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孩|邂逅小七❤之二
Elleray
Elleray

毛孩|邂逅小七❤之二

Elleray
2022-04-2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一隻剛被主人遺棄的中型犬,內心承受的苦痛、恐懼與焦慮究竟多麼龐大?沒有相似經驗的人肯定無法想像,至少當時的我完全沒有概念。不只是我,包含我身邊的朋友,沒有人意識到這問題有多嚴重。
領養小七的隔天開始,他很常哭,沒有眼淚的哭嚎。如果我把房門關上、或在廚房煮飯,只要離開他的視線,就會發出哀憐的哭聲。見到人之後,又會過於興奮而撲人、舔人,或跟前跟後、跟前跟後、跟前跟後。當時我不了解這是渴愛的訊號,只覺得這傢伙好黏人,於是選擇忽略,希望他能因此收斂。殊不知這造成小七更深層的壓力,於是他開始搞破壞,狂抓沙發、抓地墊、抓臥榻墊、咬甩抱枕、咬窗簾、咬書櫃、咬杯墊……,幾乎要把家給拆了,每次回到家都要先深呼吸。有時我在家,他會突然陷入沉思,望向門口、或在不同房間逡巡,尋找記憶中的空間,之後開始猛烈抓沙發,甚至抓到自己流血,仍不願停止。無論我如何斥責、恐嚇、溫言暖語,他停不下來。看著沙發上的血痕,除了崩潰外,心中直覺不對勁,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開始向身邊的朋友求救,然而朋友要麼沒養過狗,或者養貓,或者養的是小型犬,沒有人能專業到一眼辨識出問題。我把小七「搞破壞」的影片傳給朋友看,反應如下:
「天啊...這一定是真愛」
「我很驚訝妳竟然能冷靜拍下這段影片?」
「喔...這是隻過動兒」
「要不要考慮送到鄉下老家?他那麼過動,有庭院比較適合」
「送去上課會不會好一點?」
「辛苦了」
「拍拍」
「妳跟他不合啦,趕快幫他找新主人,對你們都好...」
親友被我吵得不耐煩了,紛紛開始勸退,明示暗示要我把小七送走。但是,送走就能解決問題嗎?撿到小七的第一個週末,我約原飼主見面,想了解小七之前的生活模式,同時也想確認,如果我不養,小七將何去何從?
原飼主王先生對於拋棄養了五年的狗這件事,有一套自己的無奈之詞。「怎麼會不難過,前兩天我都失眠耶......。但是我也有家庭要顧啊,最近剛調晚班,沒有時間遛他。一個人如果飯都吃不飽了,哪還顧得上一隻狗。」「當初是因為女兒學校老師說要愛護動物,要領養代替購買。我跟我老婆想說好啊那就去領養一隻。」「但是這幾年經濟不景氣,生意沒有之前那麼好做,他又很固執,一天早晚兩次一定要出去大小便。」「妳可以把他關在陽台,我們一天只有一小段時間會讓他在家裡,其他時間都讓他待在陽台。他不會跳下去,狗也很怕死的啦,妳放心。」「如果妳覺得不適合不想養,那也不勉強。我們已經去登記要把他送回收容中心了,現在先公告兩個月,時間一到就可以送過去。」
王先生一家共四口,有一個念中學的女兒,與稚齡的兒子,王太太則是中國籍配偶。可能因為這樣,家庭重擔落在他身上。他坦言調晚班之後,傍晚主要由女兒遛狗,但有一次女兒趕著去補習班,就這樣放生小七了。這是第一次。第二次則是被我遇到的那次。我們對話的過程中,小七一眼看見王先生的女兒與兒子從遠處走來,興奮地撲上去,完全不因被遺棄而心生芥蒂。反倒是王先生的女兒,反應之冷淡,令人齒寒。
這次的對談,王太太自始至終沒有出現。一週後,我因有要事必須請人照看小七幾個小時,傳訊息問王先生能否協助,他冷回應:「我要上班到九點半」,當時內心不解,你太太總在家吧?只是讓小七暫回原住處,有這麼難嗎?約莫兩週後,一次遛完小七坐電梯上樓時,又遇上他們。小七興奮地向他們打招呼,卻只有王小弟回應他的熱情,王太太甚至連看都不願看小七一眼,寧可面向牆壁背對著小七。至此我幾乎可以肯定,下決定不要小七的究竟是誰。
與原飼主談完,已深知把小七退回王家這條路不可行。若我不養,小七將被送回收容所。我上網查看該收容所的狀況,待領養的狗狗照片一長串,其中不乏柴犬之類的熱門品種,哪裡輪得到瘦骨如柴的小七呢?注視著小七淚汪汪的眼睛,他內心該有多麼徬徨焦慮?只是此時的我,身心也瀕臨崩潰。我必須同時處理小七的、還有我的情緒問題。
所幸,低谷之後就是轉機。我想起一位很久沒聯絡,但養大狗經驗豐富的研究所學妹。領養小七後的第二個週末,感謝學妹在百忙之中特地撥空到府家教,傳授我們與狗狗互動的技巧。至此,我才算真正踏入汪汪星球,開始學習運用響片,也才意識到小七的問題行為,源自於內心被遺棄的傷痕,從而導致分離焦慮症。之後,我瘋狂上網找資料,也請了專業的狗狗訓練師來上課,透過居家環境的調配、食物的誘導、籠內訓練等,小七的進步越來越明顯,哭泣聲越來越少,性情越來越穩定。直到第四週,我終於能開始享受養狗的樂趣了。
這件事讓我想起《史記‧刺客列傳》中的一段話:「且吾所為者極難耳!然所以為此者,將以愧天下後世之為人臣懷二心以事其君者也。」刺客豫讓為了復仇,「漆身為厲,吞炭為啞」,朋友看了不忍,問他這是何苦?他說他知道自己選擇了一條極難走的路,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讓天下那些當別人的下屬卻還懷有二心的人(可泛稱為表裡不一的偽君子,或無法堅持到底的偽善者)感到愧疚。就像朋友聽到小七的故事,都說「妳人豪好~」「妳好有愛心」。然而如果只有愛心恐怕無法成事。前飼主的女兒因為學校老師說要「領養代替購買」,於是領養了小七。他們不愛小七嗎?不愛怎麼可能養了五年?然而一旦生計、家裡人口數增加等等問題,最後還是選擇犧牲小七。當我發現小七問題行為很多,而我又因能力不足無法負荷時,崩潰痛哭了很多次,Ray還開玩笑說:「妳為什麼要撿一坨屎回家」。想放棄的選項一直存在,甚至說服自己反正生命會自己找出路,送回收容中心說不定也不是壞事。然而看著小七憂鬱的眼神,再想到前飼主一家人無情無義的舉措,內心頓生一口氣,想證明不是所有人都像王先生一家人那樣,也想喚起天下那些領養了狗狗之後又棄養的人,被蒙蔽了的良心。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Elleray
喜歡聽故事、說故事、寫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