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潭 - 三版 - 第二章-9

2021/06/03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這咒,能讓施咒者在被施咒者到家後,知道對方已經到家。
  唸完後,他笑了起來。
  妳完蛋了。他心想。
  是說,要控制她去做什麼好呢?他暗自思忖。
  就在這時,又來了個客人,不過他正低頭認真思考著,並沒有注意到,直到那位客人出聲。
  「老闆,這薤怎麼賣啊?」這位正值不惑之年的壯年男子指著他攤販上擺著的薤,問。
  「哦,薤啊?不便宜喔!」他這樣回。
  「那是多少錢?」壯年男子又問。
  於是他講了價錢。
  「這麼貴?你坑錢啊?」壯年男子開罵。
  唐安火了,開始跟他吵架,還吵得不可開交,直到旁邊的攤販主紛紛來勸架,這才作罷。
  最後,那壯年男子還是沒有買他的菜。
  「可惡!」他一拳揍在自己辛辛苦苦搬來的木桌上。
  此時,他注意到,紀靈已經到家了。他摩拳擦掌起來。
  「嘿嘿!紀靈,我要妳好看!」
  說完,他口中又開始喃喃自語,唸完後,他站在原地,雙手叉腰,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紀靈已經被他控制。
  接下來,要叫她替我做什麼事好呢?他又想。
  他左思右想。
  先讓我滿足一下性慾好了。終於,他想到了。
  「紀靈,來找我。」他小聲的對她下令。雖然音量不大,但紀靈在腦袋中聽得一清二楚。
註9:唐安的拱手相當於現代的握手,但因為第一次見面,又男女授受不親,所以他才用拱手的方式。這是這世界的男子對待第一次見面的女子的一種方式。
註10:這裡的拱手相當於現代的揮手說再見。
  於是,紀靈便雙眼失焦的一路從家裡走到唐安的攤販前。
  ——道德天尊在確定宋青跟品月在人間平安無事後,就把設在她們倆身上的連結切斷了,因為沒事了。
  ——唐安馬上對她的身體一陣亂摸,因而遭到路人的鄙視,但他不在意。
  這手,真嫩!這胸,也大!想必下面也……嘿嘿!他想著。
  「跟我來。」他又對她下令。
  就這樣,她跟著他回到家裡——他不忘把他擺攤的東西給通通帶回去——就這樣被扒了衣服,滿足了他的獸慾。
  他滿足後,他解除了控制的咒語。她接著恢復意識。
  她知道發生什麼事後,她不只內心崩潰,還嚇到精神崩潰。
  她開始想尋死,因為她覺得自己已經髒了,並且還覺得自己沒有臉回去面對自己的相公。
  於是,她四處尋找菜刀。
  找到後,她左手拿著菜刀,割右手的手腕。
  就這樣自我了斷。
  唐安錯愕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完全愣住,沒有反應到要阻止。
  等到他反應過來後,紀靈已經死了。
  他嘖了聲。
  「還要我埋妳的屍體!」他喃喃自語。
  「可惡!」於是,他搬著她的屍體到自家後院,草草把她給埋了,連給她立個墓碑都沒有。
  「是說,她死了也好,這樣我就不用費力氣把祂給殺了,趁機拿祂的體質來練體質吧!」說著,他口中喃喃唸著體質轉換咒,把祂死前身上的氣給自己調了更好的體質。
  雖然紀靈死了,他就不能拿對方的體質來練巫術了。
  「唉!可惜啊可惜。」他扼腕著。
  「嗚嗚……」魂魄離開身體後,紀靈鬼魂開始哭泣,後悔,甚至懊悔。
  祂應該回家跟祂的相好討論要怎麼辦,可以怎麼討回公道的。
  因為祂是在外面自殺的,而宋青沒了祂的遺體,就沒辦法祭拜祂——這是這時代的習俗——於是,祂從此成了孤魂野鬼。
  這時,天已經黑了。
  #
  「爹爹,娘娘怎麼還沒有回來?」品月坐在家裡的玄關,問著剛進門的宋青。
  宋青聽完皺了皺眉。紀靈早上有告訴他,她只是要出門買個菜,很快就回來了。
  然而,怎麼到這個時間還沒回來?他想著,開始焦慮了。
  難道……遭遇不測?他又想。此刻,他心裡有底了,他的牽手已經死了。
  「爹爹,娘是不是怎麼了?」他聞聲轉過頭,看著他女兒,發現她眼眶濕潤。
  於是,他坐到她身旁,緊緊抱住她。
  「娘……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了,要很久很久以後,妳才會再遇到祂。」說完,他低下頭,開始啜泣。
  她慌了,開始幫他拭去淚痕,邊說:「爹爹別哭!」
  「嗯,好,爹不哭。」他點頭道。然而嘴巴講是這樣講,他的淚還是不停流淌著。
  等到品月長大後,她才明白,原來她娘在那一天就已經離開人世。
  這段時間裡,她常常很孤單,但還好,鍾詩一直陪在她身旁,讓宋青看了也很放心。而她,也早對鍾詩萌生愛意。
  於是,在她二八年華的時候,便嫁予了也已經十七歲的鍾詩。
  就這樣,他們倆相安無事的相伴到老,最後,鍾詩先離開人世。
上篇連結:
下篇連結: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9會員
379內容數
一名新手作家,夢想透過出版社過稿出版實體書,而且不是請出版社幫忙自費出書那種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