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察內心的恐懼和衝突,培養出安慰自己的力量:動畫導演與圖畫書作家鄭有美(下)
童里繪本溫室/插畫培養皿
童里繪本溫室/插畫培養皿

覺察內心的恐懼和衝突,培養出安慰自己的力量:動畫導演與圖畫書作家鄭有美(下)

2022-05-17|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文/張靜宜
《戀愛遊戲》
《戀愛遊戲》(圖8)畫面一開始,一男一女並肩站在一片空白的世界,女人撿起一塊石頭,在地上畫了一個大格子,兩人進到象徵空間的格子裡,他們在這個空間裡,玩家家酒、摺紙遊戲、捉迷藏、比手腕、扮演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醫生護士遊戲,面無表情的兩人,讓人很難看出他們的喜怒哀樂。
作者在創作介紹中說明《戀愛遊戲》中的「遊戲」,是每個人都很熟悉的遊戲。想想自己小時候都和朋友一起曾經玩過什麼遊戲?雖然遊戲需要透過互動才能成立或製造出樂趣,但回想起來,我們似乎通過遊戲來滿足自我的慾望,這是兒童以自我為中心的行為特徵。然而,即使是已經成年人,在兩性的關係中仍然存在許多不成熟的樣貌。童年時玩起來很簡單的遊戲,換做成年人,似乎就像是彼此過招與考驗,顯得複雜,鄭有美試圖以兒童遊戲來解析戀愛中的自我中心。
2014年《戀愛遊戲》獲薩格勒布世界動畫電影節獎項[1],這是韓國影片首次在此影展獲得大獎,薩格勒布世界動畫評審團認為此作品「通過兒童遊戲對大人關係進行了簡潔的隱喻。」《戀愛遊戲》於2017年改編為圖畫書,動畫版與圖畫書風格相似,但是作者另外針對故事中的關鍵分鏡做了巨幅畫作,舉辦了插畫展[2]。
圖8《戀愛遊戲》封面
動畫圖畫書的開拓者
將動畫改編為圖畫書,鄭有美的初衷很簡單,她認為動畫的製作不容易,但是通常只有在影展時放映,她想透過書籍的形式向想再次回味影片的人展示影片的內容。
鄭有美的動畫片和圖畫書,均以黑白為主,動畫片以明暗對比強烈的黑白兩色構成,至於圖畫書則以鉛筆素描繪製,樸實低調。她的《灰塵孩子》動畫圖畫書剛發行時,國內外反應兩極,在國外擬人化的《灰塵孩子》角色被評價爲非常符合西方傳統童話。尤其在南美地區反應很熱烈,除了書籍受歡迎,作家的插畫也被製成相關文創商品,連德國的時尚品牌來前來接洽圖片版權。
但是在韓國由於畫作整體呈現暗淡,故事晦澀加上價格昂貴,家長們的接受度不高。因此剛開始圖畫書的銷售,不像動畫作品那麼受歡迎。作者說,她沒有預設《灰塵孩子》圖畫書會受到公眾喜愛,因為她的圖畫風格不是柔軟可愛的類型,而是帶有哥特式的怪異感 ; 在圖畫書中出現一個全裸的小女孩,這的確前所未見,其挑戰不下於當年莫里斯・桑達克《午夜廚房》裡的裸體小男孩。
在國外跨界於繪畫和動畫的藝術家很多,但是在韓國尚未形成氣候(指鄭有美書籍剛推出時)。將電影的語法作為圖像而改編成書籍,這樣的創作在韓國也屬罕見,這類圖書乍看之下既不是圖畫書,也不是藝術書。甚至稱它為圖畫小說也模棱兩可。然而,翻頁時彷如紙上電影的剪輯技巧,又讓人感受到它的特別。在海外,「獨特的圖像改編」是一門專業,早就受到重視了。2014年《灰塵孩子》圖畫書獲得波隆那書展拉加茲獎,2015《我的娃娃箱子》連莊。同一位作者蟬聯兩屆大獎,創下紀錄,獲獎的廣告效應讓鄭有美的「動畫圖畫書」很快就成了「限量佳作」。(「限量」是因為當初製作成本高所以數量不多。)
三部作品的圖像構成中,《灰塵孩子》、《戀愛遊戲》均以動畫片的黑白稿剪輯,《我的娃娃箱子》變化最大,全部重新繪製,從這三部動畫改編為圖畫書的作品裡,看得出作者對於兩種媒介編輯的手法。
動畫與圖畫書是兩種不同的媒介,前者移動速度快,所以不宜加入太多細節,主要以明快的線條構成,圖畫書的閱讀則可需要慢慢地觀看圖片,因視線停留時間長,如畫面只有簡單線條頁數又多,將顯得鬆散。
《灰塵孩子》、《戀愛遊戲》二書以動畫稿改編,因線條簡單,所以作者捨去較多描寫場景的畫面,讓圖像更緊湊。省略的場景,恰巧也留給讀者更多想像的空間。以鉛筆素描重製的《我的娃娃箱子》,增添了不少豐富的細節,讀者可從中尋找線索,反覆細看。
韓國電影藝術學院/ Korean Academy of Film Arts
本文開頭介紹鄭有美的學經歷時,提到她大學畢業後,至韓國電影藝術學院進修,之後開始了她的動畫導演生涯。電影與繪本是兩個不同的專業領域,奇妙的是鄭有美讓它們有了交集。隨著韓國電影產業的成功,韓國電影藝術學院(以下簡稱:KAFA),曝光率大增,KAFA是一所體制外的學院,此單位是韓國電影人才的搖籃,是韓國電影業的一座強大基地。
KAFA 創立於1984 年,由韓國電影委員會所成立的韓國電影藝術學院是根據教育和文化部制定的五年電影推廣計畫而創立,設有導演、電影、行銷、動畫等四個專業學程。1999年開設動畫課程,2006年增設在職培訓班,2007開設故事製作研究課程。KAFA隸屬于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辦學資金來自「電影發展基金」,KAFA入學無門檻、沒有專業、年齡、學歷等限制、學費低廉、學校補助拍片經費與協助國際影展事宜,因秉持菁英教育理念、名額有限,競爭十分激烈。
來到KAFA的成員均是對電影充滿熱情的年輕電影人,許多校友目前在韓國影壇皆扮演著核心角色,知名導演如奉俊昊、金泰勇、李在容均出身於此。KAFA學員對於電影、動畫的熱情,反映在現今韓國的蓬勃的電影產業中。
生活與創作
鄭有美的作品擅長尋找內心世界的癥結,以視覺敘事,反映我們無意識的內在迷宮。她說《我的娃娃箱子》、《灰塵孩子》與《戀愛遊戲》(依動畫出版排序)猶如自己的成長三部曲。
鄭有美表示這幾部作品是她自己不同時期的寫照,封閉的少年時代,受困於書本、漫畫、繪畫中的煩惱被創作成《我的娃娃箱子》,上了大學開始獨居時的遭遇和心境化為《灰塵孩子》,談戀愛時的矛盾是《戀愛遊戲》的靈感來源,這些創作如同她的成長故事。除了以自己的故事作為題材,畫面中的人物造型(包括分身)也是以作者的形象繪製,例如,《灰塵孩子》其中一幕與主角對視的畫面(圖9),兩者如同照鏡子般的相似。對她來說,創作不僅是作品,也是對自己心理治療的過程[3]。
圖9灰塵孩子是主角的另一個分身。
「手繪線條和不上色的黑白稿為主」是鄭有美的動畫與圖畫書的特徵,她曾在訪談中表示,自己喜愛東方繪畫的線條,繪畫時傾向於使用線條表達圖像,而非塊狀造型。以電腦繪圖普遍的現在,鄭有美的動畫與圖畫書仍堅持使用鉛筆繪製,這是她的偏好,她認為鉛筆使用起來最舒適,更且以鉛筆描繪時,畫得愈真實,產生的情感愈深刻,她喜歡這種效果和感覺。
關於平日的閱讀偏好,她喜愛村上春樹的小說,圖像閱讀則偏好日本漫畫家古谷實(1972-)和伊藤潤二(又譯,伊藤純二,1963-)怪誕的漫畫作品,也因此圖畫風格難免受二位漫畫家影響。
小結
《我的娃娃箱子》、《灰塵孩子》、《戀愛遊戲》創作靈感主要來自鄭有美對生活的觀察,這三部作品,有幾個共通點:都是來自內心的獨白,都發生於限定的空間裡,主題都是「成長與蛻變」,三個故事經過創作的梳理,讓她擁抱內心的恐懼和衝突,培養出安慰自己的力量。
鄭有美的作品採慢工出細活的方式緩慢生產,雖然數量不多,但細膩的心理描寫與精緻扎實的繪圖已建立口碑,除了上述三部代表之外,2014年,她受邀約改編的民間故事《老虎怕柿子》在中國出版。2016年,她的視覺故事《存在之家》(插畫)被收錄在小說家、插圖畫家和漫畫家們的作品集《小說之家》一書中。現在,鄭有美反轉工作順序,先完成書籍,再進行動畫製作。近年的作品有2021年受國立現代美術館委託的《海浪》,此書為虛擬實境畫冊,影片已於2021年底上線,近期即將推出的動畫作品為《影子下的孩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 於克羅埃西亞所舉辦的「薩格勒布世界動畫電影節」,它是歐洲第二古老的動畫電影節,僅次於安錫國際動畫電影節。
[3] 參見
相關連結:《戀愛遊戲》(1:23 sec)

覺察內心的恐懼和衝突,培養出安慰自己的力量:動畫導演與圖畫書作家鄭有美(上)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童里是聚集外語繪本專門書店,2016年始於網路書店,2018年成立實體書店。聚焦於繪本藝術與插畫創作交流,選書核心以藝術性、哲思性、文學性高和有觀點的繪本為主。繪本的每一頁都是畫作,而一本繪本就像是一場畫展,其中也蘊含許多觀點,美麗又近人,從書架上便能隨手捻來,日常中享受美好。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