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妥協」,能不能有些不一樣?

2022/01/2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回憶起畢業後的日子,是目前為止最心酸的兩年。
引用自 Unsplash
與大學時期充滿願景的想像不同,各種不幸接踵而來,沒有工作願意錄取,分手,遭逢詐騙畢業即淨身出戶,戶頭剩不到一千元,找了間在馬場旁的套房,俗到大碗的缺點是住不到一年颱風天即停電兩次, 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裡只得灰溜溜的跟朋友跑到實驗室避風頭,代價是電腦沒有保護被大雨無情淋濕,偷偷放在實驗室烘乾機也跑不掉被回收的命運。有天下班前被老闆言語霸凌後接到房東電話詢問是否在家?起因是聽到門內不間斷的流水聲。當時怎麼也想像不到二樓的住家有被水淹沒的一天,始作俑者是突然爆裂的水管。當晚站在蓮蓬頭下著沖澡,腦袋似跑馬燈反覆輪放一句話
我的人生怎麼就成為這副模樣?
洗完澡踏出浴室的霎那猛然想起,電影無樂不作中阿嘉摔掉吉他邊說
「我XXX的台北」
「我XXX的人生」當時的我也只有這個念頭
終於搬出馬場後,因不想回歸本科生活的懷抱,只得憑藉毅力,推銷不值得一提的學習技能,在徘徊與質疑的過程中不斷發送履歷。最終找到在五股的正職,主責修圖與不定期協助包貨理貨,客服兼當內勤業務,離理想中的台北不近也不算太遠。每日上下班午餐加通勤時間約11小時,在冬冷夏熱的鐵皮屋值班。即使感謝每一次得到的機會,即使知道職業不分貴賤,領著23k的薪水還是只能裝作若無其事傻呵呵的跟家人說:「我過得很好。」還是在外抬不起頭,每一道眼神似乎都嘲笑堅守北部打拼卻不甚美麗的成果。每晚睡前我會盯著天花板思考,是否做錯了選擇?宇宙似乎沒有聽見微弱的祈求,只是再次開了玩笑,我跟最好的朋友分道揚鑣。
曾經也想過,如果長大的代價這麼痛,寧願不想長大
長大需要付出代價,每個人承受度不同,美好的時光擁抱過,再壞的情況想活就得拼命撐過,於是我開始習慣一個人生活。孤獨是種生理狀態,孤單是心理狀態,兩種樣貌我都擁有。不敢跟身旁的人訴說,只得找盡方法修補自我。參加活動呼吸新鮮空氣,試過水晶療癒,算過塔羅,加入劇場工作坊,看過心理醫師,有人陪妳說話的感覺很好,不批判不指責,單純傾聽並適當提出見解。心靈乾涸的湖泊漸漸蓄水,「生存」是有點困難,但仍想真正掌控自己的生活,而不總被推著走。
在理想與生存的拉扯中,需要先學習與自己和解
小時候好大人總說好好讀書長大就能找到好工作,那真的只認真讀書卻找不到工作怎麼辦?小時候充滿理想認為世界上沒有做不到的事,而長大後才明白社會很複雜,想要跟做到中間的距離跨不過怎麼辦?既然現實跟生活有段落差那有辦法縮小落差嗎?這些問題並沒有標準答案,而我卻在理想與生存的拉扯中反覆指責自己中能量常常感到被消耗殆盡,也許在面對是否妥協於生活前,需要先學會與自己和解,才有繼續往前的動力。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墨宥惟
墨宥惟
在學會接受自己的路上,當停滯不前成為常態,只得拉自己一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