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Z世代的他無言有感無言有感

小故事~Z世代的他

2022-03-3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搬到新家已有一段時間,偶爾在升降機大堂踫到一位年輕人。高個子,眉清目秀,穿著整潔入時,很安靜。他應該喜歡聽歌,手機聲量很大,站在他身旁,經常可以隱約聽到音樂聲。
他住在25樓,能認識他是因為一本書,一本吸引他的書,他竟然主動跟我搭訕。“先生,這本書在哪裡可以買得到?”他靦腆地問。
“是從英國郵購的,你喜歡地下音樂?”“書是經朋友介紹,幫忙郵寄過來。”他目不轉睛盯著我手中的書,定神的眼睛特別明亮。他興致勃勃的神情,不期然,讓我想起自己第一次接觸地下音樂的往事。
我把書遞給他,“內容是介紹各國地下音樂的發展史,你可能興趣不大。”看著他青澀的臉,應該是剛上大學的青年,對“歷史”,就算是潮極的地下音樂史,會望以生畏吧!
果然,不出所料,他把書翻了一番,沒有半張圖片的文字書,頓時令他興趣索然。“謝謝!密密麻麻一大堆字,的確嚇人。”他把書還給我。“先生,我住25樓C,你住21樓,對嗎?我已見過你很多次,你上年中搬來的。”他好像很認識我。
“奇怪!為甚麼知道得這樣清楚,難道…。”我故意做個驚訝表情,心想我這個平凡的中年人,整棟大廈應該說有多少就有多少,為何如此吸引一個年輕人?
“因為我當日剛好看見你搬來,一堆堆用繩子紥好的音樂書,一個電子琴,一個木結他,一個二胡,兩個透明膠箱黑膠唱片,很奇怪的組合…”他在搜索著回憶。“你跟搬運工人說,這是老婆、愛妾、二奶與紅顏知己,要親自抱進新家。”他邊笑邊說。我唯有陪笑,幸好剛到的升降機為我解圍。
升降機關上門,既然打開話匣子,我試探地問,“大學生?”他點頭,輕聲答“X大二年級,會計系…”他臉上閃過一刹那的無奈,“很悶,很無聊的學科,是父母的選擇…”他繼續著,“母親認為會計師,穩定職業,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他的嘴巴像有開關制般,突然關上。升降機只有我倆,我好像聽到他的嘆氣聲。升降機在21樓停下。臨別時,我故作輕鬆向他道別,“我姓高,名磊,高興認識你這位Z世代。”
他善意擠出笑容,“我叫林志宏,高興認識你這位Z世前。”“哈哈!對!我是Z世前,拜拜Z世代。”我開懷地笑。
住處附近有一間小型西餐廳,我經常光顧,是解決晚餐的街坊食堂。我遇過志宏幾次。每次都是兩位中年男女先入座,女的坐下來便拿出手提電話,撥通後,冷冷的一句,“我們到了,你下來吧!”
中年男女穿的是典型上班服,應該是雙職夫妻。他們會先叫自己的套餐,一面吃飯,一面談當日股市行情。他們一臉嚴肅。雖然是經常光顧的餐廳,他們似乎不願意跟店員熟絡,刻意保持距離。
昨晚,同樣事情發生。中年男女用餐途中,志宏施施然走進來,睡眼惺忪,一臉午睡剛醒模樣,手上拿著手提電話,聽著音樂,聲浪同樣很大。
他沒有跟中年男女打招呼,懶洋洋地坐在他們對面。他向店員點餐,跟著他把玩自己的手機。中年男女興致勃勃談論某隻投資基金。
店員送上志宏叫的套餐,志宏一邊玩手機,一邊享用他的肉醬焗意粉與凍巧克力。他每次都點同樣的套餐。他沒有打算與對面的中年男女交談。我甚至懷疑他們有沒有眼神交留。
自從升降機交談後,每次當我或志宏在小餐廳吃完晚餐離開時,我們都會向對方輕輕點頭示意,用眼神說“拜拜!”他眼眸裡的無奈始終沒有絲毫改變。
中年男女是他的父母嗎?一對典型的「H埠」在職人士。就是他們為志宏選定會計師為終身職業嗎?志宏是寂寞的,一個寂寞的Z世代,「H埠」有多少個志宏?
0
作者介紹
說話往往令靈魂尷尬,生活有感能化成文字,是一種幸福。
本文發佈於
小故事,能說道理,說好故事,就能表達道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