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Stone: SS. 序章、柏林牆倒 #002yaliuyaliu

Black Stone: SS. 序章、柏林牆倒 #002

yaliu
2021-11-09|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時隔一小時二十分鐘,這是德國對這場毀滅性打擊做出第一次反應所需要的時間,國家災害警報終於響起鈴聲。艾莉絲跟隨在艾米爾身後,他們開始朝著谷騰堡大廈的反方向步行移動,嘗試恢復短波無線電的訊號。在他們身旁、身後一群德國市民尾隨著,杰森與聖約翰則搬運著躺有一名老婦的擔架。
  「控制中心CC,RRF 02呼叫。」每隔一分鐘,艾米爾就會對無線電呼叫一次,並且聆聽那吵雜卻一陳不變的靜躁聲。她嘗試無數次都是相同結果,但是傑夫曾經檢查過艾米爾的無線電終端,確定它並沒有因為物理撞擊或是電磁脈衝有任何損壞,電池有電,小隊間可以正常通訊。這不禁引人遐想,是不是在其他地方也發生類似的攻擊。
  「CC、RRF 02,請回應。」
  「……」
   「CC、RRF 02,請回應。」
  他們並非漫無目的的行走,這條道路能夠通往最近的醫院,在那裡將可以容納所有人,提供醫療救助。儘管路上有許多完好如新的自動駕駛車,但是這些車輛現在全都無法運行,他們所到之處,所有車輛的駕駛電腦全數「死機」。即便它們有方向盤、有油門,有電力、引擎也完好無缺,駕駛系統卻因為行車電腦ECU燒毀無法啟動。
  在路上也有許多共享腳踏車,全被鎖在停車柱上頭,即便他們拿東西敲打、拿金屬棒硬撬也無法將磁吸結構破壞解開,只能夠苦苦等候設備重新恢復。當看見艾莉絲這一行人自煙硝瀰漫的街道緩緩走來,人們便紛紛跑出房子查看究竟,大家都詢問著相同的問題。當他們繼續前行,跟隨在小隊身後的撤離民眾也越來越多。
  一行人浩浩蕩蕩再走過半小時的路程,加上市民的指引,才終於抵達醫院門口。不同於週遭的商店、住宅一片漆黑、悶熱,醫院的電力沒有中斷,大廳裡擠滿病患和家屬,許多人被安置在角落,由幾名來回奔走的醫護人員檢查和照顧,絕大部分是眼睛失明。
  一名護理師看見這一大群人潮走近,趕緊上前指示他們停下,「讓我們先檢查一下,確定你們需要什麼,裡頭現在已經塞滿人了。」
  接著她就去找來同事,一起為這個數十人的隊伍執行檢傷分類,艾莉絲和艾米爾、杰森身上沒有任何問題,聖約翰是手腕擦傷,傑夫的後腦杓撞傷出血,拉包爾左手扭傷,然而他們都聲稱沒事,這些小傷口他們早已經先用戰術急救包處理過了。
  在將那些半路加入他們隊伍,以及用擔架運送的老婦託付給醫院人員後,他們回到大門口外,就佇在人行道上嘗試呼喚指揮中心。在醫院大門偶爾會有一兩輛救護車鳴笛而至,卸下病患和避難者或是補充油料後,又立刻快速離去。
  那是另一個戰場。
  「CC,RRF 02呼叫,通訊測試,請回應。」
  「RRF 02,HQ清楚收到,回報你們現在位置。」忽然間,靜默聲變回熟悉的人聲,所有人頓時鬆了一大口氣。
  「CC,我們目前位於克爾恩醫院,李察德路12055。我們的小鳥被電磁脈衝EMP擊墜,請求重新指派空中接送。」在接下來的對話中,艾米爾向指揮中心說明一行人在上一刻的所見所聞。
  直昇機墜落在西伯爾施泰因道路上,這一切則起因於谷騰堡大廈頂樓上的一場低空爆炸,兩者間相距約21公里,從這個規模看起來,始作俑者必定是爆炸當量極高的炸彈,某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MD,才能夠產生這麼遠距離的電磁脈衝EMP攻擊。
  「2-1,稍後。」
  在等待控制中心答覆的同時,艾莉絲與其他人紛紛啟動視覺介面連上民用網絡,她瀏覽著德國的媒體平台,大部分的媒體都是在三十分鐘前後釋出最新消息,聳動的標題寫著「柏林爆炸現場宛如世界末日」、「規模之大宛如末日場景」,同時擷取了一兩段發佈在串流媒體上的影片來搭配新聞的聳動說明。
  在影片裡面,滾滾濃煙包裹著一枚火球,從遙遠的谷騰堡大廈上升起,強烈的光芒令鏡頭畫面一片雪白,夜晚瞬間變成白日。那枚火球繼續升上空中,如同摩西劃開紅海一般,奮力排開週遭雲層。
  在火球底下,一陣厚實的風暴由內往外的席捲整座都市,無以數計的城市物件迅速就被淹沒,但是在此同時又有更多的事物是被狂風吹得一躍而起,接著重重摔落在其他事物上頭。
  影片的拍攝者從頭到尾不斷發出驚呼,情緒更是從驚嚇變得恐慌,他眼前的落地窗玻璃發出嚇人的嗡嗡聲響,並且顯示陣陣如水面般的波紋。當它忽然爆裂,他立刻大退三步,畫面劇烈搖晃。
  「現場模樣不是『宛如廢墟』,是儼然成為真正的廢墟,證據指向爆炸來自H01大樓…」
  「無法想像昨天以前那還是容納四百多萬名柏林人的城市…數以百萬人流離失所。」
  「請待在室內,保持鎮定。有任何緊急事件,撥打國家急難專線…」
  「我們的國家正遭受攻擊。」
  艾莉絲與其他人面面相覷,顯然他們也都接收到相同的訊息,柏林的爆炸事件已經傳遍了網路的每處角落,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甚至比他們還要更早就已經知道了。
  整個網際網路上更是謠言四起,有人認為這是打響戰爭的訊號,是來自地中海的攻擊。有人猜測是政府或人民公社任一方的蓄意攻擊。有人說大廈已經徹底倒塌,有人則認為這只是某人過分的惡作劇,畫面經過數位合成。
  「準備好,二十分鐘後出發,」艾米爾忽然打斷他們隨網路輿論七上八下的思緒,提醒他們回神「空中接送在路上了。CC已經啟動應變救援行動,我們也要進入現場。」
  到場的是另一型更寬碩的灰鸚噴射直昇機,彷彿是在噴射機上頭擺著竹蜻蜓。灰鸚緩緩降下在醫院頂樓接泊平台上,並且放下尾端寬2公尺的艙門。機腹明亮而且寬敞,可以同時載運足夠一個小隊和他們所需要的物資。
  在此所謂的「物資」就掛載在機腹兩側壁面上,那是特種行動隊的正式作戰裝備,每人一套動力外骨骼裝甲,這些裝甲正常來說是以裝甲塊構成外層保護,由兩側向中間包覆全身上下,如今是則換上了一層軟質核生化防護衣。
  動力服的穿脫非常容易,先將雙腳擺入套腿,雙手伸入袖套,再將從胸口分布至小腿的扣具一一扣起,頭戴上與緊密接合的頭盔,再套上嵌有機械支架的動力拳套,便大功告成。對於艾莉絲與他們一行人來說,這就像穿一件「外皮」,接著就能再重新套上原來的行頭。
  只是這次的動作多了一兩道手續,他們必須開啟電動過濾式呼吸器PAPR,檢查氣體有沒有從某處破口洩漏。在頭戴面罩顯示器HMD上,顯示出一連串防護標準作業SOP指示,要穿戴者重複確認自己與其他人身上的扣具足夠穩固,最後才能夠解除與直昇機連結的掛具。
  「三分鐘,即將著陸。」直昇機內發出無起伏語調的通知人聲,讓他們開始作心理準備。艾莉絲還沒有見到機外的情況,就已經開始想像斷垣殘壁、世界末日的灰暗景色。
  但是等他們走入現場,情況卻比他們心目中的審判日景象,來的更加悽慘。艾莉絲感覺到一股熱浪在胃裡、在心頭翻攪,就要衝過喉頭。她幾乎要壓抑不住噁心,就快吐在頭盔裡面。柏林原本是座富有後未來都市設計的科技大城,有謹慎規劃的街景與新舊交錯的商店街風格。
  如今那些都只是幻影。放眼望去可能幾公里內的建築,近乎全都斜躺在地。那些上個世紀被建造的,全部化成為磚瓦與粉塵灑落曾經是筆直車道的路面,上頭還有那些本應該被放置在室內的家具與器皿。但是,在這片慘況當中,最吸引人們目光的,還是那些滴沾和飛濺的血肉。
  「警告,汙染!」紅色警告訊息大大顯現在面罩上,接著開始顯示偵檢器的工作成果,但是一言以蔽之,那只是列出一張近乎涵蓋所有空氣汙染物質的清單,從常見的天然氣、一氧化碳到駭人聽聞的戴奧辛及氯化氫。有些是從破損的地下管道溢洩出來,有些則是因為高溫燃燒產生。
  「呼叫CC,RRF 02進入現場,開始搜索生還者。」
  艾莉絲跟隨艾米爾的步伐,在她左方三步距離前進,並且靠近查看和聆聽那些堆疊的碎石,同時小心注意腳邊的事物,手裡緊握撬棍,就像不久前她所緊握的鎮暴步槍那樣,隨時準備做出反應。
  她們不時敲打周圍土石,聆聽土石發出的聲響,拉長耳朵努力辨別那是「空聲」還是「悶響」,也就是要區分土石堆之下是空心、還是實心。
  他們分工進行這項救援,聖約翰與杰森負責用粉筆在每個石塊堆上劃下不同顏色的標記,艾莉絲與傑夫負責傾聽另一堆土石的聲音,艾米爾和拉包爾則負責為他們留意周圍,隨時準備出力協助或是交換職務。
  「控制中心呼叫RRF 02,更新指示。」在他們探索的途中,指揮中心發來訊息「請盡可能靠近事故中心,並且回報現場設施、人員的狀況。中心目前無法與現場指揮取得聯絡。」
  「收到10-4,02開始執行。」
  同時,艾莉絲上一秒敲打石堆傳來幾許聲響,她舉手指示其他人停下腳步,將耳朵貼上石堆,並且重新敲打一次。幾秒後,石堆才傳來迴響,她再敲打周圍,試著確定聲響的來源。
  「底下有人。」在她要將這句話說完之前,一夥人就已經開始行動,他們以支撐物抵住頂石,接著開始破壞崩塌的結構,再合力將頂石移開。
  剝洋蔥皮似的一層層往下挖掘,幾分鐘後,縫隙中才露出一顆藍色眼珠,瞪大著張望四周。五分鐘後這枚眼珠的主人一半身體終於顯露,那是一名男子,他以站立的姿勢被深埋在瓦礫當中。再五分鐘的挖掘,終於讓他脫困。
  在杰森檢查過他的傷勢後,艾米爾便向指揮中心回報救援紀錄。他是個幸運兒,身上只有幾處擦傷。在施予支氣管擴張劑防止擠壓傷症候群,也就是高血鉀症的發生,再以繃帶貼處理他身上各處的基本傷勢後,杰森讓這名男子戴上口罩,留下一份水和食物,請他試著遠離區域或是原地休息等待救援,隊伍便繼續上路。
  一行人穿越橫躺的大樓,經過傾倒的住宅,再走過扭曲道路,進入下一個階段:地獄的下一層。眼前不再是崩壞的建築與堆積的土石,而是蔓延公里遠的垃圾場,四處堆滿扁平、曲折的車輛、鋼筋骨架與砂石。同時,舉目可見的一切若不是正在燃燒,就是已經被燒盡。
  艾莉絲一邊前進,一邊檢視著導航地圖,這裡是社區商店,那裡是商業大樓,兩者無一倖免的,通通化為泡影。就連原本規劃良好的道路也不見蹤跡了,他們必須步履蹣跚的踩過滿地砂石以及不時出現的燃燒屍體,空氣中充斥著煙塵與劇毒。
  「這裡沒有我們可以做的。」傑夫絕望的說道,並且無可奈何的跨過一具變形的人形焦炭。他們一路往爆炸的中央走去,遠方作為城市輪廓的建築如骨牌般持續崩解,迎接他們的是壟罩著現場的一團不願散去的塵暴,彷彿面前有一群亡靈鬼魂閃爍著無數顆瑩亮的眼睛緊盯著他們。
  眼前一片每下愈況的未知讓他們感到憂慮,聖約翰率先提出質疑「我們應該要繼續前進嗎?」
  小隊在這蔓延的塵霧面前駐步,艾米爾徵求每個人的意見,前進與不再前進是2比3,因此她轉頭向中心進行詢問「2-1呼叫中心,要求指示。」
  「中心收到,請說。」
  「CC,02現在距離目標仍有四公里,但是前方移動路線受阻,是否繼續執行?」
  「RRF 02,任務中止。」意外的,指揮中心立刻打消原本的指令,讓他們離開。「柏林氣象監測回報已經在上空偵檢到高游離輻射來自事故現場。你們盡速前往撤離點,輻射事故應變單位已經出發,你們將在接受清汙後脫離事故區域,確認訊息,完畢。」
  「確認訊息。RRF 02任務中止,現在前往撤離點,通訊結束。」
  艾莉絲與一行人沿原路折返,退回到兩小時前,他們救起那名男子的地方附近。現場是好幾隊救難隊伍,其中有些隊伍是和他們同樣穿著動力服的軌道空勤團OAS,但是更多人是來自柏林不同區域的消防員、員警、醫護人員。每個人都穿著生化防護服,各自認領一個挖掘區域。
  他們再往外走,中型、大型的挖掘機才剛開進場,再往後頭是一排移動急救手術車,四周有著不同協會組織的活動營地。聯合國設立的救難中心位在更往外頭一些的封鎖線上。
  生化部隊在封鎖線上建立起進出口管制所,同時也是一座完整的深度除汙站,十數個除汙平台分別用來應對不同程度的汙染物,四處都站滿了除汙作業人員,進入災區的隊伍在左側通道著裝,離開災區的隊伍則依序進入右側通道的傷檢集中站接受檢傷分類、登記名單。
  進入除汙通道後的第一站是先接受大量噴水沖洗,第二站則是全身潑灑白色化學粉末後再度清洗,在第三站才能以明確的順序脫掉外層防護衣、裝備,再卸下拳套,然後是脫除整身的動力服,所有東西都要收入汙染處理。經過大量清洗後,他們才能夠來到生命徵象檢測站,檢測身體各處的游離輻射值,確定再也殘留沒有任何放射性塵埃,並且服用碘片。
  這一系列過程就要花費將近一小時,聖約翰和傑夫則因為身上原本的外傷,再重新接受包紮,領取藥物。完成除汙後,小隊留下身上所有裝備,也將槍枝、器材上繳,以乾淨、輕便的衣服離開現場。他們搭上黑鴞直昇機,終於是這次結束任務,要返回基地了。
  從他們出發以來已經是九個小時過後,不知覺間天色已經非常明亮。
  直昇機載運他們前往霍恩空軍基地,再轉乘奇異四型噴射人員運輸機一路向北出海,劃過挪威領空航向格陵蘭海,同時不斷提升高度衝破雲層,直到他們近乎可以清楚看見宇宙星河。
  在一片晴空白雲之上,一隻龐然巨獸躍現在眾人眼前,那是一具振著翅膀,悠緩地在空中飛行的抹香鯨,聯合國核動力航天母艦馬雷,軌道科學實驗室和軌道空勤團OSA的團部。
  馬雷是空氣力學、離子力學、火箭力學的結晶,也是國際太空站ISS的後裔。就如同ISS是以分艙結構組合而成,馬雷如今的胖碩模樣也是三十年下來累積的成果。
  作為一艘航天載具,馬雷是為太空旅行設計,為未來的殖民艦建立基底。它目前的極限為同時容納九百人及兩千噸的物資。
  艾莉絲和其他人同樣疲憊,一路上卻沒有入睡。
  她檢視著網路資訊,看見聳動標題寫到德國境內輻射偵測站警報大作,翻閱一張張降雨將歐洲城市的建築、雕像和道路徹底染黑的照片。新聞生動的描述許多德國人在夜半被爆炸聲喚醒,人們向窗外查看,本以為看到的是白天明亮的太陽,實則是目睹一顆滾滾火球照亮整個夜空。
  有些新聞也描述了輻射落塵在柏林市郊累積的情況,警告鄰近區域的人們停止所有外出活動、返回室內避難,遠離與封閉對外門窗、關閉對外換氣設備,遵照德國聯邦衛生部的輻射塵汙染指引。
  如今世人已經清楚知曉爆炸是來自一枚失竊的核彈頭,柏林市中心近四百萬人生死未卜。德國政府部門、人民公社和北約NATO,以及歐盟EU成員國都受到此事的震懾,隨即派出各自可動用的救難人員進入現場,在短時間內暫時放下昨日的紛擾。
  爆炸中心半徑6公里的範圍已經被劃分為輻射危險區,這意味著那些地方在48小時內,不會有任何救難團隊能夠獲准進入這個區域,裡頭的活動必須全部仰賴無人機與機器人。
  從輻射危險區往外10公里的範圍為熱區,再往外2公里才是溫區,它們代表著人們能夠在這些範圍內滯留的時間長短,就如同把手指放在暖爐上,多久之後會令人燙得抽手。只是,人們要是在輻射區域裡待得太久,下場可不只是四度灼傷這麼簡單。
  艾莉絲的眼睛不停掃過新的報導,媒體不停更新在不同地方救出傷患、各地醫療團隊湧向災區的訊息。
  不久,噴射機在母艦高聳的側舷減速,垂直起降VTOL於標誌為C-21的外延起降平台上,,它就像是擺上烤盤的蛋糕,等待外延平台向母艦機艙收攏。等到機艙封閉完成,黃色警示燈和聲響停歇,他們才終於離開乘客座艙。
  「所有人回去休息,中午自行用餐。」艾米爾向一夥人指令道,艾莉絲可見她的臉上已經寫滿倦怠二字,說話也有些氣若游絲,顯然在狹窄的直昇機上小憩並不是件令人快活的事。「預計下次集合時間1830。」

  1. 爆炸當量:指炸藥的爆炸造成的威力,相當於多少質量單位的TNT炸藥。
  2. 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泛指可用於大範圍屠殺及破壞、毀滅的區域戰略武器。
1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yaliu
yaliu
- 小說寫作、軍事愛好、遊戲直播 - 在風雨飄搖的 20 年人生中,卻一直活的安分守己的,一個孤僻青年。 如今才知道,只有叛逆地、頑固地追求心中夢想,這輩子才有翻轉的餘地。
本文發佈於
Black Stone: SS.
99/次(單次購買)
Black Stone黑石是一部賽博龐克科幻、近未來的軍事輕小說,故事要素涵蓋近未來科技、軍事作戰、反恐主義,描寫在全球化主義浪潮下,反烏托邦化的國際社會。故事不只是關於一位傳奇戰士,更著重在寫實描寫未來的軍事作戰、國際合作與衝突。本系列將分為三部曲,SS.為首部曲。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