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夢】幻象之塔琪琪女巫琪琪女巫

【清醒夢】幻象之塔

2022-01-2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01/24/2021 清醒夢紀錄
從塔的最高層往下看有幻象。
放眼望去,盡是綠地與孩童悠閒玩耍的樂園樣貌。側耳傾聽,都能聽見悅耳的嬉戲笑鬧聲。陽光在綠樹間以恰到好處的角度灑落,在這麼完美的地方,彷彿黑夜都從沒存在過。
然而我很清楚這只是幻象。
有許多外地人因故,從原始森林地深處被吸引到塔內,他們追尋著神祕的樂園,相信著在人煙稀少之處將有天堂的存在。
進入塔內之後,他們滿心期待的站在塔的最高處向遠方眺望,「看哪,是綠地!」「看哪,是一片多麼和諧的風景!」卻全然不知眼前所見將會囚禁自己的一生。
在這座外表看似不起眼,內部卻似迷宮與陷阱的塔內,有許多的外地人,在這裡失去了回家了路。
盲目崇拜幻象因而墜樓身亡,又或是被束縛於塔中,窮極一生追逐那到不了的幻象者,皆大有人在。塔的各處是結構全不相同的窄門,每次的開門,都引領著旅人往幻象更深處前進,每次的踏足,都是一次瘋狂的墜落。
唯有打開特定幾扇門,才能讓我們看見外在真實的世界。
塔下,不過是一座普通的城市,貧民窟和毒品交易現場赤裸可見,塔下的街友們像是無視塔的存在一樣,竭盡全力過著自己最艱苦、最不起眼的人生,唯有當有人從塔下墜落時,他們才會不經意抬頭向上方望。
血跡,在他們的腳下,化成道路上無足輕重的褐斑,鐵灰色的、赤紅色的,乾了又濕,濕了又乾。
當看見一名男子發狂似的往下跳時,我便決定了,不管原本的同伴變成怎樣,我都要離開這裡。我可能已經找不到原本進來的路,然而就像是被本能驅動著一樣,我並沒有像大部分的人一樣,試圖打開無數扇門,我只是逕自往塔的下層不斷移動。
我不斷的往下跑,每往下一層,都會看到在空曠處供奉著詭異的神佛。雖然掛著正神的名號,但神像卻被造的十分邪門,甚至是非常明顯的醜惡了。在奔跑時我感受到一股惡寒,而這股不快的感覺除了因為看見這些神像以外,也因塔內那些喪失理智的員工們仍舊不放棄要說服我去接近幻象,他們依然希望我去打開一扇扇的門。
然而這股惡寒,在我從夢裡醒來之後,轉變為強烈的憤怒。
我盯著那些醜惡無比的神像,感嘆著自己竟又跌落複雜的夢境之中,索性揮手就將神佛砍的七零八落,還拉上了其中一名神智稍加清醒的員工一起逃離。在一樓,我們看見了唯一的一扇窗,二話不說將窗戶打破便跳了出去。而其中一名追著我們來到樓下的員工,竟然也因從來沒看過塔底部和外部的樣貌而震驚的說不出話。
「妳雖然被塔所束縛了,但是如果妳真心想要離開,三天後我就來接妳!」跑遠離塔的時候,我大聲對著仍在塔內猶豫不決的那名員工喊道。
在塔外的世界,我找到一名穿著連帽斗篷,外表邋遢的街友,我認出他是某種執法者,他一直隱身在塔外的城市,不斷變換面貌,蒐集塔內的資訊。當我與他交談時,他似乎也認出我是誰,直言我也不斷地變換面貌,在不同的時空維度穿梭著。
此刻,我所需要的是他多年來調查的成果。這位執法者,手上有塔內每一扇門的資訊,據他的調查,打開不同的門會看見不同的幻象。在這個法外之地,天天有外地人來觀光,而通常被吸引到幻象之塔裡面的下場多半十分悽慘。本地人則是會被找去塔裡面當員工,負責祭拜塔裡面的邪神,以及迷惑外地人,讓他們受困於塔中,但有些員工也因為承受不了幻象而跳樓自殺身亡。我在塔內見到的那名男性,就是塔的其中一個員工。
在交接完資料後,我一揉眼睛,轉瞬就醒來,回到我的肉身之中。
4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Artist🌈Alien🧜‍♀️Witch🦋Healer. I create spiritual and visionary art. 🪄撰寫清醒夢、阿卡西紀錄、與星際盟友的機智生活與傳訊 🎙️Podcast:星際咖啡館
本文發佈於
我常常因為記得夢境而感到困擾。在不經意的時候,我會想起夢境裡的細節,他們變成我記憶的一部分,即使我理解這些都可能是虛構的故事,是不合常理的,我深切感受到我曾經生活在他們之中,懷念起要我微笑的長老、危機四伏的外星沙洞、古老洞穴中人體實驗缸、魚龍躍起的夕陽海岸....這些全都被封入了我的記憶片段,與我的日常反覆重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