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耽美]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30Min TEeMin TEe

[原創耽美]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30

2022-04-23|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Chap.30 機會
四人座的桌面上,放滿了各式餐點,七分熟的牛排配薯泥、主廚推薦蘋果派、兩罐七喜、兩杯裝滿冰塊的杯子、鬆餅、炒蛋、炸薯條、烤雞翅,以美式風格大盤子裝盛著,塞得桌面上幾乎沒有空隙。
然而這桌用餐的客人只有兩位,其中一位據說很餓,另一位則是心思全然不在食物上。
經過14個小時的飛行,再坐了半小時的車到Christ的母親家,加上前後等待的時間,莊明杰已經近20小時沒有好好休息了,儘管他在飛機上多少有睡一下,但心裡的各種情緒擾亂他無法安心。
Christ不告而別的過去兩週裡,莊明杰親身體會了許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在工作時心思只掛念著私事,第一次感覺到心裡的空洞,第一次討厭回到沒有人的屋子裡,第一次害怕失去到睡不著覺,第一次半夜因為內心的恐慌而驚醒,然後發現愛人不在身邊時,感到更加恐慌及孤單。
而這也是他第一次下定決心要為愛情主動一次,不管兩人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最重要的是,他一定要見到Christ,見到面之後,什麼都好談。
而當他終於見到了讓他的心懸在半空中的人時,莊明杰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脆弱,因為那一瞬間想哭的感覺,讓他理解到自己過去對於這段感情的自信和武斷,都是建立在Christ對他的無限包容之上,他在Christ為兩人建立的溫柔堡壘裡圈地為王,不知不覺中狂妄地自認掌握了主導權,卻在堡壘憑空消失時才驚覺,沒有了Christ的自己什麼都不是。
他只是一個被愛著就恃寵而驕的蠢蛋。
Christ的媽媽Audrey把他帶回家見到Christ後,就識相地出門了,留下兩人在一人錯愕、一人期待的氣氛中面面相覷。他們沈默了一陣,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其實莊明杰腦中有很多很多想法,他從發現Christ不見開始就有滿腹的話想說,隨著他的情緒變化,想對Christ說的話或問的問題也一直在變,但真的見到Christ,滿腹的疑問和不滿通通化作唯一一個念頭。
好想你。
直男腦終於開了竅,或者他直線行走的思考方式剛好在正確的時間找到正確的通道,莊明杰放下了行李,向前兩步一把將兩週未見的愛人抱入懷裡。
「終於見到你了。」莊明杰緊緊地抱住Christ,他的聲音抖得不像自己。
而當感覺到Christ也緊緊地回擁了他,莊明杰的一顆心,才終於重新找到了歸處。
----------
方文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現在這個畫面真的不是他的幻想嗎?這麼說好了,難道他的妄想成真了嗎?他瞠目結舌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這真的已經超出他的負荷之外了…從剛剛何平偉說要「幫」他開始,方文庭就幾乎肯定自己在做夢。
何平偉耶,那個他認識、喜歡的威寶耶,連在方文庭的妄想中都不見得很主動的何平偉,現在,竟然,伸手脫了他的褲子!騙人!這不是真的!
因為太過驚嚇,方文庭只能愣愣地配合著何平偉的動作脫光下半身,而在這個驚悚的時刻,他身上那根直挺挺的東西,顯得分外愚蠢。
「威…威寶,你…」方文庭一時真的說不出話,只能看著何平偉表情怯懦但行為大膽地…碰觸了自己。
這個刺激實在太大了,方文庭覺得自己分分鐘就要出來了。
何平偉終於握住了他,但他的眉頭皺了起來,看上去有點不知所措,方文庭更是不知所措啊,眼前的一切都太魔幻了,兩人僵持著,方文庭盯著何平偉的臉看,何平偉盯著方文庭的下體看…
「吼…」威寶低聲嘟囔,挪動身體往方文庭坐近,他握住對方的手嘗試性地動了起來,動作十分笨拙,但配合威寶懊惱的表情,方文庭覺得此情此景他可以用來擼一輩子。
「啊啊…輕一點…」不知道是他漲得太難受呢,還是何平偉握得太緊,一點點疼痛的感覺讓方文庭忍不住叫了一下。
聽到他的聲音,何平偉立刻停下手上的動作,同時抬起臉擔心地看著對方。
「沒事沒事,握輕一點就好,沒事。」方文庭趕忙安撫對方,因為何平偉的表情看起來要哭出來了…
真的哭了?!!!
「哇你怎麼啦!別哭別哭,沒關係啦我不痛啦!哎唷…哎唷你別哭啊威寶…」方文庭顧不得自己趾高氣昂挺立的下半身,往前去抱住了眼淚開始滴滴答答掉下來的何平偉。
方文庭這輩子還沒有在床上這麼糗過,他可是顏值、技術、氣氛掌握都頂尖的高手,但現在的他,不僅是把喜歡的人弄哭了(以往當然也弄哭過,但不是這種方式啊),自己趾高氣昂挺立的下身還持續被握在對方手裡,讓他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比業餘還要不如,方文庭想,這一秒不管他是射了或軟了,他在威寶面前都再也抬不起頭來了,上下都是。
「哎寶貝,寶寶,你別哭啊,我真的沒事啊,那個…不然你先放開我好不好?」方文庭一邊輕輕拍著何平偉的背一邊說,試圖讓自己先稍微擺脫一下窘境。
但何平偉搖頭。
方文庭認命地閉上了眼。
饒了我吧寶貝,我才想哭吧!
----------
滿滿一桌食物,點餐的人卻沒吃多少。他很緊張,突發的意外事件儘管表面平靜,心裡其實已慌不擇路,強作鎮定地帶著人來到這家印象中味道還不錯的餐館,好像很從容地自顧自地點了一堆菜,但其實只要同行者稍作思考,就可以發現這些都是他慌張的表現。
如果他不慌張,就不會忘記應該要搭公車去餐廳,而不是兩人在雪中步行了30分鐘。
如果他不慌張,他就會詢問對方想吃什麼,而不是擅自為兩人點了根本吃不完的食物。
如果他不慌張,就不會點了一桌又有早餐又有晚餐的組合,更別提他根本不喜歡吃雞翅。
如果他不慌張,他就會有勇氣面對另一個人,正視他的雙眼,對他說一聲「嗨」。
如果他不慌張,在等待餐點上桌的時候,他會知道該說些什麼。
但Christ不知道,他無法掌握眼前的狀況,他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儘管從莊明杰的表情看來,他應該是在等著自己說話。
「我媽怎麼會去接你?」才說出口Christ就在心裡暗罵自己真是白痴,這不是很明顯他們有聯絡嗎?看吧,慌張吧,為什麼就不肯坦白說出真心話呢?
說我也很想你,非常、非常想你,我此刻的沈默是因為見到你太驚喜、太開心了,但我拉不下臉來告訴你。
「啊…,我拜託你下屬幫我跟你媽媽連絡的。」
「威寶?」
「嗯對。」
「喔。」
尷尬的沈默再次降臨,Christ拿著飲料有一搭沒一搭地喝著。
「你趕快吃啊,不餓嗎?」
「我在飛機上有吃一點。」
「喔。」
天啊!Christopher Yang, fucking say something!(天啊,Christopher Yang,你他媽說點什麼啊!)
突然,莊明杰起身坐到了他的身旁。
「對不起。」
從見面開始就一直盯著他看的莊明杰打破了尷尬,先行開了話頭。
「…」
愛人率先示弱的表現,彷彿給了Christ面對的勇氣,他終於回視莊明杰的雙眼,兩人再度沒有說話,但氣氛已經不再尷尬。
他品味著那句道歉,其實情感早在莊明杰說完的那一秒就已經完全投降。Christ試著思考莊明杰行為所反映出的心理,平時買東西一定要考慮C/P值的莊明杰,竟不惜在機票最貴的聖誕節前夕追他到美國來;而向來在嘴上一定要贏的人,竟然先開口道歉。
這些行動都是在告訴Christ,莊明杰有多想見到他、多重視他。
Christ突然覺得心好軟,眼睛一熱,淚就流了下來。,他慶幸剛剛選位子的時候,他挑了靠牆的沙發位,因為此刻兩人靠在一起,他一扭身,抱住了身邊的愛人。
莊明杰摟著他,Christ感覺到他把頭靠在自己的頭上。
「我好想你…」這是他半個月以來,最想說的一句話。
----------
「威寶啊,寶寶啊,真的,你先放開我好嗎?這樣我真的…滿難受的。」
方文庭和何平偉仍維持著一樣的姿勢,雖然才過了一下子,但對保持某個狀態的方文庭而言,就算只是100分之一秒都是折磨。
懷裡的何平偉猶豫了一下,慢慢鬆開了握著他下體的手,一獲得自由,方文庭趕忙抓了褲子過來套上。
喜歡的人在哭,自己卻暴露著下體,這畫面看起來實在太像是被仙人跳了。
該遮的遮好之後,方文庭感覺多少找回了一點尊嚴和自信。
他長吁一口氣,再次抱住了何平偉,輕輕地搖晃對方。
「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哭嗎?我才想哭吧…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強迫你咧…」他感覺何平偉抓緊了他的衣服。
「…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哇,何平偉,」方文庭一把將喜歡的人從懷裡撈出來,抓著他的肩膀,瞪大了眼問:「你不會是要跟我說你不能接受吧!你不能這樣對我始亂終棄耶!摸完就不認人了啊!」
何平偉也瞪大了眼看著他,眼神在方文庭的兩眼間游移一陣,然後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啦,你說清楚啊,我很認真耶!我不管啦,你不可以現在跟我說你不能接受男生,我這麼喜歡你,你明明就知道我有多喜歡你,而且、而且是你說要幫我的,不是我強迫嗚嗚!…」
方文庭的抱怨只能自己吞下去了,因為何平偉捧著他的臉捏成一團,叱吒情場的風流帥哥頓時成了一個包子臉,這對十分注重自己形象的方文庭而言是接受不能,但看見何平偉因為他的變形而破涕為笑,他就只覺得心暖暖的,形象什麼的都不重要了。
「我…」何平偉笑了一陣,然後調整好呼吸對上方文庭的眼睛,「不可能不接受的,我哭是因為…」
「我哭是因為實在太丟臉了…」何平偉低下了頭。
「優演吼某?(丟臉什麼)」包子臉問。
「就…」威寶放開了他的臉,兩手改抓著自己的衣服下襬,依然低著頭,然後往前一靠,他的頭正好枕在方文庭的胸前。
「我技術太差了…明明…明明我都做好心理準備了,還想說一定要成功的,但我真的太緊張了…」他微微仰起頭,方文庭稍稍偏頭就能看見他由下而上望著自己的眼睛。
「我怕你因為這樣嫌棄我…一時心急就哭了…你會嫌棄我嗎?」
祖宗啊…我差點都要早洩了還嫌棄你?!
一生中會遇見很多人,有時遇到某一個人時,會讓人覺得,這一輩子就要栽在對方身上了,方文庭認為此刻就是那個moment,何平偉有能力讓他在獸性發作的同時,依舊將人性發揮到極致,還有耐性,活了快30年,方文庭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是個這麼有耐性的人。
但能怎麼辦,喜歡上了就是這樣。
「我怎麼可能嫌棄你?你不用急啊,我們可以慢慢來,真的,我又不是因為這種事才喜歡你的。」方文庭摟了摟何平偉,他這些話不是單純的安慰對方,而是發自內心,他本來就沒有打算在親密接觸上逼迫何平偉,他願意配合對方的步調,是今天何平偉主動提出了進一步的要求,才發生這場本該避免的悲劇。
何平偉沒有回話,只是往方文庭懷裡蹭了蹭,兩人相擁了一會,方文庭雖然也喜歡彼此溫存的感覺,但他現在是真的很想去處理一下自己半上不下的火。
「威寶乖,你先睡好嗎,我去上個廁所,很快就回來。」方文庭一邊說,一邊溫柔地把威寶往床上放,但他的手又被何平偉抓住了。
「你不讓我幫你了嗎?」
不會吧,還來?
方文庭內心崩潰不已,剛剛的折磨還不夠嗎?他沒有信心再經歷一次啊!
「威寶啊,那個…」
「這次你教我,我們,我們一起…」
何平偉坐起了身,把方文庭拉向自己,並伸出手再一次碰觸了他的下身,方文庭感覺自己被碰到的地方像是被點了火,熱得恐怕能把褲子燒掉。
「你教我,我就會了,好不好?」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終於完全在方文庭的掌控之中了。他抬起被何平偉抓住的手,將嘴唇貼上何平偉的手指,等待每個指尖都吻遍後,他轉頭找到了何平偉的唇,並將他攔腰抱向自己,一邊深入對方的口腔掃蕩著,一邊克制不住地隔著褲子在何平偉的臀上搓揉。
何平偉忍不住發生了微微的呻吟,方文庭將手伸進何平偉的衣服裡,往下後背探入,然後雙手手掌貼著何平偉的後腰,一路滑向他狹窄但挺翹的臀部,順勢褪去他的內外褲,分開他的雙腿,將他拉向自己。
兩人面對面,何平偉的兩隻小腿在方文庭身後交叉,他裸露的下身隔著外衣緊貼方文庭也已然挺立的慾望,彼此都在喘氣,方文庭拉起何平偉的手。
「好,我教你。」
方文庭說著,帶著何平偉的手勾住自己的睡褲邊緣往下拉,這個晚上歷經各種磨難的分身一下彈了出來,此時兩人的慾望再無隔閡,傳遞著彼此的火熱。
「把他們握在一起,對,就是這樣,威寶好棒。」方文庭勾過何平偉的脖子,湊到他耳邊低語。他繼續拉著何平偉的手,讓他依循自己的言語行動:
握在一起,上下動,就像你平常自己來的時候一樣。
對,做得很好,很棒,叫出來沒關係喔。
繼續,這裡舒服嗎,舒服就多摸幾下。
用大拇指去磨蹭上面那邊,對就是那裡。
要射了嗎,我們一起,我也要射了,抱緊我,好乖。
叫出來讓我聽你的聲音。
方文庭貼著何平偉的耳際呢喃著魅惑的言語,享受由自己一手打造出的淫聲浪吟,儘管斷斷續續毫不成調,卻能在每一個頓點上將情緒又往上燃一個熱度,最後在逐步加快的節奏中來到了整首曲目的高潮,此時的他也忍不住加入了伴奏,兩個一高一低的聲部結合,完成了此首名為初體驗的樂曲,在喘息中平息,在擁抱中安心,在輕吻中感受餘韻繚繞。
「還好嗎?」方文庭低頭問軟在自己懷中的何平偉,還在微微喘著氣的威寶點了點頭。
慢慢冷靜下來的方文庭輕輕拍了拍他,打算起身去清理一下,順便拿水過來給何平偉喝,然後,他今晚第三次在要離開床時被人拉住。
這似曾相識的場景讓方文庭瞬間恍惚了一下,回頭看向拉著他的何平偉,威寶的雙頰還因為方才的高潮微微泛著紅,雖然他已經沒有哭了,兩眼卻感覺盈著水。
「怎麼啦?」方文庭笑著問。
「再…再一次,好不好?」
方文庭彷彿聽見腦袋裡「轟」了一聲。
他真的是全身心都栽在這個人的手裡,逃也逃不掉了啊。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Min TEe
Min TEe
本文發佈於
他們很平凡,但精彩的愛情本就不是神仙專屬, 他們不完美,所以才更貼近生活。 他們可能勇敢可能懦弱, 但面對愛情時我們總有過多想法, 沒有完美愛情,只有一起經營的感情。 我也很討厭所謂「對的人」, 只有你想一起努力,且願意和你努力的人。 在我心中,為彼此認真的就是最完美的他們。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