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請倪匡代筆始末
白鷺
白鷺

回顧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請倪匡代筆始末

2022-04-06|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天龍八部》劇照
金庸小說《天龍八部》中,倪匡代寫了6萬多字,由於所寫內容過於詭譎、人物發展也違背初衷,在金庸的自我總結過程中逐漸修訂刪改,變成了自己獨特的敘事風格,從而回歸了金庸本色。
金庸小說《天龍八部》創作於1963年,在此書連載之前,金庸已經完成了十部武俠小說,其中“射鵰三部曲”以俠之大者的氣象,奠定了金庸小說在武俠小說中的地位。《天龍八部》突破了金庸以往的敘事模式,採用了類似水滸傳式的羣像式敘事模式,情節離奇,線索複雜。正因如此,關於此書的討論也非常多。然而,大多數研究集中於小說人物形象、敘事藝術等文本層面的研討,對於金庸小說中存在的倪匡代筆問題涉及未深。釐清倪匡代筆篇幅及金庸“去倪匡化”方式和原因,對於深入瞭解金庸武俠世界內核和自我經典化大有裨益。

一、倪匡代筆的篇幅

在此書的連載過程中,曾經出現過一件趣事,此事對《天龍八部》的情節也產生了比較大的影響,同時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這就是倪匡曾代替金庸參與《天龍八部》的連載創作。當時金庸計劃去歐洲遊學一段時間,但作爲明報主要賣點之一的武俠小說連載不能停止,於是金庸就找來倪匡,請他代筆一段時間,維持天龍八部的連載狀態。倪匡欣然應允,兩人就這一段時間的創作內容進行了溝通,金庸說:“不必照原來的情節,免得不能連貫,最好寫一段自成段落的獨立故事。”並提出要倪匡寫後交給董千里看一遍再見報的意見。倪匡在對此事的回憶中提到了“三四十天”“六萬字左右”。但是金庸在1978年修訂後的《天龍八部》後記中寫道:“《天龍八部》於1963年開始在《明報》及新加坡《南洋商報》同時連載,前後寫了四年。中間在離港外遊期間,曾請倪匡兄代寫了四萬多字。倪匡兄代寫那一段是一個獨立的故事,和全書並無必要聯繫,這次改寫修訂,徵得倪匡兄的同意而刪去了。所以要請他代寫,是爲了報上連載不便長期斷稿。但出版單行本,沒有理由將別人的作品長期據爲己有。在這裏附帶說明,並對倪匡兄當年代筆的盛情表示謝意。”
到底是四萬多字還是六萬左右呢?這就需要結合兩個版本的作品進行分析。據倪匡回憶,他代筆的內容在舊版書出版的時候被收進了單行本,這也就意味着邙拾記報局出版的《天龍八部》中有倪匡代筆內容。
當金庸遊學回來後,倪匡見面第一句話就是:“對不起,我將阿紫的眼睛弄瞎了!”原因是倪匡非常討厭阿紫。以此爲線索並結合連載版與三聯版文本對比,可以發現連載版《天龍八部》從第八十九章弟子遭殃開始出現與三聯版明顯不同的內容,一直到第九十六章招親榜文故事情節才逐漸一致。更重要的是在這七章內容中出現了一個標誌性的情節:阿紫眼睛被弄瞎了。以此可以推斷,倪匡代筆的內容應當在這七章。這幾章的情節從慕容覆在酒館遇到丁春秋,兩人打鬥開始,丁春秋揮袖弄瞎了阿紫的眼睛,阿紫被遊坦之救走;遊坦之對阿紫編造了極樂派掌門王星天的身份,爲了保護阿紫與丁春秋、葉二孃遭遇了一場;遊坦之向風波惡借來一把匕首,將自己的鐵頭除去,並打敗了丁春秋,奪得星宿派掌門人;遊坦之、阿紫遇到了波羅星的師兄哲羅星,《易筋經》也被哲羅星奪走,三人隨即又遇到了鳩摩智,最終《易筋經》被鳩摩智奪走;鳩摩智騙遊坦之與段譽比拼內力,冰蠶內力與朱蛤神功僵持不下,慕容復打算搭救他們,卻被一個黑衣人和一個白衣人搶先;遊坦之誤傷一名丐幫幫衆,此人死前遇到慕容復一行,告訴了他們西夏公主招親一事,慕容復一行人前往西夏,路遇萬仙大會。至此,故事情節與三聯版合併。
在綜合對比連載版與三聯版的故事情節之後,可以發現,這七章內容並沒有完全刪去,明顯保留的一個內容就是阿紫眼瞎。在金庸修訂作品時曾和倪匡有過一次對話,倪匡說:“阿紫的眼睛瞎了,你怎麼辦?”金庸說:“我自有辦法!”結果阿紫眼瞎一件事對以後的情節方面起到了很好的加強效果:遊坦之爲了阿紫,將自己的眼獻出,而在小說結尾,阿紫又因爲不要欠遊坦之任何東西,將眼睛又挖出來。除此之外倪匡所寫的一些故事也因爲阿紫眼瞎而保留了下來,比如遊坦之編造身份照顧阿紫,不過連載版中的極樂掌門王星天變成了莊聚賢。遊坦之的鐵頭也去掉了,去除的方式由風波惡的匕首變爲了全冠清的手段。鳩摩智最終還是拿到了《易筋經》,慕容復還是看到了西夏招親榜文。甚至是救下游坦之、段譽的黑衣人、白衣人也就是蕭遠山和慕容博這段伏筆,在三聯版中也以另一種形式展現了出來:段正淳的家臣與段譽談到姑蘇慕容氏家中詭異,慕容博的墳是空的,爲之後白衣人慕容博出現埋下了伏筆。通過對比可以發現,如果以金庸四萬字左右的說法,那麼遊坦之與段譽內力比拼這一奇幻情節不在此列,而這一節從文筆、人物形象、幻想程度上都接近倪匡。以倪匡六萬字左右的說法,那麼從酒館大戰到慕容復一行得到招親榜文,恰好六萬多字。故筆者認爲倪匡所說的六萬餘字的說法更貼近事實。

二、金庸“去倪匡化”的方式

這些情節是如何從倪匡代筆轉變爲金庸創作的呢?伴隨金庸自我經典化的需求,他對小說進行了多次修訂。從情節、文筆風格而言,通過大幅度刪減,逐漸將倪匡過於詭請、明顯同原本人物、故事設定有違背的地方排除在外,將有助於故事展開的橋段改動爲金庸獨有的敘事模式。
通過文本細讀可以發現,倪匡代筆過程中儘量維持金庸先前所創作的形象特徵。例如在描寫遊坦之的時候,倪匡不僅保留了他對阿紫的一片癡心,更是寫出了其懦弱、自卑的一面。在說到娶阿紫爲妻的時候:
丁春秋道:“在你拜師之時,我說過將阿紫給你做媳婦,如今她瞎了眼,你還要不要她? ”遊坦之忙道:“阿紫是神仙般的人物,弟子不敢妄想。”
遊坦之明白,阿紫只喜歡慕容復那樣的翩翩公子。若是讓她知道救她的人便是供她打罵驅使的鐵醜,一定大失所望,怎會甘心嫁與自己?他心中也不知是什麼滋味……
而在三聯版中,雖然這段對話刪去了,但是卻有了全冠清與遊坦之的一番類似對話,全冠清要幫遊坦之取下鐵頭,以免阿紫與遊坦之結成夫婦之後發覺遊坦之的“鐵頭怪象”:
遊坦之胸口一熱,說道:“結成夫……夫婦什麼,我倒不想,那……那是不成的,我怎麼……怎麼配?不過……不過……”
除此之外,丁春秋的殘暴、葉二孃的詭異、段譽的癡情,都寫得頗爲相似。究其原因,我們可以發現,這些人在以前的故事中,已經有了比較完善的人物性格描述。可以說,倪匡在代筆的時候,着實謹慎小心,在不同的情節中,重複着金庸曾經創作過的故事。儘管如此,代筆過程中依然有着唐突之處,主要集中於對虛竹和慕容復的描寫。例如,倪匡筆下的虛竹非常膽小怕事:
原來那方桌之下,藏着一人,那人想是因害怕而躲在桌下,這時站了起來,卻忘了先鑽出桌子,才把桌子頂了起來。
那人站直了身子,雙目緊閉,雙掌合什,身子還在不住地發抖,道:“阿彌陀佛,罪過,罪過,別再打了,別再打了! ”正是虛竹和尚。他是佛門弟子,心懷慈悲,死的雖是星宿弟子,看了也是大大不忍。……更是連連打顫,心中不住口地念佛。……
這段情節雖說符合此前虛竹的人物形象,但未免太過懦弱,與此後虛竹的形象有很大沖突。在此後的版本中,這一系列不符合虛竹形象的描寫就被刪掉了,只留下了一句:
待得丁春秋大敗逃走,虛竹與逍遙派門人會晤,慕容復一行離去,段譽自然而然便隨在王語嫣身後。
除此之外,另一個描寫不盡如人意的人物就是慕容復了。在倪匡代筆的過程中,慕容復的“人設”高大極了,阿紫第一次見到就對他產生了好感,慕容復見到阿紫也覺得她清麗絕俗,乃至阿紫眼盲,遊坦之將阿紫救出之後,阿紫最初認爲救她的是慕容復。在慕容復與丁春秋搏鬥的情節中,倪匡還專門安排了一段段譽誤入戰局,慕容復出手相救的情節。酒館一戰結束後,段譽說:
“慕容兄,我要走了。”慕容複道:“我也無事,我們正好一路同行。”
而段譽看到慕容復英俊華貴的神情舉止,想到王玉燕對錶哥的感情,心下黯然,低頭獨自默默走了。慕容復反而招呼段譽:
“段兄,萍水相逢,正好長敘,爲何遽爾別去? ”段譽正在出神,根本未曾聽到慕容復的叫喚,只是自顧自低頭向前走去。慕容復叫了幾聲,不見段譽回聲,不禁發出一聲輕嘆。風波惡大聲道:“公子,我去抓他回來! ”慕容復搖手道:“不可無禮,這是大理段公子,今後你們見了他,要如同見我一樣! ”
在這一段故事中,倪匡將慕容複寫得英俊瀟灑武功高強還頗有俠義之風。不過更加凸顯慕容復形象的是在“黑漢百僧”一章。遊坦之和段譽二人比拼內力,“朱蛤神功”和“冰蠶異功”旗鼓相當難分高下。在這時,鳩摩智想趁機加害段譽,慕容復覺得這二人內功極高,起了愛才的念頭,出聲制止,並進一步保護段譽。在遊、段二人內力比拼更進一層之後,慕容復下定決心要拼死救下這二人:
慕容復呆呆地望着段譽和遊坦之兩人,突然大聲道:“表妹,這一世,我的武功是不能練到這地步的了。他們這一場拼鬥,日後必在武林中千秋傳頌。在一旁呆看的我,在傳說中將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王玉燕尚未回答,慕容復已“嘿嘿”冷笑道:“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膽小鬼。我拼着被他們的內力震死,也要將他們兩人分了開來,搏個千年留名。”
阿紫嚮慕容復打聽“王星天”是個什麼樣的人,慕容復見阿紫一臉癡情,就騙阿紫說王星天比他長得還要俊美,武功也是驚世駭俗。經過倪匡這麼一大段塑造,慕容復儼然成爲了一位長相好、武功好、人品好的“三好武士”。而在金庸接手繼續創作後,“招親榜文”一章馬上就講述了慕容復渴望復國的想法,將之前所烘托出的形象砸得粉碎,儼然是虛僞的騙局一場。
虛竹與慕容復的形象之所以出現這麼大的差別,主要原因就是倪匡畢竟不是金庸,他無法把握每個人物在金庸心中的樣子。在倪匡代筆之前,虛竹、慕容復出現的時間都比較短,虛竹表現出來的主要特點就是迂腐、笨拙,在慕容復出現之前,他的丫鬟阿朱阿碧、家將風波惡包不同、齊名之人喬峯已經將他的形象烘托得非常高了。所以在倪匡代筆的時候才寫下了懦弱的虛竹、高大全的慕容復。
總的而言,倪匡在代筆的過程中十分謹慎地進行着情節安排,沒有繼續推進故事發展,在人物形象上也儘量向前文靠攏。不過在這之中仍然可以看到倪匡的痕跡,比如哲羅星騎着大蛇來找波羅星,遊坦之和段譽之間一個結冰一個冒蒸汽的內力對決都展現出了倪匡“衛斯理”式的想象力。不過這些情節還是太過奇幻,與修訂後的《天龍八部》不和。在《天龍八部》連載時,爲了報紙銷量,這部小說也不能中斷連載,在這種情況下,金庸找倪匡代筆小說也是不得已而爲之的事情。倪匡爲好友幫忙確實是傾盡全力,“思想負擔之重,一時無兩,戰戰兢兢”,而且金庸還請董千里(項莊)先生在文字上進行修改。但是在兩次修訂之後,倪匡代筆的這段情節除了一條阿紫眼盲的主要情節外,已經蕩然無存了。

三、金庸“去倪匡化”的原因

究其原因,一如金庸所說:“一則是倪匡兄代寫那一段是一個獨立的故事,和全書並無必要聯繫……沒有理由將別人的作品長期據爲己有。”二則是金庸自我經典化的追求促使金庸對這段情節進行大規模的刪除、小範圍的改動。遊坦之靠毒物練功,還能吸人內力直接撞車了同書的段譽,所以在此後的修改中,段譽的武功獲取方式變爲了北冥神功,並且獨佔了吸人內力的特性。波羅星與哲羅星情節刪除的主要原因則是這兩個人與蛇關係太過密切,蛇在金庸連載版小說中出現的次數是所有動物中最多的。蛇,在金庸小說中有着邪惡、陰森、冷酷、詭異、靈巧等多層含義,在修訂中,對於以蛇爲代表形象的人物就遭到了大規模的刪除、修改,波羅星哲羅星在諸多驅蛇人中並不是主要角色,自然戲份被刪掉了大半。三是金庸在作品修改中有儘量向現實主義靠攏的“執念”,《天龍八部》中的人物個性與武功本領,有很多誇張或事實上不可能的地方,如“六脈神劍”“火焰刀”“北冥神功”無崖子傳功、童姥返老還童等等。雖然《天龍八部》一書比金庸其他小說奇幻色彩更濃厚一些,但是倪匡在遊坦之、段譽比拼內力時的描述也確實超出《天龍八部》世界的能力了。如此以來,倪匡代筆的章節最後變成我們所看過的樣子也就不足爲奇了。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白鷺
白鷺
文學評論,自由撰稿人
本文發佈於
經典文學閱讀筆記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