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訓結訓假的某一天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幾年來反覆陷於悲傷反覆思考快樂的底調似乎顯得過於微小。
那是一個什麼都不連接著的晚上,在那之前沒有事做,在那之後什麼也不會發生的那種時間碎浪裡,身體的我和不是身體的我重複的翻滾臻於暈沉。
有人邀約我就赴約。簡單的因果句,牽扯的是過於龐大而無人知曉的力量。
我在陌生的房中等待,對即將發生的一切如處在牙醫師鼷部中一般,希冀著,這過後自己又能過上正常無痛,對此不知覺的生活。
那些你都體驗過,像香草冰淇淋那樣熟悉銘刻於味蕾上的味道感觸,以致於你懷疑起香草冰淇淋是否是在你出生以前就經驗過的東西。
衝撞擺盪如期而至,濡舔及猥言淫語是我賣力的額外獎勵。無數夜晚對生命卑傖得像條狗的這樣的我,活得不能再更自在了。

隨筆 2020/04/19 退伍後
    1會員
    5內容數
    酪梨油膩噁心,人肉鹹鹹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