綿羊故事集:彼岸薰衣草先塵先塵

綿羊故事集:彼岸薰衣草

先塵
2022-03-26|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臨近午夜時分,披上外套出門。腦袋因為噩夢的關係還有些昏昏沉沉。環境逐漸安靜下來,自己的一舉一動就變得特別明顯。我騎車穿越上班前必然經過的十字路口。
這是一個紅燈時停下等待、綠燈時轉下油門,井然有序且罕有驚喜的世界。
夜晚十一點,穿上衣服走進櫃台就是備戰狀態,一邊消化排隊的客人一邊完成帳務的核對,同事在結帳的空檔中和我揮手道別。再過幾個小時店內就會安靜下來。
單耳戴上耳機,一個人在午夜時分曝曬在明亮的燈光中。一開始還有些不習慣,時間久了也就習以為常。打開倉庫,準備為物流箱清出一條路,卻看見門後有一整片草原,而一個身型嬌小的少女就坐在草原上,她一隻手搔著一隻綿羊的羊毛,另一隻手的掌心搓柔牠的臉頰。
我自然而然的跨步走進門內,皮膚馬上感覺到差異。柔和的光線灑在身上,陽光特有的溫暖將身體的時差給一併融化。走到離那女孩三步的距離盤腿坐下,那女孩沒有注意到我。而綿羊瞇著眼睛,彎下身來側躺在地上,原本略顯混濁的眼神開始恢復光澤。
我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用手指搓揉著青草,湊近鼻子前面聞了聞,是春天特有、稚嫩新芽的氣味。雖然時值九月,倒也不覺得不自然。另一隻手用指腹壓了壓泥土,感覺到大地之中有個力量在回應我的問候。
「妳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我問她。
她抬起頭來,終於和我四目交接。因為一個回頭使得捲曲的瀏海而靈動雀躍。玫瑰粉色長裙在草地上綻放成花朵的形狀。素面的米色七分袖上衣樸實而優雅。
「瑪麗是魔女喔。我在……嗯……陪小綿羊聊天。」她笑了。一如早知道我終究來此的笑容。
「魔女的工作就是陪綿羊聊天嗎?」
她發出否定的聲音:「嗚嗯——,瑪麗本來就喜歡和綿羊聊天。成為魔女只是讓瑪麗更容易遇見綿羊們而已。」
「那麼,魔女是一出生就注定是魔女嗎?」
她笑答:「魔女只是剛好成為魔女的普通人噢。」
我沉默不語。想問的太多了,反而不知道從何問起。「我得去工作了。」
不再理會她,從草地上站起來。一轉身卻聽間她的聲音:「如果只有孤身一人,很容易就被擊倒。」我回過身,看見她溫柔地半閉著眼,梳著綿羊側身的毛髮。「如果有人感到快要被世界擊倒,或許,瑪麗能撐住他。如果瑪麗撐住了他,那麼,他就會有力量去撐住別人,對嗎?」
那只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可是如此沉重的字彙脫口而出卻不見遲疑。有個念頭一閃而過,忽然覺得她說話的對象不僅是懷裡那一隻迷途羔羊。
其實誰都會做噩夢。上班之前夢見的,只是平凡無奇的一個噩夢而已。
她站起來,四周的景色迅速以她為中心收縮,又變回儲藏室的模樣。長裙也在此刻縮回便於行走的長度。她站起來,撢了撢裙上的灰塵,原來她剛才都坐在地板上。本來側躺在她身旁的綿羊站了起來,用頭頂蹭了蹭她的大腿之後向後方的牆壁走去,穿牆離開。瑪麗向綿羊離去的方向揮揮手,直到再也見不到牠的背影為止。
「可以來幫瑪麗結帳嗎?」她帶著友善的笑容詢問。
站起來之後更加明顯,她的身高只到我的胸膛而已。我領著她又返回店內。她打開冷藏櫃,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我:「藍色那一罐。」
令人無法拒絕的神情。而且那個高度她確實也搆不著。
我來到她身後,取下最上層的飲料往櫃台走去。低頭結帳,隨著讀碼機的嗶嗶聲響起,單耳戴著的耳機應聲掉落在桌子上。抬頭再看已經沒有小女孩的身影,而收銀機的螢幕顯示已經結帳完畢。
我將罐裝咖啡拿起來端詳,再平凡不過的一瓶飲料。翻到罐底,居然有一則留言,略顯稚氣的字跡:「成為本小姐的綿羊吧」句尾還有一個愛心符號。
臉上感覺到一陣熱,莫名覺得有些害羞的句子,尤其在這麼小的女孩子面前。我將飲料收到櫃台下,捏了捏鋁罐,堅固踏實的觸感。
那個神祕的魔女確實來過。這一切都是真的。
我把這段奇異的經歷寫下來。除了我之外,沒有任何同事提過曾經在倉庫裡面遇過一位領著綿羊的魔女,昨天的相遇只是平凡日子中的一段插曲。我一直沒有把那罐飲料喝掉,只是反覆把玩著它。
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魔女。她講過的話在我腦海中一遍又一遍被想起。我能感覺到她的聲音和我的心臟在共鳴。直覺告訴我她並沒有在說謊,卻也同時無法相信她。
相信是一種長大了之後就會遺失的能力。
我曾那麼相信那個女孩。被孩子們的笑容擁簇也絲毫不遜色的她。現在想起來依舊是美好的時光,我並不是真的沒有從這段過往裡面走出來,只是回憶起還是會覺得傻。
如果偶爾有噩夢,那是她牽著另一個人的手,背對著我朝遠方走去。
那個曾被我視為朋友的人她牽著。忽然一個回眸她看著。眼神裡面空無一物。
於是我驚醒。偶爾的偶爾。不影響生活、工作。單純只是擺脫不了而已。
距離上次遇見魔女一個月了。我在井然有序且罕有驚喜的世界騎車前行,紅燈時停下等待,綠燈的時候轉下油門。穿越過交通號誌後,四週的景色忽然一變,前方不再是平坦的直線道路,而是迴繞向上的山路,而綠樹密布整個山區,我在森林中向上騎行。
腰間有熟悉的觸感。那個女孩的環抱依然溫暖。我又回到了大學那一年。她已經不再是我的女友了,然而當她告訴我想來找我的時候,我還是為她規畫了行程,帶她從市區出發,一路往上,海拔越高的地方就越靠近仙境。
已經不是情侶關係的兩人。在機車前後座無法聽清楚對方言語的兩人。肉身緊挨著肉身,曲折連接著蜿蜒。綠蔭和陽光錯落,光影在我倆的身上連續變換。隨著海拔的提高,陽光便越發溫暖。
誰都沒有提那件事。可是誰也都知道對方還記著。
抵達目的底讓我們的疲倦瞬間消散。薰衣草森林裡,地面的石磚和木板讓我們的步伐和大地一起呼吸,各式各樣的花朵用各異其趣的美麗綻放:一盆、一牆、一片海洋。繡球花牆上粉色、紫色、桃紅色讓綠葉襯著,又襯著笑顏逐開的妳。
紫色是這麼貴重的顏色。妳在薰衣草花田裡張開雙臂,花香蔓延。
我閉上眼睛,花香領著我回憶起女孩身上的氣味。耳畔髮絲的香氣,後頸附近沐浴乳的香氣。我們曾經靠得那麼近。
再打開眼睛,視線模糊一片。
拭去淚水,薰衣草花田已經消失。轉頭看向身旁,瑪格麗特就站在自己前方不遠處。她站在一顆石頭上,而那顆石頭只是排列成道路形狀的其中一顆。我們一起站在一座無垠的湖裡,我立足之處被水給包圍,唯一能夠連接到岸上的,只有瑪麗腳下踩著那條用石頭鋪成的路。
湖面上滿是我和女孩的回憶。每一個眼神都望向我。
「閉上眼睛。瑪麗牽著你。」她說,小小的手拾起我的掌心。
我閉上眼睛,聽見鋼琴聲在湖面上敲出漣漪。一個個漣漪在湖面上起了波紋,又回歸平靜。心變得和緩一些。
聽見魔女深深呼吸的聲音。她的聲音傳到耳畔:「曾經,在你的心裡,是不是,有個無法被割捨的人呢?」
瑪麗往前走了一步,我感覺到她的手正在牽引著我。雖然有些遲疑,還是跟著她往前跨出一步。
腳下是踏實的。好險,並沒有落入湖中。
她的聲音輕柔、和緩:「她佔據了你的腦海,你的生命、你的一切。」
「你是這麼的,一心一意的愛著她,對嗎?」
「但,你的心,卻被她狠狠傷害了。」
「痛嗎?像被掏空一般。」
「疼嗎?很痛的,對吧……?」
被她的手牽引著,隨著她的聲音一步一步往前走。一步一步越來越不須猶豫,逐漸地,已經不再害怕行走在石面上了。
「請睜開眼睛。」她說。我隨著她的話語張開眼睛,卻驚訝地發現自己仍身在湖上。背叛我的他、離我而去的她,一幕一幕在湖裡重現,心好像又被割裂開來。
還沒有走到彼岸。
「剩下的路要靠你自己噢。瑪麗相信你。」她亭立於彼岸,手掌含著手掌,優雅地放在腹部前方,面帶笑容深切地注視。
我注視著湖面,又是那一個噩夢。可是,這一次能聞到薰衣草的氣味。我的思緒掉進那個氣味裡,湖面慢慢渲染成了女孩在薰衣草花田裡面張開雙臂的畫面。
魔女的聲音撐著我快要倒下的心。視線正面迎上湖面,注視著女孩美麗的模樣,我下定決心。跨出了那一步。又一步、再一步。
其實,在那一刻我仍是愛妳的,只是不敢承認而已。多年前的我受了傷而蹲在原地哭泣,事過境遷,我終於能回過頭來擁抱那個純真的自己。我知道那樣割裂人的情緒是痛苦和委屈,可是這時候的我已不再因為害怕而逃避。
情緒是浪。風起,浪湧;風平,浪靜。
踏出了最後一步,我來到了彼岸,來到了瑪麗身邊。轉身回望,不是湖而是薰衣草田,陪伴著我走過青春的那個女孩正在向我揮手道別。
眼淚毫無預警的滴下來。我伸手拭淚,一顆又一顆,手指、手腕、袖子。終於止住涕淚,睜開眼發現自己已經站在櫃台內,眼前的一切如此熟悉。用指尖觸碰耳朵深處,無線耳機裡仍持續傳來瑪格麗特的聲音。
思緒完全不在現實世界,身體靠著本能反應在結帳。剛剛的一切都還歷歷在目,胸口和呼吸正散著溫熱。
此刻只想要慢慢品嘗那罐她送給我的飲料,耳畔仍然是她所說過的一字一句。在草原上她說的話,在湖畔她說的話。
如果我成為小綿羊的話,下次換我請妳喝飲料吧。或者,讓我把魔女的故事寫下來。下班的時候我依然騎著機車回家,這是一個紅燈時停下等待,綠燈時轉下油門,井然有序且偶有驚喜的世界,距離提筆寫下她的故事,只剩幾個交通路口的倒數計時了。
------
最後是小彩蛋:
1.根據主角綿羊敘述,關於故事中他第一次見到魔女的魔法連結
2.故事後半的魔法紀錄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先塵
先塵
本文發佈於
小綿羊們和魔女瑪格麗特相遇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