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檢舉內容
稜鏡之書│邁出步伐就是踏上旅程

2022/03/3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自我認知是個有趣的概念,人之所以知道自己是人,狐狸之所以知道自己是狐狸,究竟是如何得知、在何時得知。」當我開始思考這個哉問,已經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是藍色狐狸。
沒有鏡子、或是任何反射面的倒影輔助,就無法客觀知道自己完整的模樣,尤其是面容。看不到自己的臉,眼前僅有一張「照片」,我卻直覺明白這就是我,基於某種來源未知的篤定。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要做什麼。」試著從腦袋提取資訊,發現自己沒有醒來之前的記憶。「我從哪裡來,我要到哪裡去。」如果說時間是線性的,我的腳下就是個點,沒有前進和後退的方向,邁出步伐就是踏上旅程。
翻過手裡的「照片」,背面印著一組三位數字:「270」。我喃喃自語地覆誦幾次,越發覺得熟悉。耳邊似乎依稀聽過有誰焦急地大喊,數字以外的句子隱沒在電子訊號傳遞不清的雜音裡,「......號270!我......你......」,訊息支離破碎。
「這應該是個代碼,我的代碼。」我的直覺在心裡對自己點點頭,基於某種來源未知的信心。至於是隸屬什麼範疇、哪個領域的代碼,我的大腦空白地像是一片藍海,說實話是毫無頭緒。
「疑問太多,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找到答案。」「真希望能有答案。」「要是有答案就好了。」茫然的挫折聚集成沒說出口的自言自語,無意間觸發關鍵字。
清透的聲音泛著光,在虛空裡響起:「來尋找吧,歷尋者。無論你來自何處。」在視野範圍裡突然出現、邊緣帶有稜角的光,圍繞著我跳動,軌跡裡甚至帶有無機物質理應不會有的雀躍。
我站起身來四處張望,試著明白狀況的腳步在原地轉圈,想要用視線追上逐漸加速的亮點,看明白它們究竟是什麼。光越繞越快,我越轉越快。
從不存在的、拉遠距離的旁觀者視角來看,這樣的景象殘影彷彿是滿天星辰,每個閃爍都穿越千萬光年、跨越時間和空間的距離而來。
光逐漸疊加,有著七彩折射的純白填滿畫面。
「喂!喂!你還好嗎?」眨了眨眼,我抬頭看向壟罩著我的黑影,腦袋裡的迴路尚未反應過來,我是什麼時候靠牆坐在地上。
「沒死就快起來,這裡可不是讓你躺著的地方。」對方隨手拋下剛才拿著戳我的樹枝,將姿勢改成雙手抱胸,意圖增加居高臨下的氣勢。可惜他身上除了幾件陳舊的守衛裝備還算像樣,整個人看起來就是個海港邊的流浪者。
見我傻愣愣地看著他,狀況外的表情充滿困惑,臉上寫著你好我是新手小白菜鳥。他挑了挑眉骨(我這才發現他長相的違和感是因為沒有眉毛),從兜裡掏出邊緣破損、看起來皺巴巴的紙捲,塞到我的面前,「守則,一枚黑幣。」
無論他要賣我的東西是什麼、黑幣是哪個國籍發行的貨幣,我身上都沒錢。「我沒......」我順手探進口袋,驚訝地發現僅有的「照片」不見了,布料內襯裝著兩枚摸起來像是硬幣的圓扁物體。
張開虛握的拳頭,掌心裡是兩枚我沒見過的硬幣,一枚黑得看不清楚上面有沒有浮雕,一枚透明得看不清楚上面浮雕著什麼。「這不是有嘛。」幾乎是瞬間同時,他用極快的速度拿走黑色硬幣、拋下紙捲,然後揚長而去。
看著他連拐幾個彎就跑個沒影,我就這麼用不知道哪來的錢,買了不知道哪來的東西。我撐起本能為了接住紙捲而歪斜的身子,乾脆繼續盤腿坐在地上,順便不著痕跡地打量四周,瞧瞧自己到底是在什麼地方。
街道不算繁忙,人來人往是差不多的裝束,要不是扛著貨、就是攜帶著裝備,都是便於行動的穿著,大步流星地往目標前進。路邊一塊簡陋的木板上畫著潦草的雙箭頭,往左是「乏貧者海港」,往右是「探勘者營地」。
道路的盡頭是海天一色,遠方有飛翔的雙翅白影。我還是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拿起手裡的透明硬幣仔細端詳,從正確的角度、透著光線去看,我發現上面鑄造的是我的模樣,和消失的「照片」一模一樣,背面刻著「270」。
被強迫推銷的殘破紙捲,幸好它並不真的是紙,而是更不容易完全損毀、可以揉成團再攤開、介於紙張和皮革的材質。我盡量鋪平紙捲、那個人說的「守則」,紙上寫滿了字,開頭是:「歡迎你的到來,歷尋者。」

我是壹肆說,用散文寫故事的人。在閱讀和生活裡,拆解見聞寫作成篇。歡迎追蹤我、留下愛心和拍手五下,支持我繼續寫作。我們下篇文章再會。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es-essay,用散文寫故事的人。在閱讀和生活裡,拆解見聞寫作成篇。專題為閱讀後記、原創虛構、日常雜談。在現實的縫隙書寫真實,寫給和我部分相似的普通人。歡迎追蹤。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投「硬幣」進去,掉「故事」下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