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短文:夢之情柳櫻柳櫻

原創短文:夢之情

柳櫻
2022-05-16|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那天夜裡,我做了一場夢,一場很久很久且極為真實的夢。
  出嫁本是件好事,可身穿一襲紅嫁衣的我,坐在梳妝台前,讓侍女為我盤髮化妝,而銅鏡印照出的我卻神色憂傷雙眼泛淚,蓋上紅頭紗坐上花轎的那一刻,
  我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感情,兩行清淚滑過臉頰,滴落在嫁衣上,「明明說過要娶我過門,可為何......你這個大騙子...」
  花轎搖搖晃晃地來到將軍府前,然而,站在將軍府前迎接新娘子的眾人,卻沒有一個面露喜色,反而是與新娘子一樣淚流不止,有的人甚至跪在地上失聲痛哭。
  「吾兒,你為何要丟下娘啊一一」
  「讓白髮人送黑髮人,你這逆子...」
  將軍府唯一的兒子江言冥,是歷朝以來最年輕最強的將軍,可在強的人也是會死。
  江言冥獨自在人數差距極大的狀況下,仍是打贏了敵國,可同樣也身負重傷,回到城中沒多久便離世了。
  我踏入掛著白布白燈籠的將軍府,扶起跪在地上的老將軍和老夫人,「地上涼,兩位快起來吧。」 
  被扶起的兩人抓起我的手說道:「雁兒,你不必這麼做,你還……」話還未說完便被打斷,「我愛他,非他不嫁,況且,我們早已約定過,
  若還未結婚便其中一方先走的話,活著的一方仍是要娶或嫁,且……」話說道一半便停住不再說下去,兩位老人長嘆一口氣後, 
  坐到正堂中間的左右椅子上,隨後招手讓管家念結婚誓詞。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我流著淚跪在棺材旁拜天拜父母,而對拜的那一刻,我拿出藏在以袖子內的藥服下,「我來找你了。」說完,行夫妻對拜。 
  「妹妹、兄長,替我孝敬爹娘……替我照顧言冥的爹娘……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女兒不孝,先走一步了。」 
  嘴角鮮血流出,強撐起身體搖晃的踏入棺材中,躺在江言冥身旁,伸手輕撫他那冰冷的臉龐,「我來找你了……在等我一下……」我笑著,闔上雙眼再無呼吸。
  這是我做的第一場夢,以女方視角做的夢,相愛的兩人,卻因為戰爭而天人永隔,可深愛他且與我長相無二的未婚妻,不怕死亡的服下毒藥去地獄陪他。  
  畫面切換,一身戲服的我,正與另一位同樣穿著戲服的男子唱戲。  
  「自從我隨大王一一東征西戰......」在耳熟不過的台詞,正是霸王別姬,然虞姬總得有一死。  
  在女性能開始演戲的時代,戲女總會無故被有錢有權的變態男性給騷擾,因為戲女樣貌台上台下都很出眾,更何況是有名的戲團。  
  一曲終了,卸妝換衣完剛走出後門的我,被一名一看就是富二代的男子給叫住。  
  「不知孫少找我有何事情?」冷漠的問著。  
  「哎呀,別這麼冷漠嗎,我是想約你吃個晚飯,雁姑娘答應不?」男子說話時,還伸出他那不安分的手,捧起我的頭髮,讓我立馬退後,  
  可退後的瞬間,一雙大手從後面輕抓住我的雙肩,「師妹,小心點……孫少,很不好意思,今天的表演已經讓我師妹很累了,  
  還請別煩著她。」熟悉的檀香味和嗓音,讓本身不安煩躁的我感到了安心和放鬆。  
  「孫少,您請別人與你一同用餐吧……師兄我們走。」轉身朝站在身後的師兄江言冥說道。  
  與第一個夢的將軍有著一樣的名字一樣的樣貌,彼此也相愛著,奈何,這場夢的結局仍是一場悲劇。 
  失心瘋的孫少舉槍江言冥射擊,我連忙將他撲倒,卻不慎中槍,虞姬的黃色戲服逐漸被鮮血染紅。
  胸口炙熱的疼痛感,讓躺在江言冥懷中的我難以開口說話,而槍響則將附近巡邏的警察給吸引過來,警察將孫少壓制, 
  而江言冥流著淚抱著我,試圖用戲服為我止血,更是不斷朝警察求救,「救救他,你們快救救他……雁兒,你撐住,很快就會有人來救你了,別離開我,誰來救救他一一」  
  「……別,別喊了……沒用的……言冥,你要……找到屬於你的……幸福……我死後,將我葬在……我們初遇時的桃樹下,別這麼早來找我……我愛你……」  
  可他將我埋葬後,沒有去找屬於自己的幸福,而是在桃樹下陪伴我,陪伴到自己年華老去,甚至在桃樹下斷氣離世,而離世前, 
  他靠著桃樹虛弱說道:「你說,要我去找自己的幸福,可我的幸福就是你,你走了,又不肯讓我早點去找你……如今,在一會我就能等到我的幸福……你來接我啦,讓你久等了……」 
  第二個夢,我以第三視角,看著同樣與我名字樣貌都一樣的女子,為愛人擋槍身亡,而愛人放棄日日陪伴在桃樹下,在桃樹下為女子唱戲, 
  從年輕到老,這份感情也讓無數人感動不已,甚至寫下成書流傳開來,可那又如何,人死無法復活。  
  夢醒,我大口喘著氣,眼角淚珠滑落,止也止不住,胸口更是難受不已,「為何……」我哭著哭著,最終累暈過去,  
  隔天一早,看著鏡中微紅腫的眼睛,無奈嘆氣,而夢中的一切仍是在腦中不斷浮現。  
  有些心不在焉的走在街上的我,不小心撞到對面走來的人,「小心……沒事吧。」  
  險些跌倒的我被拉住,傳入耳中的男性嗓音,讓我覺得陌生卻又覺得熟悉,抬起頭,引入眼簾的正是夢裡江言冥的臉。  
  「我……沒事。」看著這張臉,我愣了許久,直到被我看臉紅的男子開口,我才發覺自己失禮了。  
  「抱歉,因為你和我昨晚夢見的兩個夢中的男子長得一模一樣,讓我有點……」我尷尬的說著,誰知,我這麼一說男子眼睛瞪大幾分說道:  
  「第一個夢男子是將軍,第二個夢男子是戲子,而男子叫江言冥,對嗎?雁兒。」  
  「你……」我吃驚到說不出話來,「因為我也做了同樣的夢,你與夢中的女子一模一樣,而我也是叫江言冥……你現在有空嗎?我們找間咖啡廳坐下說說這件事。」  
  我看著他一會,最終點了點頭,而我們兩也在談話間發現,我們能清楚知曉彼此下一步行動,或是內心正在想什麼,  
  聊著聊著就加了好友,不時打電話聊天,甚至是約出來見面,幾次見面便確認感情和關係,幾個月後更是結為夫妻,有可能那兩個夢正是我們兩的前世也說不定。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柳櫻
文手一枚,主要在寫聖鬥士同人文,和原創文,同人文發佈在話本小說,原創則在popo也有發文,筆名一樣都叫柳櫻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