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發電,世界毀滅田中ㄈ子田中ㄈ子

用愛發電,世界毀滅

2022-06-29|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必須放在這裡的備忘錄

儘管認知會帶來痛苦,但如果我們能夠辨識這份痛苦形成的機制,我們就能夠選擇避開會招致災厄的路徑。

有些不對勁

不論是生活、工作,或在網路上我身處或鮮少接觸的「圈子」,某種沒有回報的付出都像是幽靈一樣,在它作祟之前,誰也不知道它潛伏在我們之中。也許是入門的姿勢不對,我很難找到一個確切的名字描述這樣的現象,但至少在近年,從2018年漫畫博覽會中的特攝演員見面會(下稱見面會事件),到2022年出個同人誌也可以驚動金管會(下稱合誌事件),不論是出自當事人之口,或是由路過留言的第三人加以總結,「用愛發電」這個宣稱都出沒在事件的討論中。
這個無償付出的宣稱通常出現於事情已經搞砸的時刻,當第一個人表達了他的不滿,且同意的聲音逐漸累積,或許就會有這麼一位當事人,通常是工作人員,「逆風」對群眾表示:「我們沒有收任何好處,這些付出都是出於對這個社群的喜愛……」
以合誌事件事件中的聲明為例。合誌事件在地理上橫跨中港台日等地,糾紛內容從創作及翻譯到印刷與物流,甚至因為金流上可能有人頭戶的存在,已有參與者報警、向金管會檢舉。
我們很難確認每一個當事人最初的動機,有時候當事人也不見得基於理性、經過一番思辨才採取行動,但是在結果已經確定的時刻,這樣的宣稱一方面承認當下的失敗,另一方面,也回到過去定義當初的行為。從見面會事件與合誌事件在噗浪上的主要討論串中,網友對「用愛發電」的付出者反射性的表達同情,可以推知如此宣稱多少有減輕攻擊力道的效果。
或許我們可以用牟斯對禮物與交換提出的模型,解釋這個效果發生的機制。儘管理論與模型不是世界的全貌,而是整理資訊並去除無法描述或達成共識的部分,剪裁出能夠掌握的工具,但也唯有透過手中的這部分事實,我們才能逐步建立更多的認識。通常來說,感性的、無法用理性解釋的事物鮮少構成學術上敘事的骨幹,以時間來看,情緒、情感等主題都還稱得上晚近的研究。
在前述前提下、理性的基礎上,大約有一世紀之老的模型是這樣:圍繞著禮物的社會關係是由贈禮、收禮與回禮三種義務所構成,而贈禮者與收禮者,會因為回禮的義務尚未受到履行,而存在地位上的落差 — — 不論贈送禮物的目的為何,收受禮物的一方都會感到有所虧欠。牟斯指出,禮物在給予的時候伴隨著有理的偽飾、形式主義,以及社會性的欺瞞(social deceit)。真正存在的是義務和經濟自利。
「用愛發電」這句咒語創造了一種情境,以愛作為動機,且這種付出是尚未獲得回報的。在這個情境下,對這份奉獻的拒絕或排斥,會造成收禮的義務沒能完成,一方面「奉獻者」的形象固定了下來,另一方面,追究未獲回報的付出,會是不厚道的行為。一旦發揮了魔咒的力量,這個情境就會懸置並遮蔽眾人的目光,阻斷在後續討論中依據事實分配責任的可能性。
我用小畫家與文書鼠畫的施咒示意圖。

精靈與幽靈的一線之隔

在某些社群中,「小精靈」有幫手的意思,源於《哈利波特》中的家庭小精靈。從同好社群,例如與動畫、漫畫與遊戲相關的二次創作、cospaly等參與者多少會如此稱呼創作者與表演者之外的協力者,到生活中,同學或室友也可能如此指涉主動且持續為公共事務付出的人。打理收銀、管理行李、整理服裝細節、維持環境整潔等,都是相較之下不怎麼起眼的工作,所謂小精靈的重要性與辛勞也就很容易不為人所知。
小精靈這個稱呼通常跟幫忙、很低或不存在的報酬緊密相關。不論小精靈本身有沒有強調自己的付出與報酬不成比例,即使是在遭遇挫折或心理上的平衡已經不可回復的時刻,小精靈也不太討論這樣的犧牲奉獻恐怕不是太健康的生態。
好比某款遊戲上市前幾天才邀請粉絲參與測試(玩家還得證明自己曾投入這款遊戲多久),後來其中一位測試玩家還匿名發文表示「有些人對部分機制有誤解所以想來幫忙回答」 — — 在這之中,遊戲商只須出2000顆石頭(折合新台幣56元),就可以請這幾位錄取者確認程式有無問題,且這些人不僅依約三天內完工,還可能願意在網路上安撫不滿的網友,甚至向其他人推廣這個產品。
同個時期,當其他的遊戲工作室在網路上徵人,不僅列出兩個月內工作室需要測試玩家的時間,也明確寫出了測試玩家需要做的工作、時薪如何。回頭看看56元的小精靈,在那款遊戲所引發的議論中,發文小精靈雖然能夠溫和的應對網友的尖銳態度,但提起遊戲商(玩家通常稱為「官方」),他搬出卑微這個詞來敘述自己的姿態,並強調:「再重申一次我們沒有跟官方簽任何合約或是收官方任何錢(甚至有人倒貼)……我跟其他封測玩家就是一群用愛發電的抓Bug以及無情的測試機器……沒有認識管理層跟製作組,沒有改變遊戲的權利。」
56元小精靈所出身的社群,在遊戲商發表消息的時候多會留下「謝謝官方!」「辛苦了!」這般充滿欣喜的慰問,也許是因為在這樣的氣氛之中指出瑕疵會顯得突兀,也可能是遊戲商對留言有非常嚴密的管理,對出於種種原因不再擁戴這家遊戲商的人而言,那些原因彷彿未曾存在,我們也變得像是從未與這個社群有所關連。
2022年6月初,這款遊戲的頻繁更新與幾次波折中,官方消息底下除了感謝與慰問,漸漸多了帶刺的「他們那一群」就是「不想付出、不用心玩、懶散」,又「只會一直抱怨同樣的事情」等聲音。遊戲商有意無意導致這種事態的態度,與小精靈發文後逐漸成形的「不支持是因為有誤解」、「批評是不尊重官方的努力」等說法,不僅把針對遊戲機制、內容安排的討論徹底趕出社群,也將部分社群成員切割出去。
這個事件讓我認為小精靈不僅不求回報,甚至自甘削下大腿肉給企業經營者,根本是資方壓榨勞工的共犯,而「用愛發電」這個源於能源議題的流行詞彙,恐怕有危害市場健全或勞工權益的力量。
畢竟,當小精靈出於對生活、對周遭人事物的愛,而遍布各式各樣的社群,或是在不幸的情況下,這種生態遭到企業經營者利用,那看起來屬於個人或少數人的不滿情緒,就會變成影響整個社會的幽靈。
喬著作權跟自己畫圖畢竟是很困難的事情,謝謝蜘蛛人迷因。

一線之隔到一刀兩斷

受中國影響的追星文化中有一種切割,名為「開除粉籍」,意指拒絕承認某些人同屬這個粉絲社群。當擁有意見就是不支持、不支持就是不尊重努力的價值,而一款遊戲的玩家社群因此從意見分歧、互相攻擊,走向「不爽不要玩」式的完全停止交流,有位網友用這個詞描述了自己的感受。
在一則留言中,另一位網友則是截圖了遊戲商的臉書貼文,總結道:「真的沒有必要再跟玩家做情感上的交流了。」臉書的粉絲專頁常常用於代替官方網站,56元小精靈既是從粉絲專頁留言中號召而來,遊戲商開設給粉絲的社團也是讓人感到被開除、切割或排除的言論所聚集之處。對比於遊戲商周圍的法喜充滿,可以選擇匿名發文的噗浪,則聚集了彷彿世界另一面的居民,不論是因為遊戲本身,還是倒了又倒而第三度上架、過往周邊商品的品質、客服人員的態度等問題,在噗浪提出至少不致孤獨。
雙方確知無法改變彼此的想法並不需要太長的時間,後來平台的選擇在這件事情上也成了一種表態,有人在噗浪留言表示已經退出臉書社團,而想法相反的人則比較容易在臉書找到志同道合的聲音。
最後,在能夠指出的問題悉數提出,但討論也已經遭到消音了以後,感到受「開除粉籍」的原社群成員若沒有另外集結的理由,自然也會在充分取暖之後各自生活。即使遊戲可以再找,人本來也就會在許多社群間流動,但是這樣互相傷害的事實並不會消失。糟糕的是,可能引起類似衝突的言行也或許會讓人感受到負擔,這份負擔很可能讓人選擇沉默甚至採取與心中想法相反的行動。
同好社群的除籍、政治上的次元切割刀、學術與創作等表達上的消音,這樣的劃分終究造成了一些破碎,既傷害了參與的個人,也一刀一刀縮小了社群的規模。有些本來就不是太穩定、具有規模並因而受到重視的社群,一旦捲入這樣的紛爭,就更容易面臨參與者投注的熱情越來越難以得到回饋的危機。
回頭檢視「用愛發電」發動的時刻,我們很少看到受這句話號召的新成員,但很容易感受到有人轉向沉默或轉身離去。即使我不能斷然指出「用愛發電」將人從活動中孤立,但這句話之中,無償付出的意涵越是廣為人知,就表示這一切令人不愉快的經驗越是經常出現在這個社會上。

啊那然後呢

如果是考試作文的話,傳統上可能得要在這裡安插一個「珍惜自己,從你我做起」之類的呼籲。如果我那麼樂意配合,如今我可能已經從醫,或是早在就讀醫學院的過程中斷線了。
即使我懷抱著人人珍惜自身的尊嚴,並尊重他人界線的期待,但是嘗試揭露這些長期受到逃避的事實之後,總覺得喉嚨非常乾澀。既然我已經違反了許多的意志,堅持指出大家想要假裝沒看到的、希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那要採取怎樣的行動,若非留給每一個人為自己決定,我就真的做得太超過了。
Image by Fathromi Ramdlon from Pixabay.

參考文獻

Mauss, M.(1989)。禮物:舊社會中交換的形式與功能(汪珍宜、何翠萍譯)。遠流。(原著出版於1966年)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天龍女生,打電動配讀書考試長大,本來想當學者但誤打誤撞反而跟遊戲業界關係密切。每天吃來來往往的文字維生,吃多了不免覺得自己好像也可以分享一些觀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