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網膜─氣泡〉

2021/06/09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之前Me陪他媽在林口長庚動角膜置換手術,當時是凌晨一點多,他在醫院地下美食街獨自一人,吃著摩斯漢堡等媽媽開刀結束。他記得點的是厚切培根和牛堡套餐,平常捨不得吃的,他強調說,因為媽媽塞給他一千元,就大肆吃喝起來,一邊抵抗睡意,一邊打發時間。牆上還有個電子看板,顯示手術進度的即時資訊,設想周到。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735 字,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者找到一個發聲形象或姿態,授權它們活著,並且確保它們在文字展開的領域裡,也就是在虛構的形式下,得以暢所欲言。
Me是我早年離世的孿生兄弟,他告訴我,那些關於「渴愛」與「罪疚」的小故事。 是斷章取義的回憶接龍,也是白日異夢,或是關鍵字般的先知辭典。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