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神山產業與總經隨想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半導體代工產業找最穩定的人才給予高薪,但工程師的代價是on call、輪班、高工時的工作型態。為了持續留住人才勢必需要更多誘因補償,所以設計當年度的分紅獎金(與職等跟績效掛勾),無法一次性領完,且分紅占薪資總額有相當高的比例,創造未來員工如果想離職高昂的機會成本,比如隔年某月才有辦法領完去年的分紅。同時鞏固產業的人力網,不易流失培養的人才轉換其他產業。央行總經的支持就是持續買進比如美國債券,壓低新臺幣匯率,使外銷產業的收益可以換到更多新臺幣,再投資、研發與給更多分紅,並配套科學園區租稅等優惠、產官學的合作。但這樣的循環就無法有效提升員工基本薪資(底薪),分紅、獎金畢竟會隨每年公司的利潤浮動來分配,對於企業來說,這是穩定發展、風險較低的作法,與其負擔更高的底薪,不如投資廠房、設備、技術,等賺到錢再分配盈餘給員工,變相激勵工作動力,同時環境創造員工不會因為領高底薪、冗員太多而有被資遣的風險。
可是低薪高工時的產業文化也從國家的戰略產業與經濟政策催生。由於薪資結構長期無法調整,所以物價相對應保持較低水準(因為老闆不用發更多薪水給員工,外溢成本就相對不會增加),除了像「油電雙漲」有明顯通膨,或美國聯準會從金融海嘯購債印鈔到Covid-19疫情爆發,到今年三月才停止購債;之前供應鏈斷鏈與需求遠大於供給的復甦,市場上美元的流通量撐起巨幅的通貨膨脹;烏俄戰爭又導致石油飆漲,物價在所難免要往上走一陣子。或許有朝一日不再仰賴大量投資技術與硬體的產業環境,台灣的產業結構才可能隨政策更迭,浮現護國群山。
Alvin Chen
Alvin Chen
你得不到你自己,只能經歷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