢鄉。
  他做夢了,夢到隔天早上,品月對著他露出她最燦爛的笑容,向他跑來,還抱住他的身軀。然後,她輕輕親了他的嘴唇,還親了很久很久。
  久到他很想把舌頭伸進她嘴巴裡,於是他照做了。結果品月嫌噁心,一把他推開,伸手擦了擦自己嘴唇,丟下一句「我討厭你。」,就跑掉了。
  他便哭了,哭了許久許久,還哭得很大聲。
  隔天早上醒來,他發現自己的枕頭真的濕濕的。原來他是真的有流眼淚,不只在夢裡。
  他楞楞坐在床上,直到自己娘娘喊他吃飯,他才離開房間,步入飯房,安靜地扒著飯,一句話也不說。
  鍾直發現他的異樣,便皺起眉頭,放下碗筷。
  「阿詩,你是怎麼了?平常的你不是這樣的。」鍾直問。
  平常他都稀哩呼嚕地吃粥,還邊咀嚼邊炮串似的說話,還會邊講,邊噴出很多飯。
  聽到他爹爹問,他也放下碗筷,沉默了許久。最後,他雙手環胸,把頭轉向一邊,說出一句話。
  「哼!才不告訴你。」
  鍾直莞爾,回了句:「不講就算了。」,說完,他拿起碗筷,繼續吃飯。
  「哼!」他又說。
  「好啦阿詩!你夠了喔!」他的母親曾羿用她少有的溫柔說。
  他依然雙手環胸,斜眼瞪向自己母親。
  她見他這樣,倏忽間,她額角青筋暴露,生氣地說了句話。
  「你!」但他不怕,依然瞪著她。
  注意到的鍾直趕忙說:「你這樣小心小月月看到不喜歡你。」
  於是,他轉頭看了自己地父親一會,這才收斂了點自己的情緒,繼續扒飯。
  鍾直滿意地點點頭,繼續吃飯。
  直到她們三人都吃完,開始做別的事為止,她們都沒有再說過話。不過,曾羿一直在生氣。
上篇連結:
下篇連結: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9會員
377內容數
一名新手作家,夢想透過出版社過稿出版實體書,而且不是請出版社幫忙自費出書那種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