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瀑布》:如果棉裡藏針也算一種溫柔

抱歉,是我們讓妳的世界下了雨

鍾孟宏導演兩部電影都以「大自然」作為片名,陽光&瀑布、a sun& the falls,我美好天真地幻想,鍾導是否懷抱著「人本自然」的胸懷,藉由一個家庭裡最吃重的角色之傾頹失序,導致一個小家動盪紛亂的非常故事,勸誘我們,人啊總歸是得回歸自然狀態,因真實坦露、讓情緒自由(而非妄想控制)而回到平衡。
我這麼解讀著,「失衡」生出禍事,發生於現實是社會新聞,到了鏡頭底下便成獵奇故事。
社會新聞、生活周遭常見有人情緒失控、行為失序、更嚴重者便是精神失常,也就是賈靜雯所詮釋的「思覺失調症」。
而這一切,都從「失真」開始,也就是失去內在真實。
這個社會不喜歡「失去」,亦討厭「偏斜」,任何偏離方圓中心的脫隊和分歧,常被恐懼的掃帚一把揮開,當成社會問題。
我們都害怕成為誰的問題,害怕到不惜掩蓋、壓抑、背離內在真實,強演「正常」,就怕被當成不正常。
當事人不承認、不面對、不接納目前的真實狀態,(狀態經常以情緒作為溝通語言),使得心裡期待的自我樣貌與心理真實狀態產生落差,心口不一地過著日子,而這樣的日子是危險的。
不平衡的人到了群體生活,好比一顆石頭被扔進池塘裡,掀起池塘裡的風波,驚擾其他的生物。從個體連動到群體,因為宇宙本就一體相連,只要還有一個人不快樂,這個世界就不會真的快樂。
所以《瀑布》,也許,有著鍾導的溫柔,以一個小家岌岌可危的故事善意提點,平日若對他人多一點溫柔、體諒和同理,社會出現駭人新聞的頻率次數也會被宇宙酌情刪減。

瀑布,河流從垂直或近垂直的岩坡上墜流而下的地形景觀。主要成因是岩層軟硬與地質構造上的差異,在內營力(如地殼變動)與外營力(差異侵蝕)的作用下逐漸形成。---台灣百科大全書
品文(賈靜雯飾演)耳朵裡的「瀑布」,不正表達了她的內外在落差劇烈,極端不平衡。
當品文如遊魂鬼魅對著女兒喃喃述說昨夜夢境,雖令人悚然,卻也使我們得以窺見品文內心正深深受著折磨的心理艱難,以及她是如何對待自己的艱難。
失婚、女兒叛逆、親子關係緊張、疫情、減薪、房貸……情感失落與生活壓力,就像無法抵擋的力刃,一刀一刀剮著,不斷侵蝕內心平安;而她身為一個母親與現代女性,職責所在與自我期待讓她完全意識不到,自身難保之下也難保全他人。
沒有護欄的大樓更意味著,品文不懂喊停、設下心裡防線,一再隱忍壓力而致力度失衡,終於導致內在崩塌。
最令我感到難過的是,身心煎熬的品文一直道歉。
她對誰都感到抱歉。
她先是跟前夫道歉,覺得自己handle不了女兒的叛逆,渾然不知罹患身心重症。
爾後一路跟女兒道歉。
道歉自己生病害女兒累苦、無法專注學習、無法選擇喜愛的科系……看得我實在不忍細數她究竟道歉了幾次,也實在氣惱究竟她是負了誰又欠了誰?
加諸於身的外力,她一律概括承受,於此同時,「失格母親」的罪咎感蠶食鯨吞著內在,她不生病誰生病?而「瀑布」之所以出現,正是來解救品文的水深火熱,但如果不是「瀑布」的獻聲,她還要承受多少以及多久?身旁的人才懂得把目光轉向她,把愛帶回家。
當然,這部電影還是有所謂「溫柔」的成分,藉由打掃阿姨、賣場主任、房仲經理、病友不矯揉的情誼與援手,以及女兒終於轉身理解的「陪演」,感受到世間對單親母親&身心症患者稀薄的溫暖,隻身暴露於瀑布底下不至於過凍失溫;然而,腦中卻始終無法忘懷,品文滿腹的歉意與承諾:「我會想辦法好起來」。
這個「想辦法」有一種自我施壓的心酸,為母得強,必須快點恢復正常,照看全場,而顯然「沒有人」曾覺察正是這種過度努力,讓她罹患「思覺失調症」,患病之後,她亦不懂得也未能放過自己。

影視介紹,這是鍾導第一部女性電影,我不禁愕然,原來這就是父權社會眼中的女性電影嗎?以男性視角凝望母職,滿是「好媽媽」的必須與應該、「為母則強」的必然,逼得品文抱歉再抱歉,恐怕是鍾導自己也未曾覺察(亦或理所當然呢)的殘酷與苛責吧。
鍾導不僅對於「母職」要求過度,理解「精神疾患」的著墨又太少,疾病復原進度推進過快,逼得稀薄的溫暖像燭火忽明忽滅茫茫渺渺走到最後的溪水暴漲。
品文是重生還是復死?
全賴一名男性導演忖度著該要安太座的心,還是聽命雄心征服獎座,兩相權衡迎來開放式結局?
《瀑布》,真是溫柔 。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你從來沒有離開花園,你只是忘記轉身。
從戲劇、電影探索心靈和心理,破解人生穿越不過的關卡; 再苦再難都有好故事陪你療療傷。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