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鴉的低喃【番外篇】-稜鏡之書 《04》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灰煙裊裊升起,營火尚存最後的灰燼,人潮尚未聚集。
狂歡後的早晨,總是只有少許的人能保持清醒,那些無聊或是相對理性的人。
散落一地的酒杯,鬥毆後留下的牙齒與乾涸的血跡。
在不久後都會因人們踏起的塵土而逐漸成為過往。
在莫罕特家族的整備屋,唯一醒著的只有烏鴉燃燃。
他在窗外看著熟睡的瑟夏,悄悄地飛到枕頭邊,湊近她的臉,用羽毛感受她的呼吸,確認她還活著後又飛到窗外的樹枝上,頭靈動地扭動,看著營區內人們的互動。
此時他發現有一隻松鼠正在對面的樹上看著他,目不轉睛,手上的果子不斷在小巧的爪子上轉動。
"鼠輩膽敢挑釁燃燼甦生爆炎死神獄使赤鴉本大爺?"
他迅捷地飛去,將樹枝以堅硬無比的喙截斷。
"嗡!嗡!嗡!"
"現在時間
:早上九點"
"起床!起床!"
"現在為您撥放的歌曲為:戴迷‧赫斯托瑞 - 接獸我的愛"
伊娃此時在走廊上行走,下顎以驚人的長度落下,口中不斷傳出機械運轉的聲音以及宏亮的播報聲,甚至在報時後開始播放由豹獸人性感歌姬演唱的熱門歌曲。
「嘶...果然還是沒辦法習慣。」聽見輕快節奏的歌曲,瑪蒂妲緩緩睜開眼,伸展筋骨時發現床上躺著瘦弱青年與身材曲線撩人的女人,床邊還有一隻被繩子綁著的驢,她趕緊鬆開驢子的繩子,並催促另外兩人離開。
「哦!你們是...哦嗨!早安,瑪蒂妲...嗯?驢子?」艾克羅伊在走廊上準備下樓,碰巧撞見從瑪蒂妲房間匆忙跑走的兩名陌生人,看見瑪蒂妲牽著驢子從房間走出來,不禁感到疑惑,但回過神就大概明白了。
「別問了,食屍鬼的爛腸子...想不到這裡的酒後勁這麼強!我去動一動身體。」瑪蒂妲的頭腦有些昏脹,她牽著驢子走到院子,調整呼吸後開始擺出戰鬥的架式,對著空中揮舞著拳頭。
睡在二樓的瑟夏以及百鬼子陸續從樓梯走了下來,伊娃也停止報時跟著兩人一起下樓,睡在一樓的穆奇歐則悄悄地從房間走出來坐在角落。
「里奇還在睡嗎?」瑪蒂妲走進屋內,渾身熱氣正在身上滾滾而出,此時的她已經有精神許多。
「說到這個...可能需要有人去帶他下樓。」艾克羅伊語帶保留,語氣尷尬。
瑟夏將拇指與中指捻起,放在唇上吹起響亮的口哨。
"哇!該死!!!"
燃燃飛過,一聲慘叫聲傳來。在客廳的眾人聽到屋瓦上傳來的碰撞聲,接著就目睹摔到門口的里奇掙扎地爬起身。
「早安,里奇...你應該知道錯了吧?」瑟夏笑著看向里奇,但里奇卻覺得心裡發寒。
「腫麼為事?」瑪蒂妲滿嘴的麵包與乳酪,口齒不清地問。
「里奇的奇珍古物鋪又開張了。」艾克羅伊替自己添了一杯果汁。
「我勸過他,但如果會聽勸就不是里奇了。」穆奇歐在角落聲音微弱地說,但似乎沒人聽到。
「還我。」百鬼子簡單兩個字,但冷酷程度更勝於平日。
「已經賣出去了,這個嘛...百鬼子大人,這是值得高興的事,畢竟不是誰的貼身物品都賣得出去。」里奇猥褻的笑容,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替他的性命擔心。
"唰"
"喀"
百鬼子俐落收刀,里奇下巴的一撮鬍鬚落地。
「下次會更深。」百鬼子接過艾克羅伊遞過來的果汁開始啜飲,面不改色。
「那麼,我們開始這次的整備會議吧!」瑟夏揮了揮手,讓大家的注意力集中。
「根據守則的內容,我分析出幾種可能的戰法...」艾克羅伊將守則攤開放至桌上,開始講解他們這次的策略。

「瑪蒂妲午安!」 「無盡的酒桶!您看我的頭光不光!」
「你們要進洞穴了嗎?祝順利!等出來再好好喝一把!」
焚鴉傭兵團到棘納考斯洞穴前,看見許多剃了光頭的人路過,每個剃光頭的人都與瑪蒂妲熱情招呼,傭兵團的其他人早已司空見慣。
「百鬼子小姐,這把飛刀,希望您用得上。」此時一名女子拿著一把精美的飛刀獻給百鬼子,順著她來的方向,發現竟然是昨晚討論著刀劍鑄造技術的那群人,正遠遠地躲在帳篷旁,見到百鬼子接過飛刀,甚至有人興奮地暈了過去。
「那隻哥布林竟然是跟瑪蒂妲一伙的!就當那些錢拿去孝敬她了吧!」有幾個被里奇詐欺過的尋寶者無奈地說。
「盲眼者...有了!」艾克羅伊在洞穴前尋找盲眼者的蹤跡,發現在衛兵的旁邊有一個棚子寫著"盲眼者集合地點"。
「您好,我想聘請一位盲眼者。」艾克羅伊開口。
「找我吧!來自斯墨瑞大陸的焚鴉傭兵團。只有我會說斯墨瑞通用語。」一位以植物纖維、破布與樹葉裹住自己的雙眼,全身套著一件寬鬆長袍的盲眼者如反射性回答一般迅速。
「您怎麼知道我們來自斯墨瑞大陸?」瑟夏好奇問,眼前的盲眼者駝著背,但面容卻意外地年輕,且一語道破他們的來歷,看來盲眼者有些特別之處。
「靈魂之窗所做的唯有遮蔽,您應該是這些人其中最深諳此道理的,赤鴉女士,那如黑影的欺瞞、無盡且高明的幻術,妳見識過,猛獸的黑爪。」盲眼者話中有話,邊說邊往棚外走。瑟夏則是陷入沉思
「瑟夏,他說的是...對吧?」艾克羅伊的手掌放在瑟夏的肩膀,那溫度讓她如落入冰冷湖水時被擁起並裹上毛毯。
「他知道赤鴉,而且似乎看得見過去。」瑟夏看著盲眼者,心中有許多複雜的情緒湧上,盲眼者那些話語,讓她明白清楚地在回憶裡勾勒出一個男人的輪廓。但她明白,此時的她不同往昔,有更多可以信任的夥伴,與一隻矮妖。
「走吧!」瑟夏招呼夥伴們集合在洞穴口,里奇匆匆忙忙地小碎步奔跑過來,氣喘吁吁地抱怨著天氣,而眾人卻只是笑了笑並沒質問他去了哪,這是種默契。
「準備進去了嗎?請出示守則。」洞穴前的衛兵問,艾克羅伊拿出普通版本的守則給他們檢查,同時他注意到了一旁準備進入的一群人,是昨晚那群帶有惡意眼神的纏袍人們。
「瑟夏。」艾克羅伊在瑟夏旁邊輕聲提醒。
「我知道。」瑟夏也早就注意到這群人,此時幾乎同時進入洞穴,恐怕別有用意。
雖然洞穴的結構使得每一批冒險者進入後鮮少遭遇彼此,但難保有特殊手段能夠刻意遭遇。
於是瑟夏與艾克羅伊對團員們使了眼色,要他們保持警戒狀態。
「探尋之人,請帶路。」盲眼者伸出手,邀請眾人入內。
焚鴉傭兵團,緩緩步入漆黑的洞穴,迎面而來的是潮濕且寒冷的風。
「前面,是不是有許多移動的光點?」瑪蒂妲指向穴徑的前方,那裏有許多在空中飄浮的亮光,稍微照出空間的輪廓,那是一個寬闊的穴室。
「這應該就是守則中提到的闇紙蝶。」當眾人走近時,發現闇紙蝶的身上灑落許多閃亮的鱗粉,艾克羅伊小心翼翼地停在穴徑末端觀察,而里奇卻興高采烈地衝了出去。
「All that glitters is gold.」興奮的里奇忍不住用亞勒語讚嘆。
「Ag lonrú gach óir ! ag lonrú gach óir !」他甚至忘我地用家鄉的語言開始歡呼。
「根據編訂版的守則記載,鱗粉本身沒有毒性,但若是碰到血,鱗粉將會爆燃,各位小心。」艾克羅伊提醒團員,他觀察周遭環境,無時無刻警惕著可能發生的變動。
「艾克羅伊的守則太作弊了,沒問題吧?大家都在這麼想了...當然,要是這麼順利就不有趣了,按照劇情安排,等等一定會有突發事件的。」穆奇歐朝著穴口的方向說,習慣他如此的眾人早就學會不去理睬他的胡言亂語,反正試圖了解也聽不懂。
倒是盲眼者走到了他的旁邊,微笑著對他說:「你,也明白自己只是扮演著。」
「不,這一切只是被觀測著。」穆奇歐笑了,他鮮少遇到像這樣的人,或許盲眼者與他相同,都是煉金術的佼佼者,也都是偶然感受到宇宙之外的存在。
「鱗粉不是會吸引灰形狐嗎?這邊鱗粉這麼多,代表...」瑟夏話還沒說完,百鬼子突然右腳一踏,木屐在堅硬的岩地踩出一聲響亮的聲響,空中的鱗粉從中分出一條路徑,刃光閃過。
"鏘"
百鬼子的名刀-酒吞在空中停滯,發出一聲足以產生回音的堅硬物體碰撞聲,產生的氣流將鱗粉往旁震開。
眾人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支從穴壁伸出的灰色獸爪。
「牠要回到牆壁了!」瑪蒂妲大喊,雙膝微彎,腰部扭轉,右手握拳拉弓,肌肉線條瞬間成最緊繃的姿態,她奮力往穴壁揮了一拳,穴室因她的拳頭而搖晃,卻意外地只有幾塊碎石落下。
「好硬!」瑪蒂妲很少有一拳無法破壞的物體,尤其是不起眼的岩石穴壁,卻如斯墨瑞大陸最堅硬的墨金屬一般堅硬,讓她在拳頭吸收力量的反饋時而感到驚訝。
「不能灑血...有許多人就是在這裡灑了血想阻止灰形狐,所以讓鱗粉爆炸。」瑟夏提醒團員們,艾克羅伊快速思考,回想灰形狐襲擊發生時的情景,他迅速將背上的魯特琴拿出,將琴身拋向空中,落下後進入漂浮狀態,他踏上魯特琴。
「我有個想法,我試試看。」魯特琴發出"嗡"的一聲快速衝出,壁中的灰形狐影也開始跟著他,進入前方的入口。
入口兩側的火把隨著艾克羅伊的推進,紛紛自行點燃,照亮了那條道路。
艾克羅伊穿梭到另一端後,灰形狐影又迅速地回到原本的穴室,在穴壁伺機而動。
"嗡" 艾克羅伊飛入穴徑後馬上又回到第二個穴室,期間灰形狐只是抖動了一下。
「灰形狐剛剛有動嗎?」艾克羅伊問,得到的回答是否定。
「那麼我想,牠只會攻擊第一個靠近入口的生物,不確定伊娃是否也在此列。當對方抵達下一個穴室牠就會停止追逐,而路徑若是反過來,就是安全的。」艾克羅伊嘗試後發現了這個規律。
「那麼誰該走第一個?照這樣看來,應該是伊娃最適合。」瑟夏說。
「讓盲眼者走第一個。」艾克羅伊指示,沒有人對這個選項有疑問,因為那是艾克羅伊的想法,他不會胡亂犧牲任何人。而盲眼者聽到艾克羅伊的提議後,嘴角微微上揚。
「對凡人而言,規則是種限制,對聰明人而言,規則是工具。」盲眼者踏出步伐,走在最前方,灰形狐繞到牠身邊,只是跟著他的步伐並沒出手攻擊。
「你怎麼知道牠不會攻擊盲眼者?」瑟夏跟著盲眼者走進入口,團員們也開始跟上。
「盲眼者跟著冒險者進入洞穴,冒險者往往都是落得迷路或全滅的下場,那麼盲眼者應該是自行離開洞穴的,若每個冒險者失敗都要賠上一個盲眼者,世界上的盲眼者該要有多少人?」艾克羅伊仔細分析,焚鴉傭兵團的所有人都跟著盲眼者進入第二個穴室。
"轟"; "隆隆" "轟"
穴徑突然開始改變形狀,此時除了眾人所處的穴室地面,四周的穴壁都在變換,直到那股震動的聲響消失,此時原先來時的穴徑仍然存在,而前方卻出現了兩條不同的路。
「織痕師開始動作了,穆奇歐,該你上場了。」瑟夏說。
「給我一點時間,我需要了解這裡的礦物組成。」穆奇歐蹲下撫摸著地上的岩石與土,仔細感受著它們的觸感、氣味,在他的感知中,這些訊息逐漸化成各種公式與數字閃過腦海,接著建構成不同的線條描繪出周圍的地形。
「站穩了各位。」穆奇歐伸出修長的手指推了滑落的綠色墨鏡,緩緩吐了一口氣。岩壁開始震動,不同的岩石與土不斷移動,時不時卻又反方向回到原地,穆奇歐皺了眉頭,將頭往左右肩扭,接著全神貫注繼續在地形上。
「有問題嗎?」艾克羅伊問。
「我感覺到我們走過的路此時反而在我們前方,而織痕師也在干擾我的秘術,甚至我能改變的地方越來越少,她正在改變這些地質的組成方式,我能製造一條路徑出來,但我想這大概是我所能做到最後的大幅地形變動。」
「沒問題,做吧!你幹得很好!」瑟夏拍了拍穆奇歐的肩膀。
"𝒫𝒶𝓉𝓇𝒾𝓃ℴ 𝒢𝒶𝒿𝒶 𝒶𝓊̆𝒹𝓊 𝓂𝒾𝒶𝓃 𝓋ℴ𝓀ℴ𝓃, 𝓅ℯ𝓇 𝓋𝒾𝒶 𝓃ℴ𝓂ℴ 𝓂𝒾 𝒻ℴ𝓇𝓂𝒶𝓈 𝒸̂𝒾ℴ𝓃"
穆奇歐低聲吟咒,接近呢喃的聲音卻清楚鑽入眾人的耳朵裡。
強而有力的,清晰明亮的。
在一陣巨大的地鳴聲迴盪在穴室後,在眾人背後的方向有一條寬大的穴徑出現。
「呼,快走吧...我無法維持太久。」穆奇歐擦去額頭的汗水,看向穴室的另一端。「我其實也很有用的,你們別看不起我呀!」
眾人走到下一個穴室,發現這裡的地形相當奇特,與剛剛經過的地方都不同,路徑蜿蜒且滿布尖銳的岩石柱,洞穴上方也有許多相同的岩石柱看來搖搖欲墜,遠方傳來河流的聲響,洞穴中充滿潮濕的氣息,兩旁有不少閃爍著的火光,照亮著穴室同時也增添了詭異的氛圍。
「想不到這麼快就到這了,焚鴉傭兵團。」突如其來的人聲讓傭兵團的眾人馬上進入警覺狀態,他們循著聲音的來源,赫然是那群穿著纏袍的人。
為首的人此時拿著奇特形狀的短刀插在織痕師的腦袋裡,他的雙眼在詭異的火光閃爍中格外瘋狂,他的頭上臉上沒有一絲毛髮,那種異樣的光滑感,更讓他的眼神顯得殺氣騰騰。
-待續-
17會員
16內容數
小說寫作/日常隨筆/偶爾為之短篇/偶然的爛笑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群益質押策略檢討國際新聞持續影響投資市場,風險評估至為重要。本文探討投資槓桿與維持率,並設定對應風險的應變方案。
Thumbnail
avatar
郭老師
2024-04-18
如果你是一個很不郃群的人,看看烏鴉的智慧,瞬間通透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個性和需求,有些人更郃群一些,而有些人更傾曏於獨來獨往,這都是正常的。 一些人可能很喜歡社交活動,願意與他人建立聯系,蓡與群躰聚會,分享經歷和交流觀點。 這些人通常享受與他人互動,從集躰中汲取能量和支持,竝通過社交來獲得歸屬感和連接感。他們善於郃作、交流和建立深入的人際關
Thumbnail
avatar
钢笔文言
2023-10-26
如何面對週一症後群&壓力相關理論與壓力管理 週一症後群(Monday Blues)是指一個人在週一感到焦慮、情緒低落或壓力加劇的情況。以下是一些應對週一症後群的方法: 1. **提前計劃**: 在週末規劃好週一的工作任務,這樣你可以有一個有組織的開始。 2. **建立週一的期待**:盡量保持積極態度,看待週一為新的開始,充
Thumbnail
avatar
李琝傑『徐俠客』
2023-10-15
面對壓力,你需要的是B群,還有…..?大家都在用B群來面對人生的困境,你的B群是否真的能助你一臂之力?或者只是吃心酸來安慰自己?每周一的憂鬱,需要更多的精神來對抗,讓郭師妙營養師來告訴你,如何正確挑選B群?
Thumbnail
avatar
郭師妙營養師
2023-08-07
【群安安心】農莊食品|天然美妝|頂級冷壓初榨椰子油 500ml |健康就從「吃」對好油開始!💯自從2014年台灣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大的食安危機-也就是劣質油品事件之後,國人對於食品安全的意識開始大幅地提升,也更加重視家用油品的品質,這可以說是當初始料未及的一個正向結果。 當時,許多專家也紛紛跳出來說明怎麼選對油喝好油!其中,有一個概念顛覆了我的想法: 少油不見得真的有助健康,相反的,油是我們人
Thumbnail
avatar
Monica-caの生活543
2023-07-17
羅伯特 · 布萊〈渡鴉群,躲在鞋子裡〉2022.7.7 羅伯特 · 布萊〈渡鴉群,躲在鞋子裡〉   2022.7.7,試譯 某事醞釀在屋裡,但那裡的男人和女人 全然不知曉。老邁的煉金術士,佇立在他們的 火爐旁,他對燃燒的火爐,暗示過千次。 渡鴉群,躲在老婦的鞋裡。 一個四歲孩童,默誦著遠古的語言。 我們已經活過了自己的死亡足足一千次。 我們對朋友
avatar
k
2022-12-04
釀影評|《維奧萊特.諾齊埃爾》:穿著裙裝的惡魔?抑或是父權壓迫的犧牲品?這些畫面中最異樣的安排,是由伊莎貝雨蓓演出孩提時代的 Violette,突兀的雙馬尾和紅白藍童裝造型增添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似乎也隱喻女主角的心理在從兒童轉化到少女的階段,因為畸形的親子關係而嚴重扭曲,恨意也不斷滋長,逐漸扼殺了她的純真,變成黑色帽沿下,眼神冷酷怨毒的女殺人犯/阻街女郎
Thumbnail
avatar
釀電影
2022-11-28
麥田群鴨的寧靜我是個妥妥的梵谷迷, 追著梵谷足跡, 幾乎看遍能在公開展覽的梵谷原作, 但最讓我能產生共感的不是星空, 不是向日葵, 也不是咖啡館, 而是麥田群鴨! 我在阿姆斯特丹梵谷館畫作前一起掉入麥田, 遇到了梵谷! 你呢? 你喜歡哪幅畫?
Thumbnail
avatar
奧荷小姐的修練花園
2022-10-26
如何利用Gmail群发电子邮件并非每个人都有投资电子邮件营销软件的预算。 但是,是否有任何解决方案可以通过 Gmail 发送大量电子邮件(或 批量电子邮件 )? 值得庆幸的是,有。 您可以通过以下 2 种方式使用 Gmail 快速免费地发送群发电子邮件。 在 Gmail 和 Google Drive 中使用邮件合并 📷 📷
avatar
互联网杂谈
2022-04-23
抗壓抗禿的救星,B群|《吃的營養科學觀》- 9 讀後心得|圓夢營養筆記「一夜之間白了頭髮」是有可能的,當我們壓力大到、思緒焦慮到無法自拔時,以營養學來說,B群持續消耗,蛋白質也持續被用掉,卻是白髮、掉髮是會的! 這章節特別重要, 吃B群抗壓,情緒不再逼逼逼,不再被說小嫩B。髮際線的警報,可能也因此而倖免。
avatar
暖男阿岳的創客人生
2021-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